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楼主: 蛛古力

《丐世乞侠》全文完+后记bonus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30 21: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子麒麟 发表于 2016-11-30 20:30; h3 M2 S+ I0 |  W
看得出楼主很爱星爷,哈哈哈
$ {! |4 u6 r8 n4 h
算是吧~小時候看的最多就是周星馳的港片啦~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20: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蛛古力 于 2016-12-9 02:04 编辑
; v3 L% M- Z! }& ~% H2 T$ S
3 ~3 |/ ^1 v: e
第九招:入狱逃狱

- |  C: r; s1 m' J
斗狼恢复意识以后,他已身处牢房之中。
$ ~% U9 b9 G  v% i2 |# ^
他缓缓摇了摇头,极力回想昏迷以前发生的事。印象中他被叶莺重重踢了一脚,然后便头昏眼花晕了过去。此刻他躺在牢房的床上,仰天看着肮脏的天花板,忍不住低声咒骂道:“那个臭婆娘,下手有够重的……”
/ ~# \. t9 V+ U4 e8 i) b
“你好意思说我出手重吗?”

; L7 B% t9 @, R0 n
斗狼转过头来,只见牢房外一个女子老神在在,正是叶莺。
: R% X3 k% I" r0 O6 |) O% p3 C
“我……”斗狼起身正想说话,突觉双手行动不便,马上惊讶地低头一看。他的双手各被铁链捆住,铁链尾端接在左右墙上,链身长度刚好使他无法双手互触。
7 x) W/ J  V, C1 I% H/ ?
“这是什么玩意!?”
1 D/ w7 p( \$ `, F
“是我向上面提出的,特地设计来对付你的道具。”叶莺双手抱胸,语气冷漠。她的警帽此时已经摘下,露出了一头及肩的黑色短发。“普通牢房一下子就会被你打烂,所以我们采用了这个特制的锁链,可以克制你乱七八糟的内力。”
, Q. q$ E! [  `6 H" p) p3 e
斗狼“哈哈”一笑:“这毛线一样的铁链,可以困得住我?”他一面说,一面左手使力,想将那铁链从墙上连根扯下。

3 v2 [# }, b/ A5 Y" z+ t' G1 y& `
噼啪噼啪!!

" ~# j% a- b" E  k: l: g
吓人的电击声,斗狼左手的铁链突然传来了高压电流,透过铁链尽数打进他的体内。斗狼被电得全身发麻,惨叫一声,原先正在使力的左手立刻无力瘫在床上。

2 H: H! V9 u) v# D: h  A. f9 S
“看见了吧?”叶莺得意洋洋一笑,道:“只要你稍微扯动铁链,铁链尾端立刻会传来40伏特的电击。不论你内力再强,一遭电击也会和普通人一样劲道全失。”

  o& z7 h, W" Q1 k& c( j: a- f
斗狼又惊又怒,叫道:“开什么玩笑!我明明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要接受这么不人道的待遇?快放我出去!”

1 U' P7 k  }9 A1 e; ~( D. Z# W5 V7 t
叶莺脸色一变,提高音量道:“你知不知道耻字怎么写?你可知自己触犯了多少法律,不但光天化日群殴、对人造成严重伤害、拘捕未逐、对警务人员使用暴力、而且还对女性轻薄无礼,你有这种待遇才算正常!”
' |/ I+ [) E5 G0 Z# D( o' D
斗狼突道:“等等,我几时做过轻薄的举动?”
' D( H2 A8 k) ~; z+ n- p+ H) s" D
叶莺突然脸上一红,双手下意识挡在胸前,怒道:“你明明知道的,还给我明知故问!”
! H: L3 k2 Q. w: g
斗狼恍然大悟,却依然不甘示弱嚷道:“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还没告你们警方滥用暴力!说到底,如果不是你在我下巴踢了一脚,我也不会碰到你的洗衣板!”
5 J$ i0 X; w, o
“你说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没出息想逃跑,所以我们才会采取极端的手段啊!”
/ V7 @. `$ z5 S" [/ k- h4 c
“拜托!你们有枪耶!我不逃难道站着让你们射吗?”
2 x6 U7 ]9 k: K. x8 u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直至一顿饭功夫后才终于停止了口角。虽然不再口舌纷争,两人却依然恶狠狠地盯着对方,他们才认识了一天不到,相处时却像是争锋相对的死对头一样。
: \5 J: A5 h0 t- L9 s, Y. P
“够了,言归正传。”叶莺吁了口气,拿出一份报告问道:“我已查出了你的名字和背景,你叫斗狼,今年18岁,是吧?这是你的外号还是本名啊?有够逊的。”

( B  ^) ?) U9 K
斗狼白了她一眼,道:“要你管啊!男人婆!”

8 U* @9 v" o( G5 x
叶莺心下恼火,最后还是忍了下来道:“我查遍了你的资料,却没找到你有任何习武的背景,你是什么时候拜师学艺的?难道你的师父都没教过你,不可使用自身武功去对付一般民众吗?”
1 G" s, k% T  j/ ^3 ]& h' ]
斗狼叫道:“还来这套?我跟你说,我根本没有拜过师,也没有学过什么武艺,你说的那套武术规矩,我连听也没听过!”

1 C3 K4 g3 r6 _5 S& `# Z
叶莺一时觉得难以相信,道:“如果你没有拜过师,那你一身的内功是哪里来的?虽然你的手上功夫真的烂得像渣一样……”

$ s2 ^; U+ }* i9 H$ c
斗狼瞪了叶莺一眼,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老实地说了天星老祖一事。叶莺没有听过‘天星老祖’的名号,一时以为斗狼在敷衍自己,不悦地道:“你不想说就算了,为什么还编出这种荒诞的谎言?你知不知道我从小拜师学艺,日复一日,日夜不停地苦练,经过十年才有了今天的成果。如果你不花任何代价就得到了如此武艺,那我们其他人的付出又算什么?”
+ r' k( l% c' S+ Y7 G9 x
斗狼见她说得认真,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只得道:“现今这种子弹满天飞的时代,你为什么会跑去学武功啊?”
5 O3 S7 r# z4 F7 V
叶莺脸上一阵骄傲,道:“当然是为了维护正义。自小,我的愿望就是加入警队,为了扬善惩奸的梦想而奋斗。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我千辛万苦找到杨白龙大师,并且将他的四十路千叶岚风腿练得炉火纯青。虽然对一个女性来说,练武过程真的非常艰辛,但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终于在不久前连续跳级加入了警队。”

8 ?) J- n( f1 l! f- b
斗狼听叶子说得神采飞扬,突然无法直视对方耀眼的身影。想起刚刚海棠的表情,斗狼又再只觉心情一阵苦涩。

( o8 R% ?# |3 f; c/ ^5 j1 ~
“无聊,扬善惩奸?这只是小孩子的天真想法,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实现的。”

1 ^- H' _2 V/ w. K# p3 i
叶莺眉头微蹙,神色不快地道:“那你又是为了什么,才会练成这般深厚的内功?”

0 @( J5 z9 ?3 }( p5 t: Z5 g7 z
斗狼闷哼一声,躺在床上摆起二郎腿道:“我才没你这么白痴,是那个天星老头自愿把功力分给我,我从来都不稀罕什么高强功夫。”

% h( A; S! c3 L4 U6 B( y
斗狼本以为叶莺会大声斥责,但少女只是静静地不出声。

' D) n* y9 B+ J$ M8 q
“原来如此。”叶莺的语气冷漠,斗狼转过头去,原先少女火一般的愠怒,此刻变成了冰一样的冷酷。
“我在你的资料中,得知了你和新丐帮的成员有所来往。”叶莺顿了一顿,冷冷地道:“本来我以为是搞错了,你虽然触犯法律,但毕竟身怀武艺,不可能会是那帮废物的一份子。但现在看来,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2 Y3 [3 t% U$ i
斗狼没有回话,不知怎的,比起先前火辣辣的争吵,这种冷冷的失望使他听了更加难受。
3 ?) T$ a2 z: S/ Z4 f9 v; Q
叶莺又道:“以你这么强大的武艺,应该能为社会做出贡献。就算你只是普通人,也可以凭自己手足去找份正当职业。为什么你却自甘堕落,要当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 d  ?1 D6 n) S" J+ A
斗狼猛地坐起身,和叶莺的眼神四目相对。
- W0 E/ T( g  i% l# k1 W2 o" m
“因为不论我去到哪里,都会有人用你这种眼光看着我。”

" z; J: b4 s1 A6 b0 r% F" f4 o
两人默默不语,一个无声躺在牢房,一个无言站在房外,气氛很僵。
: k* T, a( M* F6 r  R
“关于你的刑罚,很快有人会来另作通知。”叶莺转过了头,又道:“你有权保持沉默,也有权聘请律师来为你辩护。”
, ^# P1 M8 \. B/ A8 d/ ?, a
斗狼冷笑一声:“不会有律师愿意为我这种人辩护的。”

, B2 R/ e* m4 f/ _' \  K
叶莺不再言语,径自往前走去,很快便消失在墙壁后方。等得少女走到脚步声也听不见了,斗狼这才躺回床上,闷闷地看着牢房的天花板。因为双手都被铁链绑住,他没法以手代枕,只能把头放在硬邦邦的铁床上。

3 }& u. |0 |, e: F
海棠现在不知怎么样了?

# K2 P) p2 i  G. J
本来还想英雄救美,让她对自己留下深刻印象……到头来印象是留下了,不过却是非常糟糕的印象。斗狼越想越是懊悔,他想用手打些什么发泄,却又担心动作太大会使自己触电。

+ w! `3 w  h# X7 A
时光缓慢流逝,斗狼静静地躺在牢房,没有人来找他说话,没有东西可以打发。加上身体不能随意动弹,那感觉真不是普通的难受。霎时之间,斗狼一口恶气无处发泄,胸口丹田有点阻塞,像是吃了什么哽在喉咙很是辛苦。
6 d& A6 _3 B7 r0 C
牢房外突然传来动静。
4 \( v) ^, x- T4 v' J! b0 E0 i! Y
斗狼从铁床上坐起,起初他以为那是狱警的脚步声,细听片刻却又不像。那声音忽远忽近,有时在东,有时在西,像是什么人正在来回跳动的声音。但是每道声音的间隔如此之短,上一秒明明还在右方尽头,下一秒却变成左边附近。如果那是由同一个人所造成的声音,其速度之快简直是匪夷所思。

+ F$ S+ R7 f4 _; _7 ?; j& [" ~
因为有了叶莺的前鉴,斗狼立刻就将那声音和武术联想在一起。难道来者又是一个武术高手?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该不会是和自己有关系吧?

4 z: w# l  d4 }/ e7 f- i
斗狼一面猜疑,一面聆听那声音的去向。尽管感官有了飞跃性的增幅,斗狼依然只能勉强听见声音的方位。只听脚步声在不远处落地,然后便成一片寂静,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 a! x3 d( y* S# Z# [, q9 Y" q
赫然,一个全身漆黑的人影出现在斗狼的牢房前。
; [1 t3 K7 n* X& w- ?
斗狼一惊非同小可,不由自主地从床上站起。期间他牵动了两条铁链,电死人不偿命的电流再次打入斗狼体内。斗狼被电得毫无防备,立刻惨叫一声重新倒在铁床上。

/ X, q: W( U- [
“嘘。”黑色人影示意斗狼不要作声,斗狼被电得头晕眼花,好不容易才看清来者的身形。只见对方身穿黑色紧身衣,脸上围住了灰色面纱看不见其面貌,只是通过隙缝露出一双灵动的眼睛。

! k% S! }0 h) o+ _$ F- E
斗狼见那双眼没有恶意,心下先是一宽,随后又忍不住好奇对方有什么目的。“你是谁?”

" [5 h/ r. f/ v& ?* k5 W% B" A
那人没有回答,只是右手比了个奇怪的手势。斗狼正自疑惑,突然吓得倒抽一口凉气。对方手中不知何时变出两柄刀子,刀身细小却散发着令人战栗的寒气。虽然斗狼曾被刀子刺伤,但此刻黑衣人的刀刃似乎又比那些小刀锐利许多。

8 P: j; f! f( {: L
“等等!你要干什……”

& ?' h; J0 [' e- K' P7 k  K9 @
嗖嗖!

* j0 p" w. X! i3 a
破空之声,斗狼闭上眼睛以为自己死定。这时身边传来了金属的脱落声,他立刻睁大眼睛一看。绑在手上的铁链已经双双脱落,原来刚才黑衣人所丢出的两把刀子,分别斩断了他双手铁链的烙接部分,斗狼自己则一点擦伤也没有。斗狼又是惊喜又是佩服,道:“得救了!你到底是……”
  P) x$ _7 a0 L, z9 U% Y7 l
“有话待会再说,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黑衣人一面沉声,一面往后退了几步道:“你能自己破牢而出吗?凭你的力量应该不是大问题吧?”

& _! _3 E% @1 y
斗狼好胜心起,跳下铁床来到铁栏之前。
! W4 e0 s. j% y' R
“呀哈!”
+ r) x$ n7 ^+ I, V# b& |2 i
惊人的金属断裂声,三四根铁栏被斗狼一掌打得脱落,现出一个可供出入的巨大缺口。他马上爬出了牢房,得意洋洋看着黑衣人。
4 y' {2 c8 K  w$ m8 g
黑衣人双眼一眯,露出嘉许的笑意道:“力量是很强,不过那声咆哮好像没什么意义。你看,狱警都被你的叫声吸引过来了。”

' j% H+ Y* W0 J; F6 ]7 {" L" g# H; |
斗狼呆了一呆,果然看到几名狱警呼喝着跑了过来。他心下一慌,正想问黑衣人有什么办法,却听得前方传来几声哀嚎,所有的狱警突然不约而同倒在地上。

. @- D2 _: m6 u6 U1 L+ n1 a; r
那个黑衣人出现在狱警身后。

; N/ N% @; r3 }% }" w- G& D: B
斗狼一愕,立刻看向自己的左方,上一秒还站在身边的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踪影。

1 W. W; Q0 w* m( I3 g+ f
前方的黑衣人低声一笑:“不用看了,是我。”

# S& L5 T3 r2 m8 ?- u4 m. A$ N' A
斗狼忍不住目瞪口呆,他从黑衣人身上挪开视线,转头看向前方的狱警,前后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对方是怎么在这一刹那,连斗狼也没看到的情况下,绕到警卫身后将他们击倒的?
. n1 R- |2 ]9 a
“你究竟是什么人?”

. I( h7 x) ?/ P( {
黑衣人摇了摇头:“已说了,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有什么事等出了拘留所再说,跟我来。”黑衣人一面说,一面转身往走廊出口跑去。斗狼心中虽然有无数疑问,但既然黑衣人不打算解释,他也就不再罗嗦,跟在黑衣人身后快速跑去。

# T1 d' o8 {+ o& V
黑衣人似乎有意迁就斗狼,他的速度不如之前那般无影无踪。尽管如此,斗狼还是只能勉强跟上他的脚步,稍微一个迟疑就会被他抛在后头。斗狼追赶着对方的背影,心中感到越来越奇。突然前面走廊有个闭路摄象机,他停下脚步道:“等等!万一被摄影机拍到……”
; f9 m) p5 U# ~/ g
话音未落,摄影机就传来镜裂之声。斗狼才刚眨了一下眼,相机镜头已被黑衣人用飞刀刺穿,然后对方一个起落,腾空拔下摄像机的刀子,并且返回地面若无其事继续前进。要是眼力差了一点,斗狼便只能看到黑衣人正常地前进,绝想不到他曾做出扔刀、跃起、拔刀、落下那么多的动作。
% G6 z/ ]+ c' [( J4 M
斗狼又是惊佩,又是感到啼笑皆非。自从得到了内功以后,他便好像进入了武侠小说的世界。只不知黑衣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助自己越狱?

+ o+ N/ t: r2 `5 k" J, s6 R
转眼间,两人已逃出了拘留所的门。外头天色阴暗,原来现在已经是夜晚时分。斗狼正想向黑衣人道谢,突然身后传来了警卫的呼叫声。

! `  U; `( n  @
“有人逃狱了!”
7 F: i4 Z/ x9 r1 n" |
“快追!”
3 i. ?- h$ [5 B3 q- M/ Z
“通知正门加强警备!”

0 o+ ~- F+ Z! i1 T: @" e1 a- b
斗狼惊道:“糟!我们还是被发现了,现在该怎么办?”

& P' f" o  R8 V, F0 [
黑衣人不答,只是指了指前方围墙。斗狼抬头一看,那道墙大概有二十米高,和他之前跳过的围墙不可同日而言。
0 w9 i0 D" x0 L  O2 B& g6 e9 F
……他该不会是想从这里翻出去吧?
, Q; q- m! ?* w7 b7 S- w
“呃,抱歉,这个难度有点太高了,不如我们想想其他办法……”

9 V; E9 ], {9 b( @
话没说完,黑衣人已经捉住斗狼的手,然后拉着他向前一跳。斗狼身不由己跳上空中,一时忍不住惊恐大叫。他这一次跳得比之前还高,但毕竟没法越过那么高的一道墙。眼看上跃之势将尽,黑衣人突然拉了斗狼贴近墙壁,两人同时将脚踏在了墙壁表面。黑衣人左手捉住斗狼,右手把刀子插入墙壁,从而止住了落下的趋势。斗狼则是脚下自动使力,轻轻松松在墙上踩出一个小洞,藉此制造了一个落脚点。
! N; s6 N4 t+ S" ]. l1 |% b- Z
斗狼才刚松了口气,黑衣人又再拉了自己往上跳跃。两人一前一后不住攀登,上升之势越来越顺,最后竟是一气呵成毫不停顿。斗狼本来没有半点轻功,但因为得到了黑衣人的辅助,犹如腾云驾雾般不住飞上夜空。他感觉冷风拂在脸上,一时又是刺激又是痛快,忍不住在上升中欢呼起来。
; Y. h5 A7 \4 q5 \# K
黑夜中只见两个人影,在墙上有如平地奔跑一般不住飞升。地上的狱警看见这一奇景,全都瞠目结舌作声不得。即使当两人番过了围墙后,众警员仍然呆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是事实。
5 c- B! }1 l) w0 ^6 y4 [* d  R9 O
斗狼和黑衣人顺利越狱,之后再没碰到任何阻碍,轻轻松松地快速飞奔。稍后来到一个人影稀少的河畔旁,斗狼喘息片刻看看四周道:“应该不会有人追上来了吧?”
& f1 L- l3 b. R& ]4 x# o) p
黑衣人点了点头,低声道:“但是暂时还不能松懈,警方一定会下令通缉你,你有没有朋友能助你避避风头吗?”

7 ]0 h" }6 }# O# L' c' ?2 S# K
斗狼不答,只是摇了摇头,黑衣人想了一想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先到我家躲一阵子吧。等事情平伏下来之后,再想一想该何去何处也不迟。”
7 Q. n. m- {  A# r% k+ ?
斗狼心下好生感激:“当然不会嫌弃,但是……你为什么要帮助我?”
+ z" L( G# {9 M. ^
黑衣人微微一笑,稍微提高了音量道:“因为你之前救了我,所以我特地来向你报恩。”

+ W4 i% s" ~* T8 j! \) e
之前因为黑衣人刻意压低音量,所以斗狼听不出对方是男是女。此刻听见对方这么说,那甜美的语音似乎非常耳熟,斗狼突然好半响说不出话来。

  I) d# {, A  J0 ?; d& ~) K
“好像还没正式自我介绍。”黑衣人一面说,一面除下了脸上的面纱。她轻轻摇了摇头,一头黑色长发柔滑如丝,看着斗狼发愣的面孔,少女笑檿生花,娇美不可方物。
8 ^  u- ]6 V6 O7 P8 H1 \: {  B
“我叫海棠,很高兴认识你。”

7 s) S# Z" B7 P4 `' R  o

* A5 G2 X7 i! a* t% q! ^$ B; q, `

+ Q& g5 V# r" @6 {( F
发表于 2016-12-4 11: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蛛古力 发表于 2016-12-3 20:44
( L5 e2 Y& u* L/ E# F; l第九招:入狱逃狱
" Q7 c' K7 L! ~  N: ^! b斗狼恢复意识以后,他已身处牢房之中。* I6 Q" T2 \2 ~+ v  Y
他缓缓摇了摇头,极力回想昏迷以前发生的事 ...
) |: Z/ |+ ?6 q5 N- K% w4 y2 w
越来越有武侠的感觉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12-4 13: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16-12-4 11:31
8 k; s$ F# W1 r# ?% o越来越有武侠的感觉了。

1 z& G/ k0 D- Q谢谢小黎支持~{:6_327:}
发表于 2016-12-8 12: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蛛古力 发表于 2016-12-3 20:44" g7 S; j' R2 o  g
第九招:入狱逃狱
" H; e3 f1 D- ^6 C6 }5 v斗狼恢复意识以后,他已身处牢房之中。
9 y+ j7 f$ T+ I/ y9 Z1 i 他缓缓摇了摇头,极力回想昏迷以前发生的事 ...
% O, T! {; M6 W9 K) N6 U1 M2 l9 l
逃狱确实很武侠feel啊,没想到这故事主要主角都会武功,话说主角要开后宫吗 {:6_309:}
 楼主| 发表于 2016-12-8 23: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6-12-8 12:17/ m+ J$ S0 @) Z+ T% X! \3 x+ _
逃狱确实很武侠feel啊,没想到这故事主要主角都会武功,话说主角要开后宫吗

7 h) s- Q, R  z, J5 L蜘蛛笔下绝无俗套后宫剧情{:6_291:}
% ~& c! {9 z# \4 |5 T2 W1 N
" D5 d7 P# s7 D! d后期会有更多武侠风哦~谢谢牛牛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6-12-9 02: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招:女神
即使过了一个章节,斗狼依然还是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 n1 ^) e/ o" U. X6 U; h% ^7 W
“嘴巴张这么大,苍蝇都快飞进去了。”海棠莞尔一笑,看了看四周围道:“一边走一边说吧,我担心警方会从后方追上来。”
) O- a5 F7 @# _! z+ n. e: e, l
说罢,海棠携着斗狼的手往前就走。斗狼看着身边的少女,她的手心传来阵阵温热,一时有点魂不守舍。他朝思暮想的对象,此刻和自己并肩走在夜路上,这感觉实在太不真实了。
, h- _2 V" x3 }
“我是在做梦吗?”

( n) r; U6 J$ E: S$ N
海棠看了斗狼一眼,俏皮一笑,手指在斗狼脸上用力一刺。

8 t# S- Y2 U& F( Y. x$ K+ ]
“哎哟!”斗狼吃痛叫了一声,以他深厚的内功,这一刺当然构不成什么伤害,却足以证明此刻一切乃是现实。
$ Z2 o# A9 I3 x" \6 \! b, a/ v
海棠侧头一笑,道:“还有什么疑问吗?”

2 ~. N5 o* \* M
斗狼翻了翻眼,他的疑问实在太多了。
" q  \% }4 i& l# _6 r3 ?
“你真的是海棠小姐吗?为什么你之前毫无还手之力,现在会突然变成了一个……一个女中豪杰,而且还把我从拘留所救了出来?”
- J- n2 J0 J8 e( p# `
海棠笑道:“说到这件事,我还没向你道歉呢。你出手救了我,我却对你露出了害怕的表情。因为那时我的朋友在场,如果我表现得太过正常,事后一定会被他们怀疑,所以……”

: |% a8 }2 `7 w. \; P2 Q+ e6 e
斗狼不敢相信地道:“你是说,那一切全是装出来的?”
: g) U* {2 l9 h. W( p  |. q
海棠点头一笑:“我本来是想先假装无力反抗,等那些流氓把我带到无人之处时,这才出手把他们击退。但是我还来不及动手,你就已经跑来帮助我了。”她顿了一顿,又道:“对了,当时因为情况所逼,我顺手偷了那位流氓的东西,如果你认识他的话,事后把这还给他好吗?”

; F' R7 N2 m# P3 e2 D: z% W
海棠边说边伸出手,手心上躺着的是奇行种的蝴蝶刀。斗狼看着那把刀子,一时只尴尬得想要自杀。她根本就不需要被人保护,自己却还多管闲事跑去充英雄,他低下头道:“我不认识他,这把刀你不要的话就丢掉吧。”
; w5 `, t7 d5 L" H* m
海棠点了点头,顺手将蝴蝶刀丢进河边的垃圾桶,她道:“因为我的关系,害你吃了那么多的苦头,真的很对不起,现在你能没事出来,真的太好了。”

, v' R: L- A% L$ u$ s& r+ ]$ N
海棠欣慰一笑,突然从天上照下一道应景的月光,映照她的笑容碧然生辉。斗狼看着少女的容颜,这不是女生,是神圣坚贞的女神,他对海棠的倾慕再次提升到了崭新的境界。
$ i. ^, {2 C: s2 Z/ S& ~9 X/ w) C
在那之后,两人很快走出河边,来到武子市的街道中心。海棠指了指左前方道:“转过了那个弯,就到我家了。”

0 W' |9 Q7 w1 y# Y  N
斗狼这才想起,自己今晚可能会在海棠家过夜,他紧张地道:“海海海……海棠小姐,你把我从拘留所救了出来,这样就已经十分足够了,真的没有必要为我做到这个地步……”
. {" I) s' L0 e" Y. T0 \% A8 y& n1 F* X
海棠毫不在意地笑道:“没关系的,我家有多余的空房,你可以安心在那里休息。还有我爸也在,他会很用心地招待你的。”

: x$ ~9 a" q* x3 I4 n1 r
这么快就进展到见家长的阶段了?斗狼又是紧张,又是受宠若惊,一时犹豫着该不该直接逃跑。但是海棠的笑容就像太阳,融化了他硬直的心,因此斗狼只是乖乖地,顺从地跟着海棠走到了她家门前。
9 P3 e! X$ h/ j" F4 T- B
那是一栋华丽豪宅,碧瓦朱檐,雕梁绣户,造型富有古风。大屋的墙壁金碧辉煌,显然屋子主人曾花了许多心思粉刷装修。屋外有个小庭院,院里摆了一些假山盆栽,泉水从山上不住流落池子,整体气场优雅而唯美。

! W' E* ^- |: ^: J+ w7 n( D
“这就是海棠小姐的家……”斗狼心下惊叹,却不怎么感到意外。像海棠这种完美的女子,理所当然也会住在这种富丽堂皇的豪宅。他看了看门旁的名牌,上面用篆体写着一个『李』字,问道:“原来你姓李啊?”
/ f, K/ w$ ]7 @% D9 @+ ?
李海棠点了点头,怀着歉意道:“这间屋子是世代祖传下来的,所以里头格局可能有点古旧,希望你不会在意。”她一面说,一面伸手推开了大屋铁门。

* n, b4 \% d/ b) |
“不不不,我一点也……”斗狼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前方出现凄厉的破空之声。那声音有点耳熟,和海棠在牢房丢出飞刀时的声音一样……
2 t- ]) s& s3 `% J
“爸,”海棠若无其事伸手一夹,笑道:“我回来了。”
8 ]7 u* f0 y% W5 t: q) \
一柄飞刀在她的食指中指之间晃动,刀尖离斗狼的眼珠不过毫米。斗狼被这一幕吓得憋住呼吸,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屋内一名头发半白,相貌雄宏,唇上留着八字须的中年男子站在庭院。他身穿唐装,右手停留在半空中,气冲冲地喝道:“为何这么晚才回来?那个金发的男人是谁?”

0 t4 C+ n3 O( p
海棠笑着答道:“爸,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刚才救了我的人,他的名字是……”突然,海棠想起还未听说斗狼的名字,于是她转头问道:“对不起,刚才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 Z( c8 V$ O% p7 f/ q
斗狼镇定了一些,道:“我,我是斗狼。”

, D1 i3 Y4 Z0 p. I
“斗狼,嗯,战斗于荒野之狼,这名字真适合你。”海棠神色和善,没有像叶莺那般取笑斗狼的名字。斗狼心中一阵感动,正想说些什么,突然前方又再传来几声“嗤嗤”声响。斗狼甚至来不及惊呼,海棠已经头也不回地伸出了手,将手指夹着的刀子轻挥几下,片刻间弹开了4、5把飞来的刀子。

: V2 C" H4 L1 n
“爸,我话还没说完,你这样很没礼貌耶。”
1 a' z( A3 u' M& U; ^' ?* i
海棠的父亲闷哼一声:“我只是在试探这小子,他看见我的飞刀根本来不及反应,又有什么能耐救你一命?”

6 n! v4 H1 a! }2 X
海棠微微一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之前我被一群流氓缠上,差一点就在同学面前显露武功。是斗狼把我从流氓手中救了出来,所以才化解了不必要的麻烦。”
! Z% B" @/ R+ H0 G
海棠父亲扬了扬眉,他的眼神依然有点不善,但至少已不再向斗狼丢出飞刀。斗狼心脏怦怦直跳,被这对父女的相处方式吓得舌挢不下。如果刚才海棠没有出手,甚至如果她的行动慢了一步,那么斗狼早就被她的父亲活活刺死。却见海棠转过头道:“斗狼,这位是我父亲李绝,他虽然脾气古怪,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别害怕。”

9 j6 O( ~. i0 V
李绝听女儿这么说,立刻生气地道:“好哇,你这不孝女,竟在生人面前这么说你父亲?我知道的,你已经翅膀硬了,会飞了,对我这种过气老头也不放在心上了,对不对?”

3 x6 R; a( V2 R
海棠抿嘴偷笑,对父亲的斥责毫不理会,推着斗狼走向大屋道:“来,我带你看看待会要睡的房间。”

* x1 Q& V8 ?3 M. a  ^# q% Z/ U
李绝气得哇哇大叫:“什么?你要让他在这里过夜?你这坏丫头,竟然带男人回来还不通知我一声,你眼里已经没有我这个父亲了是不是?”

( ~, p9 V) G; L6 E0 n# {
不论李绝怎么大叫,海棠一律给他来个充耳不闻。她笑盈盈地带着斗狼来到一个房间,道:“这是我们给住客用的客房,房间可能有点小,就请你将就一下。”

- d# P  }/ c: T
斗狼看了看四周,这是一间单人房,房间里头一尘不染,显然经常有人进来打扫。再加上电灯、书桌、电风扇、铺好的床单等等设备,对长期无家可归的斗狼来说,这里已经和天堂没什么两样了。
# e- q4 q' ^2 L
斗狼正自发呆,突觉身后卷起一阵疾风。他转身往后一看,只见海棠手中多出了一大堆衣物。她笑道:“这些是我爸年轻时的衣服,待会你去洗澡后可以换上。浴室就在走廊尽头,里面有我爸的沐浴露,你也可以尽情使用。”
" k. }/ {# e$ z1 u0 O- \/ {0 F0 {
斗狼观察房间道转身所花的时间,前后也不过才3、4秒左右,她就已经......这真是神乎其技的速度!

' w$ N5 J; H8 P$ Z
李绝站在客房外,怒气冲冲地道:“好哇!这次你又乱动你爸的东西!你这不孝女,我对你实在太失望了,要是你妈还在生,就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形,也不知道她在天之灵会有什么想法……”他说着说着,突然语气变得哽咽,嘴巴咬着上唇看似就快哭出来。
+ N- _1 ?' u  x
海棠叹了口气,对着斗狼道:“你不必顾虑,把这当成是自己家就好。我去安抚我爸,待会再来和你聊哦。”说完,海棠拉着李绝走出客房,临走前不忘回眸向斗狼一笑,然后才轻轻地关上了房间的门。

9 E0 }) L% |: J, g3 A. J
斗狼呆呆地站在客房中央,因为信息量实在太多,使他短时间内没法反应过来。外头依稀传来李绝的哭泣之声,以及海棠安慰的声音。两人的音量渐渐远去,最后终于消失在大屋的另一端。

& z: l1 q. M. v* H6 K0 u6 R
斗狼又再呆了片刻,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先好好冲个凉再说。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洗过热水澡,此刻站在花洒下真是说不出的痛快。之后斗狼换上李绝的衣物,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打量自己。
. d! ]( h# a4 S! g- F6 n* a
镜子映照出来的,是一张浓眉大眼、梳着金色尖刺头的年轻男性。在经过一番洗刷后,斗狼的脸已经干净许多,不似先前那般蓬头垢面。在热水的洗礼下,斗狼身上的污垢也洗净了一大半,全身臭气都变成了沐浴露的香味。他之前的破烂衣物丢在了一旁,此刻他身穿一身橘色衬衫,配上一条古旧的牛仔裤,虽然品位略嫌老水,但总算恢复了正常人的姿态。
1 [9 F2 |* T: L* `5 j
海棠的声音在浴室门前响起:“我爸的衣服还合身吧?”
; {9 Q6 S5 c8 \$ Z" k  V; @: x
斗狼转过头来,正想说些道谢的话,却因为眼前的画面而久久说不出话来。

2 j5 L. Q% s+ r  N2 M6 B* K6 h* x
在斗狼洗澡期间,海棠也换去了身上的黑色夜行衣。此时她做了便服打扮,身上穿着淡黄色的蕾丝雪纺衫,下身穿着松紧腰短裤秀出一双修长美腿。斗狼从没看她穿过便服,她的打扮虽然露出颇多,但又不会过于性感,所以虽然使人倾倒,却不会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 i7 z6 @* P( {  @9 n2 G, d
海棠见斗狼一声不响,奇问:“怎么啦?是不是爸的衣服有什么问题?”
" h8 n+ {" {( `% P
“不!不!不!”斗狼猛烈地摇了摇头,叫道:“完全没问题!不论是这身衣服还是海棠小姐,都是完完全全的没有问题!”

. e( }; o% P& U  x
海棠抿嘴格格一笑:“斗狼,你好有趣哦,不过现在时候不早了,你吃了那么多苦头,身心一定很疲倦,还是快些回房休息吧。”

  W; B3 ]0 I, f6 V$ ?
斗狼看着眼前的少女,一时只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他道:“海棠小姐,这样真的好吗?你我素未谋面,你却为我做了那么多……”

) O# b  c4 x* ]- v& h
海棠摇了摇头,开朗笑道:“既然我们得以相识,那就代表我们有缘。再说,之前我遇上麻烦时,你也曾奋不顾身出来救我。现在你陷入困境,我当然也得助你一臂之力。”
$ ]( {# w0 I' ~& ?7 v
斗狼犹豫着道:“但是,你甚至还没查清我的背景,万一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5 c" H( z$ f4 t
海棠侧头看着少年:“你是吗?”
- ]3 B6 I9 H. G+ h
斗狼被她瞧得内心一荡,忙道:“不是!绝不可能!Impossible!”

2 G! |0 F0 |7 L6 Y# h! A
海棠格格一笑:“那么,不就什么问题都没咯?”
8 |- Q- ?1 T% m. K* \+ d- b( y
斗狼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 b+ F' |8 A8 s, [) Z" N: D4 V6 c7 U
真的,一模一样。

2 \/ b7 w! Q& `, j! T* |. ^
他以前曾幻想,海棠必定是端庄温柔、心地善良、勤奋上进、却又不乏幽默顽皮的完美女孩。此刻,在他眼前的这个少女,和他幻想的形态简直一模一样……当然,除了会武这件事超出他的意料,但这只让海棠变得更加神圣不可侵犯。

# h* |& P9 P6 q8 Z9 Z
现实啊,你实在是太美好了。
5 z; F2 u/ W1 n
“那么,后面的冰箱有些食物,你肚子饿的话可以拿来吃。有什么事随时找我爸商量。”海棠微微一笑,挥了挥手道:“祝你今晚有个美梦,明天见!”
5 U% g% _$ G7 b" N& w! Q
斗狼呆了一呆,海棠的语气似乎是正准备出门。

5 L6 e5 a3 f" e, ?  K
“海棠小姐,你要去哪?这里不是你的家吗?如果是因为我的存在打扰到你的话……”

- x: M, \, l% g" G
“不不,你误会了。”海棠会心一笑,道:“其实是我和未婚夫约好了,今晚会去他家过夜。”
' J8 }1 ~. ^  S" y
……只有这一点,是斗狼打死也不会想到的。
: f; g; v  f% h1 \& Y; f
现实啊,你果然还是去死一死吧!
+ v& I( a2 |9 |

* e2 z5 v# H  `3 l7 M$ I2 d
发表于 2016-12-9 11: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蛛古力 发表于 2016-12-9 02:035 |: B- z& x1 B$ l
第十招:女神 即使过了一个章节,斗狼依然还是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 Z% P8 U! U( C' U “嘴巴张这么大,苍蝇都快飞进去了。” ...

2 v9 |/ m+ w- i/ t% ~  P' K. X未婚夫......嗯,吾辈被电得变成雷电头了,附带全身焦黑。总觉得是传说中的政治联姻。{:6_309:}
发表于 2016-12-13 14: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蛛古力 发表于 2016-12-9 02:03! p7 Z7 r2 h1 K+ {0 T& k
第十招:女神 即使过了一个章节,斗狼依然还是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7 i6 [# k9 P7 o# |: V- V1 I “嘴巴张这么大,苍蝇都快飞进去了。” ...

8 K+ P$ I" s7 o# U4 t: F( q过夜是要干啥啊{:6_301:}
$ U* _' n( l1 \+ Q7 p
6 H: S8 V, O! ]7 i' r2 D话说不会真的出现小李他老妈飞刀吧{:6_287:}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3 22: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6-12-9 11:59
* z  B9 x) `* s+ v+ @" E) e未婚夫......嗯,吾辈被电得变成雷电头了,附带全身焦黑。总觉得是传说中的政治联姻。
+ R8 y  y; X: k! r  U
到底是政治联姻,还是指腹为婚呢~请待下回分晓{:6_329:}
  s/ ?" z6 {8 L, j5 n$ Q$ X' H0 _3 @1 G9 _8 M% }0 L- K) K, B
谢谢阿非支持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小黑屋|用戶指南|墨水·咖啡·殿  

GMT+8, 2024-2-22 02:59 , Processed in 0.04506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