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楼主: qiya

|架空古代+巫女|雷澤的巫女【完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8-10 09:3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8


; {# @: L/ w% h# \雖然兩人說的事情,蔣浩不能夠百分百理解,但卻認為這些事情不應該輕易洩露。所以在發現兩人越是交談、臉色越是難看時,忙把房內所有的人都遣了出去,坐到了一旁觀察。  y: x1 Q- Z/ u" U/ e
" p4 @8 I+ h7 U) L# X) {7 x; S
他當然聽得出事情似乎因為人手不足而陷入窘境,不禁開口,「難道不能從別的地方派遣別的巫覡過來?」
7 H4 |) p" h2 j8 l. ~, O9 V8 ]0 u1 {' J8 Z: [; K  Y7 Y9 ^3 f6 r
夙麴搖了搖頭,「不像朝廷,有皇上統領眾臣,有空缺還能夠從民間找賢能替補,巫覡的出現全憑神明的挑選,而巫覡之間也未必如同我和兄長這般融洽,一些可能還怒目相視。東北一帶的確還有其餘的巫覡沒錯,但都必須維護護法大陣,前鋒將領就只有我和若虹兩人……兄長其實並不應該偏袒東北,泰山覡子理應宏觀整個東方的。」7 N0 n' S; X  R# _! W, b

6 q& p) V/ a+ Z9 O2 k* {祝鎮泰也嘆了口氣,「況且,這是海戰,瓊夏的巫覡少有能夠海戰。東北有兩人已是綽綽有餘,正東、東南和正南就只有一人,騰不出人手。如果這並非海戰,或許還能夠找來重黎的巫女,可惜她在這裡處於劣勢,不可。」. U. `8 P+ {. ?. P; i7 e0 O
9 u& ]% g! l' p5 B& C, }5 h- Q" w
「重黎的巫女?」
, G; _5 M% O! r4 V6 c2 _7 v% ]* T1 i' Y: O" e. z" \
夙麴揉了揉額際;跟神社之外的人解釋就是費神,「重黎的巫女是坐鎮西北方的巫女,是掌管火焰、重黎大人的巫女,沙漠地域是她的天下。據稱,她是現時最受神明寵愛的二人之一。另一人便是若虹,與我同樣鎮守東北的巫女。眾多巫覡中,我與重黎巫女的關係算是不錯,只可惜海域不是她應該來的地方。」- {3 }0 \2 ]: W1 P# p

* Q" z' \' X/ d% `( X) W0 U因為不了解,蔣浩不知道要再說些什麼。憂心忡忡的兩人沉默了一陣之後,夙麴讓祝鎮泰去取紙筆,然後和蔣浩要了一把匕首在手背上劃下一痕。
! R$ L) h% d- N) [) a
" w* |- C' n$ Q" ?) Y4 e# l. Z「做什麼!」蔣浩慌忙取了帕子要壓住傷口,卻被夙麴攔住了,把乾淨的筆就著手背上的血在紙上寫下一些符文,一共三張。3 V7 M) B( J( a! r' g
/ @7 h* l4 O! j3 x) y
祝鎮泰沉默地接過這三張符文,無奈地瞇起了眼睛。2 U7 \' C; R6 f* C
5 v  N7 t( K; v# u9 K4 r
夙麴這才接過帕子壓到手背上,「三張手令,一張兄長留著,兩張交給我的巫女侍。張虎膽子大,讓他帶人去去追踪看看是哪方妖異,餘大娘細心,讓她先替我打理神社,輔佐張虎的查證。有這兩張手令,他們的行動會方便許多。」; ^& w! O+ Q  V$ g

) d$ B9 a9 o! h9 |) m9 P祝鎮泰只是再次確定,「真要交給他們?這張手令能讓他們暫代你作為雷澤大人傳媒的職責,同你一樣能夠呼喚雷電……在那之後,他們的忠心還在?不會妄想殺了你然後取而代之?」
1 [6 j4 o' `" U' L0 T0 @# s" J& {" N; G% U: e
「兄長。」夙麴的嘴角揚起,「我不是前泰山巫女,雖然我自認承擔不起,但好歹是東方第一巫女的學生,若是沒點馭下的手段,師長說不定真會從墓裡跳起來敲死我這劣徒。所以兄長大可安心,我會好好休息,讓自己早些回到海邊的。」
& Z. e( x  J. @
0 p) ]# @# E6 S  d2 x7 m「最好如此。」祝鎮泰拍了拍她的頭,抬首便向蔣浩告辭,然後急匆匆地離開了。/ G0 J; B4 Y5 ?' r. q( O
/ ?8 R7 F5 d. O4 p: y
蔣浩取了金創藥給夙麴覆上,粗大的手卻因為自己也傷慣了,纏繃帶纏得很是靈巧,確定傷口的安好,抬頭就見到夙麴帶著笑的臉。
5 j. d! H: |) a7 U- t: b5 V8 E. H: f3 O5 A
「謝謝。」夙麴輕撫著傷處;這是第一次有人為她的傷口這麼仔細上藥……平常這種小傷口她都不管的,而大傷口則每次都被師長弄得有多痛就多痛,美曰其名是讓她以後更加警惕,別再受傷了。
0 G# F7 H" P" L! ^
0 A, v) ^/ \" ~) e1 a( [  R, `夙麴很快地再一次躺到床上閉上雙眼,外人看似休眠,實際上是修煉的她專注地呼應靜療陣帶來的安穩。而蔣浩卻在之後喝了很多的水,卻依然覺得自己很熱、臉頰很燙……

6 R5 n) R. l/ N, y3 U
! R4 e2 ~% H* B6 |) z) g8 C; G% ]! m! u3 w: V

$ \. u3 h+ o) G, g  ]! |7 V- L% {回复珍妮可:
% {* g, u/ j2 s( \4 c. ], u$ P我個人倒是覺得那個『兒』有點多餘……隨便啦囧
发表于 2016-8-10 18: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珍妮可 发表于 2016-8-9 19:06
8 p- A* C2 m. K# B8 t7 B猫腻,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写作“猫儿腻”,意思是见不得人的事,或花招。
% q; R; {& N" W  [, Y7 b我通常写成猫腻

% I6 [- P6 [3 p8 l2 ?- P谢谢提点!{:5_252:}
发表于 2016-8-10 18: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qiya 发表于 2016-8-10 09:384 N1 O# v# |) k
雖然兩人說的事情,蔣浩不能夠百分百理解,但卻認為這些事情不應該輕易洩露。所以在發現兩人越是交談、臉 ...

5 F" M% X* o0 J  z; V浩王脸红什么,不是已经是自己夫人了吗{:5_253:}
/ F; F) U3 {8 }8 E9 ~2 ~! P9 J% Z& V. j2 E- p
猫腻这个字眼……我还是不怎么会用{:5_260:}
+ O6 q+ z3 r2 b1 h$ A5 j) x  w, e. m" K( }; }5 C
话说,还真多位巫女,也和神明扯上关系,莫非这小说里巫女的定位是 半仙?
 楼主| 发表于 2016-8-10 20: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6-8-10 18:20
  g6 I, A  M0 ^8 U% U浩王脸红什么,不是已经是自己夫人了吗
! ^4 v6 o6 v$ n0 Z' \( o2 b5 X' Y  c
猫腻这个字眼……我还是不怎么会用

# Y  s  t& w1 Y4 y- N) _3 d從山海經的記錄上看,神明很多位,而如果每個神明都有一個巫覡的話,那麼就真的很多個巫覡了。
5 |1 ?1 z  t4 T# T7 O5 a. j' L' e0 f
4 Y& y  K- Z! s( J) @不過這邊登場的就只有三個巫女和一個覡子而已,至於別的巫女都只是作為背景人物被提及了一下而已。# p- R4 U7 }" `; t- E. \

# i- d3 F( p# ~而半仙,你對『半仙』的定義是什麼?是那種在路邊搖鈴算卦的道士類半仙神算?還是半步成仙的強者?, s: W0 p( ]* h( l. S
在這邊,巫女在有妖異出現的時候,從神明那裡借來的力量接近無限,只要軀體能夠承受,但是現場沒有妖異的話,巫女基本上沒什麼攻擊力……
 楼主| 发表于 2016-8-11 14: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1


7 }/ I% R0 w3 z8 M! H本來對於巫女嚴重看待的大妖來襲,蔣浩是不放在心上的,以為這只是巫女見識簡陋、小小的事情就被放大來看的無謂驚慌。可是,隨著顯形的海寇越來越詭異的行為,以及軍內出現的異狀,讓他不得不懷疑是不是與巫覡口中的大妖有關。
+ V, K8 M* L6 h2 ^0 I6 _8 z1 K3 A+ q  U: O
海軍有一次圍困了一個小艇,上面的自然是出來探風的海寇。海軍想要把小艇上的人捉起來,好逼問海寇的窩藏地,誰知小艇內的海寇直接跳船了……然後再也沒浮起來。他們圍困的海域雖然小,但卻是一個熟水性也必須浮上來好幾次的範圍。甲板上的海軍哥哥眼光銳利,卻沒發現任何漂浮物,也見不到任何的屍體。同樣的事情,發生了兩次……
5 g0 u" `: O! b' S. s- B& b9 W  a5 B( U% J; R$ V; \+ l
不僅如此。進來的海面上,尤其是凌晨時分,霧氣極重,點起火也未必讓半里之外只被霧隔絕的船隻看見。可是,卻不止一次,守備在陸上的軍人發現了海寇試圖偷偷潛入的痕跡。若不是他們的人守得牢,說不定早就被襲營了!8 g! R4 w" t' e# f

/ }9 N$ A* ?* z! v7 a. W) n而同一時間,軍營裡每隔幾個晚上都會死一個人,悄然無息地,醒來就發現隔壁床鋪的同僚已氣絕身亡。起初軍中執事以為是大兵們之間有恩怨,便把嫌犯都先壓進大牢,可是後來死的人卻和第一個死者的嫌犯完全沒有聯繫……也就是說,死的人,都是隨機的,無法確定下一個會是誰。頓時軍心動搖,不少新兵開始有著崩潰的跡象。
& B/ Q+ F3 F, f+ S( u' _" w
$ e. ~7 J9 r& f* B( k" A4 d蔣浩確定事有蹊蹺之後,猶豫了片刻便去詢問夙麴,卻見到夙麴既憤怒又憂心的模樣。$ Q3 |/ W, b0 U2 o6 |1 K3 [
) C; z, I% c. R% U; m/ j7 ?- }
「居然已經這麼近了?來到了軍營?咳咳……」夙麴的傷勢雖然好轉,但肺部的傷病沒有這麼快痊癒,只是沒這麼氣喘了而已。
6 o9 y- L  E* X4 N6 r3 T4 R' M8 e; }. P9 ]" K4 V
再次擺出紙筆,蔣浩正擔心她會不會再一次劃傷自己、在已經結疤的手背上添多一道痕跡,見她很正常地沾墨書寫,頓時鬆了一口氣。可是,見到她像是舉起千斤、寫得滿頭都是汗水時,發現不對勁。夙麴擺手不讓他阻止,他只好替她擦拭額際的汗水,一直到她把筆擱下為止。
1 e6 S5 e6 O# k- Y& y' ~& ]4 `3 l  A
3 X+ O& i6 {1 x( @紙上寫了很普通的兩個字:「雷澤」。
1 Z2 i& G( P6 u/ P  E
& B4 Y, I, B/ G" X* h/ @乍看之下就和尋常墨寶無二,可是細看卻會感覺到一種壓到了心上的震撼,好像光看到這兩個字就覺得有壓力、站不起來。$ M9 }5 W- A( W
/ e6 Q1 F7 @+ @5 i* a( o
「拿到軍營裡燒了,一半和水一起撒到整個軍營裡,一半和旱草混一起煙熏軍營……」夙麴抿了抿嘴角,「有傷在身,不知道能否奏效,但是我待會兒會再寫信給兄長和我的巫女侍,讓他們馬上過來!」
; G( [8 V$ }7 U4 o: k+ a; V. m9 Z! n# f* X1 X# w5 W  l
半信半疑地照做,結果不止暗殺事件停了,甚至連軍營附近的海域上的霧氣,也消散了不少。
$ r7 P+ y: E6 h( V
3 K! v4 u4 p2 j5 p% C8 r9 K蔣浩忽然了解到,他或許小看了他家裡的那個看似嬌弱的巫女。
发表于 2016-8-11 20: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qiya 发表于 2016-8-11 14:32
# o2 w/ ^% M% G: G  C本來對於巫女嚴重看待的大妖來襲,蔣浩是不放在心上的,以為這只是巫女見識簡陋、小小的事情就被放大來看 ...
6 U2 R% C8 w7 D" J
半仙那个,我是指有神仙力量的人类,就如你解释的那样/ c" X% @" n, U' x: U
, g; y$ X0 B9 E0 g5 z2 O
其实这故事我读到这里觉得挺有趣,以qiya风格搞不好多几章就结束故事,倒希望可以长一些{:5_260:}
 楼主| 发表于 2016-8-11 20: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6-8-11 20:23  T. ^! \) q4 K) `* F
半仙那个,我是指有神仙力量的人类,就如你解释的那样
4 t2 X# _3 |9 Z8 @0 f3 P2 C2 T2 h, R8 ]9 }" c
其实这故事我读到这里觉得挺有趣,以qiya风格搞 ...

) Z  B9 L# I8 ^* w' M& Z2 [' a其實近期搬過來的文多數是我這兩年的一星期完結/直播文,所以還真的都是五萬字以內完結的短篇lol
4 g; T/ N& Z. C" Y. G2 j+ g, m) _& W8 w( t1 l! \; a5 R- T! u  [
長篇文目前來說只搬來了《一襲藍衣》,別的不是還沒開始,就是指開始了一小部份開頭,後面全部都還沒寫XDD
 楼主| 发表于 2016-8-12 22: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2


- Y, Y" L  d7 Y# Y4 m跟在夙麴身旁的巫女侍有兩人,一人是曾經侍奉過前代雷澤巫女的餘大娘,另一人是夙麴接替雷澤巫女的名號之後就侍奉左右的張虎。在雷澤大人的神諭傳下之前,便是這兩人跟在夙麴身旁走遍整個東方,而在事情發生後,更是作為表率,指導無巫覡的神社高如何繼續架構護法大陣。
" H& \' i$ ]9 j' }/ s7 p* e/ ^# S: E) m9 c+ p" m8 e) {0 S
接到軍營有異的消息後,不止張虎來了,本來被下令坐鎮神社的餘大娘也來了。
' p* {' q5 @! V, j* [8 [8 Y0 V- U5 }* I. Z3 J% v
夙麴幾乎是餘大娘看著長大的,見到自家巫女居然病懨懨地躺在床上,沒女兒的她只覺得心疼。而張虎雖然也知道自家巫女傷重倒下,但是親眼見到後依舊詫異;向來宛如山岳一般不倒的雷澤巫女,原來其實也就和一般女子一樣需要休息的啊……
- T  j% `; ^, L, j; b! |1 w
, }9 [( I4 \- L) C「巫,身子如何?」餘大娘輕柔地把夙麴扶坐起來,而張虎更是跪在了地上,為沒能夠陪伴夙麴而讓她受傷感到愧疚。: M; c9 v$ o7 J' @7 [  k6 T

& c5 I% D3 `  }7 {; M! @# W「無大礙,再過十數天當痊癒。」夙麴不太同意地看著餘大娘,「我只讓張虎過來,餘大娘理當坐鎮神社,怎地來了?」
9 b2 b9 X! h& U* U. q8 L& |
5 U$ m% u" V5 Z$ k7 P1 F「放心不下啊!」餘大娘不把夙麴這點小小的不滿放在眼裡,「巫不過二十五,要是落下什麼病根,將來壽終之前不久一直病痛纏身嗎?放心吧,前巫女一直為防禦而籌備,巫接任後也越加防備,雷澤神社作為主導幾乎是銅牆鐵壁,凡人不可毀、妖異不可近。若非如此,大娘也不敢輕易離開神社啊。」
8 O$ e3 @! ?0 F1 Y( c% q7 v( B1 r- _  E7 D8 q
聽到餘大娘的保證,夙麴暫時鬆了一口氣。護法大陣,以雷澤神社做主導,背靠泰山神社,尚有畢星君與箕星君兩座神社在側,輔以東北眾神社,倘若連雷澤神社沒做好表率,整個護法大陣恐怕難以成行。
% {9 W8 V, s/ E: H  M6 c8 s7 h# n& l& l: y  S% n, {
「其餘的神社如何了?」
6 m  w8 \' ~( H2 {2 m
! v" f9 ]. o( V「尚在佈置,估計會耗時四五天。」
5 n5 m: h: M4 |" a
1 r7 p' C6 T; a3 a7 R2 G) \$ z2 ^也就是說,這四五天裡是關鍵,要是此時有神社被攻擊,或許護法大陣有漏洞。若虹在的時候,這個漏洞可以靠她來補,可是現在她不在啊……真是的,若虹這丫頭跑到哪裡了!: G$ Q' W; q2 F; j: U) k7 _) J

% y9 K; l8 f1 p7 T$ V8 u「巫別擔心,泰山覡已經各個神社走遍了,有覡的加持,當無事。」餘大娘做事可靠,任何她想到的、該擔心的事,餘大娘都安排的妥當。夙麴安心極了;現在後方無需擔憂只要確定能夠把大妖打退就成了。
1 e- _. M$ I; b- F/ g9 Y1 ?$ B$ P: F: N: x, u9 w# ^
看著跪在地上的張虎,夙麴揮手讓他起來說話,「上次那座湖,查探到什麼嗎?」( a2 J4 ?2 d" k* `/ b7 x
% Z' J8 [2 k; m) x  E
張虎沉重地點頭,「那裡附近有一村子,其上有著濃郁霧氣。屬下見事有詭異,便讓箕星神社的外侍催動風術。果然那霧氣是妖術,而村內無人生還……」
8 P! _$ n1 A3 \1 _( k7 v* g. V7 L2 X. t
所以從海外找到縫隙進來的妖異居然有力氣布下這麼大的陷阱,因為直接拿了整村子的人命啊!夙麴更加痛心,不單單是為了那群枉死的凡人,更為她自己失職而釀成如此大的錯。
8 `4 j$ o9 f8 O* `/ j9 p* Y* t& o5 x- q
「循著已經沖刷、幾乎快要消失的妖氣找去,推測妖異從河口潛入,中間曾有氣息中斷的地方,但被泰山外侍找到了;那些妖異走地下河道,據泰山外侍所言,均為窄小無比、凡人不可穿越之處,即便是妖異,所耗之時必定漫長。」張虎一邊報備,一邊看著自家巫女握得越來越緊的拳頭,連忙安慰,「巫,海外妖異以地下河道潛入,本就匪夷所思,巫已經做足一切防備,可別再自責了。」
+ L$ T( }+ M1 @" w* C$ Y3 ~+ j& ^; \& a! A6 c
不管她做到怎麼樣,可事實就是妖異入侵了,她還傻傻地上當了!如今海面已佈滿妖氣,但她卻不能前去!
3 c0 f. i' a. K" X4 d. R: s
4 @; u& Y* S% B「張虎,餘大娘,現下我無法動彈,所以兩位,請代我到軍營與沿海處。我前幾天寫下的符咒恐怕快失去效力,必須清楚海面的妖氣,也要好好守備軍營……此時我當與浩親王商量,但不管成功與否,你們都必須好好守著那道線!」
" p+ ]2 x8 ]' Z# V. G( ?. q" z( r
+ i9 G7 s' X, H; N& y- D「是!」
 楼主| 发表于 2016-8-13 18: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3


' ^# p( r# p; F聽到總管說王妃求見,蔣浩著實愣了一下,因為他才剛剛發現,這個妻子跟他在同一個府裡居然活了兩個多月還沒死……既是高興也是難過。高興,因為她沒出事,難過,因為她沒出事或許是因為分房睡了這麼久,說不定他再靠近多幾次,又會出事。! r  u2 C7 @+ h

% l6 p, D8 S* f, o9 i雖然把劉大夫直接請到浩親王府供養,但他不希望會有哪天劉大夫急忙跑來的原因是因為她出事了。
% t$ e& ?! A  t, W2 I
' r# r) i1 t8 o4 ]# ^: w/ N「王爺。」這是第一次他見到她能夠安然站起的模樣。面色依舊蒼白,可是直挺的背與昂然抬首的模樣與一般低頭垂眉的閨秀差太遠了,氣勢雖然因為依舊病著而不強,可是卻也不亢不卑。蔣浩看了一眼,就沒辦法往他出移開目光了。
8 s4 r4 S2 J6 n
8 Q6 ~+ F% R8 S+ L. s「夫人。」察覺到自己有些失禮,蔣浩不禁輕了輕喉嚨,「管家說你要見我,所為何事?」
! A9 T2 Y8 p# [& d! K6 t
# a+ r6 N$ i. I/ {- x( l! \; Y* Q; }被狀似深情且害羞地喚了一聲夫人,而且是見過沒幾次面、長得牛高馬大的人,夙麴只覺被雷劈了一下,雷得外焦內嫩。不過,到底是見慣了各種離奇場面的巫女,所以夙麴很快地就擺起往常的表情,述說了她的侍從能夠從旁協助的期望。' v3 m/ C' E+ ]

/ s) P5 @. S& h" u聽到是公事,蔣浩馬上恢復了辦公狀態,詢問了相關詳情並思考了一陣之後,便答應,當然附帶一些不可以刺探軍營之類的條件。夙麴也一一應允;本來她只是讓巫女侍去更加近距離應對妖異而已,那以外的事全部都不在巫女侍的範圍,餘大娘和張虎應該不會白痴得作出那些事……而倘若真的那麼白痴,那麼以後也不必回到雷澤神社了,說不定她心情不好還會下一道詛咒呢。
' @; i& Z% F5 B$ _
( \& a7 H8 M% T! y! c" Y是的,雖然巫覡侍奉了神,成為傳媒的同時便能夠借用神明的力量,但並不代表他們會縱容作惡的凡人欺到頭上,尤其是雷澤大人,最不喜歡的就是為非作歹的人,所以雷澤巫女的其中一個職責就是警惡懲奸……當然,在有限的範圍以內。5 l1 w8 R% C5 ?: {

: [4 k3 v8 q  j$ c4 X- Y談完了公事,恢復沉默的兩人間開始浮現一種尷尬的氣氛。蔣浩再一次不自覺地清了清喉嚨,站起,「那,為夫先去安排妥當,最遲明日下午便能讓人到適當的位置。」
. N" U$ j% o& d. O  e% ?, p
5 K5 O$ I* U. e$ c「多謝王爺。」把視線移開的夙麴也連忙站起行禮,卻起得太急了而晃了一下,險些跌倒。被蔣浩扶著的她想再一次道謝,突如其來的噁心感讓她連連作嘔,她只來得及把臉移開、免得吐到蔣浩身上,可是她什麼都沒吃,吐出來的只有一些胃裡的酸液。, A$ Y! }7 S- x7 ^

% B9 c7 [7 }+ ~蔣浩慌了,馬上喊人請來劉大夫,深深覺得早知道就讓人隔著一個屏風、兩人再站遠一些……現在好了,因為不小心忘了自己克妻的命,現在連巫女的命也受不了、開始倒霉了!
发表于 2016-8-14 10: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qiya 发表于 2016-8-13 18:42
, z8 D1 Z6 _/ l$ Y% d聽到總管說王妃求見,蔣浩著實愣了一下,因為他才剛剛發現,這個妻子跟他在同一個府裡居然活了兩個多月還 ...

$ D* N6 g' g1 h8 J1 ^5 o" N看到巫女被雷的那边让我有些哭笑不得,恐怕深情呼唤不是每个人受得了{:5_269:}9 [# N" |+ n) S" _
/ j( |) r  `- e9 {. m
巫女也未免太衰弱了,竟然 2个月了还没什么康复倾向,莫非真的克妻{:5_265:}! m  c5 @, ~) K4 P. m1 O2 ~& D
4 m3 l/ I" R* x  j2 p/ v+ a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小黑屋|用戶指南|墨水·咖啡·殿  

GMT+8, 2024-2-22 01:48 , Processed in 0.1049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