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743|回复: 11

《我家的猫姓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4 09:3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本帖最后由 带我去月球 于 2020-11-14 09:39 编辑
) X4 Z+ O# ^0 n# `0 ~7 |; X, C3 m- n) `7 u5 [
关于这篇文5 `% ?  F" q2 H
& W3 m0 `* _! N
这篇文章是我好久之前写的,本来是为了参加一个比赛,但直到截止日期了依然没把结局写完写好,于是它一直不完整地存放在我的档案夹里。之所以会重新填写结局,修稿,再分享出来,是因为真的非常喜欢这个故事,不能让它没有落点。
. J3 V" C( B. n这是一篇很短的散文,没有什么主题,就只是一篇关于捡到猫的平淡故事。
' q& F' |) ?( {3 y另外,题目的灵感来源于我认识的一个人,他也姓闵,他真的很像猫。3 `3 u" P& a+ K+ K

. ]( ^0 A3 L- u' v; s
% d& _& D  e4 a6 ]% w; u
) \8 F7 ^2 l0 E) q6 ^# M# T, l! \8 I3 w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4 09: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带我去月球 于 2021-3-1 14:13 编辑   o4 l0 z2 ]$ M& g4 K

  q$ h8 Z" h9 m" L+ j4 I+ \( [
搬来台湾的第三个月,听过的奇闻异录已不下十次,今天听说隔壁开服装店的漂亮姐姐,家里的毛线球不翼而飞。明天听说十楼的某户主,在睡梦中听见厨房内传来咀嚼食物的声音,开门张望却只看见一闪而过的不知名黑影,轻功了得。久而久之这些议论也被夸大其词,从“那天我洗澡出来吃饭,家里的煎鱼自己不见了!”演变成“我听说他洗澡出来吃饭,亲眼看见家里的煎鱼自己飘走!”。于是人们都说这个公寓闹鬼,不过幸好捣乱的是个贪吃鬼,对于吓人不太感兴趣,仅对食物和毛线球情有独钟。

& K1 `! l6 w3 A" ?- Z, E
每当听闻这些,我心里都虚晃得很,总不能戳破他们莫名其妙的臆想,说世界上并没有鬼魂,其实是我养的猫在捣鬼,恳请诸位善心人士多多包涵小的我。我相信在说出口的不过二十四小时,我会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被他们用扫帚赶出来,从此流落街头以乞讨为生。更何况,闹鬼事件还可以成为三姑六婆用来嚼舌根的乐趣,真相不够好就不该说出口。但是用家法伺候不听话的猫,也是必须的。
" Q9 \2 b& k  \& `8 \+ P6 J% q
一人一猫的同居生活,绝对不会发生猫精突然化身成人类,然后与我相爱的绝美爱情故事。只有藉藉无名的作家与瘸了前左腿的猫,三天发生小吵,一周大闹一次的小品剧。捡到猫的那夜是不太冷的冬季,我人在台北市。星辰和月光躲在树叶背面, 地铁站人烟稀少,但是西门町的街头人来人往,最出名的那家火锅店外头排满背包旅客,迎面而来的人手里都捧着一碗雾气横生的阿棕面线,月亮没有映在面汤里。我路过一位吹着萨克斯风的街头表演者,摆在面前的塑料碗里头只有薄薄一叠纸币,但依然用力地在城市中打捞海市蜃楼般的理想。
$ o3 K6 K7 c4 p: j
随着时间流逝,看表演的人潮也逐渐消散,最后只剩下我和我身边这一只纯白无瑕的小东西,但也有缺陷,膝盖处有不自然的弯曲,独显畸形。看着它用情至深的模样,我便知此猫乃志同道合之猫也。于是拐猫的欲望愈演愈烈,后来的养猫计划也顺其自然地被提上日程。
! p! U; l1 n  P" c  Y' ~
我给他取了个很像人的名字,叫闵其一。虽然是瘸了条腿的猫,但毕竟本质还是敏捷度很高的物种,用仅剩的三条腿来行走江湖还是绰绰有余的。平常只会懒洋洋地待着,但在知道我没钱给它买猫罐头吃时会自动自发地觅食,即使手段不怎么光明磊落就是了。猫还喜欢早睡早起,这证明了它是一只注重养生的猫,但并不代表这是它每天早上七点钟吵醒主人的理由,而且采用的是重量压制手法,躺在腹部上不屈不挠地蠕动,所以我要么乖乖醒过来,要么就被活活窒息死。
3 c3 P4 `4 u, ]2 W
随着猫的伙食越来越不富足,而公寓闹鬼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后,我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原本只需身兼网络作家和手摇饮料店员工二职的我,必须得找多几份兼职了。为了让家猫吃饱喝足,我可是操碎了心。

6 _7 ^7 l8 Y: |3 |8 O
在一个接近凌晨一点的平凡日子,我结束工作后风尘仆仆地回到家,没有看见那在地板上伸懒腰的小身影,下意识叫出口:“小其?”,回应无。
" F: j3 {) l5 Z. C/ M
我没多想,草草用膳后就立马就寝。接下来的几天我总是做湿漉漉的梦,梦见在上课时偷偷写的手稿被老师撕破扔出教室,我冲进雨里,看着雨点打在软烂的纸张上,字迹褪色,乌托邦四分五裂。梦见针锋相对的争吵,我坐在登机口的座位上,了无牵挂,机场的落地窗反射出我湿了肩头的身影, 但分明是外头在下着雨。最终我在妈妈的手里化为一把抓不住的流沙,越发用力我越会流走,流进河川,逆流而上。

% L/ |: }8 i2 ?4 ]/ b  d) T* A0 K+ U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4 09: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每每醒过来后睫毛会湿透,外面的天空颜色总是很暗淡。
* A7 ]* f+ R5 u% e! Z, h0 `
决定拨通烂熟于心却好久不联络的电话号码,很快就被接上,另一头寂静无声,没有打算先说话,这一次我再也忍不住:“妈,猫不见了要怎么活下去?”,问句里是我咬紧下唇,抑制的哽咽,但我想必是忘了听筒会放大所有的脆弱和不堪一击。人在失去所爱之物时总会变得矫情,也开始会想念,想念冲动一时被击碎的柔软。想起自己总喜欢亏欠,亏欠始终没发出音节的道歉,任由其被风刮走。然而电话里的人始终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仿佛要静默到世界末日,与我对峙到下半辈子。
% n8 |" }% |  n  a- s
“……妈妈只想让你知道,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赶走你。

, |( d* S% t7 d" n4 ^  O9 `5 Z- k
“猫不见了可以活下去。你还可以回家。”

+ B/ s0 F! [, _8 K9 E
可是妈妈,所有一切都好像乱套了,我并没有变得越来越好。现在的我每天都会睡到自然醒,家里的猫罐头也越堆越高。写作时,少了一团总是躺在键盘上作乱,再被我赶下去的生物,就怎么也写不顺利,似乎连最擅长的事也开始变得笨拙。偶尔会习惯性地喊出那一声名字,却毫无回应,似乎在昭告着我赶紧面对现实,不要再执迷不悟。妈妈你知道吗?没有猫我好像活不下去。

# r: ~3 P$ F; K' e: X; K3 ]: }
于是我开始认真地想猫咪除了擅闯民宅还会溜达到哪里去,公寓附近又没有好吃的海鲜餐馆,难道是猫罐头的诱惑已经不奏效了吗?这喜新厌旧的猫。拿出手机搜寻猫咪心理学,看了老半天才意识到这样坐以待毙其实一点实际效用都没有。我弹坐起来,在一片狼藉的茶几上精准地抓到了家门钥匙,出门去。
( w3 ?: J7 r7 ^2 Z. F" @
一路上我都开启了我的面相识别功能,但凡是面露正气之人一律被我毫不犹豫地拦截下来:“你好,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只叫小其……不对,一只瘸了左腿的猫?”结果所有人都默契地向我投来鄙视的目光,然后继续赶路,或与身旁的友人谈笑风生,留下我独自在风中凌乱。还没放弃希望的我决定往最人满为患的地方扎堆,抬脚迈入地铁站,目的地是西门町。

% c0 T8 |8 j( g2 z4 U/ W
从科学的角度而言人和猫的身体构造差异显而易见,但奈何我家猫的体型属于精致那一挂的,容易被淹没在人群里,而我耳朵上架着着一副眼镜框视线朦胧,应该是度数又加深了,所以我看不清。这时手表上的时针快要指向7,晚霞已经把我的发丝映成夕阳红,天空的渐变色彩独留风韵,像佳人的红唇般为泼墨的夜色开胃,可惜啊是那么转瞬即逝,意思就是假设我在这段时间内找不到小其,我可能就得收拾心态,准备孤独终老了。

- j9 E5 ^5 f* v1 {2 @
体力逐渐透支,找到猫的机会遥遥无期,我也开始感到沮丧,于是找了个台阶坐下歇息,手里握着这附近最便宜的珍珠奶茶,刚刚忍不住买的。此时太阳越来越往西边去,过不久将引来夜幕,店铺的霓虹灯闪烁,准备在黑夜充当彩色的星光。之前的我贯穿了人海,但我不再想那么做了,我要用双眼望穿人海。

  v* p! X0 f) L% W! G' w1 r* S
也许是在寻找着什么,也许只是纯粹在发呆,我自己也分不清,但当我在不经意间,视线捕捉到那一抹灰白色的小身影时,便无法自拔地紧紧锁定在其身上,心跳像触电般加速,随后不可置信般的眨了眨眼,确认了几秒,才会心一笑,一颗躁动的心这才尘埃落定。
) ~' b. \4 y! E) s9 q
我没有立马飞奔过去逮住小其,而是选择静静地等候在原地,小其形影单只的背影竟越看越像我自己,不愧是一起生活已经好一段时间的两个物种。他一动不动望着前方,我仔细回想,有位喜欢吹萨克斯风的男士忽然从我记忆中冒出来,与此景重合,但此时此刻,那一小块地却已空空如也,人不知去向。
! n: G1 q' }8 F! h$ x) V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4 09: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位先生会去哪里呢?他是不是找到工作了?他坚持不下去了吗?他还过的好吗?他还会回来演奏吗?不知怎么的,我眼周不受控地感到酸涩,因为极力抑制着某种液体的流下而微微紧绷,并不是因为舍不得而感到伤心的,而是在心中某处,那能够带给我共鸣的一部分,忽然就塌陷了。

- [9 H0 Y" T  v3 ~! Z$ B
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填补此刻的孤独感,这种孤独感不是突如其来的,而是日积月累,但没被发掘的孤独,因为已经麻木得无法察觉,就像是每天的日常习惯那样自然。即使偶尔会出来作祟,但依然能够在一些事物上找到被治愈的方式。每当望进那位先生的眼睛时,我总会望见一盏不存在于现实世界里的光,仿佛对世界的期待永远不灭,唯有如此,才能散发出那样的光辉。

$ F2 a6 P& S8 z% D7 l# L
于我,我特别珍视那样的灵魂,像是有一条无形的丝线将我和他之间栓住,即便不相识,也足以产生看不见的羁绊。可是,怎么就偏偏先放手了呢?
" k% P7 S8 {0 [- G" e' t5 ~* s. G7 V3 v
小其执拗的背影未移动一丝一毫,像定格画面一样地呈现在我眼前,孤零零的猫,身边没有主人,让我分不清究竟是当下,还是未来。如果说,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应该会与此景很相似。闵其一啊,你说,我真的有能力陪伴你走下去吗?

, I/ V* K- X- C0 [. n) x2 \
再也不敢想下去,我赶紧站起身,走上前去,站在猫的身旁,就像是当初相遇的那一刻一样。没关系,我想,至少此时此刻,我是离不开他的。我吸了吸鼻子,低头看着小其圆溜溜的头顶,真想狠狠地敲下去,谁叫你让我找那么久的,但又有些于心不忍。唉,最终还是败给了一只猫啊,人类卒。我无奈地笑。

3 w% C; q$ m& w- `5 M( }0 M! S3 K( b2 f* k8 K
伸出食指戳了戳那颗头,小其惊慌了一下,抬起头,看见是我,便讨好地走过来舔舐我的帆布鞋。我蹲下声,装成凶巴巴的样子跟他对话,但是手掌还是条件反射地抚摸他的毛发。
) W3 F) H) \& y3 r" \
“今晚你没有猫罐头吃。”
9 |# P3 {: `2 d. D$ y
然后猫咪就露出了有史以来最委屈的表情,嘴角分别向下撇,甚至眼珠里还有不断滚动的水光,将演技发挥到了极致。我目瞪口呆,该说是我教导有方,还是家猫天赋异禀?

0 U2 l1 j! c; T$ [- W5 Y
我装作无视他,站起身,伸一伸懒腰,接着开始往地铁站走,身后跟着一只残缺的猫。我看见火烧般的落日余晖,一下子把我的心脏也烤的暖烘烘的,泪腺也差点又被激活。我见过好多好多次日落了,多得连我自己也数不清,我想。
3 V& [& ~& O# l3 `4 w4 v6 a
这是第一次,黄昏不会令我感到失落。

! O. ~! E3 f; r( F/ m1 J5 U
我转过身,抱起身后紧紧尾随的猫咪,怀中和心脏的温度令我无法适应,嘴角扬起了最真挚的弧度。真好啊。

; d. \1 C7 A1 |4 g- ?7 Z9 c) D
“回家吧。”我笑得开怀。

1 k% E& _6 Z1 s2 z- E. k& M
因为身边和远方还有热爱,让你即使见过了人生百态,但依然想在风景里驻留。

' {4 ~  |. v/ q3 t8 f
——正文完——

' z4 o" m- N6 A( \/ u- ~
发表于 2020-11-16 22: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带我去月球 发表于 2020-11-14 09:43
( A, h" |7 `% I+ p' v那位先生会去哪里呢?他是不是找到工作了?他坚持不下去了吗?他还过的好吗?他还会回来演奏吗?不知怎么的 ...
/ H/ `$ Y0 i( ]! J' L8 Z1 c5 _
写得很有文学气息,很日常的一篇。欢迎你在小品开帖。, o9 U; s! V9 \1 h: H. h
很特别的一只猫和主人。
发表于 2020-11-18 23: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嗯~这个姓闵的猫先生一定有点特别~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9 13: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20-11-16 22:52% b$ L0 z& q- P/ H; d6 \* U
写得很有文学气息,很日常的一篇。欢迎你在小品开帖。
8 T/ ]3 g9 `. A& W9 F+ h$ ~很特别的一只猫和主人。

7 d; C) [3 e( ?" w) @+ q; q谢谢你!, _9 J, N$ Z3 I2 l$ B$ ]
猫和主人都是彼此的依靠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9 13: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繁荫 发表于 2020-11-18 23:46
7 l% R% [1 y- V* f* l0 Z嗯嗯~这个姓闵的猫先生一定有点特别~

4 q5 j/ R/ x, @哈哈哈哈哈,所言不假!
发表于 2020-11-24 23: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带我去月球 发表于 2020-11-14 09:40
5 `7 d$ d& P2 O5 T+ r搬来台湾的第三个月,听过的奇闻异录已不下十次,今天听说隔壁开服装店的漂亮姐姐,家里的毛线球不翼而飞。 ...

* D: K" Y! A5 h) H1 Z7 T 我觉得这篇散文说得真好,读着读着有感动,很多段落都写得不错,可以拿去参赛的作品~' Y# U; ]* J) q, S  Z# D. D/ q
我听闻很多本地前辈都喜欢猫,如果写猫的话可以吸引他们的目光,哈哈哈!+ u4 B% r. ~3 v. I, S1 n& w- p! Z
加上我也很喜欢猫,所以能感受文中的一些情感。
/ a# i- M1 B: @& ^
$ q" v6 V- w# `3 y" h( Z, R先给一些小建议:
) l9 }8 \' [- k: g4 L. H2 ~1)第一段,最后一句:“…… 是个贪吃鬼,对于吓吓人不太感兴趣”,这里用 “吓人” 就可以了。
7 l! u& L, \4 x) x. H1 j# H- z9 h6 \4 ^' f9 N
在文学层面,很多内容要求做到精简是第一步。
- m. u# l! X+ ~, H所以你可以尝试把冗长的段落修改得精简,举例第一段最后一句,可以修改成:
% o% A, _2 v$ s0 J7 R0 w“于是人们都说这个公寓闹鬼,不过这鬼似乎对吓人不太感兴趣,仅对食物和毛线球情有独钟。”
# A4 O" Y% v. L! @分析:
) M) R. q9 c5 r- A& V4 z- 不过+幸好的词组虽然也蛮常看到,我觉得口语上顺口就好,但是写散文尽量精简的话,其实只需二择一就好,因为这两者带有相同的性质。
2 ^7 a) b9 @$ G6 C/ K9 U* q+ _- 原文 “……捣乱的是个贪吃鬼” 又跟后面 “唯独对食物和毛线球请有独钟” 有重叠的意思,所以还可以删除。贪吃鬼,已经意指喜欢吃/ 食物了。: N* j; g7 A3 y' e) g, y9 T# Y3 ^
- 接着 “唯独” 和 “情有独钟” 又有相同的意思。
  _8 g8 Q0 M! T0 \5 \* G3 a总结:你日后可以多多练习修稿,不断重复阅读,学习把有相同意思的句子精简成一句,这个对写作很有帮助。
( @7 S% d! z% H) O% t2 |! z
) K% O2 M" o) t* K8 ^2)第二段:“其实是我养的猫捣的鬼” ,第一次读的时候有不顺畅,所以我建议可以修改成 “其实是我养的猫在捣鬼。”( R  U: h( m9 k( h
' L( o* t6 _6 `/ l& r0 C
其他的地方没有太大问题。- |# A6 W6 E' z9 N" ?9 c$ X4 Q
不过我发现你有惯性用 “的” ,其实用来塑造个人风格是没有问题,但是想要做到精简,“的” 很多时候就变成 “多余” 了。
- k' J& P7 Q+ P1 U3 G, a- V
发表于 2020-11-24 23: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带我去月球 发表于 2020-11-14 09:43" d8 I" }: ?4 o7 f# i# _3 a" t7 t
那位先生会去哪里呢?他是不是找到工作了?他坚持不下去了吗?他还过的好吗?他还会回来演奏吗?不知怎么的 ...

4 u; ]( H$ o2 n* Z/ |4 V, z, i) ] 我个人非常喜欢这部分。+ s! d. i% f6 {3 b* k
有相同的孤独感,确实温暖的。
! H* U8 E1 K5 s) I) Y- 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小黑屋|用戶指南|墨水·咖啡·殿  

GMT+8, 2021-5-13 02:17 , Processed in 0.03944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