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楼主: qiya

|奇幻|異世界的旅遊記者(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3 23: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1

0 }6 Q* D8 I& x9 Q0 W3 h
「一直都聽你說人族有多壞,人族就沒有好人嗎?」- Z' C. Q: y. T+ Z) U8 E
% ~# p8 n; j7 L! \; t
「有的啊。」雷華看著明明年紀比他還要大,但是臉卻比他還要嫩的混血精靈,笑著拍了拍她的頭,「人族有的人真的非常善良。我就說一個我聽來的故事吧。有一個女孩子,她看見了戰爭導致了許多家庭破碎,到處都是沒有地方可去的孤兒,然後她就對自己許下承諾,說她要讓觸目可及的地方再也不見一個孤兒。於是她散盡了家財成立了孤兒院,聚集了一群同樣在戰火中失去家園的婦女來照料這些孩子們,神殿聽到了她的事蹟也會撥出一些捐款給她們使用,而孩子們感動於她的行為,更願意為這個大家庭付出努力。最後這個孤兒院養育了近萬名的孩子,也救助了許多孤苦的老人家以及無助的婦女。她的一生都獻給了孤兒院裡的孤兒,從來沒有一日歇息過,最後在她老死時,方圓數百裡的百姓都為這位女士痛哭失聲。」
- P* }# F, o- N; W3 v. ]3 I3 K
5 n3 U) P8 M6 e1 j  f3 ^6 y6 G/ E看著秋若有所思的模樣,雷華只是繼續述說著他印像中的故事,「當然,我記得不是很清楚,可能和實際情況有所出入,但是那位女士被尊稱為『所有孩子的母親』這件事應該不會錯,據說神殿還把她記錄為偉大的聖女……嗯,這是我上輩子的事情,你要是以後抵達了人族的國家應該找不到這樣的記錄。你想想看吧,為了毫無血緣關係的孩子們,那種髒亂不堪,甚至可能極其叛逆不受教的『孩子們』,這位女士奉獻了一輩子!我必須承認,我完全做不到這一點,她簡直就像是神明送到凡間的神女,而不是一個凡人……」
/ Y9 a# E  H( s
3 u, K/ r. m2 ]: Y2 a  Y, ?! [  ]「極善極惡,人族都有。同樣是孩子,有的天生就知道小動物受傷了會痛而憐惜的,也有天生就覺得虐殺動物會讓自己心情愉快的。同樣是父母,有為了自己孩子出生入死的,也有為了自己而犧牲孩子的……我之前都沒說那些人族中的善美之事,是因為我覺得並沒有述說的必要,當你遊歷到人族中你自然而然地就會看見了,所以相互比較來說,我必須提醒你所看不見的暗流,讓你先做好面臨任何困境的心理準備。這樣,當你看見了真善美時,你會為此而歡樂,但看見了虛偽醜惡時,也可以及時抽身離開,不為這些與你無關的人族有任何情緒;我寧願你對他們沒有情緒,好過對他們有所憎恨,因為憎恨也會讓人很辛苦的呀……」
, u7 O' f: b8 ]# u1 L. ]7 h- F0 T& G' y1 q% e" ~6 N- A
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年紀小的關係,她體會不了雷華口中的沉重,卻悄悄地把他的話都放進了心裡,時不時拿出來品味和理解。總有一天她會知道華叔到底想要傳達的是什麼意思。
8 u, Q% i, z' d4 W
4 L9 `( o6 P/ j9 R7 N* p1 P. `3 B     ×     ×     ×     ×     ×9 M# \0 q* s0 C& I5 z
% N. @7 g. i/ m# O7 `, i# b
或許有的事情,真的是年紀到了就自然而然地知道了吧?當年的她真的不是很懂華叔言辭中的未盡之意,但是隨著她漸漸長大,她開始覺得她好像有點懂華叔的意思了。* k3 ]: o" X8 t9 D, f; H
( r, X# d9 [2 \2 R; L8 B
這天是她離開人魚族、即將要接近人族的日子。
! H, y1 w0 `- v: J# a4 a' W
- `6 W; O/ z# S- H* X- ?/ J臨別之前她就像在龍島上那樣,把海底拍攝到的照片,以及龍島上的一些風景照全都印製出來送給認識的人作為紀念品。就不提收到紀念品的人有多麼震驚於照片的真實度了,納扎力得知她要離開時,非常激動地想要她留下,然後被她認真地拒絕了。' t0 j3 Q+ U  {- q# g$ U: S# c
* D5 K4 w. h0 l
「他說他把你贈送了印製魔法陣的事上報給家主,家主非常開心地等著國主回來要對你進行嘉獎,希望你等國主回來了再說……」薇狄芙非常驚訝,「我從沒見過國主呢!聽說是一條非常強大的雄性人魚,雖然年邁但是依舊強大!小雷秋真的不等國主回來再走嗎?」( k1 S# H- X8 d. e1 ^8 A2 w
9 n+ S/ e) f5 N
「不了,我真的太想要呼吸海面上的空氣了。」雷秋再一次拒絕,卻笑納了薇狄芙贈送的各種海產和點心;幸好物品擺放在儲物空間裡的時間是靜止不動的,不然等她吃完這些海產的時候八成都臭酸了。
6 J7 w/ T) {: t7 ^5 I3 i" c' |6 H' d0 C! W5 }" j
一旁不會通用語的納扎力見翻譯過後還是沒能夠說服混血精靈留下來,連忙表示他也有東西要送給她讓她稍等一下。他「嗖」地一下衝出了出去,等雷秋的手被薇狄芙牽著,水龍小姐也開始等得不耐煩時,終於再一次出現,並交給她一個寶藍色的手鐲。7 K0 N+ S& s: T0 Y) q' g& l
) C$ I# o# u% m: M6 i
「這是一個儲物手鐲,裡面裝了很多的海紗,是那位家主對於你贈送的魔法陣的回禮。」薇狄芙為那個雖然沒有一身汗但也看起來特別疲憊的人魚大叔翻譯道,「他從納扎力這裡得到了一張你的照片,張著翅膀的那張,希望他的這些海紗配得上你那對水晶一般美麗的翅膀。」
7 ?+ Q. Q' A1 E, b% u
" h9 a5 |; P9 ?$ |4 w薇狄芙的家出現了很多人魚,都是特意過來為她們送行的。雷秋揮手向這些相處起來特別融洽的人魚們道別,然後緩緩地隨著薇狄芙的牽引通過了邊境的防衛,往海面上升去。
" }* W; a; t$ e6 d3 k& V) b  S
$ j( d5 s9 D( P! W水龍小姐這一次打頭陣,在離開了人魚族的領域之後再一次變回龐大的身軀。從她的吼聲中不難聽出她為能夠恢復原本的提醒而覺得愉快呢!薇狄芙這裡依然有四條人魚跟在她的身旁一同往海面而已,看來人魚只要外出,最基本要有的隊伍必須有五條人魚才行。1 T0 G9 w9 l- U" W

9 B8 w. k1 O' `+ y從人魚皇宮透出來光明消失了,雷秋的視線再一次陷入了黑暗中,但卻明顯感覺到了水溫的變化;這是之前入海時所體會不到的,她不知道是因為她在海底待久了所以不習慣水溫的變化,又或者是她對於溫度變化的感知變得敏感了……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L* m2 C0 r. N  t* e: S# {
% u# ]2 q. S0 d: w9 |5 Z' k
然後視線中光明再一次緩緩地出現,然後越來越亮,直至她甚至有一種不敢睜眼接觸陽光的感覺。
* K: ~6 ?1 p4 F' g
: U9 j$ F7 M2 j. G5 i5 H0 ]想起華叔說過長期在黑暗中生活的生物如果還有視力的話,說不定一看到陽光就會被灼瞎了。雷秋怕她會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看太陽結果看瞎了自己眼睛的混血精靈,連忙從薇狄芙贈送的特產中抽出了一條海紗絲巾圍繞在眼睛上。等她的頭突破了水面,透過海紗看見的世界從一片不清楚的深藍變成了淺藍色,入目的陽光也因為海紗而變得不那麼刺眼時,她感覺到了臉上的液體變得溫熱起來。% \; V/ q- Z* z8 ]+ H. v, u) Y
9 [6 y: o5 F, c8 e/ k) h( K
那不是海水,而是她奪眶而出的眼淚。
7 k$ v9 H0 {( _' p0 ?7 H- \
) v+ W+ C, Q7 w' H# x明明她在海底過得很愉快,她這一路上也沒遇到任何的危險,但是離開深海再一次投入空氣中時,她的心底卻湧出了深深的感動。
4 ?2 a2 s. M& M9 w$ }* Q! k8 M8 p# d: `  D/ G
不知道拍照能否也拍出這樣的感動呢?雷秋心想著,然後借助水龍小姐的尾巴脫離了海水,壓在翅鞘裡許久的翅膀終於再一次撐開,歡樂地帶著混血精靈在海面上飛了一圈。
: I: t2 m9 X9 L2 l4 ~5 u. K) A/ w$ q5 b- D1 k' H; W( P
「哎呀小雷秋!你的眼睛怎麼了?不舒服嗎?」離開了海水,薇狄芙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尖銳,讓聽慣了她在海底溫婉嗓音的雷秋有點不適應。不過雷秋還是馬上把這種彆扭的感覺拋到腦後,連忙解釋起來,在知道她真的不是受傷後,薇狄芙這才放心微笑了。6 ]: J' m! a' p0 z+ I
* }( L: v- p5 t7 x' i! n9 Z
雙方揮手道別,水龍小姐表示下次回龍島的時候還會再來一次之後,便帶著混血精靈往最近的島嶼上飛去了。她記得穿衣服的種族很可能會因為穿著濕衣服而生病,所以馬上把混血精靈小朋友放到了乾燥的地方,再三兩下揪了一堆的草(其實站在混血精靈的高度來說已經算是小樹了)生火,確保小朋友能夠在溫暖的環境下打理自己並替換好衣服。至於她自己,用水沖掉了黏膩的海鹽之後吹吹風就行了,堂堂龍族怕什麼吹風感冒!. g& [( U1 v4 _4 {4 }: t

& F1 B6 |/ M  D/ R2 x5 P; N1 k* t. T「小雷秋,現在你想要往哪一個方向走?我把你送到了目的地再走吧?不不,我還是把你送到我認識的人族那裡吧?雖然不是很熟,但是是可以信任的人……」接下來的旅程,混血精靈的身邊將不會有任何認識的同伴或者長輩了,水龍小姐看著個子特別小的小朋友,她感到非常的不放心。
8 ?5 \: W% @) U: n1 Q5 O9 Y% V
4 ~1 E' g2 t& ~0 {3 ]/ B5 D; O8 z「不用了,只要把我送到能夠接觸到人族商船的地方就行了。」雷秋的眼睛漸漸能夠適應陽光了,她把海紗取下,用讚歎的目光看著四周的綠意,以及在海底非常被忌憚的紅色火焰,「附近有那種商船會停留的大型島嶼嗎?」
* r+ M1 v. ~( M9 y5 Z6 H5 r. r# _  S. r$ Y
「好像是有的,我要想一下。」娜莉有一段時間沒有飛這個方向了,所以不是很記得這邊有哪一座島嶼是人族比較多的。
( C) V" O# K# z, ]) U4 j, c5 v0 e" l/ {: k6 F7 [- @
「那就真的太好了!」她看著火焰半晌,眼神漸漸帶著一種懷念,「好久沒有吃烤魚了……還有烤肉……」) B3 M, c' a4 A" K! N, f' E

, f, i6 E$ I& e, l因為海底吃得最多的還是生魚片!雖然味道很好,但是連續一個月吃生魚片還是讓她特別不想要再吃生魚片了!
# x0 R% [* A" Z( f. _1 Y
1 e& _& l* p9 p: b2 K$ U娜莉也是十分懷念烤魚的味道,讓雷秋好好地呆在原地,她去捉一條大魚回來。嗯,水龍小姐說的大魚,一定是特別大的大魚了,雷秋非常期待離開海底的這一餐!
, p/ Q! W( o6 H& i- ]
9 x; I5 K+ G: K/ t8 t在這時候,雷秋才有時間查看那個寶藍色的儲物手鐲裡面到底裝了什麼東西。她的精神力往裡面一探,不意外地看見了許多的海紗,怕是比納扎力之前說的十擔還要多呢!而且裡面還有一堆顏色看起來不太新的金幣和金飾之類的,可能是沉船上的物品,被人魚族撿回來當作特產送給她了;嗯,沉船物品作為海底特產,沒毛病!) R1 U8 g5 j8 T) x$ v
4 j5 j8 z( S" p% o' t% k9 m) I9 y; r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陸地上應該看不到的巨大貝殼(有半頭龍這麼大),雷秋的頭那般大的潔白珍珠,以及各種顏色大小不一但卻都十分圓潤光滑的珍珠……說不定裡面有人魚的珍珠呢!
. Z6 X* V. n* C5 }7 {& X  }: B" p; m# e
海底的人魚是沒有眼淚的,通常也不會傷心到需要流淚的程度,但是如果真的太傷心了,他們的眼睛也會流出一些固態液體作為眼淚,從臉上被拭去後,會漸漸地凝固成球形的固體,這就是所謂的「人魚的珍珠」。人魚本身並不覺得這個物體有什麼用處,而且看著它就會想起哭泣的理由,所以大多都會它遺棄,又或者被一些喜歡收藏珍珠的人魚收購了拿去裝飾。但是這種珍珠在人族中也是有價無市的東西,據說用在藥劑裡有著特殊的功效。* V; b8 j' x& a) h+ E8 q6 U: W
3 U' A, a4 l7 D4 P3 ^- c
雷秋看著那堆珍珠,真不知道有沒有人魚的珍珠混在裡面,畢竟人魚真的沒把那種珍珠放在心上,所以這裡頭說不定真的有那種神奇的藥材……嗯,突然間她的財富又增加了呢,雖然她根本就用不上,還不如多給一些食物,到時候在野外時可以吃得特別爽快!
( m; L' Q( \" Z; f& F% x: Q% o' ]7 D$ Q1 F
 楼主| 发表于 2019-7-3 23: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2


2 q' T9 M) a( Y% x' T3 I從海底到海面,再從海面到一座無人島歇息,時間才不過剛到中午。
" G* ^$ k' ]4 Z- s# D0 P7 p
2 I# e8 N3 k8 f2 s8 C: W+ g0 x* A& w雷秋這一次是被水龍小姐握在掌心裡,被她帶往印像中一座比較大的島嶼;她隱約記得那座島嶼有著許多的商船來來去去,但是距離大陸卻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應該是遠洋的商客停歇的地方,但她本身是從來沒在那裡落腳,因為她想要買的東西都不會在這種地方。
- `! X8 B3 q. l# R! X$ S* I, j1 ^6 Z
「是快要接近了嗎?」雷秋過沒多久就看見了海鷗,以及朦朧的大船身影。5 w! u: Y" M& n6 y5 X$ V6 ?) R% u

% t6 @5 r$ P: T# x* `% n「是的,快靠近了,你要是著急的話我可以再飛快一點的喲。」
4 e  P) Q$ I& h) H$ d) N! e9 c! {* {9 q% M
「不用了,這裡把我放下就好。」雷秋抬頭看著因為她的話而停下飛行的娜莉,「要是您出現在那裡的話,說不定會引起騷動,到時候他們害怕,您也不高興不是嗎?所以我可以從這裡開始往那裡飛過去,距離不遠應該很輕鬆。」9 j" I/ g0 b/ V- m6 h$ n
; N9 V+ H8 X6 z4 _, {1 l+ |
「這樣啊……」水龍小姐還是覺得很不放心,「還是照我說的那樣我把你帶到我熟悉的人族商客那裡好不好?這裡都不知道是什麼人,說不定還有臭名昭彰的海盜呢!」5 g) u& l  a9 l! F# h/ ~7 K; A
& Z2 `% Z$ g% e  @& `, J
「那如果海盜出現了,我不就可以趁機拍下這險惡的一面了嗎?」雷秋倒是非常高興會遇到這樣的情況,雖然她個人是比較喜歡拍風景照,但是這種能夠顯現人性的照片她也想要嘗試一下,「我想見到這個世界的善,但我也想要看見這個世界的惡……我想要看到真實的世界!」
& o+ a  G1 b' v( I) U* D
! [3 G" [( |  c& Q8 e/ o「那好吧……」水龍小姐無奈地放手讓混血精靈從她的手裡飛了出去,「真的不用我把你送到島嶼上?」. u4 ~' Z' U+ Z

0 N. l( r- M3 d6 @「不用不用,我真的不會有事的。」混血精靈笑著揮了揮手,「要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我可以把他們全都殺光了呀!雖然我並不喜歡這樣的方式,但是如果真的事情變得這麼糟糕了,以我的能力釋放一個可以毀滅整座島嶼的魔法還是辦得到的!」
" B% K& P" O7 m/ u% P6 O# m0 P1 N$ ~; s# y: k$ w+ O0 i' H
明明之前用許多的話想要讓娜莉放心都做不到,但是雷秋這麼兇殘地一說(實際上開玩笑的成分比較多),水龍小姐娜莉反而放心了許多,「啊,沒錯!要是真的遇到了可怕的事情,你千萬不要像那些精靈那樣手軟啊,直接一個毀滅魔法扔下去!你的安全最重要!」0 D0 e' W1 s: I6 u$ C
# `* R, `/ e5 R! [! H
其實,總覺得世人對精靈族有很多誤解啊,精靈族只是不喜歡殺生,但是還是會打獵吃肉的呀……雷秋沒有為精靈族辯駁,笑著揮手道別了停駐在原地要目送她安全抵達島嶼的水龍小姐,雷秋正式一個人踏上了巡遊大陸的旅程。
2 o- J: H" U7 u9 u* y! Y
- v$ c" ~+ p: x她一邊揮動翅膀飛翔,一邊回想著雷華筆記裡所寫的記事。- x" X9 D5 F/ Y! r' C+ C- |$ X

* k% x0 V5 b. Z: k* n; P【船上最需要的東西,除了食物和水,還有水果之外,指南針以及望遠鏡這種吃不下肚子裡的東西也是必須要握在手裡的。有了指南針才能夠指引方向,當然有一些經驗充足的老人,可以憑著夜晚的星空還有太陽的所在這種天文指標來找到正確的路途,但其實星圖會改,北半球與南半球所看得見的星圖並不一樣,而且還會有烏云密布看不見星空的時候,所以還是配備一個指南針會比較好。
( b& j- ?% ?/ K- F, ]- A& w2 l1 D2 x1 O2 x8 w9 f
還有的就是望遠鏡……其實我不知道現在外面有沒有這個東西,至少我進來森林的時候是還沒有人研發這個工具。望遠鏡,顧名思義就是用了就可以看見非常遙遠的事物,當然遠視魔法也能夠辦得到,一些神箭手以及精靈族這種目光敏銳的人也能夠看見遙遠的距離,但是不論是聘請魔法師或者神箭手,這都是十分昂貴的,還不如配備一支望遠鏡,甚至幾支望遠鏡,廉價之餘還比較有保證,畢竟誰知道那些魔法師或者神箭手看見的是不是真的,或者他們在騙人?1 \/ d9 ~' x  C0 j* V

) `7 s8 d  E0 Q; k& Y% p望遠鏡的製作仰賴於玻璃工藝,如果現在外面的玻璃工藝已經達到了能夠製作望遠鏡的水準,那麼望遠鏡的出現是遲早的事……】
1 `5 S$ D: }# A5 N! ]5 j9 b) n
% {' ^+ `$ l2 D! e當年華叔研究玻璃時並不是一個人關在房間裡面研究的。那時候的華叔是魔法學院裡面一個窮學生,靠著在傭兵團裡接一些製作藥劑的小任務,或者幫忙導師之類的事情籌集學費和研究費用。他有幾個比較談得來的朋友(還是比較有錢的朋友),所以經常會碰在一起做研究。因此玻璃的製作方式並不只有華叔知道,還有其他的魔法師知道。
9 T! f/ E- R6 x9 r8 `7 N
2 a. Q( k. {4 m7 z' L8 a華叔的到來已經是五十年前的事了,所以五十年後的現在,望遠鏡出現了嗎?! G/ x5 x3 O$ E  C) ~, B, D8 W& w
- a4 Z" M* A0 B& z5 P  z
雷秋接近島嶼的方向比較偏僻與難以被船接近,所以應該是沒有人會從那邊往海面上看的,但是以防萬一,在終於看見那一片亂石山崖時,雷秋把翅膀收了起來轉而使用魔法來飛翔,更在身上披了外套和一件斗篷遮住了她的翅鞘。然後,她突然想起了其中一個精靈長老送的禮物。
9 a( A, r$ p4 ^* @* S" b8 ^. T& P6 I* g% i1 l! X! k" I; ?* j
那是一枚耳墜,佩戴在耳朵上之後就可以開啟一個非常隱秘的遮掩魔法,能夠把她作為混血精靈的特徵給掩蓋過去,看起來就跟一個普通的人族不會有區別;除非有人摸到了她的耳朵,但是她不會讓這種事情有機會發生的。  Z: m& H( B& W  T3 M8 A
0 x& W3 x, n# Y: N8 n) ~. v
雷秋順利地在那個懸崖上登陸,通過敏銳的視力與耳力,她並沒有發現這裡有任何人,頓時鬆了一口氣;不用一上來就殺人滅口,真的太好了……嗯,其實讓人族知道了她是混血精靈也沒關係,她只是不喜歡有麻煩而已,殺人滅口是有點誇張了。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她可能使用點魔法吧?不過,她的催眠魔法不是很熟練……反正沒人發現就是好事,她不用煩惱要怎麼辦了!
/ Y* }' p* d0 b8 h+ |2 o& S5 I9 D0 w  ~$ Q* x
她從山崖上緩步而下,慢慢地聽見了嘈雜的人聲。那是精靈族、龍族與人魚族裡都不會聽見的聲音;叫賣聲、車輪聲、被馴養的食草魔獸的叫聲、孩童的嬉笑聲、成人的談話聲……種種聲音成為了屬於人族才有的那種熱鬧氣氛,光是在旁邊聽著都覺得身體暖了起來呢。她掏出相機拍下了第一次看見人族村鎮的畫面,有點可惜沒辦法留下這個畫面帶有的聲音……華叔說過是有這樣的技術,但是他還沒來得及研究就已經淪落到了寂月森林裡的那種落魄樣了,所以外面現在應該還沒有人發覺可以這麼做吧?或者已經有人研發了?
- M# [3 t" S: e" L6 r$ e; G2 K2 H( n, m1 N! L- N8 y
覺得自己其實不是很聰明的雷秋很快地就把這些想法拋到後頭,打算先找一些人族的食物試試看什麼味道……這邊的人使用的是什麼錢幣呢?她手上有幾個國家的錢幣,可能還有一些是已經滅國的國家啊,不知道用那些會不會有什麼麻煩……嗯,用一些小技巧把金幣上的烙印給捏掉吧!這種海島上不會有人注意這種小細節的啦~( h; L2 U% W$ J' T3 U
7 Q% x3 C" c, t( y
她的穿著就像一般的旅者或者傭兵,當她出現在人群當中並不會顯得特別出眾……哦不,還是有點出眾的,從人族的角度來說,擁有精靈族族血統的她看起來是十分漂亮的,雖然並沒有精靈族那種一見就讓人震驚的程度,混有人族血統的她輪廓上沒有這麼逼人,但是還是讓人覺得賞心悅目。因此,她出現在市集中,光是容貌就成功吸引到了許多人的注意。/ D- A; Q$ I, L2 {3 W  V
; M$ c5 S1 s, l" o1 q6 v4 L
雷秋自己也察覺到,一開始市集上的人並沒有注意到她,但是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突然間就有許多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讓她不禁有點忐忑,以為自己哪裡露出了馬腳或者她有什麼失禮的地方而那些人其實是在嘲笑……嗯,目光並不像是在嘲笑,她隱約聽見的話語是在說她很漂亮、從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姑娘之類的話……雖然口音聽起來有點難辨認,但是她細細分辨了一下,感覺上應該是這樣的意思沒錯。5 a+ v' J4 x7 |; c" |5 d; t
# f" ~7 e% [  p6 T0 K# c" _! W
所以,這些人是因為沒見過漂亮的女孩而覺得很新奇嗎?0 A0 X  d/ J1 l1 e; j$ f6 {# }3 Q7 Z

7 b+ m; S: \# `3 R她回想了一下,隱約想起華叔是真的說過,美女在人族中要是沒有保護自己的實力,會隨時因為自己的美貌而招來殺生之禍,比如說被強盜擄走,或者被強權欺壓,也或者被利用作為間諜,用的就是人族在美色上的貪婪這個劣根性。當初她的母親彌麗妮女士會被傭兵擄走,也是因為精靈族盛傳美貌無比,所以有一些無恥的貴族為了享受美色便花重金去擄走擁有美貌的種族……遭殃的不僅僅是精靈族,人魚族和她僅僅聽說過的羽族也遭殃。不過,受到傷害最為嚴重的還是人族自己,各種平民美女被貴族擄走的事,就算是沒有離開過寂月森林的雷秋也有所聽聞,而且人家還未必有能力像人魚族那樣,有一整個族群的長輩站在身後撐腰呢,最後淪落為傳說中許多悲劇中的一個。; }9 d+ n8 _" H" e+ ~4 z9 v; j

8 a, P# Q- ~1 ?: s) G6 @總之,發現並不是自己身為混血精靈的身份被發現而引起注意,僅僅是因為自己的樣貌而已後,雷秋頓時就放心了。她繼續開心地買了許多的食物(幸好有銀幣,不然拿出金幣她可能真的買不到食物呢,因為攤主沒這麼多零錢),趁著路上的人不注意時塞進了儲物項鍊裡,留著之後慢慢品嚐味道。卻沒想到,她的樣貌之後還真的給她引來了小小的麻煩……6 h1 u: l# s5 J; L' }1 K

0 v( u) _% ^' F1 Z
 楼主| 发表于 2019-7-14 14: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3


" T# R1 E9 R1 F) |雷秋正興致勃勃地想要挑選一些她未曾見過的水果,還有些分神地想著這些拿回寂月森林裡種不種得活之類的事。突然間,她身旁的本來密集人群開始退讓,讓覺得人群中的空氣有點渾濁的混血精靈猛然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周圍安靜有些突兀的氣氛讓她知道這不是正常的事情。
# y& g, i. u7 t9 t* F$ w5 X# j" ?
% z6 l# i/ h, i9 V' V1 J8 r! B+ }探頭見到水果攤的攤主那害怕的目光,以及周遭半是好奇半是同樣覺得害怕的圍觀人群,讓她回過頭時不意外地看見導致這種情況發生的人。
& S6 V! Z9 U" x" M6 ~
6 ^8 K) P# W- k  |4 d$ W# k$ F; C那個人長得算是比較精緻的,尤其周圍是一些營養不良所以皮膚粗糙,或者生活艱苦所以面黃肌瘦,又或者為了賺錢奔波而變得黝黑壯實,更顯得被圍在中間的那個人是特別的。他看起來養尊處優,皮膚光滑、面色紅潤,身上穿著的是光滑的面料,並且顏色鮮豔繁多,還帶有一些不算誇張的金飾和戒指。最能夠凸顯他特別的,就是他被幾個體格壯碩身穿盔甲的劍士圍在中間,可想而知這個人擁有指揮這些劍士的權利……光從外表,就能夠看得出貴族與平民的差別,所以很多時候平民站在貴族面前時難免會有自慚形穢。
+ B5 K# v; z- a/ q+ y. a0 S) d+ W& z
看來她應該是對周圍的人臉上的表情解讀錯誤了,這些人或許不僅僅是因為看見了劍士而害怕他們的武力,也因為看見了這個疑似貴族的人而害怕貴族的強權。不過,既然這些人沒有遠遠離開,那就表示這個貴族的行為準則還在普通的貴族範圍內,不是那種嗜殺或獨裁的貴族,更不是富可敵國、每次出現都要肅清街道的貴族。當然,也有可能是這個貴族在這個地方的權勢不大,畢竟這是一個島嶼,還是聚集了商賈的島嶼,這個看起來不太像一個商人的貴族可能只是隨船登陸的遊客,所以民眾對他更多是不想要得罪的態度……嗯,應該是這樣沒錯。$ |6 D9 _7 l$ _

3 E& Z# x; F$ N! \% B「沒想到今天是我的幸運日啊,出來走走都能夠見到一個不可多得的美人!」那個算不上肥,但是有點浮腫的臉上露出了稍嫌噁心的表情,但他似乎自認為他表現得風流倜儻,「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邀請這位美麗的小姐共度美好的一天呢?」
! S( Y$ {7 S& \. m1 b" O
, }2 h  u( ^6 D4 M& h- J雷秋倒是沒有生氣,好歹她比這些愚蠢的貴族年長了大約七十歲,才不會自降身份和這種她不感興趣的人爭執,只當作是看著一團自我感覺良好的醜醜魚在扭擺身體那樣。所以她笑了笑,在那個貴族自以為得償所願時拒絕了所謂的邀請,「那如果我說不呢?」. Z+ O* b0 o  `- a- ]# w: a
* z% m( q* B) ^' l9 u9 _
貴族的表情從還算是親切態度變成了凶狠(雖然她還是覺得像醜醜魚一樣沒什麼大威脅,但是他大概以為自己看起來非常強猛吧?),然後他身旁的劍士們也順勢呈現了隱隱把雷秋包圍起來的狀態,「能夠和我奈德良的子爵消磨時間可是你這種平民的榮耀!你確定你要拒絕?」
) {) [7 v  J! T0 ^, \# {) e( |; P8 w/ N
劍士們聽見了他的話,伸手就把劍拔出了一兩寸來顯示劍的鋒利和可怕。他們已經做過這種事情無數次了,通常都不需要動手就能夠如子爵所願那樣,然後他們就能夠繼續去喝他們的酒了。
3 x! }7 R  G& M  m, L; c6 Z1 A" `9 o
「是的沒錯,我確定要拒絕。」依然笑著的雷秋決定給一個善意的提醒,「你要不要看清楚現在什麼情況,再來跟我說你想要邀請我呢?」  v4 e2 J% x3 E* j! V* o" K

9 E6 g# Z+ B9 ~6 b「什麼?你……」那個子爵本來還想要說什麼話,雷秋沒有太大興趣知道,她只知道要好好記住這個表情;被以為是弱者的人欺負回去的話,那種扭曲的樣子原來是長這樣啊~: M! p. c0 |6 L) q% r. B6 C3 z$ W

& e8 c/ e3 `6 @2 @% Z子爵僵在那裡不敢動彈,而本來凶悍的劍士也是動也不敢動,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的脖子上都被一根銳利的冰錐給抵住了。這些冰錐看起來十分鋒利,蜿蜒出了凍結流水的模樣從他們的脖子前往下,流到了那個他們以為只是無害少女的腳下……傳聞中只有特別聰慧與強大的魔法師才能夠辦到的「魔法默發」,居然就這樣出現在他們面前。
% P8 l) D2 j, H1 ]6 K
, E; O' s5 t$ ]這個少女是一個強大的魔法師!這是頓時掠過所有人腦海中的一個驚嘆號,其中以子爵的驚嘆最為強烈;哪有魔法師穿的這麼破舊,還獨自一人出現在人群中的啊!不是都會有守衛在旁的嗎?不是都會穿得跟貴族差不多的嗎!這個一副窮酸樣的居然是魔法師?還是一個強大的魔法師?
' j3 `# M2 |& I; a4 D  F5 p5 q% q+ m3 D( ~7 G
不過,子爵終究是習慣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滑頭人物,見他似乎冒犯了一個強大的魔法師,連忙擠出笑臉道歉,「對不起,不知道您是這麼低調的魔法師大人,失禮了!不知您可否大人有大量,原諒我這一次,好讓我為您擺設筵席道個歉?」
+ U3 l+ S4 Y8 S4 |; A) W
# q# q- o/ m  u& Y9 x% E雷秋也不想要跟這種人糾纏過多,所以就順勢融化了這些銳利得一戳就一個洞的冰錐,「不用了,我只是想要安靜地逛街而已,沒人煩我的話,我也不會做出什麼沒辦法收拾的事情……你知道的,比如說不小心一個失手就燒掉一棟房子這樣的事情。你覺得如何呢?」
* p% m/ L: f; {8 t& R+ B1 L5 N1 V$ H4 {8 N5 k* H+ K& J
子爵擦拭著冒出來的冷汗,完全不敢說一個「不」,「當然沒問題,祝您有個美好的一天!那麼,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就此道別?」
8 {4 l  o* B- [  L8 f# W
( S3 g/ l/ {8 G: H% y5 r5 N$ k3 ]「嗯。」雷秋點了點頭,揮手友善地送別,「以後記住了,不是每個美人都是無害的花朵,有的時候還可能是能把人吞下去的食人花呢!」
& e$ p; ]' K; S" j+ K+ }, T4 o
9 A( ^4 [' X$ F3 X2 v8 f6 H. F* r7 j「是的是的,我牢牢記住了……」子爵訕笑著,一邊擦著汗一邊帶著他的護衛離開了,背影看起來略狼狽。2 X# S0 F4 D' h% A  @. S+ p

" l  n; B1 r9 `) o" [; y4 w. f; a雷秋回過身來,隨手抽了很多她沒見過的水果,「老闆,這些多少錢?」
7 B2 M6 W8 }3 Q1 Y0 J8 k7 d, m7 p+ S) N) T) [) f7 I2 D5 R
攤主似乎還沒從剛剛的畫面中回過身來,看著她的表情敬佩之餘還帶了點害怕,「不、不用錢……」/ ^. D8 y) i! D# O& x: Q  c

3 i# [# b. \8 d「怎麼可以不用錢呢?就說個價吧,也不用給我打折扣,該多少就多少。」雷秋的微笑和輕柔的聲音成功安撫這個受驚的攤主,頓時讓攤主覺得不是所有魔法師都是趾氣高昂的人,起碼眼前的這位魔法師小姐非常平易近人。& U5 [2 z( |. d

9 F( `6 D8 ^" `( v0 @8 n) F, A「您買得有點多,加上是遠洋而來的,所以需要八枚銀幣。」8 b( g% L2 X$ u# A! a

, H9 _! P1 u7 G. I本來不算貴的水果加上了運輸費和管理費等等費用,以及他這個攤主本身也需要賺錢,七枚銀幣的本金他賣八枚銀幣,算是很公道的價錢了,何況這是在一個水果稀缺的島嶼上呢。但是,有一些隨船的魔法師傭兵還是會對此而一直壓價,很多時候攤主就只能夠迫於威嚇而退讓,最後只得到本錢甚至是虧本也是常有的事。他以為這位魔法師小姐剛才展現實力的目的,除了是震懾那個子爵之外,也是想要給他這個商人一點減價的提示……. P3 u1 p" ^/ T7 p8 [0 f: K  ?. K
: o+ O* w7 q4 ?( Q6 p6 e* v
「八枚呀……現在一枚金幣是多少銀幣了?你看我給你一枚金幣夠不夠?」: }0 X1 y* v0 d  M9 F6 [  r
) [8 l  S' {" O% w9 x7 p
攤主大喜過望地接過了這枚看不出國家印章的金幣,確定了不是那種窮酸國家製造出來的、混有特別多雜質的劣等金幣,臉上的笑容更盛,「這是品質上等的金幣啊!現在一枚這樣的金幣可以兌換二十枚銀幣,我這裡沒那麼多零錢……」9 [5 J6 V% T" O) B- g- I$ \% a3 Z
4 q9 a" ]. L7 y0 T( ^$ j; K6 F
普通人來買水果都是零散地買,他手上的零錢銅幣居多,用銅幣來找零給金幣看起來特別寒酸,讓他不好意思起來。3 Y# E3 w5 z4 g2 V- e, E+ U2 ~
  L1 t) b; O7 V1 r3 `5 P8 x
雷秋沒介意他的不自在,快速地挑了許多標價不便宜的水果,湊了大概有十五枚銀幣的貨品,就愉快地留下一句「不用找零」走了。
+ |* Q/ |# a9 N; S. ~8 {# P. V8 w6 o' |) b
卻不知道這一幕落在了一些人的眼裡,各個都感嘆今天大概是一個幸運的日子,居然能在一個停泊島上遇到了沒有團隊的魔法師……! h; R0 s/ v! T% |: g. q3 g

/ H- \2 i# P( j$ f+ h0 ^2 ]2 W  s- }0 [
 楼主| 发表于 2019-8-3 00: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4

* G' F/ g9 R* n+ E
這是一座名叫西南角的停泊島,一座本來只是有著漁民的無名島。島的面積算是巨大,但是資源不豐富,土壤也不適合進行種植,所以擁有西南角的國家從前並沒有把這座島放在心上,甚至連一個正式的名字也沒有,只因為這座島處於國家的西南邊,加上有一個很好認的角狀懸崖,所以這座島就被叫做西南角。
- e4 c) \2 S# M) B  v
, i$ [7 c* R- W8 i這座本來沒什麼用處島嶼,在航海大船出現了之後,就成為了東西來往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補給點,因為這座島的形狀恰好是一個月牙形,有一個往內延伸的平緩沙灘,其上更有著高山峻嶺,很好地擋住了從西南方往東北方刮去的大風。此時擁有這座島的國家奈德良發現了這裡蘊藏的商機,便致力於發展這座島上的各種設施,更安排了來往奈德良內陸與這座島之間的商船頻密來往,久而久之這裡就成為了一個除了三大港口之外商船最多的交易點。; ]7 n( j0 M1 W/ J$ {

3 O& X# t, b- {$ Z5 p只是,這裡到底只是一座島,面積有限並且許多地方也不適合搭建建築,因此島上只容納得下小宗的商人和生意,而那些真正涉及了整船貨物的大買賣,都是在海上奈德良派出的大型船上談妥的。如果雷華看見的話,他會把那種船形容成郵輪,因為上面不止有著休息和睡覺的船艙,更有著賭場、舞廳、商舖等等的娛樂設備,估計不是用純人力搭建,而是奢侈地聘用了魔法師來建造的。1 z7 h, {* ~/ P* J. }: k( \6 P- w8 k
9 d7 M: J) D! Y' D
這些消息都是雷秋在一家小餐館裡聽到的。她逛夠了之後就看見了這家佈置顯得十分奢華的餐廳,決定先過來漲漲見識,免得以後到了內陸像一個土包子,卻沒想到這家餐廳在看見眼生的客人時會推銷一下他們的導遊服務;哇,這就是華叔說的善於經營的商人吧!
; u, _/ n8 O7 X  w1 O
7 k; b4 O8 v" r- R" u1 ^5 G) T她拒絕了導遊,卻花了一個銀幣從侍應的嘴裡問來了這些本地的大眾消息,頓時覺得:嗯,該跑到那種船上漲漲見識。
5 h  K. y& E+ d& U( l: s+ _- S. \3 F+ m  G4 n' H
不過她不急,西南角因為終年氣候變化不大,所以是個常年都有交易的地方,那艘交易郵輪只有在每個月回航四天進行維修時,以及季候風來臨時不在,平常時間只要你有辦法上得了郵輪,那麼郵輪的大門會一直為你打開——雷秋覺得憑著她現在的身價,絕對上得了這個交易郵輪,所以完全沒再擔心呢!) K2 e6 J$ f2 I+ u; @; r1 X. s; ]7 n

0 t4 N% _8 a. J; W她在這個餐廳裡待了一整天,整理著她在海底時沒機會記下來的筆記,卻沒想到直到入夜了都還沒能夠完成十分之一;她真的有太多事情想要記錄下來了!而且她還沒有開始設計這本旅遊書籍的內容呢!5 T$ l9 S# D( \7 A+ U
. l) f- v2 U+ x  @
沒錯,在精靈族的時候她就有一個想法了,她想要製作出類似雷華嘴裡描述的「旅遊雜誌」,然後印製出好幾冊放在精靈族的圖書館裡讓所有精靈都能夠看見她所經歷過的一切;如果人族在數百年後也成為了不這麼愛戰爭的種族,那麼她也不介意讓他們看見她遺留下來的記錄。從雷華那裡她了解到了,人是一個永遠都在後悔的種族,在戰爭時會後悔沒能夠搶奪先機,但是在戰爭結束之後卻會後悔為什麼要開啟戰爭,導致了各種歷史文物的毀壞,以及人文的流失,然後徒勞無功地試圖復原出戰爭之前的繁榮面貌,卻怎麼也找不回先輩回憶裡的風采。看在她也有著人族血脈的份上,也看在雷華的份上,如果有那麼一天人族真的與所有種族達成了大和平,那麼這些對那時候的他們來說珍貴無比的記錄,就讓他們也複製一份好了!
/ ^- D- Q/ {* d+ b
" H! H0 c+ |" N$ H4 G9 K沒錯,就是這麼有信心能夠成為這麼偉大的人物!雷秋不自覺地抬起了下巴對自己點頭,再一次肯定自己就是這麼厲害的!
" o7 x# m5 l9 @# v- r2 x$ A4 e- z& `
$ H; H+ G1 W5 d3 d這家餐廳的老闆在樓上開了一家旅館,雷秋在結賬之後便順著侍應的介紹來到了客房中,非常滿意地睡在了品質不錯的大床上;人魚的床鋪雖然舒服,但她果然還是喜歡平躺著睡啊……- i% I2 v; H0 {6 M/ ~* s
- x+ d& Z2 I  H: f& l/ r1 n# ~5 G/ Q
雷秋連續數天都在這家餐廳和旅館內沒有出門,等資料整理得差不多了,她這才再一次開始逛街,然後準備找一個本地漁民來探索一下這裡特有的風景。卻沒想到,她離開了旅館沒多久就被一夥人攔截了下來。
+ A% D+ K$ [& K( n5 q* h) F' N& l! W3 v& h, T* M4 C
其實說是攔截也太粗魯了,他們是表情看起來很誠懇地把她邀請到了不遠處一家同樣裝潢華貴的餐廳裡用餐,而且還是開了包廂的那種。
% W2 I) O- Z/ ~! i9 J, O4 N% Y2 w! j
雷秋不著痕跡地打量面前的這些人,猜測他們是實力不錯的傭兵,甚至其中還有教養不錯的小貴族,職業配備也很齊全……嗯,就是其中一個應該也是貴族的魔法師看起來特別倨傲,但她想這應該是人族魔法師的通病,所以沒把這個態度放在心上。
# _# j! P. u, D2 U0 }. _% J; F( ~5 d$ Z5 {- [( Q
就像之前說過的那樣,光從年紀上來說她就沒辦法把很多的人都放在平等的位置,能夠辦到不欺負小孩子她已經覺得算是很不錯了。
* H% e5 j" V! F) F- Q* @! r' U5 g6 l0 H& b; b
「不好意思,用這種方式把小姐請來這裡。」其中一個態度不錯的男士道,「本來我們想在見到小姐的第二天就找個辦法和小姐偶遇,但是小姐這幾天都沒在街上出現,所以見到小姐您終於出現了我們忍不住有點激動,希望小姐不要介意。我叫羅克•麥夫林,這些是跟我同一個傭兵團的成員,不知道小姐怎麼稱呼?」
7 ^0 L4 ^9 z1 n# d$ j/ `
* q2 M- F! _3 q/ Q「我叫雷秋。」見他對她的名字有點疑惑,便加了一句,「姓雷,我比較喜歡你們稱我為雷小姐,畢竟我們並沒有很熟。」
1 H8 s* `) L8 u9 I# F) _4 U1 @* \% W( T9 R- V/ D, {+ i  h% i! j
雖然對於這個罕見的姓氏有點好奇,但是麥夫林還是順勢叫了一聲「雷小姐」,並和她握了握手,分好座位坐下正式表達了他們的來意。# K/ O6 D' {) _: Z" ^
7 r* a7 i: I- p
「邀請我加入你們的傭兵團?」雷秋覺得這個想法很新奇,她從來就沒想過要走這樣的旅行路線。
  D3 H; m* v- `2 J
& b) B$ k' p$ C7 G「是的。」麥夫林對自己的傭兵團自信滿滿,「雖然是比不上那種大型傭兵團的資源,但是我們是有九成的任務完成率,以及九成的客戶好評和信譽值的D級中型傭兵團!加入我們的話,保證您想要什麼樣的魔法材料我們都能夠替您找來,而且每一次完成任務之後的工資都不會少過這個數!」$ H* E  D: u$ ]$ O5 ?

) W  F% j9 q! U, l: B3 \: X他比了一個五字,不知道是指五百還是五千金幣,但雷秋聽到這裡已經沒興趣想要知道更多了。
  n* N! w# }7 {
8 n0 i+ _" d1 c/ z3 Q# \! i「抱歉,我不打算加入任何的傭兵團,謝謝你們的邀請。」雷秋說完就打算走了,但是麥夫林卻還沒放棄。, ^; r, f* }4 K; g. Y

8 J9 B$ x+ P7 p% Q8 e「真的不考慮看看嗎?魔法師的身體通常都不太健壯,加入了我們海風傭兵團之後,您就不用擔心出行時會遇到麻煩了啊!或者您有什麼條件?我們可以盡量滿足您的!」) Y8 R6 I; G6 D7 k; P, u
' i' F9 v+ J. M2 v0 F
雷秋搖了搖頭,「恐怕我並沒有任何需要他人才能夠完成的事情,所以謝謝你們的邀請。不過我對你們的感覺挺好的,以後我需要人手的話,我或許會找你們吧?我還有些事,暫且別過了,後會有期。」
9 n# {" ^! r' P2 D# ]" ]
# ]& w8 m0 v4 ^" C4 N6 a/ |她揮了揮手就站起想要離開,卻沒想到那個之前看起來不愛理人的魔法師卻在這時候站了出來,臉上微有怒意,「你也別太看得起自己了!難得有一個D級傭兵團願意收你,就真以為自己有這種資格了?像你這樣沒有隊伍的魔法師,看就知道沒什麼能力,還敢妄想去E級甚至F級的傭兵團?」
3 r  R7 D+ y' Z% Q( i7 f1 K1 }9 g/ q& I& A3 T/ x
她有那麼瞬間懷疑是不是自己被攝魂了還是怎麼樣,她明明就記得自己沒說過要加入任何傭兵團的話,是為什麼這個人會覺得她想要去等級更加高的傭兵團啊?% g( }( u( N& M$ k  f9 r

$ |& V5 h  L& }見她停住腳步回頭,那個魔法師的語氣更加輕蔑,「就你這種貨色,敢看不起我們海風傭兵團?」0 t. Z$ q% I# S4 ?

1 Q! j) m! L+ V) h不加入就等於看不起?雷秋對於人族原來有這種腦迴路而感到震驚;果然,世界無奇不有啊,真的長見識了。
: Y$ a5 _4 c( [% n
1 ?; W2 A0 |5 I「西格,別這麼說話!」麥夫林連忙攔住了自己團裡的魔法師;兩個魔法師要是打起來的話,後果光是想就覺得頭疼,「對不起,雷小姐,我的朋友最近心情不好,所以可能誤解了您的意思,請您見諒。」' O9 `! D3 _1 t) @

' z# T7 x8 S% N- O雷秋聳了聳肩便回過身想要繼續開門,此時的她雖然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事,卻也失去了和這個傭兵團繼續說話的想法。可是,在指尖快要碰上了凍結出一層霜的門把時,她真的覺得非常想要把那個頑皮孩子抓起來打屁股了!她沒回頭,指尖依舊碰上了門把,那層霜在她碰上的那瞬間消失不見,與此同時出現的是身後的一聲驚叫和慌亂聲。* w6 G/ p2 I3 z+ S
7 L) i& L; ^0 W" e/ `: j' L
「不跟你計較並不是說我真的不會動手。恐怕我們後會無期了。」# d# J$ \. S$ G! u" L( d/ o% a

, M) l* c, G8 e- {- ^" I門自動關上了,也阻隔了他們看向雷秋的視線,留下包廂內因為雙腳被突然凍結而驚叫連連的魔法師,以及因為魔法師的驚叫而慌亂的傭兵們。那個名叫西格的魔法師這時才明白為什麼麥夫林會一直這麼以禮對待一個衣著殘破的獨立魔法師,不禁埋怨道,「你怎麼不說那是一個懂得默發的魔法師!早知道是這樣我就……」
, Y% r/ `+ R9 c) T  q2 V
- m# s# U# @8 k麥夫林其實心裡也有點煩這個魔法師,但是別無他法,願意加入中等傭兵團的魔法師不多,他只能夠伺候著這個大爺,「我說過了,在遇到她之後我們就開會了,那時候我說過了!可能那時候你沒聽見吧……」4 g# c' _& G  a2 E- p# T2 O

5 N/ a9 F5 P3 |4 M: {5 A; V其實他對於能夠請到這位魔法師小姐的期望並不大,畢竟這位魔法師小姐住得起全西南角最貴的旅館,並不是一個差錢的主……沒交惡算是很不錯了。不過,有機會的話,他還是多找一個魔法師吧,團裡的成員已經越來越受不了西格的性格了。
# ^2 p* j+ o8 W& F6 e1 I
6 J8 F% e* X+ d6 U5 Q8 Q! B門外的雷秋不知道人族的傭兵團這麼麻煩,但經過剛才的那一幕之後,她就已經清楚自己並不會想要加入一個傭兵團,除了拖累和影響她的旅程之外完全沒有好處。倒是,可以考慮跟幾個信得過冒險者同路一段時間。
; R* S$ \( B# e4 r0 @2 a
0 D1 q- W. ?0 h! R4 V: o冒險者可不在意有沒有金錢,他們四處闖蕩的目的其實跟雷秋有點相似,只是他們更多是想要找到傳說中的寶藏或者遺失的遺跡之類的地方,也更像一群還迷信著勇者列傳那種人族話本的小朋友。要是真的找到那樣的地方,那也挺值得她去看一看、拍拍照呢~
* E% c3 g* M8 x1 k  J  L5 ?) e& K* R# D( v1 {) {8 m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5: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5

8 U! i9 F) Z! i  c5 D
離開了高級餐廳,雷秋一邊想著以後的旅程路線,一邊找尋看起來比較像本地人的居民,希望能夠在日落之前就找到能夠帶領她好幾天的嚮導,結果卻是找上了之前買過水果的攤主。# W& U7 h3 i/ F, A8 H( y! [- o, |" m
2 d+ t2 }* C8 I6 e
攤主是來往奈德良與西南角的小商人,這趟商品賣完了之後正打算在島上休息一下,見她打探西南角的嚮導不禁毛遂自薦;他對這位小姐的印象好極了!非常願意能夠給這位脾氣好的魔法師小姐領路!  R0 ~0 J0 m& w+ ~" J2 g, s1 k

. K$ l8 o: n* J7 H7 P, `「雷小姐,雖然我不是西南角的本地人,但是我來往了西南角許多年了,算是半個西南角人吧!不知道雷小姐想要去什麼地方呢?特色海產的捕捉區嗎?還是能夠採集到特殊草藥的懸崖?」小商人名為阿齊齊,是奈德良的少數民族,家族裡就只有他一個有那個膽量成為商人;奈德良普遍上對膚色黝黑的少數民族帶有歧視的態度,大戰之後這樣的情況雖然改變許多,但是少數民族依舊是不太願意與外界交流。$ l+ Z6 B' Z  o3 Q( R5 P! P$ i  p( z4 l& g

, n/ l) V5 M6 ^- |* n( b這點倒是出乎雷秋的意料,她不禁在阿齊齊述說自己的來歷時聽得更仔細了。阿齊齊見這位出手大方的小姐喜歡聽這樣的消息,也樂意說多一些好讓客人開心。他一邊說著,一邊把雷秋帶到了當地的美食小吃攤好一邊坐著吃著一邊聊。等他點的食物送上來後,他不僅熟捻地介紹了這些美食的味道和做法,更恰巧的是他知道其中一些小吃的歷史,便也一併說了。6 Y5 }  t; A1 p
8 K4 i. f9 V+ U% E8 q4 z
「咦?這些小事也值得小姐您記錄嗎?」阿齊齊見她一邊聽著他說的話,一邊做筆記,更是用一種他沒見過的工具對著那些小吃調整某些部份、按了一些按鈕,不禁覺得非常奇怪;書本不是應該記錄一些嚴肅正經的事情嗎?吃食的歷史這種事也值得記錄?: ?; R  Q2 p3 N- g3 Q7 B0 k6 Q
% z+ P7 j* a# T3 i. @  v* n+ `: u
「是的,我對這些事情都很有興趣,並且為了這樣的目的而旅行呢。」雷秋對他笑了笑,「我比較關注一些其他人不是很注意的東西和地方,比如說一些沒什麼人會願意去看但其實卻是十分美麗的景色,也比如說這些我覺得很奇特但是其他人會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食物。阿齊齊,你知不知道一些鮮少有人去的景點呢?比如說特別難去到的地方?不過一些日常的景色也不錯的……嗯,能夠看見的景色真的太多了,我都想去一次看看!」
* [+ |  d3 h$ q2 w" o" V
  f; N# h" f5 a: {2 @' r2 C阿齊齊樂呵呵地笑著,一拍大腿就應承下來,「沒問題,都帶您去看一遍!就算我這個胖子爬不過去的地方我也給您指好路,讓您能夠盡情地去看個夠!」
' ]; q, L$ \. E4 y% g  z5 I% {4 _
5 v) }4 B+ P0 u做導遊幾天就有三枚優質金幣到手,這樣的買賣可不容易再遇到呢!何況還是這麼親切的魔法師小姐!以後他可以跟他的子子孫孫吹噓很久呢~
$ Z' {! S4 F7 U/ S' J; {6 n6 f
他們倆吃完了這些小吃之後,便啟程出發前往據說能夠採到特殊草藥的懸崖。
# g. t5 T% Q' {' X( e% a7 b- V/ g; z. \
「這個草藥雖然說很特殊,只在西南角和一些海島上的懸崖才找得到,但是好像沒什麼大用處,所以除了一些接了任務的小型傭兵團會過來採之外,基本上都不會有人理會那些草藥。」阿齊齊在前面領路,時不時回過頭對她說著,「那個草藥生長的地方真的太難找到了,而且還是在難以落腳的懸崖上,就算是本地人也很少知道那個草藥長什麼樣子,我也只是聽說過有這樣的草藥和懸崖而已……不過,換作是雷小姐的話一定能夠看見吧!」
% I/ C& t% {7 v) C! N. j5 L. X7 f& ]5 c! X) h; b: V. J. U
「你要是想看的話我也可以帶你一起去看的哦。」雷秋給他加了一個能夠加快步伐的輕身魔法,「帶多一個人在低空飛行並不算難事,只要你不怕高的話。」
# r' K1 Z0 Z9 j& V" M1 J+ x- c* E: f( W
阿齊齊的冒險精神不錯,聽到了她的提議馬上就答應了,完全沒想過她會在半空中把他扔下去摔死呢;看來是一個老實並且習慣信守承諾的人,不是那種慣會耍滑頭、需要提防的人。雷秋心裡這樣分析著,臉上的表情完全看不出她有這種特別冷血的推測。
3 k  t3 O; s. ~1 O0 L* t4 I3 c. f  M6 Q" p- {
她覺得她繼承自那個可惡人族父親的血脈,可能流淌著冷靜與無情,再加上華叔的教導……如果她不是混有精靈愛好和平的血脈,八成一抵達人族地界就大殺四方了呢~
1 Y9 q/ T7 u! C% L1 K
4 u/ ^. Q% ^  C; |沒多久,他們就來到了那個特別難攀爬的懸崖峭壁。他們就站在那片懸崖峭壁的底下,而峭壁以一種直立於地面的角度往上展延數十米,以一個環抱姿態向島內陸地延伸,爬在峭壁上的話,就會離能夠踏足的地面越來越遠,並越來越靠近澎湃的海浪。這裡面向西南風,是從奈德良那個大陸的方向來說就是島的背面,是風特別大、海浪特別洶湧的地方,看起來就不像是適合參觀或者採藥的地方。" |  _  J! o9 J( t7 u
  o) h8 i$ `: J4 C3 l7 }
阿齊齊站在山坡上微微彎腰往外看,一波洶湧的浪花就拍了過來,水花濺到了他的臉上,讓他忍不住呸了幾聲,把嘴裡咸苦的海水味給吐出來,「水平線在五十尺以下呢,浪花都能夠濺到這邊來,看來快要到季候風的時候了。」
% Z) |* x2 ~4 b, E$ m+ |; M- |6 c) B& X, O% ^* W
「季候風?」在內陸風調雨順的寂月森林裡,雷秋沒聽說過這個詞呢。
) U- `2 o% C( y* l9 {
$ m+ y: S; S$ N2 z  W! n8 G3 j- M「就是像季節一樣,會在特定的時候出現的風。等刮起西南季候風時,船就很難過來了,浪會很大並且夾雜著暴風雨,到時候整座島的漁民都會停止出海,海面的商業活動也會靜止,直到季候風過去為止。」阿齊齊一邊說著,更蹲了下來用地上的沙子稍微畫了西南角的意示圖,怕自己解釋得不夠清楚。. d7 z4 x/ a5 ?% c+ A( t

  b: f& \7 r% j% O% d; x# v雷秋把這些也記錄到自己的筆記本內,順便提問,「也就是說,海邊的國家大多都會經歷季候風吧?那段時期你建議去這些靠海的城市旅行嗎?」
6 G; G8 l7 _4 f
$ _( C1 X# Y0 C, A9 ]' M; M: K. i阿齊齊抓了抓頭,「不知道啊……如果您是問奈德良的話,那我是不建議在季候風時去的,因為幾乎每天都在下雨,戶外活動少,也沒什麼娛樂可以看的,除非您是要看雨景……可是我印像中奈德良靠海的城市沒什麼看雨景的地方。其他國家的恐怕您要問問去過那邊的商人了,我不是很清楚這點。」# B! S" v' P# [

) f$ j$ s% I/ D. U9 J7 e  D那看來以後旅行時要注意這點了。雷秋在這一頁筆記中夾了一張書籤作為之後整理筆記時的提醒,然後便收拾好自己也讓阿齊齊做好心理準備,帶著他用漂浮術沿著峭壁往上升了。
, O7 i9 g' `& {* m2 R; R
( E; j$ h/ B4 M9 ?' J, I# _途中,第一次飛翔的阿齊齊發出了各種驚呼聲和歡笑聲,而雷秋也發現了一些值得拍攝的精美景色,臉上露出了微笑不停地按下快門。她也看見了那個據說只長在海島峭壁的草藥,是一棵看起來真的一點也不特出的草,上面一朵花也沒有,葉子的顏色在這混雜了青苔的青灰色崖壁上融合得很好,不是注意去找的話根本一晃而過完全看不見它的存在……嗯,拍攝這種隱藏植物的照片也好像很有意思呢!好像華叔以前的工作就是拍這種圖片的吧?那什麼……國家地理雜誌?
3 m8 J+ \; A: V' h9 E2 A! g) _5 P; z( r7 C' V
雷秋帶著阿齊齊在這片峭壁上停留了很久,久到阿齊齊從一開始的歡呼聲,到後來是靜悄悄地沒再出聲。她其實是有點疑惑他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並沒有驚慌地要求她降落,而她沒也從周圍感受到被注視的異樣感,所以就繼續她的工作,直到她覺得終於拍夠了,這才採集了兩三棵叫做青石草的草藥收進儲物項鍊裡當作收藏,然後輕輕地降落在剛在起飛的地方。; v3 G6 I  U) b1 k+ u, G% i7 U6 B
% {- \. \, O- T% R1 m( P0 v3 c
「抱歉,我剛剛工作得太入神了,你是遇見了什麼不開心的事嗎?你的表情看起來很沮喪……」雷秋其實也不確定那是不是沮喪的表情,因為阿齊齊看起來並沒有不開心,但是卻也好像不怎麼開心的樣子……明明剛剛起飛時還很開心地在歡呼的不是嗎?$ ?" d2 w. q! ?; }9 j- O$ Q6 ]) ^
3 O( ~% W. l/ y7 g% P8 t: R
阿齊齊黝黑的臉上因為她的話而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不是這樣的,我其實真的很開心,這是飛翔啊!我第一次飛翔啊!還是被一位魔法師小姐帶著一起飛翔啊!」
4 k2 N$ D, }4 ~) w3 o* a2 I1 P; W' r7 c% B( f9 ~
「可是你看起來……」
# N9 u2 y4 r& M" E% x% ^( E! F3 N* z0 ~! B4 S& T6 g: e  U1 [
「呃,這是因為……一開始是真的很開心,但是在同一個地方停留了三個小時,即使是新的體驗,還是開始覺得有點……呃,無聊……不,只是有些悶……不、不是說我不喜歡這樣的體驗!只是,如果是能夠到別的地方去,而不是一直停留在原地的話,我應該不會這樣讓您誤會了我的意思……」阿齊齊有些手忙腳亂地比劃著,生怕他說得不好就讓這麼平易近人的魔法師小姐不高興。. l+ E  r% n  W
! ?* W$ _* m' ]% v( f; ]
而雷秋,也在這時候對於人與精靈,以及混血精靈之間的差別,有著更加深刻的體驗。  H9 N. K) Z: v2 v8 Z

4 @8 `, _- W' |9 k) W3 \9 e【人是一種永遠不會滿足於現狀的生物。根據我上輩子的經歷,據說跟數万年前人還沒有文明的時代開始有關。那時候的人連文字和語言都還沒有創造出來,每天的生活都是在怎麼從猛獸的嘴裡活下去的掙扎中。如果他們滿足於現狀,那麼他們便很容易被猛獸吃了。只有不滿足於現狀,他們才會研發武器、才會研究野獸出現的地方有什麼特徵、才會開始建立堅固的住所,才會盡全力保住自己免得被猛獸吞噬或者死於自然的災害中……
& V! {6 R' |& n: ^6 G
: ~6 V: s4 H& W' n. _時代發展到現在,雖然已經擁有了文明,但是腦袋的進化似乎還沒這麼完整,因此人的腦袋中文明的那一塊與不文明的那一塊經常會出現碰撞,也就經常會造成人族裡各種混亂與矛盾的情況發生。
$ u  D" y& S6 W! v/ y; u, ~8 d7 v6 ^; V# M4 q1 ?
比如說,腦袋裡不文明的那一塊一直要人吃很多肉,但實際上他的生活非常富足,並不需要他吃那麼多肉來儲備力量以逃離危險,因此文明的那一塊就會一直提醒自己少吃點肉,那個人就會因而產生糾結,長期下來如果沒辦法看開的話就會陷入一種焦慮的病症……這只是一個比較好的例子。也有比較噁心的,比如說婚姻。
4 U2 p* m0 r4 r
' w3 p- z  v) E; s$ I. K- E人的腦袋裡不文明的那一塊說,「哎呀,我們就是要努力播種,以延續我們的物種啊!」,因此就會不斷地四處找女人,努力把屬於自己的血脈遺傳下去。但是這時候人的腦袋裡文明的那一塊會說,「我們要忠於我們的愛情,要對我們的伴侶從一而終。」,這樣一來人的內心又開始有了糾結,所以才會不斷的外遇卻又不斷地後悔,造成了婚姻的不幸、家庭的不幸……
' o) y' S) `7 Y/ i* @. n0 c
5 b7 ~/ o1 n3 N8 E7 p) E" F人類的很多劣根性也是如此。因為要延續物種,所以不斷的尋找美女來播種;因為要成功活下去,所以不斷的累積財富;因為要成為最強的人,所以不斷地發動戰爭以打倒所有的敵人……
/ y! D% }: [* B* Z6 w( V8 m) O0 T1 F$ S; Z
不過,也正因為永遠不會滿足於現狀,所以人也是最具有創造力的智慧種族啊。】
- N$ t. R1 {% W, `) y: \" l  [# a: S. J4 F1 r
現在,阿齊齊正顯示出了華叔所形容的、獨屬於人的「不滿足於現狀」。就如同他所說的,他的確是很高興,但是停留在一個地方太久了,他就開始覺得不滿足了。當然這個有一個比較通俗的說法,就是剛剛阿齊齊說過的那兩個詞:無聊,和悶。* ]' N2 E, R1 [9 H
4 N+ T) n! Z; G* Y3 N
以前她並不了解「無聊」是什麼,精靈族從不無聊,而混血精靈的她也從不無聊。但是華叔有的時候會覺得自己感到有些無聊……  {& A) r2 c. P% U; i
* H( g) [, ~5 B1 _+ u
「沒關係的,我了解你的意思。」雷秋打斷了他的慌亂,「是我工作得太專心了,忽略了你的情緒,是我不好才是。放心吧,下次不會這樣了!」
6 k5 t0 ~, a1 g, `
& N. d1 }+ ^, \& l' n6 W$ T6 h4 b嗯,以後跟人族交流的時候注意了!差點就暴露自己不是人了!. ^7 d/ m7 r2 T4 T% R" J  B

- a& p- G+ U, t+ B5 ?2 T$ a雷秋在這裡自我警惕,那邊的阿齊齊卻覺得像她這樣會為普通人著想的魔法師小姐絕對是瀕臨絕種的生物了,更是下定了決心要好好當他的導遊、帶魔法師小姐走遍西南角最美的風景!/ f& E+ T+ g, {8 K* N

* m& N& J1 u  G, O( h1 Z: {
; t2 p, ^1 W$ \" d- S
- \( l$ w3 m: U4 e! K) s# f6 G

! i# \7 D5 R2 ?0 Q不好意思啊~這麼久才來更新,因為最近有點忙,加上各種煩。。。0 J' d4 A  _1 H, v) y

4 N; N  p- A+ I* c首先煩的是晉江的改革和雞蛋裡挑骨頭。一直以來我在晉江其實蹲得挺好的,但是在晉江的『掃黃』和『文字獄』的改革後,各種制度都有了更改。其實這也還好,因為我本來就沒靠那個賺錢,所以不是很在乎,只是希望作品能夠分享出去有人看到而已。結果媽蛋,我幾年前的文居然被挑名詞不可以過審!/ r/ m# L* j6 c/ Y

9 [9 t1 Q( C( Z5 N* y9 T" g& F4 L媽蛋,『強姦犯』這個名詞有問題嗎?有問題嗎??還有『荒淫無度』這個成語,有問題嗎??我整個作品已經很都清水了,居然因為這兩個名詞鎖了我的章節……囧
* a/ h3 s! c8 m, w. U1 t4 r' h9 Z2 u, D! C4 M1 F
一直以來我都知道晉江有這種文字獄的style,所以我已經很注意了。當初要是這個作品發布了,過幾天就被鎖讓我修改的話我都還沒這么生氣,因為你有你的規矩我尊重你我會改。我生氣的是,明明一直以來都沒什麼表示(好幾年了耶!我就擺在那邊好幾年都沒過來理我),就在大改革之後就各種挑骨頭鎖章節,真的超級生氣,我當天的心情真的非常down。所以我立馬開始搜索要搬的地方,選定了比較低調、限制比較少但是讀者也比較少的長佩。
$ _1 `" B8 W4 p) g3 X
! E3 T/ S, B4 N9 Y) b. z' P' J  {在那之後突然大量翻譯稿來了,等我忙了一輪之後突然就一份翻譯稿都沒有了,我這個月的收入簡直窮死囧。所以之後就開始到處找新的接稿的地方,同時不小心點開了手工肥皂製作的影片淪陷了,剁手買了鹼水……囧
  q+ \; I0 }$ N5 d7 _5 o2 s; i* p. k2 X( X, ]8 p
目前我的手上依舊沒有工作(感覺真的非常窮),但是已經成功聯繫上了一個作者的翻譯授權,我打算把她的作品翻譯成我的portfolio,之後再接觸多幾個小說家再翻譯豐富一下我的portfolio,用這個試試看去敲外國出版社的大門。翻譯了這麼多,感覺還是翻譯小說比較ngam我的feel……希望在我窮死之前找到出路啦。。。3 z( z% F, \( r$ H4 R
5 Q$ _5 b7 ?) Y7 o
ok,以上是近期的報備,下次更新再來看看有什麼需要報備的吧,希望是好消息~
发表于 2019-8-24 18: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qiya 发表于 2019-8-24 15:49
7 d! G7 b9 X3 k0 h$ i  x$ O離開了高級餐廳,雷秋一邊想著以後的旅程路線,一邊找尋看起來比較像本地人的居民,希望能夠在日落之前就 ...

9 w) [$ Y( |1 m7 y) R* k歡迎回來
. ?, i* H3 C2 C大陸現在的制度是這樣的啦& ]. w3 C8 j' ~& Q. l8 t7 t
只希望看到所謂的正能量或者是無腦爽文
- }+ N" a3 s: y$ U0 |2 v白痴中的白痴/ [1 a( E+ |6 u1 o$ g* e
不然移到台灣文學網那裡吧?( ^* u+ A2 m. R& ^2 s0 o8 r. e
 楼主| 发表于 2019-8-25 00: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shintoki0169 发表于 2019-8-24 18:00
! y1 Z/ J8 j, \2 u& e5 x- @& `歡迎回來
! G; S( z' d; h' g$ f: l( @: X大陸現在的制度是這樣的啦
8 [5 ?3 D/ Q' s3 |: c" i只希望看到所謂的正能量或者是無腦爽文
7 _2 a" I& H3 u, U% R. E
其實我在台灣POPO原創那裡也有連載,加上論壇還有漫延中文網,我一共在五個地方連載,是沒想到晉江竟然來一波這種神經病的操作。
) r; T' a4 q; |7 s! t' l- n
+ p3 \7 X- U- a  ?; s, a現在搬到長佩文學網了,希望那裡淪陷得遲一點吧囧
发表于 2019-8-25 13: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qiya 发表于 2019-8-25 00:54  `6 I/ q& z. E; k0 |* ^$ c8 |- A
其實我在台灣POPO原創那裡也有連載,加上論壇還有漫延中文網,我一共在五個地方連載,是沒想到晉江竟然來 ...
  H  r. P; Y; E5 h$ N- c- g
建议姐还是开始撤退吧
8 u0 k3 k( P+ A2 @# [( _毕竟大陆政府已经开始行动
5 s5 ]' w2 Z* j, C6 u6 l. M
 楼主| 发表于 2019-8-25 14: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shintoki0169 发表于 2019-8-25 13:040 d( o' J, _! T! y
建议姐还是开始撤退吧
7 {5 a" G0 m* ~$ W. `$ l( v5 e$ p毕竟大陆政府已经开始行动
( q& h) O/ J6 F% b5 t/ I6 j
从那里撤退了,作品能够触及的读者会少了很多,毕竟那里是个大市场………………直到我英文厉害得能够写英文小说之前,大陆网站还是能蹲就继续蹲吧囧$ n( e+ V$ _% h+ t! D
( F  B3 i2 E. i3 h; n- k
不过,真的太过分了的话,该舍弃还是得舍弃【叹】
发表于 2019-8-25 16: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qiya 发表于 2019-8-25 14:13
% R* I7 Y- e+ f8 v2 k从那里撤退了,作品能够触及的读者会少了很多,毕竟那里是个大市场………………直到我英文厉害得能够写英 ...
4 a/ }5 B( G' I) n
大市場也不及政府一個政策……囧% ]% `" i" a2 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小黑屋|用戶指南|墨水·咖啡·殿  

GMT+8, 2024-2-22 03:44 , Processed in 0.04066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