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楼主: qiya

|魔幻+爱情|青蛙王子【完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2 21: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1

3 w: D3 v% Z+ r, l: w
「我们要出远门了?」伊恩看乔安娜正整理着行李,并把行李放进那小巧的小提包之后疑惑地问,毕竟夏天这么热,并不是一个适合乔安娜出门的日子。
+ O' I+ _$ g9 J: t4 y
: U8 q# F  s1 d: W「是啊。」乔安娜点头,「今天就收拾一些行李,和买点路上能够吃的,明天出发。」
/ r! j: n# b6 n7 \+ N+ n# Y. S5 C6 A& }  l% p1 {5 a
「步行吗?」
- W* g( a3 n; V1 q  H+ _; e, e) V
% b  P" _$ F" }8 A「不,用马车。」乔安娜继续清点要带走的东西,「我已经租了一辆马车,明天早上会在村口那里等着。你也看看你有什么东西要带吧,等下一起带走。」
1 |& q% K  N* p# U
  f- ~& O: A" ]  N0 T* A# u+ c& ^看着伊恩欢呼一声离去,乔安娜叹了口气;果然,这个小黑屋束缚着了这个该高飞的雄鹰啊。
# y, x2 W' L& a, g5 |( k, z# _! Y$ O% f7 L
昨天和索拉讨论了一阵后,索拉便表示会给她找来一辆马车,让她白天也能够出门,而那辆马车自然是王室派来的,绝对保密也安全。索拉先一步到王都给国王报信,所以半路或许会有王室派出的骑士团给他们护航,但是在那之前,王子的安危就全放在了乔安娜身上了。& z  l1 g0 ^' P2 f/ k& W1 _

  z4 |8 B! z' G: ]5 x- {伊恩把自己的东西装好再带到乔安娜面前后,猛然想起该向邻居说说这件事,马上站起,「主人,我跟邻居说一声我们要出远门。」. o& X, x( @7 J- C2 }+ a# U( G' p
5 V2 I  d  O5 k# P* o! g0 n
「为什么要跟他们说?」/ E: t$ u  [; d1 ?+ [5 l

4 P& `2 }* L: h' J* D伊恩笑了笑,「这样我们不在的时候才有人帮我们浇花和看屋子啊~」4 G4 g& v/ t4 O$ N
3 J/ B7 h! }7 K" r; c) ]5 c" E
其实大概没这么必要……因为她打算搬家了;这边并不太适合她。
+ b2 W( S+ X6 s6 ~1 q& N+ c2 `1 C* _3 Z+ |$ c4 c) a" q
索拉说过,她家附近有一个森林,那面的树叶茂密得雪都没办法落到地面上……那边大概会是很难看见阳光的地方吧?住在那里应该就不用整天担心会被灼伤了。
! Z5 ~) C0 H6 J8 k( Y8 Q& X7 T9 r) v  ~) ]4 }8 N& J" l2 @3 p
绝对不是为了躲避伊恩、让他再也找不到她才搬家的!虽然他是个王子,但他还没这么大的面子让他搬家呢!" A) B) u# ^5 R! ~

, d% {  v( b1 V3 c; J/ |: b/ N「我们现在要出门买东西了吗?」伊恩很快就回来了,手里还捧了一篮子的饼干,「苏珊大婶说送我们吃的呢~是杏仁味的,你也吃吃看?」7 _7 H9 S3 E5 _/ Q$ X8 L

2 s2 v7 f7 k% W" H说完,也不等乔安娜反应,伊恩就把小巧的饼干塞进她嘴里,状似无意的擦过她的唇,在收回了手之后继续回忆那不到一秒碰触到的触感,「怎么样,味道好不好?」# w3 [0 L9 Z% ]. d) p0 s1 L9 j

9 Q) A6 ^" `& g乔安娜咀嚼着饼干点头,回过身找出小阳伞再戴上手套了面纱,做好要出门买东西的准备;毕竟去王都的一路上不时都有能够歇脚的餐厅和客栈的,说不定会需要在野外过夜,总需要做点准备才出这趟远门……何况,搬到新家的话总有的忙,而且那边比这里更加荒凉,得买点东西在那时候吃的。9 \+ c$ Y! a, ~& b5 w- @
, \1 ?5 y, I* v! }5 a) G
在她转过身的时候,她不知道伊恩伸舌舔了舔刚刚碰到她唇的手指……这样偷偷摸摸很不应该,但他就是忍不住要这么做,彷彿这样就能够代表他是属于他的女神的。
3 \+ H6 ^0 {6 H3 Z9 P5 d) p- O% B; @, n" q% }
真不知道昨天来的访客跟乔安娜说了什么,才会让不喜欢出门的她愿意出一趟远门……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呢?像是某人出重金请女巫为他报仇或者女巫之间有着决斗?如果是的话……他能否作为她的使魔出战了?  v% P( f! c) T- @0 E6 E/ {+ q! ]

1 p! k$ A& o0 G8 T6 j' k/ ^' u3 a/ J家里的蜥蜴和乌鸦,就连那个不会动的乌龟都是她的使魔了,为什么当初他作为青蛙的时候都没这种待遇?他也想成为她的使魔啊!这样,感觉就像是他身上盖了一个印章,上面写着「乔安娜专属」……想想就觉得心花朵朵开,让他更期待这一趟远门了。/ k- j; A& h8 O
2 l: P7 E, W" [4 L
; {4 j/ u2 j$ M& f

% f0 B3 O$ G1 R& s3 T/ b$ F2 v4 N' V1 U0 `

- i6 i! @/ X5 ?( U# S- T+ B
3 A6 F3 @% T$ n+ E$ c; w, W' \6 \1 e

2 C, I2 G, x* O% N1 f! U' g% |来到第五章了,就开始倒数完结了。。。
发表于 2017-6-13 10: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qiya 发表于 2017-6-12 21:00- ^, N" }  N& t. U& T* y$ s/ o
「我们要出远门了?」伊恩看乔安娜正整理着行李,并把行李放进那小巧的小提包之后疑惑地问,毕竟夏天这么 ...

& e+ `8 D7 |8 h* P看到偷偷舔手指傻眼,不过想到暗恋一个人真的会卑微会无可救药的想霸占一个人,我不敢说我或许这么做过 {:6_294:}
 楼主| 发表于 2017-6-13 20: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7-6-13 10:40
/ x, b: O7 e+ O& z看到偷偷舔手指傻眼,不过想到暗恋一个人真的会卑微会无可救药的想霸占一个人,我不敢说我或许这么做过 { ...

( a+ D# J/ h  y) i( h; ]. k& k我以为偷偷喝心上人喝过的饮料,还是同一个水瓶同一个地方什么的,是必定会有的经历?lol
 楼主| 发表于 2017-6-13 20: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2


/ q( Z: E( z7 X每到一个城镇,他们都会下马车来休息一下,一天会路过城镇两三次。
6 X7 b/ ~- m  O9 O+ T) Y7 Z
4 ^! j$ a( h- C伊恩是觉得这样的路程挺愉快的,但是在颠簸的马车上,乔安娜并没有睡好,反而显得兴致不高。这让本来还有点雀跃的伊恩彻底息了到处逛逛的念头,反而紧靠在乔安娜身旁,希望能让她靠得舒服一些、好睡一些。: S* g, G) O7 ^# j0 X" \1 ^
2 f0 r6 o, }. ]2 A% h. i
车夫并不多话。作为能够被王室聘用的人,他清楚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存在,什么时候该「消失」。只是,他有些意外王子对这个面貌平凡的女巫如此殷勤……他是知道车里载了一个女巫,甚至那天邪恶女巫袭击王宫的时候他也在场,他便是因为这样而觉得自己老了、应付不了这么突然的情况而请辞回乡,却没想到王子就在他隔壁村里,因此就被请来当这一趟送王子回宫的车夫。* _& t; _) h4 K4 D+ H
7 c8 p5 e( j  J+ L3 a' ~/ [
不过,怎么看都不觉得这是一个女巫,反而像一个虚弱的病女人。没见过多少女巫的车夫无从比较,所以只能够拿那天嚣张离开的邪恶女巫做对比。因此,时间久了他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戒备,甚至觉得或许来通传的士兵是多虑了,这么寡言而弱小的女人是一个女巫?
9 {. x& I( ]( T# o) }
7 K/ V, z( i$ ~: m& h: c6 M4 B不过,一次的遭遇之后,他就知道他载着的女巫是多么强大了。
6 g* c9 N# V/ L& D8 m
  Z8 Z9 W& _/ q( n- F5 |* `4 y那是一次赶路的时候,大雨下个不停,而且一连下了数天了,从开始的小雨漫漫到后来的倾盆大雨,让他们不得不在一个城镇里停留数天,等雨停了才好继续上路。( `* M' Q" i! A, N
  p" B0 A# d& T% U6 w
就在他们在客栈的餐厅里用餐的时候,镇民冲进来说山洪暴发了,通往另一个镇的路被泥石给拦住了。重点是,那边有一个赶往这个镇来避雨的商队被冲散了,似乎还被掩埋在山泥中!
7 \3 P- S' Z  a2 {
- g. C. D8 W& X8 [4 ^# F焦心的人想出门救人,但是这种情况下恐怕不止救不到人,反而搭上自己的一条命呢!
- Q9 W7 ?( F/ H& s, E  z+ q# @6 m
/ x5 R- o( R8 g8 k0 j  h7 }# A, y# v「我的小姐?」王子的话让车夫回过神,只见一身黑蓝色得跟外面几乎一样颜色的女子用餐巾擦了擦嘴就站起,还拿起了摆在一旁的木杖,把摆在另一张椅子上的蜥蜴和乌龟都抱在怀里。5 Y+ d: a5 A  c# c3 ~
& o' V) T: M  M( D5 l
「我出门一趟,你们就在这里等着……」% `8 A- [1 R3 _6 e$ k5 u: A2 j
- {; i5 @+ E% W6 v
「不要,我要跟你一起!」王子说话的速度很快,像是怕女子会把他扔下似的。他也连忙表示要跟上去、现在就去把马牵出来拉车。
" H9 Q- |$ Z3 j, g+ Y1 {. S3 u$ t
: R# f$ w1 q" e+ S- o- N9 ^/ W「拉什么车,这种天气马也会生病的。」女巫摇了摇头,走到门前就把蜥蜴扔了出去。8 c: }# j0 w/ ~" ~

  c9 |, Z( U, A蜥蜴在空中一个打滚就化成了一条飞龙。在众人的震惊之下,女巫撑起了小阳伞,把雨滴都阻隔在了五米之外,侧身就坐到了飞龙的背上。而王子,就在车夫的瞠目中也快速地爬到了龙背上,龙翼一个振翅就飞到了空中,转眼就到了镇外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中。7 P; \; D; i0 s
3 o' _. v% M4 G
车夫顾不上在女巫离开之后继续落下的大雨,马上就去把马牵出来,策马在雨中狂奔;他可是得到了王命要安全把王子送回王宫的啊!现在王子就在他的面前被一头龙给带走了,这还得了?
; y& P9 y! w) V$ Z5 Z
6 s3 N* O% s2 k4 y1 [+ q: d而等车夫赶到山洪崩泄之处时,却发现本来可怖的山洪却被一只身形巨大还长着犄角的龟给堵住了,而女巫和王子则站在泥泞旁,仍旧一滴雨也沾不到他们身上,而刚刚出现的那头龙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的带着蓝色火焰的黑色大鸟则不断从泥泞里拉出一个又一个人。: W4 y$ r7 J: F9 j5 n5 H  }
9 v# \! A, U/ X2 @/ Q; U
女巫把小阳伞扔了出去,小阳伞遮蔽雨滴的范围更广了,把所有倖存者都包含在内。而一直都很干淨的女巫却在这时候不顾肮脏,一个个倖存者凑过去,给他们检查身体、喂食她身上带着的药丸子。虽然有点遗憾,有部分的人已经气绝身亡了,但是无可否认的,如果不是女巫出手的话,这些人绝对是全都被山泥给淹没,而不是有些人侥倖活下来了。$ r' o. R: L* y7 J) T5 Q8 v0 O

' I" \, u! j, V9 g' U0 u; E「小姐,有什么是我能够帮忙的吗?」车夫连忙凑前询问。1 e6 F1 E! x. h7 X3 [/ p0 j

# E! t5 h1 ^9 o: h女巫点头,「去找人和马车,把他们都带回镇里面吧。问问有没有客栈还是比较宽敞的地方能够收留他们歇息一晚,他们的情况并不乐观,需要静养才行。」' b' K: t  b  s
# h; A* b: `/ Y+ I4 G% l
车夫连忙去找人了。
$ u3 P3 b& {! Q' z# u7 U5 r, j. }9 A5 d1 y2 S2 G7 ~
拯救行动花了小半天的时间,而女巫更多的时候是和倖存者们一起,给他们适当的药物和照顾。
' x. r8 @7 E) u. Y( {7 d' F. t* W7 q1 ]9 k& Q
在确定山泥之下没有人之后,飞龙、黑凤凰和巨龟变回了原本的蜥蜴、乌鸦和小乌龟,倾泻的山洪继续倾泻,而一直维持着魔力供应的乔安娜也疲惫不堪,在确定每个人都得到适当的救援之后就陷入了沉睡,也就没看见镇民对她的尊敬,以及伊恩对她的热切目光。
1 r! h: \  `4 G6 u
5 j6 [# B9 O* M他的女神,果然就是如此善良啊。
9 s( l) I3 V1 O+ r9 Y9 b- V( d0 g; _" x# M+ j+ ]5 F
, z2 V# v8 u5 Y- g& ^0 b5 z  ~
发表于 2017-6-14 12: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qiya 发表于 2017-6-13 20:46" _' m( W# E; d) @2 m9 D
每到一个城镇,他们都会下马车来休息一下,一天会路过城镇两三次。  F! H4 @' b! G( M" y) V, g
* L+ i6 M0 d3 |7 L  @
伊恩是觉得这样的路程挺愉快的,但 ...
- z  A' ]4 f& O3 f& `9 r2 L/ u
这已经不是巫女是圣女了吧{:4_104:}
* I9 L6 E. D4 e8 r0 M
, k+ N# K7 v$ E* @说到那个偷偷尝心上人的东西,意外发现qiya也有小女生的一面,印象中的你帅气惯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20: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7-6-14 12:55: r& u. E3 l% v- D6 M9 S! i
这已经不是巫女是圣女了吧+ E0 k0 |7 |/ |

# O7 I8 I$ L/ y- k* Q4 M说到那个偷偷尝心上人的东西,意外发现qiya也有小女生的一面,印 ...
( L& P, Q' K) l- T
其實女巫和聖女之間的界限本來就模糊,最大的分別就是女巫不屬於神殿,而聖女是供奉神殿這樣。; w4 }, g  J' C
& k$ p/ O6 v. q0 w) l5 v  g
啊,說到那個偷偷試圖跟心上人間接接吻的那個,我個人是覺得有點噁心啦,甚至接吻的話,如果只是看小說看看我覺得還好,真的去想像或者看到的話,我只覺得他們好厲害,交換口水這麼激烈都可以接受。。。。事關,我連自己的口水有的時候都覺得有點臭,只是我自己不嫌棄自己的而已,但我覺得會嫌棄別人的口水囧
# Z2 s+ l* C4 p  N1 y
9 V! j, R2 J0 e! I4 f不過,大家都覺得這樣純純的暗戀還是純純的間接接吻是充滿粉紅色泡泡濾光的場景,我就這樣接受吧(不去想像口水的臭或者細菌什麼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20: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3


9 @# O. a( o3 s8 \. l" q/ H; d乔安娜昏睡了一天一夜之后,便清醒过来恢复正常的作息了。正巧此时连绵的大雨终于停了,她便安排下去打算继续路程。
( n# q1 ^/ Z& \0 a% B
! a1 S: V: o9 M+ M  C* A# B' H虽然,她不太理解为什么在她要出发的时候这么多人拦着不让她走,但因此而耽误了行程这点让她很不愉快。
+ n; [) }- L! Z( P
* A+ f/ D# n7 m3 y伊恩自然看得出她的不愉快了,连忙让她进车里等着,而他则是关上了车门,好好给这些想要送礼、感激女巫救命之恩的人解释一下。
# P! k. b4 n( I1 X" ?$ `1 z1 m
8 m5 N, W% [* Q9 g3 h$ l  E「真的不用,我们赶路呢,所以不能够带这么多的东西出门。」
( h" o. m8 t4 q% s
, s/ D# [/ O/ f4 p3 m「也不用给我们钱的,你们该看出来,我的小姐并不缺钱,所以真的不需要各位的报酬。」
- y! ^  e9 @8 N* p: T1 x
. L4 V; B2 z6 [# x" ]. F2 ?$ b「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我家小姐的皮肤不太好,日头出来了身体会很不舒服的,所以趁现在太阳还没完全出来就该走了,不然午间炎热的时候赶不到下一个地方休息呢。」6 N1 B1 U3 a0 E  c, H
5 U" }( T, C; V& u! T
「真的很谢谢大家的厚爱。真要感激的话,不如以后就记着,女巫并不是每个都如此邪恶的,还是会有像我家小姐这样心地善良的。」! X1 t! I6 i# v9 |
  ~/ [, P6 W$ h) B
「好的,我会好好转达各位的谢意。各位还需要好好休息才是,不用送我们了。再见,再见。」8 |7 j2 q# H. Y+ k* c( K
3 `3 y' J9 E6 h+ Z- `% O2 [0 Q. }2 V6 Y
「讨厌你们?怎么会呢?」伊恩笑着,「我的小姐只是有些累了,而且也有些害羞,所以才没出来跟各位见面而已。」$ ?1 {8 d/ j' U$ g1 q1 D' B
" a# w* S& Q/ n. _
车里的乔安娜其实还在平息着那天魔力使用过度而引起的疲惫,并没有听见车外那些人的话。等伊恩终于解决完那些人,车夫把车给驾起来的时候才问刚刚那是怎么回事。5 a) ]: p! f& `
& {$ L! G0 `; {2 w5 O& ]' W) @/ @
「啊,是那天救回来的人,想要对你表达谢意。」伊恩让她靠到他的身上,坐得更舒服一些,「不过我都推了,那些东西都不需要不是吗?」
9 y+ _9 V7 J' d& {& q- \! c/ B5 }$ X
「嗯,没需要。做生意我自然会收报酬,因为那是交易,那天那个不是交易。」乔安娜哼了一声,「那些人,烦死了。」  q; C, T5 l" @. e2 X. {2 E% p

. U# ?3 V3 l' c* p4 Y2 F1 o/ Y: q「是啊,烦死了,所以你不用理他们,我来解决就行了。」他可是看见了,那句「烦死了」后面其实还跟着一个很淡的笑容……所以其实救到了人,她是很愉快的啊!! _7 Q9 `8 v9 w

. z: \* Y* x* j7 e7 D车子没多久就停下来了;大雨连绵,山洪淹没的道路都没人有时间过来清理,所以现在还堵在那里。
2 P5 y5 I9 `$ g& g
1 C7 g& L" Q/ W! ^9 t! S- D「小姐,要绕路吗?」车夫在前方问。
' |* ]8 \) e# t, B& o
; @, y# ?% z, S1 o5 D# j「不用,我来就行了。」虽然她的魔力支援不能够持久,否则她就能够用使魔带着王子回去了。但是她的魔力是强大的,清除路障这点只是小事情而已。9 r- J" t  Z  }% {: V9 v% `. Y
& i. P* r2 e" ?
下车,她看清楚路况之后,小阳伞在地上顿了顿,土地自动翻滚了,没多久就让出了一条平坦而干淨的道路,她也回到车上继续睡了。1 k) p5 K% L' E9 I8 K; f
1 j. {$ E( k- a6 n8 |
伊恩看她睡下,脸上停止不了微笑。; d3 c: u* b/ [3 ?8 q1 n% V) i
; ]: g1 X! U/ ]: K
但是,在发现马车经过的路越来越熟悉的时候,他的微笑有点塌陷了。他敲了敲前面的隔板,「车夫先生,我们是要到王都了吗?」
+ s' I! R" q. T- j  Y( K5 x) g, U
「是的。」别的,他不敢多说……因为他似乎明白为什么女巫会吩咐说如果王子不主动问就不要说是去哪里;看样子,女巫并没有对王子施法,但是王子却黏着女巫黏得很紧。这种情况下,王子还会回宫吗?又或者王室肯接受女巫的亲近?
8 q0 w% m' O! }: T0 h; A! q3 Y6 ]# B4 ]& d' G, i
而在越来越靠近王都的范围后,一些正装的骑士也策马靠近了他们这辆马车,呈现一种护卫的姿态……即使他从未跟外面打过一声招呼。所以看来这些骑士认出了这辆马车,而漠不吭声的车夫必定是王宫派来的人。
9 P. b/ K# p" u( @
+ r! [5 l: b) Z# C% w# M! I王都……伊恩看着因为马车颠簸而睡得不是很安稳的乔安娜,不想去问她瞒着他前来王都是为什么。* {. j) X0 F+ z! g0 ^

- P5 j* A$ B1 J  q3 e: H不论,是因为想把他换成一万枚金币,又或者是想把他交还家人再离开……他都不想问,不想要提前知道那可能会降临的离别。
4 v8 d; A$ U- S! R9 D+ T$ M1 }! J$ K9 L' L: J( `/ j

2 a$ r! g3 z% E, D1 d  W
 楼主| 发表于 2017-6-15 21: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4


: c% m! n5 u0 l( H& q5 n- {马车把他们送到了一个距离王宫很近的高级酒店,那里的环境并不是来之前那些平民客栈比得上的。
) D5 _, Q; L% k# z& ~. `! U8 b4 O% j+ o
看到这,他已经开心不起来了。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却知道这是母后娘家的产业,是母亲的嫁妆之一……母亲的娘家是周游列国的商贾,生意遍布本国不止,连周边很多国家都有商号。那个家族并不是什么世家大族,在崛起之前只是普通农民,但凭靠着富可敌国这点,父王恋上母后的时候祖父才没有反对他们的婚事。
3 B' B3 Y0 _4 @
1 x5 {4 x% Y/ Y9 w- K$ a; a但,那是因为母后娘家的实力强大。而且重点是,母后也一样喜欢着父王……不是他现在这副情景。9 m2 D# c/ ?0 C, c9 `# Z9 Q7 w

' G2 y/ @' `, S两人下车之后,连忙凑前来迎客的侍应生即使见到了趴在乔安娜肩膀的蜥蜴也面不改色……这大概是母后已经给过吩咐要找胆大并且机灵侍应生吧?否则正常人来说应该就像一旁路人那样,一脸的吃惊。
: V- {# n) _9 s# W4 a- P1 z. |( ~2 x4 \5 l9 f+ m( {
「嘎!」停驻在木杖上的乌鸦叫了一声,让乔安娜连忙轻抚并柔声安慰。; H! ]# t" v# A9 ^

- M8 E" Q' S, @$ A「放心放心,只是人多了一点而已,有我在,没事的。」6 P, o: E' R3 R1 @+ o
( ~# J1 \! A( y" R. f" k
乌鸦的翅膀,当初就是被人类给折断了的,就在闹市之中,为了觅食而流连肉铺结果被肉铺的主人所厌恶而下了狠手。本来,鸦群是合群并且记仇的,一只乌鸦被攻击就会引起一整群乌鸦的报复,而且乌鸦的力气不小,很多闹市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不过,这一只却是特别的不合群,也或者说不知道基于什么原因而被驱赶出了鸦群所以独自一个,所以肉铺的主人才敢对它下手。) h% c1 p2 [3 i  ^; u4 F9 _
* S9 @$ i1 R' F, Z2 L- ~
是乔安娜那天刚巧路过了,伸手就把它救下,带回家里好好地疗养。但,毕竟乔安娜只医过人,没治疗过鸟类,因此乌鸦虽然后来痊癒了,却从此不能够长久飞行,而且从此对于其他人类十分忌惮,对她也十分眷恋,所以她就留在身旁养着了。
, k6 l: T0 r+ h- a1 f0 P' A6 j7 }0 X
那时候,乔安娜的肩膀已经有了蜥蜴,而乌鸦也没这么喜欢她的肩膀,所以这一支作为法杖的木杖才被她从橱柜里挖了出来,作为乌鸦的停驻处。
( |( u, w" x+ X: u  m! I) O  q5 m9 ^. x  a' n/ x/ T
提着木杖,她没有把其他人的表情放在心上,跟在侍应生的身后来到了华丽的房间。其实说是房间,倒像是一个小房子了,有着三个房间和一个客厅,非常宽敞,而且还到处都有呼叫的扯铃,服务非常周到。
% _8 b$ {0 N  T' ^" q
5 [+ i: q# }) F$ f& Y2 D( u「早点休息吧。」乔安娜安置好三个宠物之后就这么对伊恩说着。, X5 B/ c* F: w2 ~
$ K, W0 q0 h  M- S' L1 `
「主人。」伊恩叫住了她,对于接下来要说的话而觉得忐忑。
) Y+ C( h, n5 N0 Z' l6 o7 P& S
1 h, ]: p3 `" |5 M9 Q1 b「怎么了?」乔安娜看着他,「身体哪里不舒服吗?过来,我给你看看?」
* m* r: {' m9 b- H* T* K% h- n9 Q7 o9 \
伊恩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想提出一个无理的要求,不知道会不会得到成全……」
5 ]8 R$ O, E! A. n& {
3 A" Z! q; T5 n* ~$ U「什么要求?」. z4 E) D( D8 ~. M0 ~

; R/ ^$ u1 @8 K7 ?; D$ @+ z如果,今晚真的被送回去……如果女神真的不要他了,要把他送回王宫里、他再也见不到她了,他希望能够有着值得回忆的时刻。总觉得和女神在一起的时间不够他回忆,永远都不会够似的……可是,现在就要画上休止符了。
2 Q: w8 ]" C& y7 @# ^$ l5 v7 u8 q7 Q# U4 \4 n  F) X; j
「今晚,我可以睡在你的旁边吗?」伊恩低垂着目光,不希望见到女神对他愤怒的模样,「我的睡相很好,不会打扰你的!我只是想要靠近你,就只是……我……」
9 R7 e- o+ S9 r" I: V  v9 z5 y  L
, m: r8 Q6 }. f3 A( `' Y慌乱的模样,让她想起了当初躲在她发里结果被揪出来的青蛙,当初小东西是即使被她揪住了却还是尽力扒拉住她的发丝不放的。7 d$ v: M1 d! G& `- L5 m5 {

9 r* H6 ]7 I7 L' p/ V+ |她的味道,就这么吸引人?她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嗅了嗅,明明就洗得很干淨没什么味道啊。1 ?* k5 Q6 ]/ L2 s' M
8 w+ B8 J2 f! _1 R, E" m
「我就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理,主人不答应也是正常的……」这么久没听到回应,他呐呐地说着,颓废地垂下了双肩。
) J9 Z; F, d6 {# t& i* f6 _# K
* U1 H# v6 ^5 Z. d; F「我没有不答应啊。」乔安娜看着本来颓废的男人双眼瞬间爆发出光彩,虽然为这样的情况而觉得担心,但她同时也是欣喜的……真不应该啊,她真不该为他这种迷恋的心病而觉得开心的,即使她就是那个被迷恋的对象。「去梳洗吧,我等你过来。」8 H* ?% |8 Y/ T2 x6 O

7 }2 z# e" f5 b: T看着伊恩欢乐地飞奔而去,她叹了口气,也跟着去另一个洗手间梳洗了。
- }- i4 g8 O8 n7 X2 X
: F0 k" I8 @) W# d, e! P
/ J8 _; x$ y" n
. i+ U% D9 B$ p, F- x, e9 G3 x
. A" |2 ]: Z. S, s4 j$ q
$ Q, D) t( g) H

$ K8 t7 w5 W  g, K
* ?" i! n/ T9 G, K" u  ?. {再有两次更新就完结。。。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20: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5


  x* f5 Q, [7 M7 q  {# m因为疲惫,乔安娜躺到床上之后很快就睡着了。而睡在她身旁的伊恩则是难以入眠。
) z" L0 V; E4 V+ V% ]. o" y) ~2 G! V0 R; f+ [6 X% ^
今晚就是和女神在一起最后的日子了……他看着她的睡颜,心碎地想着。' u6 u% _% ?/ N
, |3 }, G# G; c" `. G& A0 @
他知道的,女神一直以来都认为他的爱恋只是一种病,但他却觉得如果爱上一个美好的女人也是一种病,那他宁愿这样一辈子病下去,不要痊癒。2 a* J" Z( d! }2 `8 ^" R

6 U8 J# S) d! O, V乔安娜睡着之后就是睡得很沉的,非常难被唤醒。所以他大胆凑近,把鼻子贴到了她的颈边,让鼻尖满满的都是她洗澡后的香气……他要永远记住她的味道,一辈子都不能够忘记,因为,这是他这一生中唯一的爱恋了,不会再有别的女人像她这样能够满满地佔据他的心、一颦一笑都牵扯住他的思绪。
& U' K% K: ~- q- a6 V+ n9 g. N
7 F% O$ U. ^1 n: k' k  W" ?. w伸手把她拥入怀,他用身体记住属于她的触感。他一直都不敢这么狂妄,只除了营火会的那一夜,因为村民都在所以他开玩笑地抱了一下。就只有那一次,因为他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她不会这么去扫兴的,之后他没有那个胆子再伸手了,怕会看到她厌恶的表情。
+ r0 {4 Y, l6 f1 w% N1 t9 J# V, @  Z( b# w! s1 [! n
她的腰原来这么细吗?难怪邻居看到都觉得担心,真是太细了,像是快要折断似的。
0 i3 e$ L6 E# }6 [, T5 f
2 Q$ a. X! a( O, H# Z6 ^# s她原来是这么冰冷的吗?真想就这样一直给她温暖……但其实她不需要的吧?否则这么强的女巫,怎么会不给自己弄一个能够保暖的方法呢?自然是因为她不觉得冷所以才不去保暖啊!* T$ n* z# n# K) K

2 x' h/ R' j. y* X  F, u她的身上有着书籍的那种泛黄纸张的味道,以及干枯草药的味道,让他不禁想起他还是小青蛙的时候,在她的书房里看着她一边称量着药草,一边翻着书的模样。2 L2 z. m3 i1 x. `1 D; C8 ^

. Z; J, T% Z! t1 n那时候的她最迷人了。% j7 T; H# O) @; o# y
( i8 L# I6 N! E3 k$ t6 O
能够在她的身边睡下,那大概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幸福的事情了,可是今晚可是最后一夜了,就这么睡掉会非常可惜呢。所以即使疲惫不堪,他还是细细地用眼睛描绘她的脸庞,用鼻子去记忆属于她的气味……但是怎么办呢?不够啊,不管怎么记住都觉得不够啊!9 }" M9 p+ N" e6 B9 Y( q1 \" \

; Q. V; e: v( x1 M; b为什么他不是她的使魔?为什么当他还是小青蛙的时候没有被收为使魔呢?如果他是她的使魔,是不是就代表他们被看不见的契约给绑定了,就不会分离了?明明她答应过的……明明她答应过他不会捨弃他的不是吗?* N; T4 j. j' d" x
; B1 t3 }# j9 B: W1 L
越想越委屈,委屈得快哭出来了,但他依旧不敢有任何大动作而惊醒她,就这样憋着到天明,在乔安娜醒来之前把手脚都缩好,从外看起来就是睡得很不错的样子。% S( Z$ f5 F+ w3 t2 p
; z6 y# _0 T) m3 B$ K
乔安娜才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他的笑,双眼依旧迷濛的她没看清他眼中的不捨,只是有点惊讶他的黑眼圈;这张床是她睡过最好品质的床呢,在这种床上居然会睡得黑眼圈都出来……会有这么不舒服吗?还是……因为他是王子,所以睡不惯王宫以外的床呢?" y5 z, K2 }+ B; R" F& b- T
4 e3 s2 x3 [5 r; |! J
「早安,主人。」他扶着她起床,「要我给你打一盆洗脸水吗?」
1 y) n% A  O7 y5 ]  P2 T/ _
+ z9 s  v  w( _「好吧。」虽然好像拉一下铃就能够解决,但是他这么想出去便让他出去好了,大概是想上厕所了吧?# m0 g: P) w8 F% ?8 Q( q
( f: B3 N, R1 J/ n  a9 r
而实际上他也确实是想要早点脱离乔安娜的视线,因为要洗去脸上这些糟糕的痕迹。到底是最后的印象,不能够让她看见这么憔悴的面容啊!0 L) ^* b0 j% }* b$ m8 ^

9 M+ r" s) m  T6 ^" z# t: |4 p) U所以在打理完自己之后,捧着面盆出现在乔安娜面前的又是一个翩翩公子,温柔地伺候着她洗漱……让她觉得十分怪异,明明以前还没黏地这么紧的。- g' Q4 c8 L7 ?9 L
, y3 O; K  |8 y* l5 c
至于心底那一点点的不捨,则是被她完全无视了。: n0 w# U# o- v2 \6 S6 q1 \

! G: f+ x( k( L, @5 Y
) Y" b& p' D, S8 _$ X

& @% C/ X% n; \) u% h2 {3 e/ h. f7 P3 s7 f( ^
+ f. n: Q4 B" v' Q

4 f9 C# Q  Z- @" ^1 h+ k6 P6 H9 Z% d# y
. ?, g3 w* F6 `( N. C) R

4 O& |0 W6 E) Q$ }$ O8 Q" P; }; Q明天完结。。。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10: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6

( q  H" c9 ^5 B8 A9 s, ~
两人打理好自己之后正想下餐厅用餐时,侍应生就前来敲门说有客人拜访。  t1 s- G7 K6 T
( V) J5 X9 H/ B. T
这是完全在意料之内的事,乔安娜不吃惊,不过她也发现伊恩并不吃惊。这个男人果然是聪明的……大概也已经猜出来她打算做什么了。0 V6 X; L- Z% J) f% g
" M$ V# N! |6 `; n# e
侍应生直接把他们带到了酒店经理的会客室。  w6 Z3 t: B7 }6 U  N9 m

4 i# _$ H% Y! u当他们来到那里时,酒店的经理不在那里,而坐在华丽沙发上的有三个人。一个有着灰白发色的中年男子,留着胡子的模样看起来就十分威严,依靠着他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面目十分慈祥,还有一个年轻男子,面目上就和伊恩十分相似,但却年长一些。由此可以看出,伊恩的轮廓比较像母亲,而伊恩的兄长则是比较像父亲,乔安娜当下就认出他们是一家人的关系。
- i/ X5 h! h+ Z) @- S3 L2 I0 q) q
4 }; a; r+ T2 b  m  j- w  |* O% `4 _" {9 @乔安娜牵起裙摆行礼,「荒野女巫——乔安娜•黑绒,参见国王陛下、王后殿下、大王子殿下。」$ H( j2 [* Q% n6 [
9 H) M" B# ^: X& ~6 Z
「我听说过你,荒野的女巫,从雪地女巫那里听说的。真是太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还给他良好的治疗。」国王站起,真切地握住了她的手,「而且在得知他的身份之后就尽快地、安全地把他送回来,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感谢,尤其我还知道你让那些丧心病狂的女巫死了!」: k. @1 m) e" w" F$ V

8 k" L1 o; a9 X$ [! R这是她应得的称赞,所以她并没有推辞,但是过多的赞美并不是她所需要的,所以她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国王的热情冷却。
; i# ^+ Q  X1 B/ |
6 o$ G+ h. Q; V6 }. m* B1 }而王后则是抱住了许久未见的二儿子,「天啊,伊恩!终于见到你了!你知不知道,你失踪的消息传来,我和你父王是多么地担心你啊!你哥哥甚至还带紧张得兵去找你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看着是有点憔悴,不过你平安回来就好,母后会吩咐下去让厨房多准备一点好吃的,你该补一补身子了!」
- Z- I5 W2 d$ M' f2 n' g2 j, Q% Z; Q5 w( O) Q
而大王子则是先给伊恩一个拥抱,然后也跟着在国王之后握住了她的手猛摇,「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我弟弟这么勇武的人居然会失踪,我真的不知道会有什么比他还强的人能够这样悄然无声地让他失踪……总之真的太谢谢你了!」
) V( R: q  t& o. M1 D, F/ r5 L2 @/ l; |8 {( J3 c8 k
对于这些热切的感谢,女巫只是回应了一个礼貌的微笑,没有多言。" m/ J, I/ I* ~3 O1 l, S- N) X

8 a6 x# {' Y: ]' J9 c「不知荒野女巫想要什么样的报酬呢?你可是我们王室的恩人,请尽管提出,只要是我们做得到的,我们一定满足你的。」国王发出了这样的豪语,却在之后才想起这句话是不妥的;要是女巫以此来做出什么对国家有害的无理要求,却又是在他能够完成的范围,这该如何是好?作为一个国王,对于任何人都必须要有适当的揣度,这样才能够避免许多问题……刚刚就是过于兴奋了,所以忘记了。
0 V9 F" }) ?2 t/ ^6 j8 M) @
3 O5 C9 O4 h4 {& p# j却是出乎他的意料的,她只是笑了笑,「不需要报酬的。」
; j" I3 m' [# ^7 V( X% x
# m! I4 }' }5 `' h「不需要?但是你救了我儿子……」
4 P! L& b; Z+ I& g0 f( K) p, G' B% m7 O3 x! J% C
「这并不是一场交易,所以我不需要报酬。」女巫摇了摇头,对一旁徬徨站着的伊恩笑了笑,「何况救了他,我是觉得愉悦并且庆幸的,这已经是很好的回礼了。」, F$ b  ^* U' |* G6 p

: N) E0 a2 g$ }国王第一次见到施恩不望报的人,有点无措,「那,至少在王宫里做几天的客人,让我们好好招待你吧?王宫里有一些珍奇的宝物,或许你会有兴趣见识一下呢?」
5 e1 k$ Y4 {7 U3 B4 h
- y) W; q, a* M; f2 t6 I% g8 s& ~! i女巫再一次摇了摇头,「不了。看到他回去之后,我就打算离开了。」
$ m) x7 @% k4 E8 l) {0 ]) {* j1 S5 u2 n- h; {% k, T
「这么快?」: w6 }' c" U3 R; T

+ T# e3 P6 E( ]2 X2 Y/ ~$ f女巫笑着不语,点了点头。9 `- T  q( g6 l$ x. O. H
- g: `3 p8 u3 A6 K4 b& A
她走向那个不再露出笑容的男人面前,仔细打量着这个从小青蛙那小身躯而变成的个体,轻声地开口,「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过操劳了。我提醒过你很多次了,这是最后一次提醒你了……只要好好调理,你的手脚还是能够比现在还要强壮的,虽然是依旧提不起剑,对于这点我表示遗憾,都是因为我的医术还不够高明而导致的。」
2 x% a2 U$ Z5 ?3 A( Y' v2 u$ Z' G) Q7 A7 g' l
在这里你会过得更好的,比在我的身边还好。毕竟,你可是一个优秀的王子呢,怎么可以一直跟一个女巫混在一起呢?
) B1 E1 l/ |  N  Q" s2 S+ K+ W3 [1 c8 [( q9 U% h2 A
而伊恩,他以为自己真的能够放手,真的能够看着乔安娜转过身离开……但是真的发生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e) ~7 B! [- Z

7 @5 m& y7 W) N1 P8 y「你说过不会遗弃我的……你说过的!你承诺过的,不会让我的世界毁灭的!」伊恩抱住了她,喊出来的声音带着丝丝的哽咽,「你要是走了,我的世界就毁灭了啊!你明知道你就是我的世界啊!」
) u" q: i! y3 f% l6 p& Z' V' d% e6 J8 D9 M; G- n4 s* }9 t
他的怀抱自然困不住强大的女巫。乔安娜的手轻轻一拨就把他给甩开了,看着他的目光难以形容。
( B8 V( B7 S# E: p7 N& v% t) A5 M" @
「伊恩•高流,清醒一点!你已经不是一只青蛙了,你是一个人了!你不再是我的宠物了啊!你是一个王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你的眼光该更加宽广才是,为什么要局限在我身上呢?更何况……如果当时救了你的是别人,你也会对那个人保持着同样的想法不是吗?」1 y! f5 q, O% |* z/ d

6 e7 F+ F( W! ~是啊,救他于水火之中这点就是她被迷恋的最大原因不是吗?否则就像她自己想到的那样,这么一个怪异的女子,谁会喜欢呢?& Y; q' z% C. E% I; S  l6 U! x
2 }3 |3 s+ U$ A3 X
如果在那时候拯救他的并不是她,而是另一个貌美如花的公主呢?说不定不用公主,任何救了他的人,他八成都会如此迷恋吧?: |5 |0 w9 x5 j
) N! t3 N7 Z( g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伊恩试图握住她的手,但她一个后退就离他一臂之遥,不管如何都无法靠近,「就只有你……就只有你啊!没有别人拯救我了,唯一把目光停驻在我身上的是你啊!当我还只是一直不起眼的小青蛙的时候,只有你是不嫌弃我,还把我带回去仔细照顾……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像你这样让我心动了呀!」
+ y& M/ S7 k$ |) D7 s
3 w) ~# ~) [  O" \7 h  R/ v「你这只是错觉,只是凑巧因为救了你的人是我才会让你有这样的错觉……你这是病,是心病啊!」
2 g8 \! O7 X! `5 v+ X5 H: G( S8 r' w# j, t( A8 R
伊恩在发现怎么样都碰不到她之后,无奈地站在原地,看着她的目光不仅仅是热切,还是带着恳求,「如果喜欢一个善良的女人是一种病,如果喜欢一个温柔的女人是一种病,如果喜欢一个嘴硬心软的女人是一种病……那我还宁愿这种病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0 A' B( P" f) Z" y
% t- F  t: X/ B7 n女巫被他的目光给震住了。
: m) e3 ]7 D; \3 q4 [, W9 Q% {% ]- I) G4 b
「疯子……疯子!不要忘了你可是一个王子,怎么可以如此任性!」, @+ f8 p; A4 D7 c$ a2 W

' {, y& c0 B9 [/ I4 m4 X- ?「那是不是只要我不是王子了,我就可以任性了?」伊恩问出了这句话,也没等她回应,他就回过头对愣在一旁的三位长辈急切地开口,「父王、母后、哥哥,我已经拿不起剑了,我再也不是那也威武的二王子了!我的手和脚曾经折断过,现在已经不堪操劳了。至于政务……哥哥你是知道的,如果不是因为我政务不行我会去领军吗?我回去也只是做一个废物而已,更何况我还曾经中了诅咒,这样的一个王子只会让王室丢脸,所以就当作我在外面死了好不好?至少死在和女巫的决斗之下远比我是一个废物王子来的好不是吗?父王,我……」6 f: ]' T/ {7 L9 g
2 ~5 f$ U% _3 e$ Z! h! p, r3 g
「你这是在说什么话?」乔安娜一巴掌刮了下去,「啪」地一声十分响亮,「那是你的父母、你的家人,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伤他们心的话?」
5 ]* t/ I' R, h) n# G9 d! ~
( k5 Q& O$ ?" F: l伊恩终于住嘴了。他知道他的家人现在是多么地震惊,大概是到现在都还说不出话来,可是这就是他的想法,他无意美化或者隐瞒这样的想法……毕竟,如果他真的回去了,事情必定就会发展成「高流王室出了一个废物王子」这样不利与王室的丑闻,让王室的名声不好之余,说不定还让一些有心人有机可趁,他现在也只早一步说破而已。/ Q# k  h( Q' G5 ?: W0 U: s

9 P, _0 N) L2 n! r$ S但是她生气了,所以他只好低头呐呐的说了一声「对不起」;他真的不想让她生气……即使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样,他还是不希望她变得更加生气。. c- G) R9 |, W2 z
8 t# ^, z9 D) {7 K7 _
「总之,你这只是错觉,只要我离开了,你的这种错觉自然就会消失,你的心病自然就会痊癒的。」乔安娜深吸了一口气后说道。但伊恩很清楚,这并不会因为她不在了而消失……否则当初被她放到水池边的时候,他就已经离开了,哪里还会守在水池边整整两个月都不离开呢?
; Q  l8 N$ }& Q, ?! r* x$ @" J1 H# D3 k
气氛很尴尬。
: x* ]3 c6 l( `
+ {( L. Y8 a5 F; P6 G乔安娜想着她该是时候离开了,但是却不想要挪开脚步。6 Z! I+ J" w% O: M% u
5 C: }: w) N. Z! P( |0 e
伊恩想着她快要离开了,但是不敢再说话,怕又会惹她生气……明明就知道今天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把场面弄得这么尴尬。他果然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傢伙,活该在政务上总被哥哥嘲笑说是笨蛋,不懂得用最柔和的方法来解决,总是这么的粗野。
) b0 z( Z! ~% S: u, a
  V2 A  O" n7 p. p, K就在这时,在旁当佈景好一阵子的国王清了清喉咙。
2 L+ `: Y, T3 p  n% p9 r, h4 |  l7 \
9 [- M7 s; j9 [" y9 O, @「其实……如果当一个国王还不能够稍微任性的话,那还不如不当了,你说是吧,女巫?」
& v2 M* x- d. X0 V3 ?" D( Y5 E: o) r% X
这是什么意思?乔安娜疑惑地抬头,却看见了国王别有意味的笑容。
. O3 C% N& h% `  }3 h, A
) t- ]) a- u/ \9 a( G「我儿子究竟有什么样的过去、有什么样的伴侣,这都是我们的家事。至于外人的话……管这么多干什么?敢说一句我就把他扔出国家,既然这么不满那就不要住在被我统治的国土啊,你说是吧,女巫。」国王摸着下巴的胡子,笑得乐呵,「何况,要那些人闭嘴,我有的是办法,这并不是需要在意的事情。」
1 }7 ~8 S) A& Q- h" N5 c
2 r3 T. I$ c8 y  B' p( W7 M; N「对呀对呀。」王后笑得比国王还张扬,直接就给乔安娜一个拥抱,「哎哟,原来我儿子这一趟出门不知有一段难以忘怀的历险,更有着一段难以忘怀的恋情,现在更直接把我儿媳妇带来了呀~哎哟,怎么这么瘦?是不是伊恩没想办法让你吃饱饭?我就知道这个本儿子就是个笨的,我总难免比较操心他的终身大事,怕他就这样,一块木头似的孤独一辈子了!结果眼光还是不错嘛,居然还是一个女巫呢!真好,真好啊~」
' ^. a$ R- W1 U: Z
3 y/ q) Y# x2 {( _7 Z* j8 p& b8 T她可是一个女巫啊,总是和邪恶扯上边的女巫啊!这种反应是应该的吗?
: ]& g1 Y1 l+ Q9 }5 n
4 }; c& O& W! }6 r1 A1 a6 J% ]而大王子却是在旁边打起了女巫的主意,「如果我弟妹是女巫,那么自然就有一班女巫的朋友对吧?那到时候有灾情发生了拯救行动就能够更快展开了……说不定可以直接开一个女巫培训班来培育有资质的女孩当女巫?这样的话每个城里安置一两个女巫,一旦有事情发生了就能够马上联络上王都这里,所有施政都能够立即执行……想想都觉得美好啊!果然就是要想办法让通讯更加快速才对!弟妹不会拒绝这么点要求吧?到底王子妃也有王子妃该负的责任……放心放心,绝对不会沉重的,不会打扰到你和我弟两个的二人世界的!」, I0 H6 r$ }- S

4 T2 O) f/ W2 O9 |& \5 M/ C这是怎么回事?她什么都没答应啊!2 t( h# B& ^4 x. x) Q
. }. S/ \1 \5 W
就趁她这一愣神,伊恩再一次把她抱住了,并且抱得很紧,怕又会再一次被她甩开,「我是真的爱着你,不是什么错觉也不是心病……要不你直接签了我做你的使魔?这样我就一辈子都属于你了,谁也不能够把我从你身边夺走,这样好不好?我求求你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好不好?」
! U6 T5 I) U  R& s# t* W$ a0 ?4 |1 N0 C1 ~- K% I
这是一个王子啊……为什么语气要这么委屈?是因为她所以委屈吗?她居然有这个本事,让一个大男人如此卑微地乞求着自己的目光吗?
  s0 t: _/ m2 c: W: x6 ?
( b/ t6 v0 q* k* P2 r1 f这感觉,就像是梦一样。她这样的人,居然会有人愿意放在心里、万般呵护……呵。
1 O0 C& v8 G& R! n& T9 ?7 n+ e" E( }: x' a) L$ h6 z" Z
「是你说的,那以后可别后悔!」她低声嘟嚷着,但这句话绝对一字不漏地传进了他耳里……他的心顿时被狂喜给充满了。' M: C0 W& }# M9 d9 z8 y0 ]
3 O5 p; K+ l, v
「不后悔,永远都不后悔!」伊恩狂亲着她的脸颊,「我爱你,爱你爱你爱你!你愿意嫁给我,真是太好了!」  J9 ~' G' w% l" X$ T! f4 l' B

: p# _; }9 f7 |3 y9 _& a5 r她有说嫁人了吗?没有对吧?何况也太快了不是吗……心里是这么想着,但是脸上的微红却久久不散,而嘴上也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 q0 v4 m$ F* d) X9 K
; S8 X6 N) q: |! ]
7 N# p0 k  i. _) a4 v
6 k0 Y3 f# ]* U1 |- N遥远北方雪地里的女巫收到了婚礼的邀请函,「哈」了一声,弹了一下手中的华美信纸,「就知道我当时忽悠她说我魔力不够带人回去是正确的!要是我当时直接把人带走了,还有什么好事情能发生吗?妹子大概没发现我算计她魔力支援无法持久这件事吧?不然一定记恨着我,邀请函才不会这么普通……嗯,还是不要说好了,她脸皮这么薄,恼羞成怒就不好了。啊~真是值得庆祝的一天啊~嗯嗯,去泡温泉吧!」
, w3 c$ R# _/ J" `8 U" F$ H$ }4 b% S3 y" h9 w

! E9 g" N! H9 N
" D' T4 _9 n% P: Q8 T【完结】
1 k' F5 F4 w  @" 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小黑屋|用戶指南|墨水·咖啡·殿  

GMT+8, 2024-2-22 02:52 , Processed in 0.04054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