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2015|回复: 72

《白苏那只狐狸精》15/12 第九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8 16: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本帖最后由 一零 于 2017-12-15 00:16 编辑 " Z& A+ {& \; Q+ q+ S/ n) \# t

; u: c, t# ^; I) M+ R3 V
目录:
3 t2 [5 `( I% z' u+ \7 j
(一)救命恩人
; V, z$ h7 m# A! v+ B$ Q; p0 l  j, ^
(二)登堂入室  w/ M: v  l" G3 i
* p+ I2 v) x9 m$ _. K! M8 N$ ^* m
(三)项链
1 m, q6 v, E1 A% @
/ G9 F6 S9 b) b; }(四)附送的故事
$ z2 P( y  F1 O( j5 V7 J& J2 a- u" G" A* Z6 Z4 c# f. z
(五)一颗水晶的价值- |, [& w" F& a
* f4 v) |8 m6 ]9 ]( C
(六)内丹
. ~2 R3 U" M7 R+ K- n6 }2 L6 M: p! v$ k. W! Z. \- @
(七)幻觉
6 _4 }% \9 z; Y* g
, f0 r6 t- V: ?+ f/ f8 r/ {(八)修妖
: a  K9 A0 Y7 }" v4 ~0 S& G: x1 [9 Y6 Y; ^  L: i
(九)万事起头难9 Z  F, ~6 I& d; Y" t8 w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6: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零 于 2017-3-3 01:57 编辑 4 P8 I% |1 R% {- o! G* j

" M. x1 {0 o7 W% g3 h$ D* g7 e
一、 救命恩人?
* E3 e$ |7 g) ]' j! w1 Z! s

4 l9 p+ p5 r& N
9 L9 t# W9 A6 f* [/ E2 c/ R

% o3 U4 a$ O% }* F" D) g6 C
我的室友陈美琦从来不赞成我跟陌生团队去露营。她总说野外太危险,陌生男人也很危险,两种危险加起来,几乎相等于“少女遭先奸后杀弃尸山野”的新闻头条。无奈她生气的模样太漂亮——作为外貌协会资深会员,我为了多气她几次,每个星期都故意去深山野林露营。
/ O1 j- ^( x4 _8 m- J
刚开始我是冲着野外露营新鲜刺激才去的。后来我才知道其他人根本不是来寻刺激,只是来亲近大自然的,因此主办方绝对不会让我们处于危险之中。久而久之,这种规规矩矩的露营越来越乏味,我越来越觉得无聊。到最后,我去露营的目的只剩下气美琦。
0 V4 y8 j  |! b8 K6 u* u/ V5 _
太无聊了。所以我趁大伙儿忙着扎营时找借口离开团队,拿了装备独自潜入森林探险。
: t' z6 u. ^( l0 P
虽然看起来很勇敢,我其实还是怕死,于是也没走太远,只在附近地区晃晃,并且随时检查方向和路线,一出状况就能马上冲回营地……然而当我很有信心地往回走时,却发现我迷路了。
$ V' |5 M: b3 [; c4 H2 X  d
这不可能!我记路的本事几乎可以媲美GPS,即使身处陌生城市乱闯也不曾迷路,怎么可能才走了几百米就回不去了?

+ D( X" e8 m% D7 @7 U! s
“何夕……”
' ~6 I: K) ]* R. a8 z  {8 H/ Y6 u
背后有人轻轻呼唤我,我大喜,立刻回头——却在转到一半的时候硬生生把头扭回原位,右手僵硬的从裤袋掏出指南针查看。冷汗涔涔。指南针疯了,像快转的时钟一样疯狂绕圈。
* e. e. r- g2 T. j* W: c0 b. s
我听我妈说过,舅舅小时候和朋友入林也遇过这种事。舅舅的朋友当时回了头,而他拼命跑,直跑了好几个小时才跑出迷障。后来那朋友就再也没回来了,老人家说,是山林里的精怪吃掉了。
2 ?( D5 h8 L$ s- c
“何夕……”
9 I" B' b/ k* m- N  J( w- _  y0 p  Z
不能回头,不能答应。我抱膝蹲下,卷成一团马陆,闭眼狂念佛号。神啊!佛啊!我平时不烧香,您能不能大慈大悲、大人不记小人过,让我临时抱抱您大腿?

' R( G0 o9 o& T, D
那垂死病人的呼唤声越叫越起劲,起初只在后方,后来四面八方都在叫我的名字,越来越靠近……直到一只温暖的手掌抚上我头顶,那叫魂声戛然而止。
' `+ `6 t7 P  }0 s; I2 O1 R* d
一把清亮的声音在我前方响起:“噗。好了,它走了。”

1 m5 G. G* J4 D0 s
我抬起头,因方才眼睛闭得太紧,视线特别模糊,只看见那人一脸似在发光的笑容,全身白皙得泛出光晕。

7 Q9 y8 [. E, n0 b$ [2 q( h
“耶稣?”太好了,真的有神来救我啊。
+ D4 i3 w" t% Y) _
待视力恢复正常,我才看清救命恩人是个帅哥,大约二十几岁,身穿T恤短裤,一头前卫的银白短发,瓜子脸,眉目如画。漂亮的脸蛋上,距离眼角有点远的泪痣黑如墨,嫣红的唇带按捺不住的笑意。
- W5 J0 v2 O& \6 O" v3 u& b) m  B8 ^
“我叫白苏,不是耶稣。”帅哥开口说话,两颗虎牙明显的露出来。

% P* ~- O% }9 F' l; o& P1 L
我看呆了好一阵,才清醒过来,着急地环顾四周。透过重重树影,看见不远处营地上帐篷鲜亮的颜色时,我才舒了一口气。我一边滔滔不绝地向救命恩人表达我真诚的谢意,边抖着发麻的腿站起来,却被救命恩人一把按回地上。
# s8 V7 n: i5 E( H1 p' I" p
白苏咪咪笑,伸出手对我说:“谢礼。”
5 S, s$ @9 f' y& O) l, G1 }8 N
我楞了一下。这不正常,不管是神话还是童话,都没有听过施恩图报的事。这帅哥难道是专门讹诈的什么现代茅山道长?考虑到我刚缴房租和学费,囊中羞涩,实在付不起驱魔费,我红着脸对他半调戏半开玩笑说:“道长,钱财我是没有了,不介意的话,我以身相许可否?”

% C* T% e& V; B6 B# ~$ x
“当然可以。”白苏微笑着说。他毛茸茸的白尾巴从背后轻轻绕过来,抚上我的脚踝。
/ ?; L8 \( V# V6 R
我全身升起一股寒意,想要转身逃跑——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手伸过来,把我夹在他腋下,以一种非人类的速度往山林深处窜去。

; }! z' R5 L: a2 F7 d; b8 K
我看着营地离我越来越远,呜呜地哭起来。

) m. i+ P0 `8 p
美琦,你说对了,森林好危险,男人好危险,我要回家……

. \9 l4 O* J7 f; a7 m5 ]; ]
白苏把我放在溪边,自己去洗脸洗手洗尾巴。我腿软得厉害,坐在一旁,害怕得一抽一抽的低声呜咽。很明显这个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我的是一只妖怪,只是不知道他想烤了我还是焖了我,或者他比较喜欢刺身。

, z: w: D( ?7 {
“喂。”白苏妖怪唤我。

( P& s* i; ~6 o. l+ \
我猛然震了一下,身抖如筛糠。他见我如此,觉得很好玩,又低低喝了一声,然后迅速冲过来,把我吓昏了。
$ c( e4 W7 `+ X; D
一会儿我清醒后,看到白苏正在拿不知道什么草搓成绳子,一头绑在我手腕上,一头他牵着。可能是因为他没有马上露出獠牙吃了我,又或是因为他长得太帅,我不那么害怕了,奓着胆子问他:“白……白先生,可不可以把我敲昏了才吃?”

6 ~; f+ O2 R3 ~4 H. b4 x2 ?
白苏站起来拉拉绳子,睥睨我,说:“哥哥吃素很久了。”

$ O. q1 O  f$ d& X- W3 W( Z' \
他像是遛狗一样牵着我,一个下午都在森林里逛,一会儿给我采了野果吃,一会儿带我去抓小鸟。慢慢的,我知道他只是心血来潮把我抓回来当宠物玩,没有杀意,于是试着跟他交涉让他放我走。可白苏一口拒绝了,大概是因为他还没玩够。
+ ~; C0 e) F* z7 ^6 W. T3 J
以前我总以为自己是花痴症末期,要是有机会和这样一个美人共处,我绝对可以把什么都抛在脑后不顾;现在我才发现,就算白苏美得倾国倾城,我可以不要江山,可是我还是要回家……

. @6 Z/ J  W2 ~3 ]. p$ N
我焦急地回想看过的漫画和电视剧。对付妖怪到底有什么有效的法子呢?白苏化形后的特征看起来像狼或狐狸一类,除了吃素,其它的习性应该和狼或狐狸差不多吧?想到这里,我悲哀地发现,生物科不及格的我,根本想不起这两种动物的习性啊!

: c; R1 x3 \, Q& G
我又哭了起来。

, g  l8 \  h6 l9 c  B$ i
白苏觉得我有点吵,又塞了一些食物给我吃。我使劲咬碎嘴里的野果,继续放声哭。他看我哭,突然笑了起来,笑声仿佛感染整座森林,虫鸣更悦耳,风更温柔,流水更欢快……这妖怪有魅惑的能力,只是笑,就让天地为之倾倒。

, P$ w6 ]/ A1 U. K) M
“何夕,你想回去?”
" L/ V( d# q2 v9 X) n5 }6 R0 N
我哭得说不出话,直点头。
' {2 d( k2 G+ l% F
他皱眉,露出为难的样子说:“可是你刚才说要以身相许报答我,你不能离开我,怎么办好呢?”
" l7 d3 I. |. d8 v
不能离开你,但没说不能离开这座森林啊。

/ k+ I2 b9 S6 w: ]! L
我灵光一现,说:“你和我一起,我带你回家。”
- m% p1 S1 W, c1 u& x$ t
白苏摸摸我的头,眼里有什么阴谋得逞的笑意,抱起我快速地在树林穿梭。
- f- Y. {$ h$ v4 e0 Z! h- U
他在我耳边欢快地说:“我们回家咯。”
  t& |- Q% _3 _2 u

+ b! `9 Y+ U- z" }$ w" K0 A+ _7 n" p2 O" C3 u' K5 ]
发表于 2017-2-18 16: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16:05
  c% j9 j1 l$ f  X5 d. q' U2 P第一章 救命恩人?

6 ~* v- Q& f& O  j( y7 k这是要带妖怪女婿上门见家长的节奏啊~~~XDDDDD
发表于 2017-2-18 17: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16:051 t2 I7 q3 b' S6 w
第一章 救命恩人?

' Z) D  F) V+ r4 I啊啊这样的题材太吸引人了我决定追下去!!!
发表于 2017-2-18 18: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16:05
: M# k7 F) k6 c8 E第一章 救命恩人?
4 B* z2 s0 h( ^- m
看到10重出江湖傻眼了,看到故事题材更是傻眼了,好神奇的一个故事
+ S  X9 C6 A9 o" ~* ~- v3 c1 s% @; w4 b. y( S/ d
以前10都是写男生视角,这次难得是女生视角,10出品必属佳作,墨咖孩子太有福了
+ r3 [  i+ \6 m$ T1 k
% d8 w1 d9 }( c  _ps:人鱼写完了吗,好喜欢那个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21: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7-2-18 16:23
7 x; A( e% E0 u9 m9 H这是要带妖怪女婿上门见家长的节奏啊~~~XDDDDD

/ q1 v- p' c; _4 [' X2 A: v; U到结局都应该见不到家长了~毕竟调戏帅哥这种事,父母不牵涉其中比较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21: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月 发表于 2017-2-18 17:43
8 P4 ?* [! T* E& `/ C9 V: |+ a啊啊这样的题材太吸引人了我决定追下去!!!
, ~: K; q5 x, X$ t
你也喜欢玄幻?你也喜欢调戏帅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21: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零 于 2017-2-18 21:21 编辑 % {5 I+ P) y# y% E4 K( W' M8 C& g
Moo Moo 发表于 2017-2-18 18:37
) h" z- f; E) B1 N2 _$ w9 j看到10重出江湖傻眼了,看到故事题材更是傻眼了,好神奇的一个故事
! @$ `! G7 O9 v& i* k
% B9 f, P' W9 f2 S以前10都是写男生视角, ...
3 O5 H% W: I0 n1 q' M
牛牛折煞我了,哪有你形容的那么夸张  S' k+ g4 p9 o
- c" S0 `' Z, ~- H; y, W! K
人老了,心境也变了,写女性比较容易啊哈哈~至于人鱼……别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混过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21: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零 于 2017-2-21 20:04 编辑
! N0 b+ Q: W1 o+ x0 ~, @% z" I8 W" I. h( f* V  }1 j1 S- n
二、登堂入室

4 h) Q3 ^+ C& n! I
/ J5 n) G% w2 c' t
' }5 a' }- ?' l! G# |) s

7 j& q* H5 T9 b+ Q
3 `- n# `3 e7 H% N  S6 ?! S
回到营地时已是黄昏,团长训了我一顿,并对我男友临时闯山把我无声无息带走这回事表示强烈不赞同。4 p4 r1 }  u+ i1 B/ m2 C9 @
我男友——白苏叫我这样交代他的身份,因为他的美貌和我的平庸比较之下完全没有一点相似之处,他觉得当我哥的话根本没人相信。
: U' u+ O  _% e$ a/ ^+ f4 o
" O% b+ X1 o. ]基于营地里严格来说都是陌生人,露营的这两天我毫不担心白苏会被发现不是我男友——反正是或不是也不关他们的事,我担心的是回去后要跟美琦坦白我被妖怪缠身,还是就冒着被她弄死的生命危险,跟她说我露营时遇见一个帅哥然后把他拐回来同居?
, }, F, T0 v$ u+ a/ X+ t' {7 L$ P9 X' n
如果我让白苏的妖怪身份曝光,他会不会杀人灭口?吃素不代表不会寻仇啊。
- P# u; O" o+ [- H  @
* {2 a2 D6 S1 W" G# s白苏温柔地摸摸我的头,漂亮的红唇凑近我耳边,在外人看来就是情人间的亲密耳语。他低声威胁我说:“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不是人……还有,狐狸本来是肉食的。”0 y2 o7 o. ]# S! d9 \  h
1 q+ F& b3 ^1 }# Y5 f
他笑着看我哆嗦了一下,掰了一半玉米给我吃。* R& o9 w& s, O" c/ Y( H- T& A
/ P8 X- [" h( I+ g  ~3 s
当我背着登山包领着白苏回到合租屋时,美琦正半躺在沙发里捧着笔电吃坚果追韩剧,双脚随意地放在茶几上。她听见开门的声音,一转头看到白苏,立刻把脚放下,斯斯文文端坐着,和白苏打了个招呼,并用眼神谴责我没事前通知她有朋友要来,害她形象崩坏。2 @1 A1 r0 t- W/ R! Z, c  {% Z

" `, q" s1 E: {( T: v& v( p我呵呵讪笑,支支吾吾地介绍白苏:“我……我男朋友,白苏……”
: w- Z7 q, b$ S( j! Z) Q1 F8 W" k1 h/ Y6 S
美琦脸色变得凝重,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看。十年的交情,让我看得出她现在正在推测事情的来龙去脉:哦这家伙居然在野营乱搞男女关系……

. Z, z$ R# o- B$ r
( R# i' }3 ?  F  G( f她以为我不珍惜自己,所以一下子生气了,跳起来要把我拖进房间治一治。在她抓到我的手那一瞬间,白苏开口了:“等等。”: f0 L0 B3 B1 |
: I6 P! S8 n' l4 [
白苏的声音不大,很柔和,但敲进耳膜的当儿,我突然有点眩晕,恍恍惚惚的。再看美琦,她居然呆呆站着,眼神发直。" |3 l7 r9 T- P5 S5 A2 D4 q

; [  A* y# g- z( m# L$ U# S白苏的眉眼散发一种吸引力,专注地看着美琦,声音如淙淙流水:“我不是坏人,在这附近有一份好的工作,我会住在这里,方便照顾何夕。”7 j# p. V# I( l* v8 }
" @6 h7 h# o# i8 e, B
“嗯。”美琦答。然后她便不当一回事般,愉快地坐回沙发上,继续专心追韩剧,还跟我说冰箱里有起司蛋糕,叫我们俩自己去拿来吃了。2 }" P( J- g8 _! }- {

+ N6 t+ i% d$ _& D  b& [3 Q我回过神来,觉得刚才似乎被魅惑了,回头瞪了白苏一眼,想生气,又碍于小命握在他手里的原因,把气吞了下去。他露出虎牙邪笑,轻松地把我拉进房里。
( \+ p# t% }, ]& R- E. e0 q2 d/ F7 x: w1 \2 b0 j, m0 ]
白苏就这样住进了我房间。我怕他不高兴,不敢叫他打地铺,可我又不甘愿每个月交了昂贵的房租还要睡冷飕飕的地板。我想,也许狐狸根本就不介意睡地上?毕竟深山野林也没有床吧?思前想后,我决定不提出来讨论,直接装傻装困,在他睡之前爬上床,大字型摊着睡,希望他有自觉点找张椅子睡了,或者半夜出去找猫玩,不要来跟我抢被子。结果,隔天早上我发现自己抱着一只白狐醒来,画面和谐得像是主人和宠物温馨的早晨……4 e" {& D) k' ]+ i

, l3 ~- [# r& ]7 i; p# N0 y4 W白苏一点也不介意跟我同床共枕,他一入眠就变回狐狸,男女同居的尴尬完全不存在,毕竟谁会因为和宠物一起睡觉而觉得尴尬呢?啊,我是说他把我当成宠物。
% }* T# P/ x" ]" A: T4 o8 O: x- U+ {9 X5 ^. J
我不知道白苏跟着我回来,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无忧无虑、无欲无求的妖怪,放着大好山林不要,跑来人类熙攘纷扰的城市干什么?我想问他,但我和他没那么熟。
+ r6 k8 c+ a1 p8 X' J' I8 l( m, h* k
$ U9 y4 L$ _& |2 h; m7 q* B$ }白苏和我“同居”后,我每天照常上课、逛街、吃饭、睡觉,几乎没什么变化。而白苏似乎也不像在森林那会儿那么变态,天天牵着我遛了。他闲时喜欢逗楼下的猫,去公园散步晒太阳,追韩剧,把我冰箱里的肉拿去丢……他竟然丢我的一大包培根,他竟然丢我的宝贝三文鱼块,他竟然敢!
& O( T9 _* n5 V3 p我想不出他为什么不敢,于是只好默默流泪,从此不再把肉类带回来塞冰箱。8 {+ q: o% I  k" L

: q! B* b, ~7 V! k! ^* Q4 t- B+ H他大爷每天不事生产,伙食由我这奴隶全包。还好他吃得不多,只是特别挑剔,买给他的食物必须是全素的,而且不能有面粉做的素料——他讨厌那种虚假的合成味道。养一只吃素的狐狸不麻烦,最多我自己吃的份量减少些罢了,还不至于负担不起……只是我想不通,白大爷为什么连我吃的都要管。他不吃,还不允许我吃了!他强制规定我必须跟他吃一样的食物,我挣扎,他就开始催眠我、魅惑我。
$ j0 o0 k) ]6 o, M) x
7 c1 V4 P4 q3 b! R6 c8 j起初,我以为白苏是担心我在他吃的那份下毒,于是暂时妥协,找机会藏着掖着两只炸鸡腿带回家,躲在厨房吃。结果他嗅觉敏锐,马上发现了,在我咬下去之前神速地抢掉鸡腿,开窗丢到外面,然后一脸得意地对我微笑。那条抛物线成为我好长一段时间的梦魇,有时我还会半夜边哭边啃着手臂惊醒。
0 v% H* C! Q' j6 w" |$ A4 P* j. {/ D
我天天都在祈祷他哪天跟外面的野猫跑了,再也不回来。
" N, K) c" X% q6 Z6 }# O2 `# n. X- F: u; n1 |: g0 e3 i
其实白苏的存在也有好处,至少美貌让人心旷神怡。而且他逼着我跟他一起吃素,我是越来越苗条健康了。
& I8 R4 Q6 J" G, E0 m& q! E0 G6 u  q2 e$ }
而自从美琦被白苏魅惑过,她对他完全没有意见,就算我们表现得一点也不像情侣,就算白苏从来没有洗过衣服可身上的衣着天天不同,她也丝毫不起疑。美琦后来也不常追韩剧了,把笔电让给白苏看剧集,然后和我窝在沙发里,对着白苏的俊脸发花痴,讨论白苏像哪个韩星,幻想他出道后适合拍什么类型的片子……$ G) a3 u! u* J; ?8 I6 e0 X

2 P1 [) b8 Y* x4 Q/ y观察白苏种种行为,我很肯定他对我没兴趣。他花在对月光修炼的时间,比对着我的时间更长。于是我更疑惑了,他到底跟我回来干嘛?
  O1 b7 P( Y4 \+ N3 `

& o1 w! M" s& z% ?/ Y( H0 O8 L6 ?$ k$ i# b+ y

/ f- s0 Q1 K. I8 Y5 C( u' X
1 u6 \3 I5 Y, N+ g9 X  |0 }
发表于 2017-2-18 21: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21:145 l% c1 o/ Q$ M
你也喜欢玄幻?你也喜欢调戏帅哥?

" l! P1 O+ J# ^$ C/ O/ R哈哈,没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8-6-25 08:05 , Processed in 0.05054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