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墨水·咖啡·殿 门户 查看主题

曼陀罗 【完结篇】+【番外篇】

发布者: 黎子阙 | 发布时间: 2017-1-29 13:35| 查看数: 7893| 评论数: 173|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10-5 09:39 编辑 ( C: k3 S9 l* N6 u( h! R$ b, Z

6 x* P4 l7 [  A1 _3 Z' t7 X前言:6 N5 H* P/ W, d  l; j2 D

, c6 t) o$ N4 W% z4 [6 w/ R
, V/ w6 A4 D) [8 ^' T! R- @
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开帖吧。虽然这个故事在新年期间有些不太合适,不过我还是来虐待大家的眼睛了。& j6 x6 r7 E, A, ^' o, S
这是一篇古代言情故事,是彼岸花的前传。彼岸花是我之前参加某比赛的故事,那篇暂时无法搬过来,所以先看着前传吧。故事还在写着,只是开了个头,希望能顺利完成。这是我第二篇长篇古风文。希望大家享受这个故事。5 u, K/ @2 X% g! _) n9 V
7 c( l" t5 D0 D5 k

1 c. L: @" S7 e# U2 @. v
, Y& C; ]& G- w: X
暂时说到这里。
" F1 m$ B/ g5 ^3 k2 ~(怎么没人问封面的?)! I! n. Y& B, ^5 Y
6 x9 `8 p7 f  [2 K. Q

! m2 D0 p6 A. s+ Z目录:& Z, o: \9 g/ J! v
[/table][/tr]
- @, l  F2 g$ }; \2 S& S5 K[table=50%]5 o" J. T+ J7 {3 S
1楔子
/ \) @0 i9 r: W1 H8 g' `* T 2第一话:牢狱(上)
1 G5 [; b* o* j' M" w4 v) a$ R0 ~3第一话:牢狱(下)
% T4 C" S& f2 R2 \4第二话:藏经阁(上)
5 P1 F$ M0 j* X$ K5第二话:藏经阁(中)# z7 d/ v! g  e8 A: B
6第三话:盲眼画师(上)
$ C- L+ X% R4 {" y% E7第三话:盲眼画师(下)$ S7 {% U& ~! x0 Z' e6 G( Q- ^
8第四话:琉璃月宴(上)
& m& o$ i( Z- F7 S0 l* i9第四话:琉璃月宴(下)
; s3 w4 t: j- {0 e' ?10第五话:红竹亭(上)' R+ r; f; }7 V
11第五话:红竹亭(中)
: P& n' k" X3 O/ T 12第五话:红竹亭(下)
9 X6 o, Z4 M/ Z4 k' {3 T1 k13第六话:窥窳(上)
, i. F% H5 Y+ W) E4 Q. i14第六话:窥窳(下)
0 p, v, B- L3 M: y$ O/ G3 r15第七话:红玉(上) Z: j: q1 b/ ^/ m+ r
16第七话:红玉(下). l" c# @$ H6 ~7 m
17第八话:凡心(上)6 k& l- C9 |7 B  J6 N9 `) J
18第八话:凡心(中)
' j* k; p: r0 g- I+ e( \19第八话:凡心(下)1 i4 n. y. g& e
20第九话:八脚仙(上)
% u, }- ~4 |" K8 L3 t21第九话:八脚仙(中)* ~: g! h7 w5 m8 N& R  j
22第九话:八脚仙(下)1 P; ]+ Z8 w9 ~2 a; u
23第十话:仙魔殊途(上); v! p0 {; B4 b/ Z5 S$ K; Z$ L. r
6 x/ S) M* d$ \, d+ t& ]. ~

$ N, P- N% g/ ?+ C24第十话:仙魔殊途(中)6 e2 l: t8 R8 @5 k3 x) ~$ A# t, ^
25第十话:仙魔殊途(下)! P  M6 @9 i! Y+ R% e6 D" X
26

第十一话:魔宫(上)


4 V# b. Y/ N, k; j( k. l) d' r27第十一话:魔宫(中)
% G' v4 W5 |7 q; Y1 W! U" J  K0 t' v28第十一话:魔宫(下). |! ^: L& h" y
29

第十二话:花神泪(上)


. _0 j# b  e2 {% R0 N" l30第十二话:花神泪(下)
. \( f, b5 ~1 A5 n31第十三话:仙恋·孽缘(上)
/ n8 v# H/ S- {& E0 a. N32第十三话:仙恋·孽缘(下)7 C% \  H# o  o3 x9 J/ }( c7 V+ P
33第十四话:执迷(上)+ Z3 ~2 t" n) h/ h) W
34第十四话:执迷(中)2 K9 h9 C$ e. B- }! A- ^
35第十四话:执迷(下), o$ t4 P/ c! @5 r# ]& W5 }
# S3 ^9 e8 T( n0 v) ?9 b4 e. p! i

/ X3 ?5 E1 X/ e, k* I$ N36第十五话:昔言(上)7 g+ ^, C  O  x, d1 ]
37第十五话:昔言(下)+ L$ j% C5 A1 V) s: U6 w
38第十六话:相思引(上)
% u# a$ M( a' L7 b1 R39第十六话:相思引(下)
: U8 Z0 P0 d! F/ K. D% k40第十七话:杀意(上)
1 V5 C8 f& D) }/ B' ]3 b  n41第十七话:杀意(下)
2 A! q* D7 j0 m! e( t42第十八话:梵音(上)
+ U+ i! z; s9 C% z, ^7 w8 y43第十八话:梵音(中)1 Z) w' h; G) N8 w/ q. N$ {+ D
44第十八话:梵音(下)
: s1 O0 y. z6 r0 x, E45尾声:故梦(上)- g0 l9 V2 \+ O: d0 h
46尾声:故梦(下)
/ r$ q( {+ _5 j3 Y7 V- U; s47番外篇-【太虚殿】4 R9 x: f' c% ]( W
从第十一话起,故事将会需要按目录才可以看见内文哦。(需要阅读权限,只需加入会员就可以看见了。7 h/ s+ L# Q  G5 a! Q; f9 a$ M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最新评论

萱悦 发表于 2017-2-19 14:54:42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2-6 11:07
$ {  S4 E1 V# [; L( K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2-6 11:10 编辑
1 i  C3 S* W! g( S& K第二话:藏经阁(下)

! G+ o! d3 Q0 A0 M- t" J: ?$ s$ ^! Q话说董子郎的人设是参考哪咤吗?(抑或是同一个角色,但不同故事呢?
Moo Moo 发表于 2017-1-30 20:25:17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30 18:20
) M8 P# y2 E7 E2 z$ a第一章:牢狱 (下)
5 P4 H' L$ E7 J' [2 E***+ x1 A8 o& m6 }% p; R4 y5 B+ s
那一天,曼陀罗为太虚神君送百花露珠到太极宫给太乙真人炼制丹药。来到太极宫, ...

# i9 o$ J) n( e5 I发现小黎写古文更得心应手啊,比现代文更加精彩,目前看出文笔方面是小黎至今以来诠释最好的一次!说回故事,神仙世界是我一向少接触的题材,目前读得赏心悦目,感觉挺好的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3:40:13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4-16 17:20 编辑 8 k) X+ P  _( ]7 j& P+ z$ ~6 O0 ~9 F
楔子红尘滚滚,我曾坐在天界神树下为你弹奏一曲。这一曲就一辈子了。曲终人散,最终依然没等到你的出现。) B: `' h0 |% ^* c% f0 I

2 k5 w+ @/ W* y8 S/ {9 y' r
罢了,我放下上古古琴,手握着之前赠与你的血红圆玉,悄悄下界寻你。
- x! O* e& Q+ f      # G) n( k7 L4 p6 `
在凡尘中,寻寻觅觅,依旧没看见你的倩影。8 W( ?# R. Y- O& D- r2 J
  X4 v+ r" C* @. ]: D* O
你到底去哪了?我纳闷轻叹。
% U/ R2 k/ I6 ~9 f+ Z5 |9 h5 [. ~, Z- F7 t
若我们从没在那场盛宴中相遇,今朝我们是否还是当初的你我?若我们没有暗许情愫,你我或许不会陷入此番劫难;若我不是天界神将,你不是天界圣花,你我不曾相遇,那该多好。$ e# w! u' {0 s" ?: A

1 O+ y! s1 q5 M) R) x% C
我在红尘中流放自己多年。你依旧没有现身,似乎消失了,你就如凡尘中的一点雪花,融化无痕。
% d4 G3 ]' u; f7 ~" ~5 }5 y# X$ k% Z: Q# q. l
思念如同书不尽的诗,我无法放下最初的执念,只好继续在红尘中寻你。
3 \4 @2 l1 Z2 [! p- s9 a& g3 I" O& z( F3 m/ J. [3 P5 a6 R# T
多年后,凡尘中,你似乎出现了。而我们终于相逢了。天涯咫尺,你我却擦肩而过,我立马抓住你的手腕,轻声问道:“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何我寻不到你。”
# C* Y& u& ]4 `9 p) Y/ }6 U4 h6 L, u7 q) C1 g
而你眸中却如斯冷漠,仿佛你我不曾相识。
( X, S9 \/ i5 ~$ {; f! Y+ D  p6 p
甩手,挣脱。
3 z  G2 p' j: G' H4 Y6 U- k/ A  k6 n
“公子,我们相识吗?”
/ h! u6 _7 v/ U; e. b) J, x' p4 ~! Q1 ?2 {
心,碎了一地。" r5 D/ E8 x" s

$ {! C) D2 R3 n0 c) a) F好痛!你已经忘了我们之间的情谊。
2 y" p! @0 g2 d
/ a. _7 ?# s) d- o
是我的执迷换来一世在凡尘辗转的痛吗?
7 h8 K8 {: U2 @. ?6 h
0 d3 M. o& {# o* J( m8 w1 `) P$ c
8 T5 {/ ~" Q* ~' }: ~3 _" u  t; j. R' R  k5 B/ H8 z1 c, [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3:53:23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4-16 17:21 编辑
) f# r) P  F& t8 Q' n* _- }第一话:牢狱 (上)
! F) m' N7 V5 H1 E

. a* a' k2 }6 l9 q: o  h7 ?- r晦暗潮湿的空间里,仅见一屡白光照耀进来。
: b9 i# m. ?; p+ D( x# ^' g$ k% T2 _$ ]: u% ?7 [
这里空间不大,残旧不堪的墙角边卷缩着一人。身穿泛黄囚衣,双手环抱着自己,低低抽泣。湿润在脏兮的脸蛋流淌而下,最终滴落在前襟上。

- W8 f- W9 A  q: p7 S8 Z0 ~3 y; B: ?- x* W$ z
嘤嘤作响,锁在牢房外的枷锁转动了。须臾,牢房里的门槛打开了。
+ U1 `& m7 h; \2 m6 x0 E

5 k9 W2 X1 Y9 V8 W* h: T8 {+ @尔后,她听见脚步声。不重也不轻,进入牢房里。
/ D+ l* j( m/ S: q7 C

8 ^4 B3 J- f* A9 z5 z- x微微抬头,从膝间细缝中窥见。那人止步,停在她面前。蹲下面对她,开口言道:“曼陀罗,你是否知罪?”
  C- W+ `# m$ j& ]4 G5 _+ |( y+ d

. ?  P/ s0 s  F/ {- E2 m. n8 a沉稳的男声在耳畔轻轻传开了。

4 b1 ]0 y$ {! s% z' e
7 J! V' P. O- C# [; J她抬头对望,眼眸里尽是泪水。脏兮的脸蛋上挂着两行眼泪,看起来格外狼狈。她随意用自己的袖子揩掉泪珠,哽咽开口:“徒儿知罪了,请师傅务再责罚徒儿了。徒儿再也不敢了。”

: d$ T  A. R3 V$ X  Y0 N. d1 M+ r: y) _( d) j" P& |
男子拂袖,素白袖子一挥,捆绑在曼陀罗脚上的枷锁立即化作一缕细烟,飘散在空中。

* d  s* L6 `0 l# A
8 H8 U1 g- @# o3 M& H* E) k脚腕上的重量消失后,她伸手抚摸,确认以后,才赫然露出久违的微笑。她立即笑言道:“多谢师傅,徒儿再也不敢了。徒儿保证不会再犯。”
. L5 n5 U7 ^. s; R7 C9 w/ k, u6 o- t
' i4 w' J# _$ @0 s) ~9 n, r
“嗯。”男子轻声唔了一声,没多说什么。男子甩袖准备步出牢房,最后他停在门槛前,反手放到腰后,轻言道:“陀罗,待会梳洗后来太虚殿见为师,为师有话要问你。”
; q/ w6 f" @; |2 N) O8 L7 [

3 U) w; v7 H" T+ g/ G没等曼陀罗回应,男子已经消失在门槛外。牢房里剩下曼陀罗一人,呆呆地望着消失在门槛外。
4 |1 t; l4 l# F9 S# j+ k

& L- d0 Z- `3 f9 O"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挪动那被枷锁捆绑已久的双腿。捆绑时间有些长,她无法立即如平常般站立起来。紫色淤血凝滞在脚踝处,挪动的时候有些疼痛,脚踝根本使不出力。
  @' y+ s/ V: Y% q  G1 i) F
0 l4 N% A$ V, q) k
曼陀罗尝试了好几下才勉强站立起来。等她站稳之际,她的脸上早已覆盖上一层薄汗,凌乱的发丝贴在混着汗水与泪水的脸上,看了叫人心疼。

" y3 c" Q; l2 I* ?
& d& ?8 G9 k; a$ b0 n$ ^/ p咬紧牙关,白皙小手轻轻搭在淤紫脚踝上,倒吸了口气,忍着疼。白色单薄的仙气覆盖在紫黑的脚踝上,冰冰凉凉的感觉钻入皮肤下。眨眼间,黑紫的瘀伤逐渐变小,最后消失了。

3 @/ a6 W" m9 N, A
! m. b9 r/ c6 `. ?7 J' K) U6 A没了那难看的瘀伤,看起来好多了。可疼痛依然没有全消,隐约间仍然可以感受到。不过,比起方才的那一刻,曼陀罗至少可以活动自己的双腿。
  t( H/ T! {) U3 O! g

7 o' E, y6 J& P/ U/ A1 W1 V她举步离开牢房,返回自己的素芳居梳洗。

8 u# X& ~% ]+ l$ S) x2 v6 U  W# q7 w6 H$ U4 J
踏出牢房,她立即眯眼伸手阻挡阳光。在牢狱待上一些时日后,出来以后竟然无法适应外头的光明。轻叹一口气,“才区区几日而已,外面对我而言竟然变化……”
# H6 `& `5 j1 J7 `
: F9 h1 r0 Z# e' _( o$ q
打起精神,收起手,眼睛稍微适应了外头的光亮。她屈指使出仙法,闭上眼睛。

5 M6 `0 W& @- b" A; n
: c& i3 Q1 @: _: v/ T须臾片刻,再次睁开双目时,她已经回到自个熟悉的素芳居。

) J3 A1 `9 b4 e! E' D9 K3 f# M! n  Z* `1 w! z
素芳居外种满了白色的六月雪。六月雪没有因为素芳居主人的离开,而疏于照顾,更呈现出欣欣向荣的现象。环顾四周,素芳居似乎有人帮她打理过,一切仿佛不曾改变过。
) X; y4 z0 a3 s  M

+ |3 d; c. ?9 T# b3 E& j2 m  N推开木门,迈进木屋。

% \3 H$ {" P8 i/ ^3 \3 V9 J4 K8 b4 K% f0 x- j# E. S$ d- T
一进屋里,马上便能闻到淡淡的桂花香。
# A. q. K) j) d

8 a8 u6 H* f" M* Y“是他吗?”露出欣喜的模样,直奔进屋里深处。很可惜的,屋里没有她想要见到的那位。空旷的屋里只有再为普通不过的家具,红木圆桌上摆放着紫砂壶,壶边有一碟透明的桂花糕。

: p8 |$ h0 C& M0 S" m1 ~4 K$ K5 f4 a
曼陀罗脸上有些失落,走到圆桌旁,望着桌面上的桂花糕。伸手触摸白瓷碟子,碟子有些温热,看来送糕点来的人才刚离去不久。手指往紫砂茶壶移去。茶壶也是温热的。
+ \( r# g# k2 T2 C; f2 y
0 Z) v+ M. H5 |+ P6 ?5 a2 a
收回手,“你怎么不多等我一会呢?”

3 a* Y8 |* v" @) [- t* Y$ H+ v( ^+ `8 j1 I/ ?4 X
落寞地垂下眼睑,盯着茶壶淡淡说道。随后,坐在圆凳上。干涩的喉咙示意她是时候喝点茶水了。
; \8 |6 M: M2 W) j/ @
$ T) A; J" B, V
为自己倒了一盏茶,淡褐色的茶水顺着壶口流进茶杯里。茶香四溢,屋里顿时弥漫着淡淡的龙井茶香气。
/ ?9 V$ A2 e3 w! A% l% y; j3 _4 a% i
, K: E; j6 Q3 s: ]& ?+ R
喝下茶水后,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瞬间好多了。
. P0 z& w0 M& Y8 g' O. g

, p" F) _$ R0 r' @算了,还是别净想那些事情,她提醒自己别忘了师傅的叮咛。身为徒儿不该让师傅久等。
+ `0 C0 R4 r: U# ^$ B
% l- p5 Y- L. |: @0 J( z. H
于是,她起身转到房间的另一端,沐浴更衣,洗去身上的脏乱。

8 M& ?! x* }7 w& x3 L% p- _/ f7 w$ B5 q7 D+ ]
沐浴后,曼陀罗换了一身素白仙裙,坐在铜镜前,梳理自己的发髻。铜镜中反映着自己有些憔悴的容貌。水灵灵的大眼失去了神气,惨白的唇色,看起来不大精神,有些失礼。抓起胭脂,上了些红妆,整个人看起来好多了。

  m9 n1 z: P2 j7 B$ `- s  }$ N1 d+ |6 z% i6 B/ \
最后,她挑了一根檀木制成的发簪插入自己的云鬓里,打量了下身上的衣服,查看完毕后才出发前往太虚殿。

* |8 G% F3 y1 C3 \: W8 w0 L
7 H- g8 v0 C: t! g% q5 [! N. z太虚殿。
% K1 e; L; K* M6 B3 ~8 i
6 T# t( X1 s) d3 r
白云飘邈,曼陀罗还没入殿便看见殿外有一只仙鹤停在那里歇息。

9 ?$ v; o" B+ Q" n
$ u! |: A$ w, T; `“看来有人来找师傅,是我耽误时辰太久了吗?”曼陀罗有些纳闷,心中还请求着师傅不要责备她。毕竟女子打扮起来所消耗的时间确实有点……长。
# A! _' m. }, Q6 u  v

; T) Q+ B, e1 o& j8 Q殿外的丹顶仙鹤是属于太乙真人的。据说太乙真人很少外出到别的神殿串门子,而今日曼陀罗竟然看见他的坐骑出现在太虚殿外,让她深感意外。心中充满疑惑,为了不继续耽搁,她提裙疾步上石级,转入殿内。

* D& r# [, c# e/ z6 ]5 E3 a! U% S8 i# M$ ^
穿过流水鲤鱼池,绕过石亭子,来到她师傅常会在那里的大殿。

$ K: g: y; {+ [( l: m1 {8 i( r* v* E" _2 ~  @) ^
一入太虚殿便能看见两位仙人坐在殿中下棋。曼陀罗进入殿内的那刹那,本该下着棋局的二人立即投望她,二人四目落在她的身上,让她倍感压力,仿佛是她打扰了师傅与太乙真人的雅兴。

9 y8 A' R$ H" _2 d9 C$ ?
) [! p% I7 O) C9 R) T. C; V. g这下子糟糕了。曼陀罗有些害怕师傅会责罚自己。

4 D$ l* {: p1 a1 G+ b! C
* S5 k! A& o+ S, w1 L8 M2 ^“陀罗,你来了。来给太乙真人请安。”男子手握白色棋子,停在半空中,对着曼陀罗说道。
3 n1 o6 ?$ d- ^" q, S. \$ F
, I4 @$ A6 o% p# ]" d
“是的。徒儿来迟了。徒儿向师傅和太乙仙君请安了。”曼陀罗战战兢兢地欠了欠身子,对着两位仙人请安。心中一直默念着,师傅不要责怪她的话语。
7 ~' S" N7 y, N8 [( n  W
  C1 ]& R: H) P$ t
太虚神君知晓自己徒儿心中想法,不急忙拆穿,打趣道:“陀罗啊,茶水有些凉了,可以为为师沏壶新的茶来招待招待太乙真人吗?”
# ~5 K8 B) f* b
& m$ \7 u% m, M; h4 Z
曼陀罗知道自己的师傅正要支开自己。看来他们两个有重要的事情正要谈论,而自己却到来这里了。来的不太是时候。她浅浅一笑,识趣地端起摆放着紫砂茶壶的盘子端走。

1 T# v; K* ^$ b# Z. s! S
: j( }. V0 _" T: A“师傅,徒儿给您去准备碧螺春和一些茶果,请两位稍候啊。”语毕,曼陀罗端走盘子往殿内走去。
6 D8 m  R7 Q# N5 ^9 U

* H+ t  [$ @( h  {1 V( Y看见曼陀罗走进殿内后,太虚神君才缓缓开口道:“望太乙真人毋见笑,我家徒儿有些愚昧。”
/ ]4 b. s* u8 }3 z) b" C! M

/ m1 f% r" l4 D1 I太乙真人撅着长长的白须,眯起眼睛笑言:“没事,曼陀罗尚年幼,犯错还是难免的。即使你我活到现在这把年纪,也难免会犯错,何况她只不过是个娃儿。”

( L' t( z2 Q" p9 ]# p5 p0 G! C: q
# z0 w* v3 R9 o7 ^/ l“太虚代徒儿向真人赔罪,要不是那天我家愚昧的徒儿不小心打翻了你的丹药,也不至于让真人需要重新炼药。说来惭愧,是太虚教导无妨。”太虚神君抱歉道。

4 G; W' z" ^- S% W
' l4 q0 A- v2 }7 P. h7 ?“没事。反正那个丹药本来就是要丢弃的东西,打翻了更好。”太乙真人抚须说道。手持的黑色棋子已经放在棋盘上。
! c7 H# `' q* F0 f
《...待续》
% y, y0 e. ~: J+ f

' `1 I- [2 G5 r2 S, n1 y' n8 }# p
8 i' W$ |; E. {7 U( a5 y' Y( H注释:太乙真人为哪咤师傅,出自封神榜。
" t, ^8 i. [5 w# F5 [- P/ U0 {
# @4 b6 d2 e1 z0 K' j
# a; Z1 M+ N* E, b4 ^" _
Moo Moo 发表于 2017-1-29 14:39:34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3:53
& C9 Y5 E% j9 Q* d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1-29 14:26 编辑
- A, b: R9 T( ^5 O9 {8 S  a( G第一章:牢狱 (上)
6 p0 [( g/ z4 ^- K) ?( y3 f/ D
看到这篇惊喜啊,惊的是小黎写作能量大爆发,喜的是小黎描写功力更上一层楼,读下去还以为是彼岸花,原来是前传,描写还蛮到位。古文描写不容易啊,我自己是看不出什么毛病,觉得挺好的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4:56:09
Moo Moo 发表于 2017-1-29 14:39
! W* [8 f% H4 f& m3 R8 ]% N& Y) W看到这篇惊喜啊,惊的是小黎写作能量大爆发,喜的是小黎描写功力更上一层楼,读下去还以为是彼岸花,原来 ...

- u7 ]; x8 w* d) v谢谢来看文。古风文准备功夫比较多,我承认写一篇古风文比写一篇现代文还要烧脑。古文可以训练自己写得比较简洁,有意境。(当成是一种修炼)9 _$ q/ m; A$ r) z& u0 x
敬请期待下星期的更文吧。
六月 发表于 2017-1-30 08:18:08
可能是师傅和徒儿的关系,莫名想起了花千骨XD
/ a3 `7 v0 Q# A0 ^) b% W( U; M  z) U4 J' E
决定追下去了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30 09:48:15
六月 发表于 2017-1-30 08:182 Z; e% U" ?. D# n& O, E4 u, g( U
可能是师傅和徒儿的关系,莫名想起了花千骨XD
( z( z$ r7 w4 k0 V! e# {  B, n. h) s6 S* g
决定追下去了
. J, s. H" X6 w  N" h! @
谢谢来追文。师徒关系确实让人有一点像,不过后面应该没什么相似的,主要我没看花千骨。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30 18:20:30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4-16 17:27 编辑
+ K- @# D7 u) k6 ?1 K! B
第一话:牢狱 (下)
  {0 N# B" A# O: G, @
***

  ^( R; |& \6 F1 d. J7 q: |* J
那一天,曼陀罗为太虚神君送百花露珠到太极宫给太乙真人炼制丹药。来到太极宫,曼陀罗没有见到太乙真人,于是便把百花露珠放到矮桌上,准备离去。就在她离开太极宫的时候,不知哪来的白兔忽然闯入太极宫,在那里到处乱窜。曼陀罗为了逮捕兔子,连忙追寻在后。
: ^2 F% p9 Z( g* I! g6 {' R- v
谁知这只兔子调皮顽劣的很,眨眼间便消失在曼陀罗的眼前,出现在炼丹炉后。白兔咧嘴对着曼陀罗露出诡异笑容,伸出白白胖胖的前肢搭在炼丹炉上。丹炉冒着白色炊烟,本该滚烫的模样,可白兔似乎不惧那丹炉的热度,赤手空拳的打算就此推倒丹炉。

% H; A' N9 m, A' f" x
曼陀罗见状,吓得立即冒出薄汗,赶紧上前阻止,可她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g" I/ j7 X7 e+ G+ l( g
下一刻,丹炉已经倒在地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尔后,白兔便消失得无印无踪,仿佛不曾出现过。
" w6 E. |" l' H6 B" k
曼陀罗看着撒落一地的丹药,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她蹲下立即拾起地面上的丹药,可谁到知道在丹炉高温炼着的丹药怎么可能不烫手。就在她伸手触碰到第一颗红褐色的丹药那一刻,太乙真人回来了。
& h2 f4 f2 {) ~. u4 v& x+ K; N/ }0 H
看着撒落一地的丹药,太乙真人喝止道:“立即给我住手,那些丹药不能徒手接触!”
: v2 c2 p- L/ ]8 @
曼陀罗一听见太乙真人的声音,整个人吓得跌坐在地上,愣在那里被无法动弹。
0 V+ r# Z2 I8 z3 i! W" b
太乙真人立即拂袖,施法。滚动在地面上的丹药立即全数漂浮在半空中,形成奇异的现象。
6 s2 J& F9 {& M5 b* \1 C
曼陀罗仍然僵持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丹药。

, Q) D6 i' m+ ]6 T8 A$ j
须臾,太乙真人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再次睁眼,方才滚落在地面上的丹药已经飘在半空中,一一收入巴掌大的褐色葫芦里。

. @4 q$ K7 \  e& f6 P$ T
全程不过是眨眼之间。

3 t8 x7 Y' a0 b# t
丹药收入葫芦后,曼陀罗还没回过神来,依然呆呆坐在地面上。
8 {4 f0 ]% D8 d$ j  Q
太乙真人收掉了葫芦。只见葫芦咻的一声往矮桌的方向飞去,下一刻,褐色的葫芦已经落在装着百花露水的琉璃瓶旁。丹炉也恢复原状,干净得就像方才打坏倒反的情景不曾发生过一样。他整顿了下自己的白色衣袍,走到曼陀罗前方停下,压低了身子,对着曼陀罗开口道:“小女娃,你可好吗?可否站起来呢?”

4 A% G/ ~" n& g
太乙真人温和地询问道,语毕伸出手扶起愣在那里的曼陀罗。

) E6 ^& K0 e& T. c8 e) W
曼陀罗吓得直哆嗦,根本无法直视太乙真人。

8 p% L. C! t# G* A. o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缓缓恢复过来。那时候,太乙真人已经把她带到太师椅那歇息了。
8 _; V7 t& Z5 `! D& x
太乙真人挥一挥袖子,黑褐色的茶几上便出现了一壶清茶。他给曼陀罗倒了一盏清茶交到她手上。

9 [. ~; V" i5 R2 q# }
握着暖暖的茶杯,曼陀罗不再哆嗦了。淡淡的茶香飘散在空中,嗅了就让人神清气爽。呷饮一口,口腔里,喉咙里顿时被茶淡淡的甘甜味充斥着。

* @0 Q' c, i( _: H- a, A
“好点了吗?”太乙真人握着茶杯问道。
9 E5 W" F+ i, n
曼陀罗放下茶杯,望向太乙真人,浅浅一笑道:“谢谢太乙真人,现在陀罗好多了。”

- R7 [7 O0 O) L* Y, P
“小女娃,原来你叫曼陀罗啊。”太乙真人眯起眼睛看着曼陀罗道。

  ~( Z* }" {3 L* x
“啊!是啊!太乙真人,师傅叮咛我把百花露珠送来这里,不知百花露珠还好吗?!”
) @- `$ Q3 v& U3 N
曼陀罗马上放下手上的茶杯,动作太急,差点把茶打翻在自己的身上。

( i& B) L" l8 }
太乙真人还没来得及按压曼陀罗,唤她别着急,她已经跑到矮案旁查看了。
( G5 ~% {# {9 W5 J
“还好没事!”打量着琉璃瓶里的百花露珠,曼陀罗终于安下心来。可她没发觉到茶水已经撒落在她的衣裙上,湿了一小片。
4 }/ `! H% x0 F% Z+ Q
太乙真人看着女娃可爱的举动有些哭笑不得,不禁摇头。可就在下一刻,悲剧发生了。
( |  P2 d4 q& J0 o, u
那只消失的白兔不知从哪钻出来,推翻了放置在矮桌上的百花露珠。

# l, S$ o7 E6 g, t( [. L  l- w! c
琉璃瓶发出乒乓一声,琉璃碎片散落一地。
1 e  [6 n* E7 r6 ^; e' J1 m" P
“啊——”
3 S. \, u* b; n8 A/ ]
百花露珠没了。收集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百花露珠就在那么一瞬间全数销毁了。曼陀罗看着一地碎片,欲哭无泪。

5 O% y2 F/ }8 A! e( k  P6 a
***

, F( M0 w6 x4 S4 ~9 b
太虚神君没注意到,太乙真人早已在棋局上布下天罗地网,只需一步就能把他的棋局攻破。当他赫然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
) G; |  Y. e3 c7 V! ]' A) I3 j" H
“太乙真人,你的棋艺更胜一筹了,太虚自认棋艺不精。”太虚看着棋盘上变化万千的棋子,赞叹道。
4 o+ }+ b; L) V  @
太乙真人撩起长长的白须,眯眼笑道:“不、不、不,是太虚承让了,太乙才有机会险胜。”

3 ~: P9 e% f' [
叹了一口气,太虚神君抬头看着太乙真人,“看来太虚需要好好向真人学习了。不然棋艺倒退得厉害就惨了。”

# ]' H; s- L; {  k; ^1 n& x
太乙真人撩撩白须,笑而不言。

4 y! x9 M+ J( J1 W
“其实打翻那瓶百花露珠也不是陀罗的错,为何要责罚于她呢?”

6 q2 z6 V& k& S* P" y7 I# V8 |
太虚神君放下手中的白色棋子,一挥袖子,方才布满妻子的透明棋盘立即消失。取而代之是新的一盘棋局。

, j( |# j' i* S
“责罚她是因为她冒失闯祸,修为不足。”太虚神君冷言道。
* |: ?3 W) H: h
撅起长胡,太乙真人不急不缓地要求道:“这次可否让在下做白棋用?”

4 I# S5 h% M2 R5 P
太虚神君答曰:“当然。”语毕,便把装着白色棋子的白玉罐子交到太乙真人的手上。

, Y! a3 N$ r: J' P! m* D
“你对于那个孩子未免过于苛刻了些?”太乙真人抓起黑色棋子,沉思。
& i  }1 K7 Y2 U
太虚神君脸上没多大变化,开口道:“现在不好好惩戒她,难不成到了铸成大错的时候才来后悔吗?曼陀罗现在尚年幼,多些磨练也不为过,要她习惯修炼之道并非易事也。”
( ^5 K- p5 H' E
“适可而止,要知道器满则倾啊。”太乙真人握着黑棋子在棋盘上。
8 @0 K6 C. }# C' z) p  g+ m0 \, @9 _
“嗯。”太虚神君轻声回应道。

/ D' b0 ~8 t2 C9 X/ j
就在此刻,曼陀罗端着沏好的茶回来了。他们俩马上打住刚刚的话题,没继续谈论下去。

9 i) L* z/ x1 h! b! C- N& h( J7 G$ t
“师傅、太乙真人,请用茶。”曼陀罗把装着碧螺春的紫砂壶摆放在太虚神君身旁的矮几上。同时,她准备了一些精致的茶果给两位品茗果腹。透明的茶果里有着栩栩如生的梨花,如此精致看了就让人赏心悦目。虽说仙人们不食人间烟火,可一时都会以仙果来解解馋。
- S4 P$ s8 H# _, _$ H
“陀罗,为师霎时间无法跟你谈论。你可否代为师到藏经阁找一部经书?”太虚神君摸着黑色棋子缓缓说道。

* w8 D5 ~8 E$ x5 t" ?
曼陀罗倒退一步,颔首轻声回应道:“不知师傅要徒儿找寻哪本经书呢?”
5 F& t1 c8 [2 s2 _' \8 S7 C+ }8 @+ |
“《百花宝典》,为师突然想看这部经书。”

$ ^/ b6 @0 [1 H* j" [9 e& S
语毕,曼陀罗欠欠身子,倒退了两步才转身离开太虚殿,往藏经阁的方向移去。
4 N3 O+ }8 T% R
看见白色身影离开太虚殿后,二人才敢继续刚刚的话题。不知为何,太虚神君似乎有意不让曼陀罗知道某些事情。
0 s% Q3 G' W7 _, m' `
“你这样支开她,可好?”太乙真人端起茶杯问道。
. L1 w5 Y6 N& ~" J- u
太虚神君看着棋盘若有所思,片刻后才回应太乙真人的话语,“时机未到,她侯在此处有些碍眼,找点事打发打发她较为妥当。咱俩还是专心对弈呗。”

  R6 h: ^! K& m$ r2 |2 r
太乙真人轻轻摇头,叹了一口气。不知要如何接话,毕竟这是他们师徒二人的事,外人还是别多事。
《待续》
" `; O$ a/ Q5 U' `7 D" o
Moo Moo 发表于 2017-1-30 20:20:14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3:53; [/ y% a9 Y* E; K8 _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1-29 14:26 编辑
$ L2 c# S6 R1 u2 a第一章:牢狱 (上)

, E& X$ r* U4 D/ j# A忘记说看到六月雪傻眼了,特地google发现原来是花名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9-8-19 23:01 , Processed in 0.05280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