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墨水·咖啡·殿 门户 查看主题

【当,爱是一种黑色幽默】

发布者: 倾钦 | 发布时间: 2016-5-25 23:22| 查看数: 6614| 评论数: 231|帖子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本帖最后由 倾钦 于 2017-6-17 08:33 编辑 . q( g, Q* [2 }
! @3 F; Z1 K" X+ d
年少时,都以为爱情是在夏日满满阳光底下大口吞一口冰那样的滋味。) ~0 x' z: ~4 ^  ?- y
亲自碰了爱情,就会发现相爱是【相处久了竟然还有爱】这样一个境况。
# v" ~! B: ~6 U- X5 D那样的爱情,用“黑色幽默”来说最恰当不过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8 U4 Y* X! ^! P% j
# M3 L1 g0 C% H* o
. Q- L; }, |1 K" g& \1 v( F
以下这个主题的故事集,勉强可以当做小说来看。(误)
- Q: g8 B( H1 F+ ^4 h2 C! _% U2 {# ^2 i( G# f$ J6 I7 s

8 s. [0 [/ }- _! ^所以,欢迎你来到倾钦的故事世界 ——
7 S! l" z$ D' }/ ]" `& z—— 一个个黑色幽默拼凑的爱情故事,会是你心中的一朵白花也说不定呢……
, ^8 w% t$ p! i, q& h% j
( z3 t8 l5 b$ C8 W3 A. U# G5 j9 `" Z9 ~- `. M/ w; q% M
目录

5 V  ]* \0 l$ d' h& }8 C  v《第五章·爱是多情的理由》           《第二卷·摩羯牧主》                              《第六章·爱是一意孤行》             《第二卷·背包客》 ! p6 S. _' H! s, Z, `8 d
《第七章·爱是偏执》                 《背包客·噬血如爱》                                                           ) G( L+ w- I% |) z: _# ?
《第八章·爱能痴等》                《第二卷·小厨娘》
; B8 Q/ P6 {) |" Q/ r6 |% L2 l" O 《第九章·爱,各取所需》            《小厨娘·爱是黑色料理》- d9 h% y, o: T, A
《第十章·成全是爱》                《第二卷·双鱼牧主》' Y" s1 B9 K% k+ {4 G
《第十一章·后备的爱》              ❤《双鱼牧主·曲解的爱》
. Z1 D3 Y0 g$ |# d2 G) y1 \《第十二章·玩笑的爱》              ❤《第二卷·炼魂师》
+ M) _) g/ i1 |6 J# M
                                        ❤ 《炼魂师·爱是悲剧开篇 I 》
4 p: x' I7 A. \( |, J- i                                        ❤ 《炼魂师· 爱是悲剧开篇 II》
8 Y, d. R' c3 ^. ^8 @) F                                        ❤ 《第二卷·候选人
# Y9 h- }4 h/ f2 b3 M  K
                                        ❤ 《候选人·爱是注定夺命的苦果》
5 j8 U# x* h" v# [% r                     * H: W3 j# p6 `( P: G
《第三卷·爱原是一根刺》《爱原是一根刺·终》& X4 T  Z. e" ~' J8 R% O. [
《第三卷·爱成一片遗忘》
1 k4 K: q1 ?9 w8 J  N, ?《爱成一片遗忘·终》5 I, h; p2 t1 v6 U5 o
《第三卷·爱成倒带(i)》" G( Q1 }0 ~( X' @1 L
《第三卷·爱成倒带(ii)》8 y' P! |% v% |; V0 G% K5 V
《爱成倒带·终》
5 K, o+ X; H: r《第三卷·爱是永恒的割舍》
) P4 A; }) O: p, p/ ?7 k《爱是永恒的割舍·终》
/ P( h' j2 _8 B2 M        作者:因为字节约束,所以不能再放我喜爱的颜色了。
( m; T* Y) a3 _5 H6 ?  k- r( E              不过也好,看着一颗颗黑色的心形,反而觉得符合主题。                          y9 r9 |" M$ j* m6 j4 b6 X* X

6 m* U! o  i7 K7 ?
; i, J: I; a' _                           (第一卷全12章都不设权限哦。)6 ~' Y. a. X, a: U* w% ?

: ^" t* c1 ~( q, ?
: d4 I  ]% d+ u; ~
. j% X" i. m" \* u9 u- H
* E' P% p" d. t9 O0 h. O5 n5 o0 h1 u3 f% g. B
3 j& N- m6 R; T# x( w( {

# v5 Z; C( Z5 f8 n0 x) ?1 [7 `+ }' t0 h1 z9 P! x5 k

最新评论

Moo Moo 发表于 2016-5-26 13:30:58
本帖最后由 Moo Moo 于 2016-5-26 13:33 编辑
7 |8 X' H! Z  z8 m3 b9 e5 Q! ]1 k& r$ B4 a6 ]6 Q& K7 y# w+ N# n
是新朋友呢!欢迎加入言情版,我是帅气的版主——MOO MOO(华丽地耍秀发)
' r; g$ A2 G1 R9 _& z7 U& j- A$ ]3 b3 Q- S: m
当我看到标题就忍住想,你应该是周杰伦的粉丝吧?败给你的黑色幽默,我可是铁粉啊啊啊啊(欢呼); t0 f) F" s4 [

4 k  E+ S9 `2 E) {1 w( p( h0 w说回文章,乍看就让我惊艳了,因这种文体我很少接触,让我想起中学念过的一些外国诗词,这种呈现方式,感觉就类似用诗的手法写小说。让我好奇这故事可以怎样继续走下去$ S1 N" N8 d1 p# g
4 M  x' g/ G4 _
仔细阅读后,用词方面是让人赞叹的,如
. w$ k/ B6 Z& l
清晨细雨落在嫩叶上,给了毛虫倾盆大雨。清香围绕他,像是为他唱首挽歌。
: A$ ?# f" {7 H& C6 F+ k2 ^" d
满满 的诗意啊
: E$ n* p$ u# [
  B' G6 _* _/ y, W看到“干!干成这样”,我不禁在想啥我想太多吗==+3 t' n3 x0 w, X3 x( f8 Y* E

8 y5 s" s* E; P6 l一开始看不出什么,但我仿佛可以看到舞台剧上的光彩,一定要继续写下去啊
* ]" d3 L1 b7 D3 @/ k0 e7 g6 X1 _! ?
ps——第一楼建议放目录,得空慢慢编辑哦,不明白可以私信我,希望你写作愉快
; Y5 D/ g* A! t3 C+ s( _- c- _, ?7 P& w2 \! v3 O% {5 {

评分

参与人数 1墨咖幣 +2 收起 理由
倾钦 + 2 首先,谢谢支持。哈哈,一语双关? 好的,.

查看全部评分

倾钦 发表于 2016-5-26 21:23:42

【当,爱是一种黑色幽默】

本帖最后由 倾钦 于 2016-6-27 22:16 编辑
, v6 L0 H4 i! M( N' ]( w8 I/ B  S  b' M% g1 E
《第一章·无言是爱》
# s2 F6 M: J( C/ A/ @

) s& k5 y" l8 M+ d: F( B: P) O8 m# {8 P/ {% K

0 Y$ |7 Z0 {: L' v$ K   他站立在湖面上,一抹微笑在风中凝聚,然后消散。- j2 d( @4 r. E3 Q* a3 n
  O2 N( S1 C2 J1 t$ a. Q9 s$ A
& q5 Y$ a8 q2 c. [! [9 @
   说什么呢?# x: m8 `" W# T7 t) r
   清晨细雨落在嫩叶上,给了毛虫倾盆大雨。, T: A1 l& G' Z) H' K( q3 h. U
   她的睫毛是浅黄色的,眼睛却是蓝色的。
1 |- T6 p& F7 ^# a, j4 i% }   
, d+ k7 Q& X3 g0 y, Q0 V   说什么呢?

9 i7 V0 g+ I; n, t   她转过头看见他,不禁莞尔。
5 J: i0 t9 E9 T4 H   转眼之间,雨就停了。3 g' J0 z4 g. i5 H/ b, x: w  g. Z3 P
   杀千刀的,相爱了那么长时间,都不曾说过一句话呢。
, N+ u$ v) b7 _- Z) y* o   她抖抖身子,丰腴的臀部扭一扭,伸个懒腰,享受清晨第一个哈欠的清新。" Y" {( B) D3 F! F, ^9 e
   
; a- p, G* \# {. K   他知道这是她的诱惑,他就爱她这样。) S0 u# M7 Y7 E: R, s. C, ~% i
   他喜爱如此安静的恋爱,不求任何言语,只要她一抹笑意,他就满足了。
- \" d. u8 K( }8 y1 S- y( U% Q* {   多少个清晨和夜晚,他们就这么一个距离,互相凝视。0 U; ]1 e  c$ y9 ^& Q( U8 \
   他知道她爱吃什么,她知道他爱喝什么。2 f; b% K' }1 m* ~5 a* J1 {
   他们都知道风儿鱼儿在叫嚣什么,花儿雨儿在沉默什么。
9 O8 L% W9 t% L9 F5 v" i   他们都知道他们的爱情是什么样的爱情。( x7 A5 O4 I/ Q
   他们都知道,所以他们幸福。2 `+ R- G9 n2 L3 ^

% ?! G6 p5 q3 B
- h! |& X  j4 Y( A: L  @
   正当他要如常给她一个飞吻……/ W) K# L" U9 q6 h( t
   殊不知,一个黄色身影一闪而过。
  F% A4 r# I. M. r9 D   诶!那是猎食者! # J: k$ Q9 ^3 \3 U
   吼!掳走的是他的爱人。2 |2 q0 ~4 w3 N% ~2 b; P8 t3 n! V1 i
   他不再站立,他勇往直前,往那方向追去。. G+ `4 |8 G7 x, g

- |& A$ N% D2 Z
& d& s9 D$ Y: k* G
   去了哪儿?
4 b% W- O7 M: E. z   天大地大,到底……
* _# k, X% b) o7 O& L9 m   他转了好几圈,汗滴落入如雨。, P9 j1 H) N  N) V
   终于熬不住了,精力耗损过度,翅膀的撕裂声就快要传到心脏了。, N" X0 i0 z5 w: e8 h5 \
   
! Z0 E6 }) I+ Q; g4 e2 p  ?  e, n   砰!
. k- w8 u& p$ ?, }1 p   他坠落在大树下,刺眼的阳光像是为他最后的生命高歌,热烈得他的翅膀变得干、脆。7 p* ^! m4 }$ ]- t( U6 y
   干!干成这样,干脆给我去见死神好了。
: O* S( t4 C. X   他翻了一个白眼,闭上眼睛。
9 {, ?+ n9 k; e7 a, G$ l$ R7 H   就这样,一直都没再睁开过。. j$ p& m. u1 n; G. `. r' N
0 `" O; A9 ~! f. X
: c" Y) _* T2 I9 v7 V
———————————————————————————————9 ]3 N( p% a2 i1 g3 T# n. C
' w  ^) ~" z* J6 ]% j5 @

6 V  v) {  R9 v4 g. L# f   生物学家丽丝开门上了一辆白色的车。
3 D; J/ S3 E! s! P. ~- i  Q7 E   男友即刻给了她一个亲吻。9 u! H7 A8 z7 g/ S4 n1 ?8 V6 C
   今天有收获不?
1 [/ R& f  {( ?  f% I! i  s   还好,不过刚刚好神奇哦,我正在观察一只毛虫,哪知道毛虫被黄蜂掳去了。
6 o) ?0 E& Q& V* Z) t' {   啊?黄蜂会吃毛虫吗?
# n4 u) Y) |  b! u   会啊,黄蜂专门抓毛虫给自己的宝宝吃。
; a, q; Y% f" S0 t& g+ f. k; M- E/ M1 t   哎哟,那就太可怜了,你的对象应该香消玉殒了。' c4 q6 ~5 B: n
   你怎么知道那毛虫的性别啊?毛虫是幼虫,性别还未形成。
0 |9 R! x; O3 l6 v6 e9 ?   别那么认真,我只是凭感觉。: k6 e. o# |0 b) Z& I
   你真不专业。
" X) L, m5 u0 T. \* p   哈哈,我不是你,当然不专业。0 ?0 P7 J3 m% c) B  R

" P8 q) C# g) f" [% E
% i' n' F0 h  L) p7 s
———————————————————————————————. c2 Y5 K/ I# o9 a0 T& @# m

. \& V/ P8 z  d3 k$ ~' V# ^7 B2 u) k* J/ R
) v+ H4 K/ t0 B* P+ v" s
   车辆呼啸而过,劲风把树下的一只绿色身影刮起。# }# U' ~2 u0 K/ Z# b( \9 J) e4 [
   拖着残破双翼的蜻蜓飘曳在风中,辗转落在附近湖中的白莲上。
" v# Y) \/ `$ |- J; K7 M   清香围绕他,像是为他唱首挽歌。- n! x& f# @; p
   他就这么静谧地似笑非笑,直到白莲枯萎,都没有皱眉过。6 D2 c; A7 V3 R3 ~: S" ?
/ [7 p5 {& Q: X' T4 S2 F

7 E" a0 i8 ^' \   / D0 N5 m" T( s' k

7 N% \( Z4 s7 k0 \/ e0 L
倾钦 发表于 2016-5-26 22:07:06

# h# v+ J& a* T+ b( d8 V 《第二章·伤害的爱》
' {+ G) x( N( |; [

8 m2 j, F# p- X$ P, b5 A6 y, \+ l   小小的双眸望着,望着看不见的天空。
( k3 c  t5 B, Y   爸爸走的时候,把脸颊递过来了。
* R6 A+ |5 d8 W, F0 N2 V' n   她轻轻地亲了他,然后他微笑离开了,消失在黑暗的迷宫中。% J- Y" W- c5 F' ?8 N# Y
   不见天日的房里,她从来只会看见爸爸。
3 ~+ j6 t9 q2 `9 e+ ?   偶尔她想问起妈妈,可是爸爸沉默的眼神,让她开不了口。
9 Z* I" |- u; w5 \4 f) s/ Q* {+ z! ^, r- R" w

; C7 V/ q9 o/ D, k: H- G   她在想,妈妈一定是有苦衷,她一定很爱她。( r' a4 Y: }; J0 d4 A" j! f. C8 Y
   是这样没错,妈妈一定是个绝顶漂亮的、聪明能干的。! z$ v* |2 S+ p: K" v, N
   想着想着,她昏昏欲睡。
% F& i/ ~) i* @) E5 {# O) Y* I# ~7 q: l0 y+ Y6 N% s% b4 {. O+ m7 Z* F; [
" \. @! d: Z  \$ N! I. Q. v
   忽地,有东西过来了。
# ^- T0 S! H; E   哇,好香!/ b" Y* g. z7 K8 `- X3 c1 `
   是爸爸,爸爸带食物回来了。
$ B+ M; b' \  E4 B3 H# A. D   那香味真叫人嘴馋呢。+ j( {# N! }+ l# ^& F

7 U4 a5 {& x% I: i- l, y
- D) ~* j6 t" ]
   诶,爸爸怎么默不作声。5 @" [! P; N( k- e; ]- c2 v, R
   爸爸!  a% Q) z5 x1 j: u
   在呢。0 s; D" o" x. F& I1 }2 Q- o
   爸爸,食物来啦?8 @2 Z. C& U& g3 j
   ……7 i5 t' v! b: ]
   爸爸?. [' y& w( d4 Q/ m2 T
   爸爸竟然拥抱着她的食物。难道爸爸饿了?
  k' f2 Y/ A2 j. L$ E, ^2 H9 a   只见爸爸把食物拖到她身边,然后拿起被子缓缓地盖上。
2 V; B6 Q$ {" c9 g" R   那种柔情,那种神韵,她从来不曾看见过。
' k) c' L2 E: E. \; d& m: H( g- ?' s   爸爸?; F& `8 C) w1 b$ o- o; _# P
   爸爸转过头来,亲了亲她额头。
. w* z* n  [( d1 s   爸爸!
  K. L% B7 k: b1 O5 S   嘘……我去去就回。* S8 X$ ]0 [$ S9 w/ X0 k: h
   转眼间,爸爸又出门了。! H9 A3 b# }! R; l6 u
   什么嘛,到底这食物能不能吃啊?为什么还要盖被子呢?
& Y& ^8 w- p7 y$ D   她盯着在她被窝中熟睡的脸庞,那是个酷似孩子一般的脸庞。) M/ [+ r* _- _$ R/ v2 D1 D7 f
   被窝里的她睡得正香,弯翘的细毛让人不禁想亲一亲。9 M# a' d$ J6 e
   哎哟喂,傻了呢!竟然想亲食物。) Z" |+ [% r; t
   ' i. [  W% E1 J. |: x8 h4 q
   鼻鼾声充斥了整个房间,路过的陌生亲人都忍不住要探个头。
- n& a# K" g: e0 p" u   完了完了,铁定害她被误会成好吃懒做的大懒虫。! l7 W/ S* @* Z0 J# Q# n! q
   看着被窝里的她,肚子真的越来越饿了。% l* e( R% M5 `! N8 h) X: Z
   不管了,先吃了再说!
; J$ d; A2 N6 H$ e2 w' ~   1 T4 B" I  k" N5 P
   正当她要撕开眼前的肥肉,忽地一个巴掌呼啸而来。
  B' M$ r- t* v5 |' m   爸爸?!
7 D9 g7 `4 a; i   我不是说让你等等吗?2 n) N& d0 `+ q8 x
   你说过吗?!+ @; z8 R6 }$ D  t' Q2 N
   呃……哼,总之,她是我的,不要碰。
7 _7 J8 C5 U/ R3 k   爸爸!你干嘛和我抢食物?
1 B% g4 J. G3 T8 d1 H1 n* c   她不是食物。; m9 U: Q3 p, L4 k. R( d
   那是什么?' k3 W0 e# S1 s( k2 l2 C/ Z
   她是我的。; R: m2 J7 {3 i2 D# L8 X' P
9 J$ e2 _) _. y
   ……
9 X  d  [2 Z% \
   空气像凝住了一般。" {2 r9 ^& g. g. q! S7 I7 y
   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快要停止了。, ~4 B1 w, S9 T9 V2 ~+ y; C  u
   多么撕心裂肺的一句话,她以为爸爸是属于她的。
' d) N0 t9 |- s7 @# ^/ l% S+ v   爸爸……
3 x+ _6 N" H3 ~6 G/ j   你说过你只爱我的。
* n, X% q6 y' N3 B' B3 a& t   亲爱的,我不是你爸爸。
  |% U3 ^% L2 g# ?   你爸爸和你妈妈……那个的时候,就死了。
+ W; p# V5 n. T   我靠! 现在和我说,是不想要养我了吧?  M% S7 l, M& p- z1 T5 g" m1 |
   但我也爱你,直到,遇见她。
+ K: L( B; l  \9 a0 W* i/ U3 ~0 H   她不过是个食物。& Y" \" I5 T# |' u3 V
   她不是食物,我爱她,打从第一眼看见她。& `$ F. v5 `* x7 x8 ^9 m, G
   我靠,你去觅食竟然叼个情人回来,完了完了,家族完了!3 V) z" _, T8 f1 L$ Q
   你干嘛?  t7 Y4 _3 e" f& z+ Y! ?
   我要撕碎她!!!" P6 U# z" t8 {* P7 @

% S7 t& `" a$ l4 U3 o, V+ N: i5 Y
# K- D  \3 ?* }0 h7 p: c
   啪!# Q6 c' E! f4 U3 Q
   你,你竟然打我?: j* U# ]& j1 @# @4 w/ P! g
   他愣了一愣,看了看发狂的女儿,再看了看熟睡的她,不晓得自己是否做错了。0 m1 S# E$ E7 k, c8 v( d  W
   她怎么勾引的你?
  r9 q$ Y( H$ B& B+ j   没有,她有爱人了。
3 d- M- V4 k# N7 L, S   ……
% W0 W4 R8 K+ [- v: k   " M' {6 U1 ?7 {9 t
   再也没有对话了。
+ t5 K/ A& ^5 W" {& Z3 {1 M* Y   因为下一秒,房子塌了。
1 ^( ^  A6 M* ?) f   塌得一塌糊涂。& a$ Q' S" g6 D) V9 E
   
- i( @9 [2 E9 `1 \5 s——————————————————————————————
& s, h* T% }3 F+ g# W( a
- s0 H* x! [; X' x: _
) y5 z- i: G7 X5 B- `0 G! W* [( o
   烧得好!/ r- [% d& K( \4 l8 e( R
   这蜂子是会害死人的哩!# v% v% v2 i3 L& K: x

* e! ?% W. Y1 I: ~   林中两个赤脚大汉提着火把缓缓离开。
3 }  F: l! H7 u, e   只剩下一朵在夕阳中刚刚绽放却即将枯萎的红莲。
3 I2 @. r6 ~: Q4 Q! c% R* ~* E# J   红焰吞噬着蜂巢。
* w0 L9 M' H- W: g- W9 ]8 z, \' T   隐约看见三颗焦黑紧紧依偎。
7 r* M- ~2 o) `, R) M$ P2 ^. x) `% H   : x6 z- Y% L1 }
   风儿轻轻游过。
5 b+ a3 \0 M1 J' j   仿佛传来一把声线——! p5 ]* m" ^3 g# [8 e
   —— 我以为的爱却把你伤害,对不起,只因为我爱你。" M  j( j$ n  x4 L/ t) i3 A. k
   太息之间,连焦黑颗粒都变成灰飞。
- ~, C0 _8 r& b9 S3 {4 f; g   
+ ]% X# D$ ?6 F% c6 n% k2 `0 A0 v
Moo Moo 发表于 2016-5-27 11:18:51
倾钦 发表于 2016-5-26 22:07
; G; K5 L6 w% s. L6 F5 X0 B《第二章·伤害的爱》
# u/ h. b. [6 Z+ M2 A6 r( x0 [; {) Q" o: S$ D, K
   小小的双眸望着,望着看不见的天空。

) g* l* G* x! y. Q3 _' k. Y3 G一开始看不明白,怎么把食物盖被子这么奇葩,还以为自己误会了什么,然后看到最后才发现好像搞懂了什么,再从头读了几次。这也未免太玄了吧Σ(°Д°;
2 V/ I: v2 ]# t8 u; L3 T  L
: Q, v& ^  b; B" j6 o( t, N6 `用蜜蜂诠释伤害的爱,我觉得这爱已扭曲了,回不到当初的美好,可能当爱是一份食物,吃饱就算,也不是一件坏事,只怕吃坏肚子(误)) S3 R/ B' s0 I, B2 K$ F
0 J" K5 T. N# D/ }
无法想象下一次的更新是怎样!⊙ω⊙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倾钦 + 3 我也无法想象下一次的更新是怎样,哈哈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玖戌 发表于 2016-5-27 18:19:35
看了这两章觉得好神奇,也隐约明白为什么标题有有着【黑色幽默】四字. `* j; _4 ]+ o
3 T' x) a( b" O+ e4 k' i, C% }; `
如牛牛所说的,下次更新真是无法想象是何种的【爱】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倾钦 + 3 感谢阅读,希望你能享受这些【幽默】的故事.

查看全部评分

倾钦 发表于 2016-5-28 09:32:04

) h: B) q9 m  m1 @( [: C- [
' Y$ p( a" T% Q  Z! E/ h  《第三章·爱是单、纯的占有》
/ _+ t; |/ w6 `5 v( U  k+ u0 F! R/ n  O+ D$ B8 t5 X" Z6 ?2 U' @
    重生在多少个盛夏,她的梦早就不再是严冬,而是早春。/ f. d. s5 ?9 J" o
    一湖不透彻的水,是她终生流连的地方。$ M+ x8 Y2 d$ ~' c/ W8 P) ~( p' V
    脚下看似缠绵的东西,却是她一生摆脱不了的枷锁。0 Y' `! k# Y# Q" r. y! ~6 l2 ?
    好吧,也许她就是注定等候,等,等尘世间不爱妖娆的人。
" q! ]& d$ U( W# d# K. q- ]; o- T  M( M. i
) g$ y: g0 Y8 W9 Y1 @: c! `3 X$ |
    是有那么一刻,她以为她等到了。
, v$ I9 ]7 I$ o# A) m7 f% ^  k; j    他的双眸如此明亮,不食烟火的神情如初雪颤动她的心。$ D; u' J4 `* Z  E
    此生,非君不嫁。
6 U' f* r- u' z& m2 j) B  V  
# k1 k! H3 d# m, F8 V) X1 d         他仿佛了解她的用情,所以总是定格在她面前。
( }2 h8 o! x- m9 d- R# l, b( a    她觉得她恋爱了,无奈脸上透不出羞涩的红晕。/ F# {* q  q" T% j8 B+ e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少个夜晚,她决定表白。: K" n1 }9 H( T
    那,选在一个淅沥的清晨吧,她喜欢有雨点儿为她庆贺。- N/ q, ]) ^. v( m3 O* u
     
. X+ y  r$ K; i8 i3 Y, y4 j    果然,老天还是最会揣测她心意,如愿了。' L+ w6 ^4 T2 P  H+ \# Q" t
    小雨是群调皮的孩子,开始从云上跃下。" g& v7 h5 O; }1 ?  G* P1 H6 j7 i
    那个……
4 ~( k# a, d1 V3 F* v" {    好紧张哦,她要表白了。
9 N0 \9 ~4 Z. n0 e. k3 u# B    叶子大哥在一旁也不敢声张,静静期盼着,鼓励着。
8 c! c3 \& {3 M) U9 r    小鱼嫂嫂在叶下一动不动,也默默给予支持。/ `1 Z3 q% G. E9 y; T' T
    好吧,要开始了。
# I( M/ I6 J! J" t" m- [    她抬起头,要说了!
5 H& N. g6 Q7 j" ?    诶,我说……
% S- d$ ~& m" n. ~3 V    才一开口,就发现沉稳的他突然脸色大变。
: @6 ]8 \. T4 d! @    他忽地就如风一般迅速飞走了。
" @3 A$ A  r6 U) ^   
9 ~: u5 \3 F& |$ R: A; Q. U    她转头看见他飞向湖畔旁边的树枝,兜圈、转圈。
! J  I, Y$ Q1 Q7 p. j    像是寻觅,像是丢了宝贝似地寻觅。
9 j4 [  g* h+ s& r    她看得真切,他的身影是焦急的身影,他的飞行弧度是焦躁不安的。1 r. \8 ]3 v1 P' a( X: |
    啊!
: ?/ J+ e4 x4 }    他离开了树荫!1 g/ q8 ^; ?1 s  k1 i
    不行啊,这天气太热了。
5 U: M, u+ L3 {7 w& b; [5 g    况且他一直不停兜圈子,不渴死都累死了。
4 L1 V, ]2 ^7 X    他在滴汗,她在滴血。" C# S4 h3 _8 D: j
    心,滴血。& ^  J2 |5 I* E2 D
/ Q- T6 ^  ?1 B% I

3 m3 X+ i' }6 a9 [    果然,她最担心的事终究发生了。
. a0 d/ j! U1 s$ i# x+ [3 k! O) W) W9 l    他跌了下来,就在树下。
; l( i6 R$ H' |, q    双翼不中用了吧,精力耗尽了吧……
* x, X3 u! Q7 u( [% N# u    她低声抽泣,引来了风的注意。
8 \3 a  H/ \% C* C8 X! v0 {   
" B/ P) E( }1 C, U2 o7 \% w& x    哎哟我的神仙姐姐怎么哭了。
) a0 }: _: L9 I# Q4 |* J2 t    面对轻佻的风,她平时总爱理不理。
% E  ^6 P0 Y( z) i- z7 }1 c. R    我的他,死了。+ N# V7 E6 v$ ~" X9 D
    风儿皱眉,往树下看去。
" U3 ]" Y/ m3 N+ z% `8 n    还有一些气息呢。
3 p' a! m7 n- P' C    我的好姐姐,我带他过来可好?) ]! n5 r+ K+ ^# G* @
    可以吗?
! j# x5 Q5 ~. ~/ a    她抬头,泪水似露珠划过脸庞,滴在湖面引起一圈圈的涟漪。, v- j- H- \( ~' l3 h" J
    涟漪惊动了小鱼嫂嫂,叶子大哥急忙垂下手臂安抚她。
5 h" n- A6 ?7 }' W7 Z  K   
5 C' T& [2 s6 x* x    风儿不说话了,他来到树下。
2 b. b0 K+ ~/ @/ N& Y# ~& c    怎知附近有车辆刚刚飞驰而过,他一阵恶心得吐了一个强劲。
9 T- }) p/ m; Z- Y6 \3 Q* x9 P    咻—— 的一声,绿色身影就飞了起来。
" Y  O: \4 q) z    风儿急忙上前拥着,让他残破的身子缓缓落在她怀里。4 E  A* e! g4 ^5 i6 _' b8 P
    风儿走了,临走前亲了亲她的脸颊。
$ Z1 q+ u$ @+ k& Q    她没说话,也不抗拒。
, N4 H/ ^4 e) F4 }6 U, k    这感激,她是得给的。
# J8 l6 h% l0 z, K4 W9 {& u% m2 ^7 @1 F% O& l/ o% G) B/ E$ E

" ]( m8 I' }% _+ Q$ h7 l    他离得那么近,此刻就在怀里。
; I: G+ R5 l" Z! Y* w" U# D    她轻柔地拥着他。2 l( a4 {) ~  V" S/ r
    可她看不见他明亮的双眼了。
% D% p# f. |# w+ J1 }& u( O    她的悲伤化作清香,充斥了四周空气。/ T4 }2 W  i# j' @
    她缓缓唱着挽歌。
7 W% r7 l0 }& I- Y- g1 i: a8 w    我的爱人啊,我还未来得及依偎的爱人啊。
' x7 |; Y# Y8 ^- B0 i    我的爱人啊,你的爱人在此,你为了什么失去了生命呢?* B! O0 r/ k* U
    我愿阳光还祝福我们,我愿大地肯为你保留一块永恒的栖息地。: Y) g5 F/ e+ c- y
    我的爱人啊,你怎么还未拥抱就离开了呢。
2 j' n( p2 Q; R% Y1 K: w    我的爱人啊,我的心就要随你而去。4 ^9 p$ W) g; w3 U0 m

. U  n+ X" A$ n0 D
" C7 T6 k, e: P- t7 a# W; P
    ———————————————————————————
( l6 a+ Z/ O3 U- g) Y+ K) s& }) W( p3 L  q( j  e2 n% o( s! d

* t* C' A$ [: @- f    这个夏天还没结束,她却抢先枯萎了。0 ]$ G: n3 c8 g3 ~7 H- {8 B
    叶子大哥和鱼嫂嫂依依不舍。1 i+ B3 X; f( E# ~  p
    对不起,哥哥嫂嫂,是我不好。0 i5 ]+ [* u1 N* J. \. D" h0 ~
    说着,泪又牵动了涟漪。) f( y; U. G/ O% l) C% v

4 Z8 [# X  L4 l) ?3 y
+ a' }% |8 |( \
    ———————————————————————————
; t6 ?* u. {+ h4 P% _. {0 s) }; M2 g, n9 p) B. i
6 b% `" F" l; s
    太奇怪了,离秋天还早呢,莲怎么没了呢?- i7 C; Q' z9 b% A+ n( C
    也罢也罢,快走了,咱们不是赏莲的。$ |0 \: J3 [+ g6 |& A* ]
    就在前面吧?你家孩子被蛰的地方。+ T* n2 p: m% N6 D- _6 U- X7 Q
    是啊,看老子烧死它们!% U/ q' e* f5 g1 g0 X" a

% \/ o& s3 |2 d+ u- {  E. O0 h
% p. G& {2 x( F. X( E5 Y1 g0 V
    ———————————————————————————
8 o9 l+ X' S- Y$ ^' V: C    $ n/ Q7 {" f9 J- O
    多少次夜幕来了又走,她又渐渐苏醒。
# Q" H3 G' p; J( P' U0 d    睡了好长一段时日了,可她不曾忘怀过他。
4 S6 d* |6 x2 z: U    她抱着他的尸体沉睡得很久了。
6 x4 Y0 E* ]% K* Y4 a" G$ }2 V9 o    醒来的这一刻,尸体早就不存在了。) X8 y$ P# {  K7 F2 X# `
   
8 S0 T% H6 |! g8 f/ B    无妨,他融入我心了。) k; x. h: j% j0 c
    她自言自语,望着月光,声线凄厉。. l9 U( `& _( Q, Y8 p2 W0 C
    我们永远在一起了。0 b, M1 A& s" @3 ^- U
    她甚为满意。7 r& K7 }$ f# \! i# F

5 F( h9 z. t: ^/ n6 W4 f; }
* P8 {9 X5 L- ~) n* [3 @+ a* p8 e
   
: \7 Q# l8 [% K/ o      [, g* F5 |# M/ |9 Y# Q0 J% q
   
  o( a4 {# c; a9 c6 m    ) h: m7 d- T7 i, V
Moo Moo 发表于 2016-5-29 01:12:03
倾钦 发表于 2016-5-28 09:32" {9 J6 e; g4 R/ P3 l5 k5 e4 k. t
《第三章·爱是单、纯的占有》) m& x( n1 B3 N' O% {

$ T9 |! |& j/ w5 U    重生在多少个盛夏,她的梦早就不再是严冬,而是早春。

. G: g! j8 N( H- `这篇我看了好多次,才慢慢掌握线索,不禁大嚷这不也是有着推理元素的爱情文' Z, c/ [6 d3 x
, b. ?: f$ f6 ?7 ~9 D, z+ ?6 X1 ^, c
我一开始没什么头绪,慢慢发现应该是指莲花和蜜蜂(你家孩子被蛰的地方),若我猜错请告知
% i% F" \8 g4 k. w
. A7 b! _8 _' x, E* x+ R* V# |- z8 V我真的无法猜到下一次更新是怎样的节奏啊啊啊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文,我觉得很新鲜,继续来轰炸我的感官世界吧!/ |) m  s3 @( b& s4 }/ I8 {* F

, m. \" n( s# U8 ~" q/ n题外话,我特别觉得这一章拿来参加诗歌朗诵比赛也不是不可能啊!
倾钦 发表于 2016-5-29 07:45:23
本帖最后由 倾钦 于 2016-5-29 07:48 编辑
8 d5 c; C7 r" W
Moo Moo 发表于 2016-5-29 01:12: k6 _+ U7 k" x- n
这篇我看了好多次,才慢慢掌握线索,不禁大嚷这不也是有着推理元素的爱情文
+ \6 G( A/ L6 e0 l  s8 S
$ ?$ b2 A( V8 Z& b& F2 G& A我一开始没什么 ...
% f- i$ X6 q5 m1 H4 S: z
hmm,关键是第三章和第一章有相似的地方。" [4 y. K3 l6 K9 U
, @* o  `  ~7 T0 S0 Y" f
黄色身影 = 掳走毛虫的黄蜂
( ]# B! ?0 ?( P+ ]绿色身影 = ?
2 r) S; t9 o$ Z2 q/ ^+ O! K
/ a1 e5 O! @% E! [你再仔细看看~ 我不想过早揭开谜底。1 A6 K, Z- p! E
哈哈哈哈~~~9 W+ M, u7 A$ ~+ k6 j) E

8 r0 K1 n# d+ `, ^3 p4 x朗诵吗?哈哈,我喜欢朗诵。(跑题)
倾钦 发表于 2016-5-29 07:50:49
本帖最后由 倾钦 于 2016-5-29 08:32 编辑
6 Q, |: G/ z4 N* ~4 C& q6 R2 @- a3 {
3 _. C. h7 ]/ N  
7 ]3 L3 @7 B  P   《第四章·爱要及时脱口》
; s$ v1 y5 J* r1 e

& h2 \1 ]/ T" r' V: W- K0 d3 j     姥姥说过,如果经过了五百个月食之夜,她就不会死了。& t* O. P$ n& [' O. k
           她总是满心期待着,然后细细数着月食次数。                                            数到第一百次的时候,姥姥却已经去世了。
: I" n, r. T1 ~. {     姥姥说,她一生只经过了四百九十九次的月食。
! [  c3 J4 @+ {; _5 r     结果在这第五百个月食来临之前,她撑不住了。9 w8 ^' n$ D% P. N3 J5 l3 u
     姥姥说,这是上天的安排,不被赋予永恒的生命是正常的。
$ d' o1 D- F- ?# w6 D* c$ V$ K     被赋予永恒,一定是身负重任。; E2 \, ^: N! m
     ! ?/ D. b# U! ?
     她到现在还在数着。% p( i' }0 {: Q4 N4 V1 }
     明天会月食,明天,就是第五百次了。
8 x8 K' A( j1 N! Q) M' Z! a) e     如果她过不了,她就会悄悄地失去呼吸。
3 F; O3 z( X0 x* B& f     但她烦恼的是如果她过了,她要背负什么重任。) v7 O) v' j* T# @5 j: H
2 s% L4 I- l  `3 y

: n6 g" L2 ~6 E% {0 L$ o7 k: [     她凭借今夜的月光,依偎在他的肩上。
/ f5 U1 i7 c; ~, Z! Q3 p     他宽阔的臂膀是她最暖心的地方。$ M/ D% _4 E2 J* `+ Y! Q
     怎么了,亲爱的?
7 X/ X  p# Y! w. e: H     她摇头,摇动了金橘色的尾巴,那色彩在月光底下甚是绝美。+ P1 N7 {2 m& J4 I+ O
     当心啊,最近有很多人在这附近。
- y& J( j: x9 W6 \' f6 |) c! D     她心头一颤!
% u) m8 y& G' o8 j! @# j1 Q% U+ d2 Z     是啊,大劫在即,怎么可以掉以轻心。) _) V4 d8 t2 x$ r9 `( S! Q6 w5 ^
     扑通一声,她跃进水里。3 [" X( Y4 A6 j% @' w6 n+ K* ?
     毕竟她在他的庇护下过了那么长时间,所以还是他最值得信赖。& a. u% K- P  X: o
     
( S! E9 ~, z0 S. h1 _     小鱼嫂嫂。
9 ~% J2 S: t# F9 S2 _. t' F     莲儿唤着她。
  h( z0 G  Y) v& k4 [! g2 V     莲儿是他的妹妹。
$ j* j6 d3 b9 ]+ L     嗯?
9 [* |, M1 D/ b9 q7 P0 {     小鱼嫂嫂,你很爱大哥吧?# j/ A' H( w$ G# ]  T& u6 S+ X
     这句话传到她的心里。
) s+ t  [1 H) n     她心头又是一颤,不知如何回答。  U  ^% P# \9 K+ u
     她喜欢和他并肩,他喜欢抚摸她的尾巴。
0 `& l7 V7 f! a5 Z9 L, D% L4 ]     她喜欢躲在他的庇护下,他喜欢拥抱她。5 d# [7 F; n) f0 f& I
     2 n9 d, e4 F* Q8 m
     算是吧……
# @# Z3 S1 q2 z! Q1 K1 D" I1 @     她怯怯地回答。7 m4 ?. c$ U( i% A; t, E
     莲儿不再说话了,他也没说话。
  w8 Q. R& L. q% E5 d. t: \7 i, g     这晚上,就寂静地可怕。3 i9 {% X# K- G7 z, A" b1 m
     没事儿,亲爱的,你爱不爱没关系的。
. m- p5 m4 U5 l     他张开臂膀过来拥抱她。: ?+ N9 `# G: D
     她游进他的怀里,渐渐进入梦乡。4 A3 a' E* `3 W7 y& M
     
1 p2 F  H3 W/ ^1 t# b9 R     忽地一阵骚动。0 V) {$ h0 @" K0 E
     救我哥哥!& `( @  ^- Z; G3 Z
     小鱼不曾闭眼,但她才刚刚梦醒。
5 l8 i- I% G2 h* m     只见有人影在湖上。" W% a' Q; H& g- v/ w8 f& W
     他们划船过来。
) e0 n4 }# x0 [% p4 L     啪,截断了莲叶。* p6 a4 S' D" J. b; _5 }" z
     啪,又截断了一大片莲叶。
3 a. V- R% H  t8 ?( [* g: M$ b     啪,啪,啪,截断了好多莲叶。
# G. T2 s$ L% f   
$ w7 H9 l( _( z# h; X4 E     她大惊,想依偎在他怀里。
) w, f3 u+ @0 h/ [7 [     怎知还未游过去,就被一股强劲的涟漪推到莲儿妹妹那里。$ I: {7 h3 K6 z( h$ D. @
     走啊!这里危险!5 ]# ?0 F8 t9 E) [, ^4 y/ d1 b1 I; H
     不,我不要!

6 x; I/ [- p) J: J  n8 d     走啊,不要靠近,躲到莲儿后面去。
3 V& O8 c. C) P' j3 k     不要!不要!
1 x) y! c2 R8 t1 `: Q& Y     我爱你,我不要失去你,所以你要好好保存性命!
1 K3 ]0 z8 l5 C; |* Y7 I/ p6 Q: b     话才刚落下,啪!
! r' N% f1 H* V* ~     曾经多少个夜里依偎的伴侣被摘下了。
. }* f- H+ |/ i  s
     他的泪落在水里,和她融为一体。! [# V, o5 l7 R  `# {3 _1 q% {" w- c( Q

0 ]! J8 ]- A* }( V  A; l* |
0 x6 M: v  n1 Z2 L
     ——————————————————————————————————
' k0 g' r8 T3 N8 k& C8 F* d: z: O( f0 o5 x8 D+ z+ w+ z3 f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 o* C1 r% F2 C1 ?& i# o     也是,这些都够了。' h( s) x, n# L7 Y2 u2 C
     啊呀,一想起嫂子会做荷叶饭,我就嘴馋。7 S* D4 E' |: G+ ~% n
     明会儿早些过来呗!" A  o; x2 [6 U5 k: J- Z/ [8 l
     行!一定一定!
3 M. i% }' o8 Y8 m
& }& K* o$ U* K  l; J. w7 a     ——————————————————————————————————
8 M) Y2 ^( e' Q% E0 w6 E" J
4 ]! Q! y1 n5 K3 G1 V& s' t7 {     湖面上又恢复宁静了。4 d  Z, O# j1 N- d7 K4 @  z
     但湖面上一片狼藉。
/ |" H' N4 P* z
     残叶布满粼粼湖水,月食开始了。% b6 ], t$ z: J
     她的心在滴血。
% s/ y( L6 X8 }; G: Y$ D     第五百次了,会活过么?
; N* t  Z4 g& P' w7 g5 s, B     他走了,他让她活着。
2 ~  \9 R" ?- C! x
     可他走了,她活得过?1 C% h& _% x# O( N$ Y5 x# K
     她讨厌自己,讨厌自己不曾说过我爱你。
) i# o' n0 I/ P/ T2 I( P
     如今他走了,她才意识到他在她生命中多么重要。
% p$ ?; Z3 o; U( ^7 A     如果没有他,活着的意思在哪儿呢。$ @( G, s; a9 m7 w, H3 r
     3 h. {9 H9 ~0 F' W" r3 S6 p: s
     小鱼嫂嫂,别难过。
0 P  h0 |: L+ Z8 H  p  ~# h     我是爱他的,我知道,但我不敢说。
/ R- p8 A$ F: O, H! m( j     为什么?
/ p: ~& J1 x: T- I  V+ H     爱是一种责任,我怕我负不起。
7 [& N4 D- k& g; e: R     我还没经过五百次的月食,我负不起重任。. c6 B" p9 h0 P( J# ]
     嫂嫂……( F) }: n% E# P: b
     可是我真切爱着他,就如他爱我那般。
! u/ @  @9 t- W- q  e  b     嫂嫂……0 ]5 \# L$ T* j, R
     多少个夜晚,我都做着同一个梦。( x' K, @: t1 W3 i9 _
     梦见自己是一长发少女,依偎着他的肩膀,就坐在石滩上,看月光。
2 W; A6 S) a2 _9 a- d$ a5 S) ^     姥姥说,五百次月食之后,我可以变成少女的。- Z: A5 R: |: K' c( g' m' i
     可是,他不在了。
3 ~9 k6 H+ l$ x& r& R- z     说着,小鱼的泪水混在湖水中,混进灰暗的湖水中。: w# r9 r; |5 y/ c' P
     
, J0 A% p7 @6 r9 I1 {5 F     别哭了,哥哥知道的。
; V* x) U! ?1 S; n: h9 W8 x     他不知道了,他被拿去做饭了。
& f1 F7 U: `* w2 z2 S     他知道的,刚刚你说的他都听见了。
) I% N. V3 Y8 E0 ^) z     啊?: M" V" c& p  @) f8 T
     她回过头,只见岸边有一男子。

+ V% }  \( O  p; D2 X) y     怎么会?
0 W/ y2 B& y( v  d; v2 r9 u6 h, q8 }# a
8 o$ C( Z, J3 Z/ i4 ?1 w
     他啊,早就已经过了五百次月食了。
. I+ D% @4 T+ H8 a, W     可是他刚刚……
3 g/ ?3 `  ^! ?* |+ p     他不过是和你闹着玩。

) J( t7 ?, T/ e5 n     就算本体被摘下,根还扎在湖底呢,不怕。
# _* r2 [( d+ d* q# O3 [# Y/ a     我……
0 B% L7 k0 y( W4 ^2 D     你等什么呢,嫂嫂。" C5 V0 z% L* h+ O. D
     啊?
& W, P' f* s2 l     月亮出来啦,月食过了。
# Y1 U. N; O; U# Y" R4 m
     她浮上水面,月亮的光照耀着她。1 k$ A: c4 |9 d& Z
     是啊,过了。

, L' T$ e+ j7 @5 `9 m- }/ D' n     她知道她需要背负什么重任了。
4 }* ^' V0 _' w! E5 j' j     ——————————————————————————————————, ~* P' O$ ~3 t6 M

$ f) \* v. d/ f5 D8 c
/ l5 Y  ?6 e/ h6 g
     湖畔旁边,有一情侣。% `; @( m) G& e1 s6 {2 B+ g
     他们不多话,总是互相依偎,看着月光。8 U6 i4 U/ P8 x7 y" p
     一个眼神就叫对方心里幸福满满。
/ h; }* v) t/ |9 `. \* O5 q# A+ B& }& H2 H' ~3 q
6 l* R% {  a  ~
     啧啧啧,真是羡煞旁人。
: ?$ w! s3 R, l. }% C9 t* c- v8 |2 f9 X     说着,风儿又来亲她的脸颊了。
4 Q+ S/ t/ C  W' Q     她想,如果他不开口,也许有一天她会开口的。
& G7 J+ B' [6 r/ \     
& y7 ^! Q0 a+ G
8 u* G+ V4 M; f& G4 h
! s) b; ~' x; H8 J; l
0 p( F, e; n* n  N2 [9 u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8-7-17 15:18 , Processed in 0.07739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