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3030|回复: 85

风之幻想者专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5 00: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本帖最后由 风之幻想者 于 2019-12-29 01:23 编辑
- V7 Q( B/ {- G5 |3 r! L6 |( _( d7 a4 K& ^) q
欢迎大家到来; Q. [/ B' @7 ?; ^! H2 G8 ~
-让自由幻想的风拂过我们自身吧
' s& c1 ~) c0 o
! c4 R  z, S1 V9 A' ^. I5 _( K尝试写诗系列
' k+ t$ O& k" j# K# J$ E3 j1. 《乌。黑。空。白》
7 Z+ @! p; B9 n: P. ^9 }- O2.趣味作诗
" i4 Y9 h; U" I9 J3. 《爱情季节》% Q. a5 A/ b5 f& a7 ~. ]5 g3 m

6 s2 z2 I2 p9 g8 }% W( W# K被雷劈过的文章系列( z6 x& v  S, Y! q4 D
1.《年老的少年——人生的甜》
% N, C+ P& u/ l' w+ ?- L5 w5 g3 w+ l2 @9 a
散文系列
# Q1 w' i+ i% u, E% Q) E0 a7 [" i: T) y1 D1 N* `
1.《漫漫时光长河,你我也曾相聚一时》& ]+ H  ^: D2 O1 q: P
2.《舞文》
- r* x+ j9 C$ t  r/ L3.《盲人》
6 a+ l' E6 z& Z5 n# e6 T0 W4.《信念只谈》
4 l* Q5 r2 U7 F. x+ e. w5.《独行动物园》! d1 C: \1 A- q6 y" l- `# `; h* t/ o
6.《聋子,哑巴》8 i$ w( Y/ x- l  ]
7.《空白的璀璨》$ U# J7 S$ @/ `9 z; [6 S9 U9 g" k
8. 《畅游白夜》
3 {4 Q6 A) L7 w/ b& L0 M随笔
4 @3 x% [" [" I( Z& Y! k; q; d/ I+ |& X
4 |) T( w* z* U1 ?3 N7 |9 l1.《似水相爱》
6 g; T5 e9 d% M' g  u) ?% Q, H6 h8 Z2 @: H  M( {3 \
语言厨师 " v1 o7 S' [" E8 N  k$ v
起因 《社会》. g. P$ L6 Z+ D4 @
起因《创作》7 r2 h% c1 o0 X; j4 A  c
1 W+ @, Z4 G/ W" V1 [0 ]
起因《故事与人生》7 v) ~5 T& _* D$ G7 C
5 h5 L6 G: b! ^" q
1.《商业怪兽》
+ @/ L5 g& D/ ~; o% |7 J" m- i: G( x( K& h9 {+ q% S# q
$ u% f3 z3 T6 g4 S8 D
改编故事系列; D( _2 m! J& Q% n7 c
7 N' G1 c% P( E  Q
1. 《现代龟兔赛跑》- 改编自龟兔赛跑
, }2 C% R0 \5 F0 k1 d: E2 U& S2. 《现代狼来了》- 改编自狼来了
& W7 I% R/ {! Q" k% v* {' n% E# O+ B$ x3.《国王的王冠》+ }$ l1 |+ z" c1 D  ?0 x

1 i2 w1 ]' ?5 k0 b' A微型小说系列' b1 ]0 {' o5 R  F& `/ B

5 U9 P+ }" n3 \0 H! |* |! ~《当我步入光明时》7 C% i3 }3 y! V4 b1 r+ R
1. 第一章 一切的开始
4 A* e8 u+ j* w% z1 K
  {8 p/ @0 t1 a  p! q4 [$ ?2.第二章 来一场古惑仔的战争5 u' e+ E3 d1 k" j& c: |

: m3 {( Q" c& Y$ z) G& J" ]3.第三章 让一切来得更猛烈些吧/ C# e- q# Q8 {! [5 H

3 ]5 }: _( i: k, Z7 b; i0 W4.第四章 冥冥中的命运" K2 ]7 j. P; x: [' b# X

) G' a  e7 W5 F7 ?7 i5.第五章 尴尬,尴尬,就是尴尬
- F- A  D7 ~+ _) N! _  r# y7 \% @7 y
6.第六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一见如故为知己( o7 B/ N& X3 d  R$ Z0 k; N
% ]4 f- m4 t; g& d7 j
7.第七章 转变
" h3 l; y/ z* T( a9 @+ E7 m9 z* c: h+ [" c5 G" L$ T
8.第八章 肚子是老板
" g  Z9 I0 s  Q2 ~1 [8 U. |1 _  z% p# S* x3 F
9.第九章 欢迎来到二次元的世界
( K" w. m  B9 R5 t9 m' m) X% z0 z1 Y
10.第十章 融合的想法" b* K/ }2 N  @) f

; i' w6 G; h% R; X% f* J11.第十一章 时光荏苒年月逝,五味杂陈思乡情% v) x; v4 W+ A5 O" w& l% D% b
" ^- {2 q- J3 ]8 d5 Q) P2 w$ r3 y
12.第十二章 家是避风港9 L6 \! ]# H0 C6 S
' ^7 C% S4 z; F& m
13.第十三章 咖啡店开张& c7 w  D4 W( Q2 p
3 M! K" ^: T+ i
14.第十四章 怪梦
; \( \3 e. Q. q9 U3 h, z, S& Z8 X
  R4 @0 M/ b* a6 r: v: h- Y( w- r15.第十五章 光明总在战争后" ^- @, |2 s1 M. _8 u3 ^& g9 |* Z  @

3 a  H( m2 W5 T+ O$ y) N9 H幻想森林系列. Y4 V5 u  ]% U

! H+ \- t+ r! z9 T/ V5 l% x& S& m! s' f1.幻想森林日常  
# z' P  }5 J' a0 m" G2.幻想森林 -- 伟大冒险家3 L' u* c1 L9 ^0 o* d
3.幻想森林 -- 在出口守候着的人类: q( o% V) U4 @8 N

( L8 y# U# ^# I  A/ }小故事, H+ X# P# g" y" O; I

# g& _/ p: \. j- ?  Z1. 《流浪猫社会》! _; v' h: w! b7 p9 U

2 C' |5 _7 ~; [7 d
! y8 F( W' N( |# `3 y$ h6 s" F. Q1 T1 w% H

. U$ c( g2 d/ O- Z& ~; m( U/ O1 f+ s- G- J# f6 @% m
( u5 m! K: ]) U0 P% D$ P5 v" C
* }6 u8 K* b2 _2 X0 I7 o

8 A/ U! b! H# [- q& Z
/ a/ Z5 V$ T# {* q
# r( s8 c& a6 m8 r" U3 a% m  I8 O
, O/ W6 j$ p6 H" B& W
* Q+ d# ]* d$ d( |- O- p, p
" ~& V) {5 F6 |! w/ I5 Y

0 [  L/ X% H7 l4 Z( K# K, u
5 o7 Q$ o* P9 @8 L( G) [$ d* y0 {5 {& R( L" @! N2 `

' ?( [( W8 a  |, z9 y3 S% x( E1 Q+ e2 S/ I1 G% [) i4 f0 @

  _- {  @& C2 R1 f: Y4 {0 t4 J$ K, {' Z$ z7 ]" ]: g$ `0 j
2 ]0 F# X9 T" p1 O" K; k3 V

6 x7 r) F: i1 H# Z' _# _9 L+ @9 |
% m* ?$ T) c* W' U3 h+ \
1 b0 G9 y  q" F' p$ Y- H5 W
9 f3 R1 s) d/ P0 E& p' M. l
- a" D7 ^- G* e
- C- N5 ^2 R7 k/ y' b  o
2 m  a% F& ?# @) N) D/ ^; O8 D- f
 楼主| 发表于 2019-7-4 21: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龟兔赛跑》-改编自龟兔赛跑
+ J8 `. U* ]# ~, S, f. }7 L$ p, Z& Y7 x
; f* p' n  [0 T阳光洒在黄褐色的土地上,让地面变得滚烫。在幻想森林里正举办着一场运动会,无数的动物聚集在赛场,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比赛。( V% W% ^+ `3 E& H& }
, l) ~0 c  Z0 x* E' Q
长跑比赛的跑道上突然响起一阵又一阵的喧闹声,吸引了许多动物过去观看。之间赛道上有一只乌龟和一只兔子,裁判员老鹰正在讲解着注意事项。3 y1 N1 }- A# [  @+ o5 l6 q
9 R( G2 l& c) b* c8 F
猴子看着这场强弱悬殊的比赛,向隔壁的刺猬问道:“兄弟,什么情况呀?这是演喜剧吗?哈哈哈!”  z; u, Z7 ?6 D4 ]) c& H' q
3 _3 {. V% V4 Y  [; p, u
刺猬愤怒回道:“你还别说,任谁都无法忍受刚才的情形!我支持乌龟!”' z- j# ~4 m0 D3 x4 B
7 ]6 _- D8 @2 o: @( q4 X' L$ D9 G
此时,老鹰裁判员展翅飞到空中转了一圈大声说道:“比赛开始!”' {: a. @8 K: c- R0 B: M

$ s9 e( H# w1 w  b乌龟听到开始后就全力起跑,乌龟走了几分钟后发现兔子竟然还没有起跑。
4 p4 b/ |) o2 n, n* T! b" @1 b) O9 V7 v1 E
兔子站在起跑线前戏谑地看着乌龟,道:“任何东西都需要天份,不顾一切地维护自尊也不过是一场笑话。”2 z& w4 J& M- Q4 d% Q) U6 `# U
; b( S' u8 z- y/ V
观众群里有一小部分观众狂妄地笑着,接着越来越多的观众也附和着大笑起来。也有一小群动物紧紧地抓紧着什么,眼中充满着不甘。: l0 w( k- |" P) z( o( T9 ^
8 L) G" N) _2 R! R6 u! m% R) c  `
兔子说完开始奔跑起来,一瞬间就超过了乌龟,观众群中许多雌性动物在疯狂地为兔子那速度呐喊狂呼。
9 @6 j7 K+ ]  p( Q; E. m6 G9 _1 Z4 `& n+ C) @
“你好帅呀!”
' Q9 |; p3 b# g. ?7 c
, X1 E' D6 g7 k4 T% y1 j“把我带到土耳其吧!”( F5 G( I+ E# F( z- D

4 b- b) d7 Y9 h/ t3 i7 W猴子看着身旁低落的刺猬,内心中浮现了压抑的感觉,但在这堆观众席上的动物中,它的脸上还是挂着笑脸却并不在笑。  |' ^) g* z% R

; W/ P" h0 s8 E! t9 `2 i% Z兔子在一半的赛道上回应着粉丝的疯狂,它早已把比赛这一回儿事给忘了,摆着不同的姿势享受着不同方向传来的闪光。
; p/ u( N# a# N
" l8 c6 m  I9 V毒辣的阳光依然在赋予着乌龟极大的考验,忍受着腹部下方不断从地面涌出的热气,坚定地向前走着。
0 W. [/ D+ n# J' _  i' }6 O9 k# q9 |* ?. T7 r3 K) g9 j% U/ m
过了一小段时间,兔子享受了也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也直播了一段时间,突然他的余光里乌龟的身影就像魔鬼一样地浮现。2 s* c5 z8 {2 Y2 l" g

4 G7 R  ]! k* e, r. r它的心里有一把声音,它必须马上跑到终点。足部发力准备离地狂奔以拉开跟乌龟的距离,但是发抖了!双腿都在颤抖着!那个魔鬼居然下咒语!2 K3 C) Z1 T6 }( A
' b/ {8 B7 O, W9 u0 s& y
猛烈的阳光并没有因为兔子的荣光或人气而对它区别对待,兔子忘了自己今天已经跑了很多场并拿下了冠军,但这个冠军似乎就要输在一场笑话里。
0 Q2 l/ C* p) Z4 w5 |* z& G# X0 {6 ?1 I8 `4 W. u7 P
兔子脸上还是挂着那副骄横的模样,它丢不下脸面去暂停比赛,也丢不下头上闪耀的荣光。它继续直播大放厥词道:“就如起跑时一样,我只要一瞬间就能越过它跑到终点!”# O- C# ^" L% l0 C' a6 Z

8 A1 y4 l/ v9 @0 G7 `# n3 a+ q" e: ]无数的点赞和爱心使它人气大增,这座人生的秋千已经荡到最高点,如果它掉了下来将会很痛,也许会就此永不翻身。它还在站着,但它不断的调整自己的状态,乌龟已经在它身旁经过了。
1 B, N3 M. o7 ~+ U& |: L! j, |( J4 o. f$ t% X
猴子内心也在呐喊着:“就让它骄傲,一直待在原地吧。乌龟!你行的!”+ }$ z: f0 Q+ K4 I0 c4 T. u# o

  a9 s2 t  o6 o& C/ S时间流逝得很快,黄昏的色彩涂满了整座幻想林的上空。还有一小段距离乌龟就到达终点了,直播区里的粉丝们开始担忧起来,开始催促兔子。% ^5 R' I9 e$ L, ]+ K4 @: V) U

/ o( U4 \4 `/ b- f7 b兔子感受着恢复了不少的双腿,仿佛是要回应粉丝一样,帅气的从地面弹起,一瞬间就跑到乌龟身后一米的位置,内心紧扣的心弦也得以放松,胜利随手可得。
0 h0 j& H( n4 s# o* i. J
. B# v, `! G; N" x3 {8 i3 q% |9 Z9 [“碰!”一声巨响让全场观众喧闹不已,兔子已然再度超过乌龟然后狠狠地摔到了地面。双脚激烈地抽搐着,脸上除了满脸的泥土还有着来着深渊的绝望。" m. I7 M- `1 s
9 j' T- c- {* A5 g
又一道声音传出,那是一道雄厚的鹰鸣,宣布道:“龟兔赛跑胜利者—乌龟!” 幻想森林运动会正式落幕。
' a" ~" Y4 l, K9 y: m% |! I! a( g
$ E/ Y8 p, s+ h" r刺猬脸上笑容满满,跟身旁的猴子道:“骄兵必败,你懂吗?哈哈哈!”
  H) Y! W) f8 t; u8 g
, E* f* s, f$ j* r6 H3 a+ _' ]猴子脸上笑容依旧,只是多了一丝欣慰。5 c/ e. M; C3 g* h7 t3 ^) ?$ B
7 y  {( \! x7 |- g

. P1 U/ D4 V0 [5 a3 n2 B+ U8 `' x/ Y/ O, O% [- l  @4 V& q% c9 y$ h+ I
#风之幻想者
; d7 O0 l% G% I! u3 l" h( |#即使如乌龟一样缓慢,也坚定地朝着目标前进!
4 Q; B# {4 }, l7 ]- k6 N+ T#不做骄傲的兔子屈辱地败在自己手里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00: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以前写过的短篇小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发表于 2019-6-25 14: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這故事告訴我們運動前要熱身嗎{:6_309:}
, n( ^% T/ Z1 k: |$ n1 g9 N1 r" y2 z" C% O6 l% c& g
話說為毛要帶去土耳其?
4 _% s* n$ ]8 @( d/ f' Z歡迎加入墨咖這個大家庭{:6_320:}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19: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故事同样是叫人不要骄傲,更重要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兔子原本已经在漫长的一天里夺得第一,身体已经疲惫不堪。
4 ^2 k# P  u) A' J$ X4 f. ?! c5 h
现实中太多的人通过网络来炫耀自己的所得,而忘了原本冠军光环的意义,冠军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证明了我们的努力。
7 T7 _' A* H# s6 m( e6 i. ^+ }3 e" g/ _
土耳其这个梗是来自一首歌的,记得歌词是“我想要带你到浪漫的土耳其!”
发表于 2019-6-25 22: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趣的寓言改编,期待下次的文章。欢迎加入。
 楼主| 发表于 2019-7-4 20: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版狼来了》-改编自狼来了
! q$ h* z1 Y6 Y; b- ?# N! g+ r/ H' G/ n( O( q
艾克是一名单纯的小女孩,从小她浸泡在寓言的海洋里,8岁那年她接触了网络,她注册了脸书账号。自那一天起,她发现了世界的色彩,她带着满满的好奇心浏览着各色各样的信息。5 t$ @% x* L; ~7 x% M# y
9 e$ f+ r( @2 C  H/ s/ x/ f
“艾克,下来吃晚饭啦!”母亲嘹亮的呼唤声把艾克从网络世界拉了回来。
$ ^1 ?9 }/ [: U( F: r# e8 t! \2 h
“来啦!”艾克回了一声后,就意犹未尽的关掉电脑,下楼去吃晚餐。
2 z  R) B7 V0 i5 U/ f( z
+ Z+ b# t! s- H饭桌上有着三菜一汤,其中一道更是艾克最为喜欢的甜酸猪肉,嗅着热腾腾的饭菜带来的香气,甜酸猪肉内番茄的酸香气息,她便立马拿起碗筷吃了起来。1 e. F* \/ r3 O4 X0 x* u+ E

( U8 R+ S: m6 H, l. N2 H0 ]“吃慢点儿,小心噎着。”母亲欣慰的笑着温柔道。! O" Y1 {% {3 Q$ a; X8 }
4 l" P" V  ~3 l% _6 g$ }* M. ]
艾克抬起头看着笑起来美丽极了的母亲,也看了看周围,疑问道:“妈,爸爸还没回家么?”$ J8 T) ]6 R# u& A, Y

- [$ o' u1 n9 C' m母亲脸上的眉头瞬间皱了下,很快就恢复了道:“你爸刚拨电话说他有事情要去处理,今天会比较迟回来。”" j. q" u7 [2 F
# u/ @0 @! m& p8 s- y. p5 W! E
吃完晚饭后,母女俩一同收拾桌子,并留了些饭菜给父亲。然后艾克就去客厅看他最爱的儿童节目。2 q, V$ z& k+ O* _( n8 y0 ^

, V& b- O7 o; J4 y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父亲回来了。. r/ J5 k; y0 z' Y: _1 y2 u& R
( I6 @' n1 z( M/ d! `! W* t
“爸。”艾克道。
4 I) e/ t/ \8 L/ ?3 ?
* e, V7 P0 N& w+ H父亲看了一眼艾克,循例问了句:“功课都做完了吗?”7 f9 @, |- R3 a6 ^5 a( m( a
1 x# k/ g5 K' k, n
“都做完了。”艾克乖巧回答道。
# h2 V8 h# A: M
) G3 f8 ]# @* c+ R3 c6 i, T父亲点头了一下就走去饭厅了,只是却没注意到艾克的脸上有了一丝迷茫。
: f' |2 g5 t; R/ W& @, }- O! x0 T* I/ |/ H4 V$ [" V. m
“爸爸的衣领处又沾上了长发。”艾克喃喃低声道。: ], ]; @9 D( y
- W0 }) r$ _" i( J- J$ R+ `3 e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父亲又匆忙跑到屋外接听电话。$ m" J8 j! \# B2 V) V7 T9 ]
5 r5 C: L6 I8 V% k4 a
艾克跑到门边偷偷瞧着外面的父亲,神情紧张,语气很是卑微。
  w- [' Y. o+ u) Y2 B! j
4 `7 I* t: a" c, m2 _% s“好的,好的。我会尽快把计划书赶出来的。”
2 S7 _7 \# C& p0 |& |5 P+ w* Q- O
8 l6 K9 a- ~3 q“不,不,不,老总这事我自己一个就能解决的,不用小陈来帮忙了。请你放心,明天中午计划书就会放到你的桌子上。”5 i" t, \5 B* s% T" w

% p5 \4 T& E/ }3 c; `* p9 }电话通完之后,艾克看到父亲紧紧握着拳头,手上的青、青筋都显露了出来,表情很是痛苦。他不断的地重复着吸气,然后又重重地呼气,似乎想要把什么从身体里呼出来似的。
6 U% p' c6 z% {3 N+ ]& c
" J/ K0 g3 J4 H+ g1 m; M艾克看着这一幕默默地回去自己的房间,经过传出淋浴声的浴室时,她心里有着一股莫名的压抑感。长大后的世界似乎很痛苦。。。2 Y# B, `* V% r1 R* B

& C0 a3 z& S, Q房间里艾克躺在床上思考着未来,心想道:“大多数的故事里都是美好结局的,现实里也能么?”
1 x" ~0 ~5 R0 F% P
/ M, [% h2 `0 C( F0 }! q: I此时楼下传出父母的争吵声。
. E* N0 T" y; J  R( z
3 w- }4 {0 V1 L5 [: K% S7 l+ C“你告诉我,你真的是加班才那么迟回来的吗?”母亲的声音暴露了她藏得极深的愤怒。# B2 s2 x9 k0 I* o+ R
“你懂什么!工作真的很忙,你懂么,你不会懂的!”
- u- G  v- _' W8 i9 u) l3 m; _- J& m. m/ s  z
“我不懂!我真是什么都不懂!不懂你怎么可以经常那么迟回来,衣服上都有着女人的香水味,还有别的女人的头发落到衣服上。我不会懂的,我只是一个在家只懂做家务,照顾孩子的小女人。”
2 \+ A$ z$ n) b% I
( U6 J( I( I1 K  v* x* M“那只是应酬,工作上难以避免的。不要那么大声了,孩子听到可不好。”
7 s1 ^6 {( q% {) k) n# b* S: H# ?6 A* F8 ~
“你怕听到那你怎么不怕勾搭女人呢!应酬这个词可真好听呀!”
. {) M1 G' E$ u/ x
/ o% z( |2 c7 [楼下传来的骂架声就像季节转换了似的,冬天骤然间袭上了心头。艾克把头深埋在被褥里,她不想听到这些恐怖的骂声。以前的爸爸都会在床边给我说寓言故事的,那些美好的故事也是从那张略微严肃的脸上的那张嘴巴说出来的。
* `# F5 J- A# \' Q* j3 d
7 U3 z9 z$ C2 F! s泪水打湿了被褥,孩子沉沉地睡去了。3 m; X( q& g9 N; _- t9 \

7 @& x; G. G* a  Q7 K! m。。。
" c7 G5 E" m( g5 p( T0 \3 w; v
. y; A+ n- W8 B/ w) O2 c6 O一个月过去了,父母一星期里至少对骂两次,艾克已经开始有点麻木了,而他们在骂架时,艾克会戴上耳机,浏览脸书,看那些搞笑的影片,畅所欲言,享受着那种似乎是真实的世界的自由,至少可以遗忘掉那些讨厌的骂架声。4 K" Y, m1 {- g5 m  V- g3 o

; J" c  z6 t, _, Q  h: L之后母亲开始出去工作了,家务也开始没什么理会了,偶尔是母亲在做,偶尔是父亲在做,他们也没叫艾克去帮忙。两个大人似乎进入了冷战阶段,双方都经常躲避着对方,好听的说法是不想孩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8 X2 y  k. N) A2 G, q/ h& c' ?
7 ?- v- r. E5 w! Z8 T3 v6 I( E“呵,这一切只是谎言,一个明明在工作上有着极大压力的男人为了自己所谓的自尊,不愿让家人知晓,不想妻子去外面工作,还在外面‘应酬’着女人。”
/ Y6 C, Z' a* U4 x, J" [
7 y2 S5 w/ k. v“都是谎言,明明开口骂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出现了问题,问题解决不了就避让彼此,冠以各种华丽的‘借口’,只是对自己,对彼此的谎言,孩子早已受了伤,在她的心进入冬季的时候。”
4 X( c( u; z, y, i  p1 O) z! f: q+ l! _9 s5 f( b3 v
“还是谎言,在网络的世界里也许很美好,但那种自由只是虚幻的,不面对现实,不面对自己,不去前进的话,那网络也都只是一个谎言。”
4 L4 W8 Q$ \3 s+ |# {# Z: w  ]
5 d. Z5 i5 q9 A# H( I“最后的谎言,这故事根本没有一只狼,所谓的‘狼’都潜藏在我们的心中。当你说了足够的谎言,你就会沦陷在它的嘴里。”4 z8 r5 }. I* G

3 ?3 s! F% R% A7 ^+ @#风之幻想者#世界充斥着许多谎言,但是只要我们坚实的行走着,那一切都会是真实的。4 Z+ U  g2 N  W/ H: B' R8 w
#不要局限自己所想( f' G  S8 h+ G5 [, _( X" B) m
#幻想者宗旨
, _9 W4 N. C; M: [#以幻为本,化幻为实,不幻他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7-4 20: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之幻想者 于 2019-7-4 21:28 编辑
: a8 w, p, P2 @+ k9 _1 e6 Z0 W5 W- {* x( q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所以我更改了主题名字。如造成各种麻烦,希望大家能多多包涵。接下来我会编写各式各样的故事来当赔礼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00: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之幻想者 于 2019-7-5 00:11 编辑
1 h3 v- m' }4 K9 m/ e( L) @- h) i5 e( v; b4 {
《当我步入光明时》# \7 Y* X" e8 b7 i/ Y% S

3 @' k' W& g5 u  l+ s3 P# F; o4 F5 w
7 u: G4 @4 C; M" S" w
/ C' G2 J& b0 B2 \5 P: O
第一章:一切的开始
% X  U* D% r, f9 _! X$ I2 f
我叫胡烁,我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高挑的身材,没错我是个男的。我是一名美男子,今年二十八岁,你可别认为我太老了,我可是经历了一场战争并且战胜了。" y; S( N6 L& _8 W4 K

9 A7 \1 p/ Y- x  b你们想从几时开始听起呢?婴孩时期?孩童时期?还是只是那一场战争呢?我懂了,现代人们都比较珍惜时间的,那我就不胡说了,就从那一场战争讲起吧!
. d' }3 D# N& _' L
" q  n$ Y# I' @2017年的我二十六岁,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充满着迷茫的青年,而现在我已经是一个目标坚定的青年了。对!就是这一步,就是这一场战争。它有着爱情的美好,有着诡异的恐怖,有着现实的残酷,也有着友情的美好。如果独身一人,我无法熬过这场战争,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人类是群居生物吧。
) |2 e5 n: l  K: E. U" e4 Y- E* k8 i3 g& M
“下次还有工作再找你呀。”一个戴眼镜的男子说道,说完就离开了。
8 x$ X& @% G, M! m9 [  I$ r* }0 X
, M+ d5 O% s, `3 j1 k望着那道离去的背影,胡烁叹了口气,便踏上回家的道路,路上脑海里思考着一团又一团乱七八糟的东西,夕阳的余晖也渐渐没入黑暗。
8 a) L5 R) v6 m: h
- m* P$ ]$ G: s$ h* ?7 h7 K胡烁来到一座陈旧残破的公寓前,他一如往常地走了进去。大堂里昏黄的灯光闪烁着,胡烁的皮肤突然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0 y& S' z# B3 H9 D& L7 t
! r3 b5 ~+ ~0 p6 b; t
咯隆咯隆~叮
0 ~# a; T$ l3 y: S2 u& e
5 w4 l9 _0 }. l8 ]; s3 ~) U电梯到了,电梯门似乎电影的慢动作那般异常缓慢地打开着,胡烁的小心脏略微地加速起来,他明明就只是刚刚走到电梯门口,什么都没有按到啊!/ _; ~6 N, N3 r

4 y) i+ R, R. ]+ s, ?) Y7 M! N3 W一袭白色的连衣裙从缓慢打开的电梯缝隙里显现了出来,整个画面显得异常恐怖,别忘了还有那昏黄的灯光。
" L$ D' R; e1 D% @% Q6 y( d  q" k6 u) J% `
电梯终于完全打开,一道声音从里面传来:“该死的管理层,怎么这栋楼几乎都千苍百孔了,都没人管管。”* L, y- W! b  {

/ `( C& e7 u9 E) h' O" s“小黑脸,你怎么盯着我看呢,你别说你是个变态呀,我会怕的。”白色连衣裙女人从电梯走出来后,看到胡烁脸色有点儿僵,还盯着他,眼睛都不带眨眼的。5 Z) d9 A% _% T) x4 {) y# j

$ i2 F4 }; E! g白色连衣裙女人见胡烁久久不语,埋怨道:“这公寓连住户都有傻的,不过也对。这么便宜的地方不是穷的就是傻的才会来住。”说完就出去了
5 p: b1 Y( C, G7 N  P- ]* @! i# M8 W
胡烁自言自语道:“吓死我了,这种昏沉的环境,想不让人乱想吓自己都难呀!”说完就进了电梯按下5楼的按钮。又是一阵咯隆咯隆声响。
; ]( R* l1 R! a' w+ D& g+ e
! t! Y! P* G, L7 o9 f1 z" \2 B# n。。。
% Y" V' b1 s& i( X! i
& A6 a5 w# W; ~胡烁住在505号屋,屋子虽然不算大,但是也有三室一厅,如果不是这里的环境阴沉,地处偏僻,恐怕这个价格会提上好几倍。但对于胡烁这个独行者来说就相当大了,当初读完大学回家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就因为没有私人空间才搬离家里的,来到城市后才发现自己一个人生活样样都要花费。
% G' `5 @! o% G" d- E. k, R) z5 n1 M9 b
但是最为莫名其妙的竟然连现在住的这里都要每年交一次维修费,但还真没看到有什么改变。不过深入去想一想,没有改变就是最好的了,也许改变的结果就是公寓倒下了。
1 n( {1 Z% Z9 y: m$ L, O
: Z) q1 w: h9 q) M洗了澡,胡烁就随便弄了个杯面当一餐,然后就躺到床上去了。刷着手机看着朋友圈里朋友炫耀这个炫耀那个,撒狗粮的,心里羡慕的情绪就涌出来了。
) t* @  l) A6 n$ W7 E
* @, F8 z, p, r/ l, P( T/ H7 u胡烁把手机放到一旁,对自己说道:“胡烁呀胡烁,你对家人说的那些梦想,那些热血的奋斗都是什么呀,都只是胡说吗?”7 T, |* W( O: }* u

( W. }  `) o5 g9 S“胡烁,胡说。我是不是应该怪罪父母改错名呢。”
+ L# |  J% a7 V+ ^& V/ s
, w  D; L, Z  U  o4 W0 F突然,电话的信息铃声响了起来,胡烁把那些难言的情绪抛开,右手拿起了手机检查。
3 t# D6 [) a+ e6 d+ Y1 Y8 @# c6 {6 b; s
‘来自夏克的三封信息’
7 e# b$ a1 ~- K9 m2 R
  J- @* h4 A% h0 _- N+ {  {) h第一封:“胡烁,后天有一份优质散工,你要不要做呀?”
4 ^& E- B7 U' m7 f" @' d! R& f1 y/ C4 Y1 T
第二封:“私人告诉你,薪金绝对丰厚,见和你是兄弟才找你的。”* n( n0 A- R9 `  z8 h

6 @+ k9 V( E# M8 @* W9 O: w第三封:“尽快让我知道哦,不然我就叫别的人咯。”
- W0 K; b5 b% A1 l6 U* U7 W2 y; x. d
夏克就是今天那个戴眼镜的男子,自从他来到这座城市,他就在工作介绍所遇到了夏克,自此胡烁就跟着夏克混,有时的确是优质工作,但有时也被他用‘优质工作’给忽悠了,但日子勉强能过。" x# x1 H  O2 {: l; h% h% P

+ v- V0 s( M( i. K胡烁迅速回道:“夏哥,这工我做。你再让我知道详情。”. {- f9 b5 t8 O' G" W

8 |1 i; n; w, u+ B;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22: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之幻想者 于 2019-11-13 13:26 编辑
' H! c9 p5 O& C/ D' H
# g9 T- l" Q1 l) e/ E% O, }6 ?, x
第二章:来一场古惑仔的战争

8 p9 s) B% R$ X3 s4 K
# X0 \& @! X/ l( b第二天清晨,胡烁又开始了颓废日的一天。. D& n* o. p/ N- t$ h, i
# ~  \/ C3 [, ]! @! u
“明天才去工作,现在还是再睡一会儿吧。”胡烁眼睛微微张开道。
! C/ P2 X; d" x9 |; c6 I8 R% ]( ?# r$ c$ H
叮铃  B0 Y% |3 j+ h6 h3 H

+ F- ]9 v) B8 X4 f电话信息铃声响起。
9 p7 n( w/ T! f/ J% ^" I& L8 X
6 o/ T5 h8 S4 b$ p“胡烁,明天早上九点到第一商场集合,薪金300块马币一天。”
; Y4 L, T' y$ ~
9 K5 k0 s/ ?9 ]$ R“对了,记得稍微打扮一下,脸能弄白一些就弄白一点吧。”" n4 @% B$ V( m2 n0 h' O. O
& N! b4 V0 T) a# h- \4 o. }
胡烁看着信息,回了句好的,然后就到厕所去洗刷。& N# m# n( K: `+ \$ [

0 U+ o( A4 A2 ~0 K% R0 N厕所里洗刷着的胡烁看着镜子,发现自己昨天在户外工作都把自己给晒黑去了。
8 _1 O" n4 O) h: I  }* z$ A! B( @- l1 Z+ X# k! v" }
胡烁叹了口气道:“唉,这下可怎么办呢。。。尽力而为吧。”
; x# g' f$ N2 H$ V
% q8 f& @/ p2 u9 [  c。。。* A0 s* B4 n% b" P7 a
; F7 P( Z5 G, O% V/ |
工作那天早上,胡烁很早就起来梳洗,但结果也只是没那么黑而已。/ p  M. o: _# g& k9 p, j

+ y; s# {5 z6 t' ]# g9 o“糟了,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胡烁把自己整理好后看到时间,然后就一溜烟地跑了出去。2 Z: Q7 u1 Y5 w" S6 b5 L
0 ~5 N$ s# p. J
电梯里遇见了前天晚上的那个白衣女人。胡烁打招呼道:“你好,前天我工作太累了,就呆了一点儿,请见谅。”
8 V$ y, g! ]6 j! Q( p- J8 G
, v6 P  e# K) O! G) O1 O$ k: `+ n女人今天看起来美多了,妆容清淡但显出她漂亮的轮廓,女人客气笑道:“哈哈,我叫玉玲,前天才刚搬来这里的,看到这栋公寓的时候心情有点糟,是我不好意思才对。”3 M! A( p; B% |7 H  E; J# B& d& c
- D' q/ z' k* E+ E+ B* M# i
“没什么,我能理解的,当初我来的时候心情也很糟。对了,我叫胡烁,古月胡,闪烁的烁。”3 u8 V: U/ W! G/ j! t, ?3 p8 ?
- \; a- N1 x+ N, m( [
玉玲道:“夜中明月,繁星闪烁,名字挺好听的。”& n2 K2 ~8 @( z4 x

* _$ [5 ], O3 O$ ^; v: G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7 `1 e* x- H) R% T" Y" I8 P$ @0 _
玉玲微笑道:“我去上班啦,以后有机会再聊。”
3 W7 I8 H, F( e8 x- w
/ ^# W- p  \! y* o; A# ]/ L古烁脸色泛红,心脏不争气得急跳了几下,“我是被撩了么,我人生第一次被撩么。”% n: ^) X- e0 U+ {. T2 m
1 y# f( z! h* c5 \' G% \2 \# K
“糟了,要快一点了,你在乱想些什么呀。”胡烁责怪了自己一下,就风一般离开了公寓。' y* a) j& B' j5 @- n7 ~

  A7 x3 s: N6 Y9 h- `6 X1 D* r8点58分的时候,胡烁喘着粗气,脸都有点泛红了。
+ X' j- l- z2 `% X' ~5 Y( ^$ b: m2 @3 c7 |4 [
“呼,总算赶到了,没迟到,没迟到。”胡烁到达了第一商场。然后开始打量着周围,这个时间点商场还没开门,但是前方似乎为了一群人,每个人都穿得华丽异常。
, z4 ~6 E5 v! F- f0 a! A. K( n+ Z! B! G4 S& h& q
“这是怎么一会儿事呀?应该是要去那边集合吧”胡烁心里想道。他今天只是穿了一身圆领便衣和一条牛仔长裤而已呀。
9 t' C2 ^" N  {8 \3 Q& x! \* b" h: S2 y: D( s4 e# a0 p& G
“你们好,我叫胡烁。”走了过去打招呼道。
, b8 b- o' N5 O; K* q( I+ Q
9 O  i% l# d; x4 D& Q* g+ t8 v众人打量了一眼,没说什么,但眼神中似乎有一丝鄙视。% i7 n* x0 S5 Q, ~6 `3 D4 |
2 l$ K) x/ E2 _0 s- n0 U' w
这时,一个英气严肃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自己介绍道:“你们称呼我为吴管家就好,相信你们都知道要做什么了吧。我就不多说了,每个人都要记住不能让小姐生气,不然那个人今天就没有薪水了。”7 K! d- n& t- _6 S% h

* M$ a/ ]6 [0 s: }+ K7 f“是的,吴管家。”众人异口同声道。( A; L& ^) x+ x$ _- s
4 _$ }: F9 t$ e
突然,吴管家看向胡烁,这个人怎么穿成这个样呢?夏克这小子做事怎么就那么不靠谱。3 U; W! ?# [+ q5 b% ?) F7 h: n

9 F8 y- }( `( _( H他举起手臂,指向胡烁道:“你。。。”
/ Q" d8 M) c( ^% U
* @7 {' C6 t/ w5 ?! Z在吴管家要叫胡烁离开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
0 \2 C) x+ ?4 U: u, L1 w+ u; `- J8 _" m" X* [8 E
“吴管家,你让这些人跟着过来,我今天不想逛街了,我要去出一番气,一群男的正合适用,你让他们跟过来。”3 K5 J6 \* F' ?, P9 A9 b  ~7 H" D
/ p) a4 y) N7 A
“是的,小姐。”管家做足礼仪道。# d+ G3 a' e  d  I, A8 l' d+ `
4 M% D! F4 ], M- v* Q# n. _0 e
“既然是干架,那小子还蛮合适的。”吴管家心想。
& W4 `- d; o1 m! q/ X! t
$ L( @- z3 F% p8 _* q这时好几辆七人车停在了他们身前,花瓶们虽然有点害怕,但这种场合只要表现好的话,陈四小姐也许会看上自己呀,那以后就能苟着吃软饭了呀。; x( q1 G$ l4 m9 }

; K" C! \$ T$ H# e) j8 Q/ ?0 N& U胡烁觉得这又是一件‘优质工作’了,他只能跟着众花瓶上了车。, F" ]; d0 N( x# x" K6 g% B

- r, r/ q7 s, A1 O. V8 m6 l. X车子大概行驶了10多分钟,来到了一处有点像荒废了的游乐场,那些设施都泛黄不然就落漆生锈了。2 m* A5 t- y$ e8 u5 {6 C' t. J

6 w/ t  N# c8 j$ ]车内有着对讲机,传出了吴管家命令式的声响:“到了,全部人下车。”
/ s" f, v: _% ]' n7 I) P' j8 N1 M6 `2 s7 A" A. n
胡烁自动自发地跟着其他人下了车,眼前的情景还别说有多酷的。
* b: ?$ q$ C+ ^- B  P
" R6 @* S. l6 r* Y1 s: }9 ~“也许以后我可以跟我的孩子吹一番,你爸以前可是出来混过的,懂什么叫古惑仔战争?当时,两伙人马几十号人对垒。。。”胡烁原是这么想着,可是对面只站立着十个人,不过个个穿着背心,肌肉线条棱角分明的。2 }9 v2 v7 D( x3 j
! K7 h" y8 X: r8 A' u& P
胡烁心里有些凉的看了身边这群队友。。。算一算也有25个人,有几个脚都颤抖起来了。好吧,都是花瓶!今天这是挨打的节奏么!胡烁把手指利用起来算着:“300块拿150块作医药费,算上去第一商场的车费和待会回去的费用50块好了。唉,赚个100块也不算亏了。* j' |  h2 Q1 D( K: a) m

' w) ]- F. v" z) j“李珊,今天我们就来算一算我们之间的帐吧!”陈四小姐气势地说道。4 M+ [6 `, C  h0 T( N

* Y5 j! }1 ~. z. H  A( B“陈小瑜,你每次抢东西都输给我,你不反省自己的无能,还敢来挑战我?”李删耻笑了一声继续道:“而且还是这一群花瓶?去商场逛街是装逼,来干架?呵呵。”
7 f/ l* d& S/ M! R7 H
/ [4 i4 X, {$ n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info  

GMT+8, 2020-1-24 05:08 , Processed in 0.04000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