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4130|回复: 264

四人心情泡茶聊天馆(更新《我和派大星》短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5 18:2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夜昼恒非 于 2018-3-18 14:16 编辑   u+ M0 v+ U3 _; L6 B5 ~
0 ?/ Z! S+ T# \2 P, F

7 {* Y8 M$ t3 h4 W& j8 E3 Q这里是吾辈四人开的......想不到名字馆......发出来的文类别有时候会不一样,偶尔搞笑文,黑暗文,或者其他文种。偶尔会换着人写~~~发出来的文大多数发泄心情,偶尔也会有轻松文~~~欢迎过来泡茶看文
0 R8 p2 K! t8 Y0 Q3 P, @; L
3 ^1 z% B; R! ~* z9 w夜负责饮料,昼负责杂务(偶尔下厨),恒负责打理营运$ m8 [+ z8 e- m9 F
3 N$ d" u* U! v+ O- v
夜:请多指教......, C( u( p1 P/ a
昼:哈无哈无......大家好8 z9 o' l2 @. ?& W$ f
恒:......(泡茶中
! U, {4 t, E; T& b+ |8 q& i  M4 q$ M+ |3 b: S" h
ps:要吃其他东西,请自备~~~本馆只负责供应茶和咖啡~~~招待不周请见谅哦~~~: x" s2 z0 t2 Q) }( A7 A6 t1 |7 e
' P" F1 [: a/ R; l1 p, g
) m# S& y9 P; M% s& r% A( t
目录:( }6 w6 W9 w' l/ P$ M

. t- J  `0 X6 ]: q+ g5 G6 u同学的一天* }8 r& ^; `# v! i  P: X

% k' n" ^- v+ m8 H
& Q' p+ ?% ?; G* r
三羽鹰的世界系列:          孤寂物语系列(FB的旧坑续写):          流浪汉的灾难人生系列:
" ?  F) x! a* C7 h
三羽鹰的世界(章之一上)        孤寂物语(part 1)                                     作者的话+简介+温馨提醒; U7 Z: @( t" g* Q; `1 e3 b! ?" z

) ^. e& C3 X+ u6 y0 a" j  `  a3 ?( y
三羽鹰的世界(章之一下)
. t' R: ~1 g; j" v1 B+ B
7 K4 f, l+ ?$ y: p) P, \; N三羽鹰的世界(章之二)         孤寂物语(part 2)                                     Part 1          Part 7% B# B) @4 j; n0 V1 K( v
6 ?: L) G7 {. T& O* c$ a/ [( j0 f: c5 G9 E6 j
三羽鹰的世界(章之三)                                                                          Part 2          Part 8
  P  n. Q5 ?, v  r0 B" h: G% U
3 l- n6 M& J, S3 ?5 K
三羽鹰的世界(章之四)                                                                          Part 3          Part 9
  a! W! _5 O) {9 p% i. W" v) L( z( }5 b' M0 |/ L& L4 U3 \- E& m
三羽鹰的世界(中秋节Bonus Part ) 上篇                                                  
Part 4          Part 10+ l# Q% Y/ R3 @3 u: @6 l/ m- f
& O0 }- ^/ R. C+ ~; {+ A; w0 I
三羽鹰的世界(中秋节Bonus Part)中篇                                                    Part 5          Part 11* e. X' q  h0 L3 X- |, j
- z! O! y/ r  |+ j
三羽鹰的世界(Bonus Part)下篇                                                              
Part 6          Part 12, B4 `) ?1 E3 H1 U0 u6 S2 Y

" k  ?. V& K* ]0 S: Y1 r4 a( q7 z
  k1 s( T  @: J) Q8 @5 o5 y9 g
+ D: @! l: G0 ?- m  {; g2 d3 R1 {8 h6 X5 m7 N

" v! b$ i+ O2 q6 i7 z- k  z  Z" t% I' K0 R$ F
9 ?" N& b  K2 J  t

/ j* z  G  E3 u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3 12: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昼恒非 于 2016-12-9 23:25 编辑 + `3 J3 [8 Y" U) [
0 @" \9 E/ x+ \1 N
2016年30天结业任务:《吾辈的日常小剧场》
% U! @: T8 @4 |2 F- s# n. W  y$ U, c
Day 1          Day 10          Day 18
( l$ u3 K' O, \' x; P2 z

0 s' X; p7 H% T3 a5 t& v8 _+ W8 _4 U6 D7 d! [4 N9 ~
Day 2          Day 11         
Day 19
. |# l+ }# E% S% Y5 H' Y& ?2 c9 s# J- N9 J: J
Day 3          Day 12# _; E& k- _! L( l
         
# }8 _# d( y) w6 o( w7 v1 {Day 4          Day 13' b0 B2 |  h; e& I) e

- T4 L6 j" D& I& K4 rDay 5          Day 14
! u% V, H6 g- V
+ c" H# V3 O: R" P1 xDay 6          Day 15; w4 V  C# @4 U

7 q! c; T$ ~3 bDay 7          Day 15(续篇)
4 N2 {% F1 f" }) {4 y. N
8 m- K' r; b! G. j3 C9 E4 eDay 8          Day 16(番外)+ K6 Q8 G* o! W! q9 m

3 i: V! r4 ~6 i. FDay 9          Day 175 Y9 T- P1 [9 V1 e
) M, h  y, Y7 \! C

2 [: C3 _( A& l0 }, R+ w- k' z) R5 s2 T8 A% I) N, v. o
3 E% ^" g) O6 k2 a$ J+ }( D

$ ]# l* N1 _+ `9 p, B; U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18: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同学的一天 by 夜% L" L0 t4 g: d" d
3 p& t4 F. M7 u  C
寒冷的夜风轻轻拂过我的脸颊,就像是一双纤细的手轻抚着我那平凡的脸。在夜色笼罩下的都市展
6 v  \/ z! v8 W, N; a4 l现了与白天不一样的景色。在白天,下雨后能看到漂亮的彩虹,在晚上,下雨后则是能看见对你不停眨着眼的星星和造型不同的月亮。
# `/ D& N4 ~  F% E
# F7 H( k0 c! |7 W  风开始转强了,吹得摆在阳台的纸花摇头摆尾,像是在跳舞。我走进房里,轻轻的把落地窗关上了。昏暗的房间内只有笔记本电脑光亮,空白的页面就只有一条直线在不停跳动,没有任何字眼。整个房间都散落写着故事的纸张,有完好无缺的纸张,被撕成碎片的纸张,也有被揉成一团丢到一旁的纸团。" R; W: ^" k+ ~/ @4 ]: E
' t+ i/ F) w; ?! D. U
  我是个写故事的……我并不是作者,我就只是个写故事的。+ ]2 P( D0 b# g2 R! j! u# p

/ F7 N1 g4 q# v" h* t- R  虽然写过很多故事,我却从不自称我是一位作者。原因很简单,我的故事从来没有结尾,我也从来没有完成过一篇故事。我没有那种资格当一位作者。要问我为什么没完成过一篇故事吗?我认为你还是别问比较好……
$ ]9 G$ d3 ?2 ^5 l/ `* D/ L/ J# h# c2 [" J; P3 a
  我没完成过故事的原因,是因为我这个人是个半途而废的废柴。5 j' ^. V* O# \$ ]* b# y
2 m+ [$ m. @. e+ q# |7 d- D8 e
  或许我还玷污了废柴这个词……我的故事永远都是半途而废,而且写的都是已经用到烂掉的梗了,严重的灌水现象也时常出现。总的来说,我写作的热情时有时无,我并不清楚自己喜欢还是不喜欢写作。因为喜欢的话,不可能会半途而废,可是我并没有不喜欢写作。" e$ }/ B) A$ j- t  D

% u2 T2 ~, }: C/ A  或许我并不适合写作也说不定……
! O, v3 i6 O0 F* o+ u$ v3 M1 G- Z) F' X
  一个20岁的青年人连一份稳定的工作都没有还能说不是个废柴吗?我20年来所有重大的考试都是靠老天爷大慈大悲的保佑才能勉强过关的。成绩也一直是中下水平,我会的东西永远都是半桶水,从来没有一种是精通的。原因是因为我是个懒人吧。5 U! O" X5 a4 `' M8 G! V& [, K
8 Z- e! P) c: Y  w
  懒惰永远是使人们迈向灭亡的一个重要条件,我也担心过我自己或许有一天也会像在天桥上靠着好心人施舍才能过活的人们一样。有时候甚至会担心得失眠一星期。我这种人就是所谓的逐渐走向失败的类型吧?2 M& N) L* ]; n$ W+ y
* e- g/ |. P/ G; g
  阖上了电脑,我向后躺倒在硬邦邦的床上,望着发出咯咯咯咯响的老旧风扇发呆。+ g. U4 r& Y5 }2 d/ `

/ U* U1 Z* ?' Q' E& S  发呆其实是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什么也不用想是最幸福的一件事,脑袋一片空白。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发呆的频率也越来越少。想的事情反而越来越多,所谓的思春期就是这样吧?
9 i# J1 \: c. t  f/ j" ~7 \2 J0 p8 B: C2 n, P& g' S" C. J
  老旧风扇发出的声音就像是催眠曲一般,悄悄的把我带入了梦乡。
( y' H1 m( d+ y; }2 s& b
3 M. i2 D% Z. ^# u) D7 B' x  —————————————————————————————————————
; D7 a0 f; P% m# p/ n& C9 E) Q+ z6 F# s4 m( ~7 b
  听着闹钟发出的闹铃,我准时的起床了。早上六点,固定的起床时间,早晨的一杯凉白开就是我平淡无奇一天的起点。梳洗完毕后吃着快过期的面包配只泡了半包的3合1咖啡,我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 {' i" A4 W, a- j. A7 Q4 M9 }1 y) g3 ~

* |; g" H7 W4 y& B- z9 r3 r: L6点45分,是我出门工作的时间,我搭上了人挤人的巴士前往工作地点。懒惰又有很多问题的人还会去工作吗?相信是很多正常人会问的问题吧?很遗憾,答案是会的,因为不工作是会饿死街头的。我已经过了会向父母伸手讨钱的年纪了,我那可怜的自尊心不允许我这样做。  M: h& k! }3 l. Q' k: k# ^

, j, M/ f" t- f/ J" k3 ~  20岁的我并没有上大学,而是在一家租书店打工。打工时间为什么那么早呢?原因很简单,我的老板是位生活规律,勤奋的老板。老板是位退休的老校长,为人和蔼可亲,对我也很照顾。一头银白的头发,戴着圆框眼镜,是位很爱笑的老爷爷。由于年轻的时候收藏了许多书籍,他就计划好了退休后要开间租书店来打发时间。我都称呼他校长,他的本名我从来都没问过,他也没说过。
# O3 |3 o  G3 |" }
' \" e2 G' K, F( H# @# x0 \1 H, L/ S  他所经营的这家租书店规模不大,就只是一间座落在商店街的三层楼店铺。这间店并不是他租下来的,而是用退休金还有自己的积蓄买下的。他曾经对我说过,人活着必须要有梦想,有想要做的事情。他的梦想就是开一间他梦想中的租书店。
0 H/ l" Y0 @# f' q
- W/ B& m- v1 `  而我就问了他一句,“校长,我的梦想很多该怎么办呢?”。他笑笑的回答我说,“那就全部去实现啊!梦想不能只是纸上谈兵,而是要脚踏实地的去实现的!”
: Y' O: ?; T$ I9 b. d/ m$ B7 d' P* `$ y3 _
  我的回答则是……“校长……要是实现不了呢?”
0 A* e+ |) Q' o! ~
+ U: o4 `' G% `  “人类存在着无限的可能!”9 z4 Z; Y; x2 _  w. h- i
" h" Q5 \8 R; W3 a2 x
  一句让人感到热血的话,从一位年老的校长嘴里说出来,感觉还蛮新奇的。可是这句话却是让我生活下去的动力。对我来说这位老板算是我的再生父母,因为在我做出傻事的时候,是他阻止了我。不然我早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3 y2 R% c" w* z5 @9 S

( S* R% l! P) d; B8 T* c) }  19岁的时候,我的STPM成绩出炉当天,我崩溃了。重要科全都不及格,亲戚朋友发来的信息,打来询问我成绩的电话,我全都不敢接。- E0 {  T2 D0 o7 ^$ N; X# [

$ B9 q0 S# q6 j3 ?0 h2 X我害怕,害怕他们的批评。. Q% G* P; T5 e  Z, x$ e

7 N9 X5 m8 c6 j: d, @我害怕,害怕朋友的冷嘲热讽。
. {* y" A" V1 g4 }# H8 s9 f( H. y4 a5 ?% @
我害怕,害怕家人失望的表情。9 f9 U7 w3 b9 \6 Q
% F+ }7 i  o$ g# @+ b( a7 t
我害怕,害怕黯淡无光的未来。% c; o+ m' H! _/ w5 I- X
, ^2 ?2 q' i& X- w+ v# Y
我害怕,害怕成为失败者。0 I, w8 B8 T, T8 [9 u8 g
: ?" A4 w5 ~1 O2 m  c! V- P9 u, P
  于是,我决定跳楼了,以逃避来解决一切。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楼下围着密密麻麻的人,我的家人全都到齐了,大楼周围的住户都围在一旁看热闹。警察,消防队都出动了,万念俱灰的我,脑袋里想的就只有一跃而下结束我那窝囊的一生。; u( y8 s$ F3 s7 O$ l+ _3 V* @; T
) k  Y: \9 w/ v' |6 Y
  可是,耳边却传来了一句话。
- D! P0 t% \! }5 Q" W, @
! k% W7 x. x' H' M6 X; K8 O  “同学,要跳楼麻烦去别家跳吧!你在这里跳,会打扰我用餐的啊。”) d/ l2 U2 U7 B" @* u7 H& b: ^6 f

8 v2 I, S, n4 U' O$ {" Q: i3 Y  一个带着草帽的老爷爷坐在一旁的木制长凳上,手里捧着便当盒。由于当时我只想着一心求死,就没注意到那么一个大活人坐在那里晒太阳准备吃便当。, l  e/ G* W; U# n8 e3 x
0 f  h5 Q$ f3 u- V- @% {
  “……”! B4 n- ]6 K6 h5 T
. S# o1 m9 m& y: ?8 q. v. M! D
  我望了他一眼,然后决定继续跳,不理会他。2 j8 S6 n/ ^; C
# R) |. g) g4 u; L, X7 H
  “同学啊……你这样子做也做太绝了吧?连天台铁门都用一大堆杂物挡住了……你叫我这个老人家待会怎样下去啊?”, y2 W* h3 K4 y, I

$ B  y" {- k# u  他用筷子指了指被我用一大堆砖块,洋灰袋,还有一堆杂物挡住铁门。
! \) r$ Z: x# A( M" V# `) g: G3 s! e; b0 K
  “……”: H. o3 I) b/ D# m; I- O
- y8 `7 \( K8 A  u9 i8 n  F
  看着他的脸,我无奈的走过去开始移开杂物。
) T/ R6 ^- _/ r) s* N
9 m- [/ a, q+ R- }  |& y  “这就对了嘛~同学,你不移开杂物的话我怎么离开呢?如果是我那么一个老头去搬那么重的杂物的话,会闪到腰的啊!”8 g# l4 t. U: t1 V$ s5 @* j" s- f
  J- A1 X/ L1 B4 B
  “……”
8 z5 C0 q5 o) ^7 I) }' h# P
) X- c1 }& D4 \+ m0 G3 E! m4 t  我好没气的白了他一眼后,继续搬杂物。当杂物搬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才想到……我是来跳楼的……不是来听一个老爷爷的话搬杂物的……) c0 H4 i' R4 `% y! \' ?
" p) _) |. y' B
  回过神来……我只感觉到后脑勺爆出剧痛,然后我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9 t$ D3 t  X- j7 \+ j' p* v4 r& e) P
  那位老爷爷用钢制棒球棍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往我后脑勺敲了下去让我昏了过去。当我醒来的时候,第一眼见到的是老妈伤心哭泣的脸,老爸揪心的脸,最后则是……那位老爷爷兼我现在的老板的脸。
- M! U3 l. T% B+ t& n: W9 i3 u- N* x3 G/ J' n0 e
  我的脑袋只受了轻微脑震荡而已,没什么事,不过却被留院观察了。我住院期间老爸老妈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我身边。他们很感谢老板敲晕了我,阻止我跳楼,他则是狠狠的批评了我老爸老妈……我住院期间一个探病的我都不见,只会让父母受伤而已。
! K, y0 l- ?. b! X0 M  U: O" d5 f, I3 y+ @. c2 c3 [
  可是这位老板就每天来到我这里报道,天天的对我说着他当年儿时如何称霸学校,成为老师闻风丧胆的校霸,还有一堆学生们的囧事。/ N9 D+ |4 G' P! D4 X5 V

2 Q9 {, U9 b, `  而我,一句话都没回应他,他也就只是这样说着。
2 n4 U: o5 c+ F8 O* n! U5 D; q8 P7 q* r3 B6 Y
  老爸老妈在我出院后,对我展开了几乎二十四小时全面监控,所有药物全部拿去丢掉,并把家里所有的利器都藏了起来,就连笔削都藏了起来,生怕我再做傻事。并且定期请心理医生来开导我,他们三寸不烂之舌攻势对我来说就像是在喷口水而已,最后都被我的“面无表情不为所动防御”吓得不敢再来。并且成了心理医生圈子里的可怕传说。$ j/ Q- {( M. ~2 F2 m

& j/ n3 t- R, J9 C. a/ O  直到有一天这位老爷爷来我家作客……让我的人生发生了变化。7 ?% v1 {/ u  s9 c6 \6 k8 e8 O

/ r5 \1 Q9 y6 p1 M/ S; L  他穿着花衬衫配沙滩裤,戴着墨镜和草帽,就这样来到了我家。对于这个阻止了我自我了断的人我当然是闭门不见了。于是传说中的“啰嗦故事烦死人攻势”就在我房门外门不停的对我轰炸,直到最后我的“面无表情不为所动防御“彻底瓦解才停了下来。0 _' v3 C# c7 _' e6 ^1 F/ R
& @! ?5 K7 ~5 {7 \. z
  开门见到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思春期的小屁孩,终于出来了啊~”
+ ^) p. s) C) }9 B$ w" I; L
  f8 d/ C0 t0 M: ^% R  b0 n# l  “坏人好事的糟老头闭嘴滚蛋吧!”
; G0 m* R" v  s6 ?& D4 {& \, y# ]7 w' F4 R  y. C$ _, o
  我正要关上门就被他挡住了。/ Y# {" \5 Y2 M1 s1 n7 y, Z1 P
5 o/ M0 y* i9 p0 c' U% s
  “看来恢复得不错嘛~那时候你一句话都不说还以为,你被我那一棒打到不会说话了呢~这样吓老人家是不好的!”  q2 `; @; m" h% r( p4 y) ~5 k

- B9 a: \' ~6 E5 a: {  “闭嘴!”
7 G9 \% Y6 _% z- M9 j8 f
6 X: K/ d+ u. v, s8 T1 _  我冷冷的对他说。
+ {  T( `: G6 m; t" m7 S! O8 z0 k" C8 M/ r4 ]: Y
  “同学,你又要逃避了吗?逃避着自己的失败,害怕着自己的失败,厌恶着失败的自己吗?”! f/ {* Y0 Y5 H  U& V
' f; a& ?! A' i
  他的话震撼了我,我站在原地不动,低下了头。
6 `) V% P/ ~  D4 T7 i8 z
# Q) W  s) u( p. s& M  “是又怎样?”: S: O5 [( P' ^9 O, j$ w

  O+ R& U! s  E) Y* L. p  我弱弱的回答着他。
: h$ x" q! z8 L- ?. o2 i6 u4 D; c- Y& k. g. v
  “那你就真的失败了,逃避失败,害怕失败,甚至厌恶着失败的自己的人,就真正的失败了!”
( _! c4 x' m. F' e6 j& q2 D* G2 o0 A* l
  “你让我怎么不逃避!!!我的成绩那么烂!!!长处一个都没有!!!长得平凡!!!什么事都做不好!!!你让我怎么不厌恶自己!!!”
4 w( O! ^( r) n; M5 ?5 q
, _/ z8 z# Z. I. h/ i) i! g  我对着他咆哮,暴跳如雷,整个人就像是八点档电视节目里的和老公吵架的野蛮老婆一样。
: f2 [8 [& _8 [7 W& O" }
' X8 Z8 B) y7 t/ I3 y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已经开始厌恶着失败的自己,长相是父母给的,你厌恶,可以去整容,可是你就逃避了真实的自己。换得了皮换不了皮下的自己!所以你还是失败!什么事都做不好,是因为你没找到适合你做的事,你会做的事,这样就放弃了你还是失败,并且只是个找借口逃避的小屁孩!总的来说你就是个正在发牢骚的可怜思春期小屁孩!”# D9 ]7 x0 K; `
1 R. m" B, ~2 T4 s% b
  “……”
5 o9 K/ M$ S& V4 h
" E3 x- ^5 n* Q* D  我无力反驳,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令我想不到一个词去反驳。
6 j5 s: _' P; L4 q7 K. |8 V. M# `8 {  y, X  Q
  “其实你这个思春期小屁孩还不算真正失败~”& p! r0 n7 T& X( h6 a( g

% z4 b$ _" I( ]  我望着他,心里久违的出现了期待。
; v; J+ q/ Z; H! F/ z$ a
4 o) t! H' x6 A" N) }6 Z  “其实你的心里并没有真正的想要放弃自己,因为你那时候还会听的见我所说的话,而不是什么都听不到直接就跳了下去。你的内心渴望得到别人的引导,别人的教导,别人的鼓励,别人赞赏!这代表着你内心还有微弱的一点希望。这证明你还有救,还有成功的希望!而我将会成为引导你的那个人!”
9 _6 ?6 _0 q! U9 m' m( `
! }8 X$ o4 i) m  “真的吗……”: w$ d( g6 X  H" K

3 f; M+ e/ P/ H: I, N' M* H' @$ c" h  我望着他,原本以为早已流干的眼泪,此刻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我永远记得那种感觉,心里暖暖的,眼泪是热辣辣的。+ j* H  a! W; j) A$ J- A9 n, a! v

1 m+ U! [, G; a+ C2 G  “男子汉从不说谎!”7 k5 T, y/ b  w# D7 @$ ^8 x
8 [4 y- {8 g8 V; Q
之后,我在这位校长兼老板的开导下,勉强改善了人生观点。可是却出现了懒惰和废柴的情况……不过他却说,再怎么懒惰都好,只要有目标还是会前进的。然后,为了不彻底的变成无用废柴,我就到他的租书店去打工了。2 C: p- B5 }# ^
. \7 ~1 q- Z  t
/ s& p$ t+ h& n% c1 ~' S. `7 R( |
  想着以前发生的事,我的嘴角不经意的上扬了。二十分钟后,我抵达了我的打工地点,“笑傲人生租书馆”。
7 W" I9 T! J8 P: R4 v) [( i% u8 J/ }& H+ v
  我曾经问过老板为什么取这样的名字,他笑笑的回答我说,是秘密。7 X( p( o* ?  @
6 C6 b" D# W$ o/ B! z
  不过当我询问他为什么招牌上写的是租书馆而是租书店的时候,他回答我租书店太老套了,而且满满的商业性质。我就反驳他说,开店就是为了要赚钱啊!不然开来干什么?* S* V5 S  v+ a& m  m/ ^

- R6 w  |+ m2 s, x8 R  他就拿起一旁的中文词典往我脑袋上敲下去,风轻云淡地说……
! c5 |- `+ ]! s- k& }) I7 Q* B0 Q8 w4 P
  “我开这间租书店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结交朋友,还有交流所学的知识,钱是身外之物,介意那么多干什么?”
3 {4 C' _+ J) s6 L% `! U+ ?) o! ~3 U: ]" {  c3 w: h
  这间租书店其实比一般的租书店来得特别,没有先进的冷气,只有大风扇,整间租书店里不止放置了几张小茶几,书桌,沙发,被各种书籍塞满的书架,还有一个吧台。你没看错,我也没写错,在这间租书店里的二楼确有个吧台,不过这个吧台没有摆酒,只有摆着一些汽水,咖啡,茶,还有一些其他的饮料。当初我第一次看到吧台的时候,整个人傻眼了。可是那位校长却当作是很平常的事一样和朋友喝茶闲聊,偶尔还会有小学生口渴跑来这里喝杯饮料再吃块老板特制的煎饼。
+ f7 b; P* w# X) k) \) v, k
7 P, D" _8 p: _( j) q% X  总之这是一间很奇妙的书店就是了。
4 J8 ]( x% l# F  h. J. E' g7 U( {: W" r9 [$ g  H6 o' M% T
  比我早一步到达的老板已经开着店门了,看到我走过来就对我挥手。我连忙走上前去帮忙他开店。这家店的营业时间通常是早上7点正开门,晚上7点35分关门。- ~* P$ g, F7 w# n" F8 Q
6 ?- y* [5 s) h9 C$ H" s# ]
  “同学~今天一如既往的还是我先到啊!少年郎应该早点到的嘛,不然会被当成是老头子的哦!”
& d, u8 b7 R& A8 d0 V7 Z4 t: e  f; l/ }6 ~: C
  我称呼他为校长,而他称呼我为同学。这两个称呼从来都没变过,除了偶尔我们俩发生争执的时候才会用“老头子”还有“小屁孩”来称呼对方。
3 Y+ G: W8 ^" g$ c4 ]
; ^' f$ A) b9 L" D9 _8 q  “校长,你住得那么近当然会比我早到啊……”
# j1 X$ Z* `  w# q/ z8 v- p1 O  G) [7 @' d; J) C+ t, L0 l
  “不不不,作为年轻人就应该比老年人早到开店门啊!”
% t, x9 p& W8 m9 t4 z( Q! Y; I8 W0 P  N6 d+ \& i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b/ b- M  k, g* q
, x8 X+ m" P& u6 K* n+ V
  “我知道了……明天我会早点到的……”
. [  m+ H" P% p" X
& S$ @6 a& H# I; h- v  “这就对了嘛~顺便帮我买豆浆油条啊!”/ c; d% m  _/ K2 C" I+ z' P6 h

$ |0 o. Z% j: g. e  “买了我会自己吃掉……”
7 l. ?7 q% y0 A- k* g/ T; B( U7 m# N- d  \# L; R
  得寸进尺……% n+ R; f0 ^% ~5 X; a! z5 x6 I

. ?% j7 d1 k: S5 [  ]  “啧啧,小屁孩就是不懂孝顺老人家……”) d# f$ x: j+ b

  o1 }" N( j* y( @" x  开了店门,满满书的味道一涌而出,是我最喜欢的气味。原本昏暗的空间在店门开启后,亮光充斥着整个空间,一旁的水族箱里,几尾热带鱼正婀娜多姿的在海草造景中游着。
7 X0 d- W- L8 ~3 L+ t$ D" l% D4 }1 D' H* Y  Z4 {$ ~
  校长他老人家每天进店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二楼的吧台泡两杯黑咖啡。他常说一天一杯咖啡,快乐似神仙,他这个人的退休生活可以说是悠哉享受到了极致。正在擦拭茶几的我,也被香浓的咖啡味迷住了,其实我原本不爱喝咖啡,因为喝多了晚上会失眠。可是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后,我就渐渐的爱上了喝咖啡,每天不喝上一两杯就感觉浑身不对劲。这可能就是喝咖啡喝到上瘾了吧……$ w8 X( E, Q# F" j
$ t1 |1 @, B* d$ h- V3 r
  上午8点50分,我坐在柜台上翻看着《热带鱼养殖手册》,校长则是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报纸,然后一边感叹近年来的天灾人祸很多什么的。星期一到五的上午时间算是客流量最少的时候了,偶尔倒是会有几位大学生来租书,或者是校长的朋友来找他唠嗑下棋。
, N2 ?* e" Y) h8 J/ ?+ Q: D6 E* f$ H, }* h$ m) l0 H
  看书可以让我的时间按下快进键,算是我打发时间的最佳方法了,不然没有客人的时候我在只能把整间租书店打扫得亮晶晶。在这一年里我,每天我都会看一本书,虽然有时候并没有时间看完。校长看得书种类可说是几乎涵盖了所有领域,从《热带鱼养殖手册》到《生物进化论vs创造论》,从《组装一台自己的电脑》到《高级电脑程序教学》都有,还有一大堆普通人看不懂的古文书……上次还从书架上找到一本日文版本的《约会大作战》……- Y9 b5 w+ o9 s6 t' n2 x

7 @- l! k5 V. M! l$ _' X/ h5 I  当我拿着那本日文版本的《约会大作战》问他是不是拿到自己孙子或孙女的书的时候,他白了我一眼说,老人家就不可以看轻小说吗?然后他还说,柜台下面还摆着一整套日文版的《灼眼的夏娜》,% N8 y( K) H/ n
《无头骑士异闻录》,还有其他三四套不同种类的轻小说。! T+ I- i, B) v, `7 n

; J1 k6 _( l7 K' Y9 C  从那天起,他就开始把他家中所有的轻小说搬来店里了……像是要向我抗议一样。( @% i' O2 V+ q$ o3 G! `
8 C  Q# v; S; h8 r
  而我的噩梦就从此开始了……有段日子几乎是每天都在帮书作编号和登记,还有分类。2 l* j0 f* Q2 H

  B9 d, w1 e9 M$ n" {6 D1 y2 C$ H' h  不过,这倒是让我发现了校长他这个人真的是个很喜欢学习新知识的人,兴趣也很广泛。
: u$ J( E& d9 L3 C6 k4 V( x& A4 k  z; b- C: ^! M
  时间来到中午1点20分,我们俩人坐在沙发悠哉悠哉地上吃着从隔壁咖啡店买来的肉包子配印度拉茶。一边看着综艺节目,一边享受着午餐,这无疑是一天里最悠闲的时光了。
/ }  e3 L% T4 a6 G% M) t2 d/ q
' c& L( W" {4 g' M( r8 x  校长看着搞笑的综艺节目,时不时哈哈大笑,完全看不出他像是一位快六十岁的老人家。9 J/ G5 f$ P8 r+ w" ^9 h# l
1 X3 f+ L0 r" @/ m( r

8 g8 F( p5 `) b& L+ V午餐时间过后,店里的客人就开始多了起来,尤其是小学生,早上班高中生,还有一些刚放工的老师。* ^) d6 N5 |+ X+ J' q
/ g. P( R4 W1 B% P
  小学生通常都是成群结党来追看漫画的,因为这家店的漫画是全古晋最齐全的了。他们常常一群人来挤在一张沙发上看着漫画,讨论剧情,还有那个角色的必杀技最炫酷什么的。
: o( ^3 S+ t' m% q+ `
3 |, q  X% ~, [' u  l3 ~  高中生就很少结伴光顾这家店,最多就只有两三个比较熟的朋友来这家店找资料,讨论功课。遇到考试季的时候,他们就一坐就是整天,午餐就到隔壁咖啡店解决。不过这个年代的高中生人人都有一架智能手机,要找资料容易到就像是呼吸一样,所以比较少高中生会到租书店去看书了。, i, P) d7 u$ p# T& `
/ P" _" u- t( ~1 u7 p' p. N2 W
  教师来光顾这家店的人数就比较不同,自己一个人来到四五位老师结伴来都有可能。他们来的时候大多就是一坐几个小时,看着自己喜欢的书,喝着校长冲泡的咖啡或其他饮料放松自己。
3 i8 `) j4 }, |, X! ~2 M' U* q; b/ |( F9 m& V
  几位小学生因为讨论螺旋丸和千鸟哪个比较强,讨论得快吵起来了。我正想起身上前劝阻他们,校长就拿着冰汽水上前进行调解,不过调解调到一半就加入他们一起讨论了。看着一头银发的校长结着雷切的印,和小学生玩的景象,我不由自主笑了。他就是那么孩子气的老人家。
+ `8 f% _. d( r4 k* Y" |: q2 r& t3 K- A1 o1 n' I! H
  今天下午的生意有点惨淡,就只有一位有着水汪汪大眼的女老师借了《天龙八部》一套天龙八部而已。我还是在慢慢的看着《热带鱼养殖手册》,校长则是在看鬼吹灯系列小说。表情精彩到可以去应征老年演员了……
  W' r, g8 E5 v' N& p1 h6 a6 o9 ~
4 h* Z$ o3 w8 s" G1 ?4 f9 r" e2 J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天空已经被染上了一抹橘色,店里来了几位常客。全都是校长的朋友,和校长一样一头白发,年纪全部大约60到70岁之间。他们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到店里找校长下棋闲聊,偶尔还会邀我一起下棋,不过我到现在为止一次都没赢过他们。后来校长告诉我说,他们之中有几位年轻的时候是州冠军,听到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输得那么惨……+ ~6 a2 C1 X& X% \- T

' u9 o9 k) z8 j# M  “哎呀,同学小友,今天又承让啦~”
- m' F4 E$ h; H) \
5 [, i3 r/ R& z! [& O- A  一位拿着扇子的老爷爷,笑笑的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
" O0 K: a1 ]4 S8 P5 Q
2 t; X- }0 n3 x# O  “喂喂,马后炮!每次都欺负小朋友,害不害臊啊?”5 L9 t1 V& C' n' ]: w8 r1 p+ B
; C  `+ b6 Y; M9 X4 e
  戴着紫水晶念珠的老爷爷,指着扇子老爷爷的鼻子骂。% f2 O, ^) X8 z$ B6 p; B! z, S

/ t  c- Z; z" v  “飞天将!你上次还不是把同学小友杀得只剩下一只帅!还说我!”* o6 B" u# ^4 W# a2 v+ ^

' l, P, J/ ?4 f5 X  被称为马后炮的扇子老爷爷白了他一眼,开始收拾着棋子,似乎准备打道回府。7 X( p# t( S! I; _. o
- q) X& A9 z, ^3 y- s( Y
  “喂,马后炮!飞天将只是开个玩笑没必要那么认真吧?”
! m0 W3 m: W7 n- _, L; d
6 x& ]+ W( N1 ?; @& r  校长望了一眼快速收拾棋子的马后炮老爷爷,并拿走了一只兵。
% G3 Z! r' l$ b( F; |
5 W# S. P9 G0 v6 _0 S0 c  “对啊对啊,马爷爷,飞天将爷爷只是开玩笑啦,你别生气啦。“
" p7 c* [$ a+ f1 J& J9 f1 i
& R' v# E+ O  C1 w6 Y  “哼,我才没那么小气呢!我老婆今天煮了鸡汤面线,要我早点回家吃饭啦!”
% P  L- p/ G' F& P% B4 O& k7 a  g$ d2 a
  马后炮爷爷好没气的白了我们一眼,然后开始向我们炫耀鸡汤面线怎样怎样好吃了。
# }. j* M/ r: g( k1 S0 h. g' ]% _# A; t: v/ t1 s. @
  “喂喂,马后炮!明天记得带一碗来啊!”" i6 p9 _6 @; ]3 ?/ x/ [- Q$ \
4 @, ^( i: b. p
  飞天将老爷爷擦了擦口水对他说。) e0 n2 v; L7 |, p- m+ v- S6 P2 D# H
1 k. ]( T+ }- Z/ w
  “我也要一碗啊!”7 t$ P5 u, L( l% C

# ]( F, V( P/ H6 M% e  校长也擦了擦流出来的口水……看来他们真的被馋到了。
: u, C  x+ R" T- n: ]/ K' A; H, z
$ v  i; b$ V8 s  “啧啧,一群馋鬼!知道了啦!明天带给你们吃就是了!我先回了!”  U4 z2 E1 q2 K, W- w

. h4 S) C- G( S4 G  “马爷爷再见。”. P* l. |* x7 T. }. U0 {( I) J

) `1 y7 G: x5 E. N1 @  “掰掰~”) ~$ n& z( ^, a/ B
' i# B3 Z: _' D! Y9 w2 n
  “记得带啊,马后炮!”
! o5 Q: Y: T9 D6 [9 P4 u& q3 j  F& P0 |, n
  “知道啦!同学小友,明天见!”
# v( S$ N! F- g; L! |0 w
) s5 y+ J5 N3 |* `' K4 p  说完他就抱着棋盒离开了,只剩下我们三个人在那里看着《海贼王》。到了7点半,飞天将老爷爷也向我们道别回家了。这个时间通常都很少有客人上门租书了,因为已经是晚饭时间了。
+ B$ D4 F7 i% h8 S2 F; H- S  Y' h
) J; [7 {4 {5 c9 _  可是店里的门却被推开了,来了一位……穿着牛仔裤配T-shirt的茶色头发女生一拐一拐的走了进来。牛仔裤的膝盖处磨破了一个口子,有血裤子都被染上了红色,右手臂用廉价外套包裹着,整件外套都被染成了红色,鲜红的血液不断的从外套上滴下。她的脸苍白得可怕,不过她却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柜台,地板全部被鲜血染红了……& L' ]$ O/ m  t3 N) d
) s* q4 k( B4 @/ w& {: L* t6 O/ Q
  “小姐!没事吧?”6 ^/ A/ q, n# R- ~; t2 m' w" h
: I2 T0 O$ B+ B4 j  U* U
  我连上前扶住她,老板也拿着毛巾和急救药箱走了过来。她摇了摇头,示意我们她没事。不过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吧?
: Y0 r& A& P$ h' B& L3 A- t7 c. P/ P; m$ c& Q
  “喂!同学快扶她到沙发上坐着!”
" Z* j, s! p! C5 F( Q- D6 `# J7 @$ f; S, N; U) Z8 l
  “不用麻烦了……我是来租书的……还有……外面还躺着几位比较需要去医院的……先生……”! S; P& x) r2 k) [

5 R- u: b% `% f8 n0 W/ C6 M) ?  说完后她整个人就咚的一声倒了下去,我赶紧抱起了她,校长拿起车钥匙就冲出去发动了车子。我赶紧把她抱上了车后座,校长载着我们匆忙的飞奔至最近的医院。# Q, B1 r3 l, f/ X0 O# H

0 e) M3 W! h8 ~, Q2 b  o0 ^" ?  车后座的座椅都被染上了血迹,从伤口流出来的血多令人得触目惊心。
2 T7 ]) S. k  H# s! Q5 n' `% d' B# q% R! d- n6 Y5 [
  赶到医院后,她被迅速的送进了手术室。我坐在手术室外的长凳上等待着手术结束,校长则是手插着腰在手术室前来回走动,他脸上满满的都是焦虑。: F& o0 v6 A; H* [9 ?4 i

+ Z5 m& Y& x: s& z  “啧啧,好端端的一个小女生长得挺秀气的,怎么会被人砍伤呢?唉……最近真的是不太安宁啊…..”
- S9 Z+ w0 E( w6 E7 c% ~' B+ {8 D# n9 A
  一位护士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神色紧张。
( h6 ~& j- z" e& N) _, E2 |7 o7 O7 h  m
  “请问你们俩哪位是病患家属?病人失血过多需要紧急输血!”
6 j  I1 R* Y" ~4 V. ~! Q! J$ X8 e- d' X5 @( C$ d
  “护士小姐,我们都不是病患家属啊。”
1 m& M" Z  b: @6 D3 G
& q7 d; M7 ~; B$ e8 w# N3 V8 W  校长紧张的迎向前。
& V' O& Q9 J6 y  X. V9 b$ D6 i! z* k; x" F( U
  “那么你们两位有人是O型血吗?医院的库缺血!”" w  Z' U# U& Y; a! _6 X% g
6 C6 `; k2 J8 D7 v
  “我是O型血!”* l6 f  _2 p2 [, K0 o% X

5 y' a" z8 H# d7 @4 ]   我和校长异口同声的说道。
/ P5 @/ k8 i3 u2 J+ R9 J1 {: s( C& i. ?; c
  “那好,两位请随我去抽血。”
' R- a" j, t9 {
; m  \" n" {# o" m. O" X' T  我们俩人被带到抽血处去抽血了,看着红色的血液顺着管子流进血袋里,我觉得有必要每年至少捐一次血。0 ^3 c9 i% }. C* J
  @2 ^! y2 A, V+ I1 q# v8 V
  毕竟世事难料,难免会有人需要到那一袋血。  @# E4 Y7 j, f5 Q
8 C! L/ ]; Q& x5 B. G
  捐了血,我们俩人依旧坐在医务室的长凳上等待手术结束。
6 `7 L; w4 k: V" L% I! A4 C' {6 g6 g( i/ i  d- v, R& M
  “同学,你的血型原来也和你一样孤僻啊。”
* ?' K/ w& y1 L' @4 T  S) G$ F8 {/ b6 T3 M
  校长的声音充斥在只有我们俩人的走道里。$ V2 Y& z+ d% d4 L( U# z

* r2 S' y% a1 V6 Y2 Z8 w  “什么?”0 S+ U0 E3 ]5 n  ?
3 b$ i2 k8 I( X" q% ]" D% g
  “就是你的血型是O型啊,能够捐给A,B,AB型的人,自己却只能够接受O型血一种而已,不是孤僻是什么?”
9 U( Z( O8 J0 w; s8 g' d
& q2 Y- ~& p! @8 T5 ]" d! j- n/ u/ j  “校长不也是O型血……”
0 U9 L& T7 _1 J$ h. c, a. _
, k. W+ t0 \4 ^  [& Q  我白了他一眼,好没气的回应着他。5 _+ ]) }! P; S6 r
4 x" t- L% O5 Q' e' M& Y, _
  “可是我却不像你那么孤僻啊,连个朋友也没有。要是以后遇到什么意外看有谁罩着你。”( H: ]: E, G" g2 A

+ v& @, P2 M6 p3 V. S# m6 i) y& _  校长的眼神充满着些许怜悯,似乎是在同情着我。不过这样不太符合他那老顽童的形象了。2 K! K% P9 o6 s- A

5 z& ^( T" A$ G- O  “不是还有有校长你罩着吗?”
9 L  N. O* ~0 E  P' Y2 m6 |6 b6 p* a3 H" M. x4 @
  我微微弯起嘴角对着他笑,感觉被人同情也不是什么坏事。+ ~+ G8 ]9 ~0 [, N

" C! |9 O7 `2 C1 F$ j0 @/ n/ Q  “噫……你笑得好恶心……”. k( \7 k. G3 P  j9 @0 r
5 b; v- d7 X4 n9 y7 p1 e
  校长摆出一脸看到大便的表情……实在是让人很想要呼他一拳。
6 Q# t  V& r$ s1 U7 s
% X; S* O% u; t  就在我们闲聊的时候,手术是的红灯噔的一声熄灭了,紧闭的大门缓缓的被打开。4 Q( |) y" ]0 d# Y+ O2 o
2 t& K2 x/ V+ `% P  Y
  等待了许久的我们迎了上去,刚刚那名女生被护士缓缓推出。, o" @4 F% p; ^% L' p

& j' u6 T7 T2 T2 k  “医生,这位小姐的情况怎样?”
% I3 J# e( j5 z9 y7 H' A4 A& Q6 Z$ G2 b( V
  校长有点担心的问,刚刚老顽童似的表情顿时飞到九霄云外去。
7 z# k1 M0 t0 }# |  z. _4 k9 T# T+ h
  “老伯伯请放心,手术很成功,病患已无大碍,只不过需要细心的照料,并且补充足够的营养。9 ^5 q7 T- D, q
; D3 f& b5 ^3 v8 X5 X2 ~
  “谢谢医生啊。”
5 G8 D- [) O' ^! Q3 }- _# ^; N) P+ e5 h* N  R& ?( }. p% q
  目送医生离开后,我望着躺着的女生,因为麻醉药的效果似乎还未完全退去,所以似乎正在熟睡。; v! I) O; ]2 P1 z! L( [1 L% N5 |
她的脸色依旧苍白如雪,护士告诉我说由于她失血过多所以脸色会比较差,需要一点时间来复原。
5 z9 J" J3 ]  Y: I+ F7 Z- C) ^. s+ p/ X' u4 f
  不过,手术都已经结束了,她的家人到现在却连个人影都没看见,实在是令人有点寒心。- n  r% o& n. d7 X
/ A8 Q7 M( Q) Q$ E
  热心的校长帮忙付了她的手术费和住院费,看着她躺在病床上后,我们俩才放心离开。: ^6 t  Y' E, x0 h& l" }; X
" c: ~' f( c: S+ o* O) E' u6 F
5 \# [0 y9 u9 W8 h" {$ P. a: I
  当我们迈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天空已经披上黑色的披风了,繁星似碎钻一般装饰在天空的披风上。爱美的月亮在今天只露出了侧脸,但是神秘的侧脸依旧让人着迷。
4 Q# a( P5 H8 z1 k. g+ c: `3 i4 C! R% N% ?
  校长爱车的车门一打开,铁锈的气味就一涌而出,让人觉得些许恶心。
5 W- L- c; [( g$ a. T8 p" a
0 g' {! C# _9 h4 S1 j8 }  Z  “同学,不介意我去趟洗车店吧?”  Z) p: u! J% [: r. J$ J

0 @. ]- s, H# Q" X  校长捏着鼻子对着我说,说话的生意像是鸭子一样搞笑。* [6 t4 t) U% @' V* |
3 S$ H, B9 r" Z9 p3 E* u/ v: X
  “不介意,回家也没什么事做。”
! [# c% b( T- X
- K- ]- S3 L2 _! D; T9 M9 T  我淡淡的回应着他。
1 O# i) \! d' T& `! ~" w: \
) c' i# {4 H  t8 Y4 ^4 O  h4 L, G: `  “好,那就洗了车去吃点好料吧!算是员工奖励!”( @2 F7 H, g5 J+ }' n+ F7 s4 V
8 V0 I( q, i7 o4 Y# F! ]# d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走进车里发动引擎。
/ g2 i. I! b9 E+ y& H1 B4 O4 s4 W5 b# C; o- H
  我苦笑着坐进了车子,等会不知道又会到什么奇葩的餐馆饭,要知道……老顽童校长找的餐馆十有八九都是有点奇怪的。
- V9 W- ~2 \$ f3 Z; L" B7 \/ Q) |
* u6 H& ^) i* l  c$ Q+ b9 B9 H$ j" ?  有一次就曾经带我到女仆咖啡厅喝下午茶……害我尴尬的度过了一个下午。校长却笑笑的说,上次和校长夫人也来过。
2 ]6 v9 L- _- i7 g5 j+ R# ]- [2 J+ g
3 L  G! U  O' Z; K) A  洗了车子并且到中式餐馆吃了佛跳墙后,我们回到了店门前……2 k) m, H$ g6 h3 v7 r

3 [/ a* O  c$ U9 c. Z' @5 m  可是门前躺着的一堆‘人’让吓了我们一跳……- V/ i9 ~' Q% c9 [0 y
, a& l/ ^. g; S! ^3 s
  一堆穿着黑西装被揍到鼻青脸肿的男人被堆成四五堆,全部被随便的堆在店旁,整个画面就像是打仗惨败的士兵尸体……只差没血流成河和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而已。
' I+ ?/ E2 X9 ~' l! l$ b2 f: {5 f9 o& U6 B
  “同学……刚刚那位小姐是不是有说……几位躺着的比较需要送去医院啊?”% z' e( q. M6 n; ]+ j  U
( T- R, h  u# C7 r5 U3 D
  “呃……似乎说过,不过这不是几位吧?是几十位吧?”
4 E6 _6 [' V8 v( r: d  \; x' A8 x) q$ M* }! [3 J* P9 G
  仔细一看他们每人的脚都被绑上一根绳子,然后全部绳子再绑到另一条较长的绳子上。6 S# N4 e1 T* |# ~( C+ ]" e
* R3 c3 v+ y7 W0 o+ z" j
  “校长……该不会那位小姐一只手拽着这根绳子把他们拖到这里来吧?”
  x  J  h( D" X# Y3 Q* b4 j0 r; z+ @# |4 ~* i5 t3 |% D3 {( @& `; f
  我想象着那个画面,背脊不禁冒出了冷汗。: y7 o) I# W+ a! W& y
& B- O5 y7 @4 D. G$ s4 m
  “总之,先报警处理吧!全部摆在这里实在是不太好啊……怪吓人的……”* \" X: t8 M  E% {" k( M4 X8 r
/ w% J" q+ M$ l
  过了十分钟,一批警员赶来了,开始询问校长和附近人家做笔录。最后警方得到的情报是,一名女生一个人打趴整群拿着西瓜刀的危险分子,然后把他们拖到这里。- n! }  p, P6 Y. d( B

/ O& K3 ?4 \; ~. C* E7 V2 Y  做笔录的警官听到这个情报后,整个脸错愕到像是一百万彩票被烧掉一样……5 m; @* ?$ n/ }+ F4 p5 s9 D

$ L" ~0 I$ L3 u/ k% I8 J+ t& q  到笔录做完,警方带走危险分子,时间已经是10点30分了。这个时间点公共巴士已经休息了吧?我默默的拉上铁门,然后上锁。
& \+ I# i8 Z: g) V
) i" R! @: m5 `: p4 M" `  校长打了个哈欠,拿出车钥匙,转头看着还站在店门前的我。
% H1 D$ f% R' }& g  t* ?, l' m+ X: c4 a" Y+ P. J; l. L! j
  “喂,同学还站在那里干嘛?快上车啊!我载你回去!”/ c" L2 T5 @/ i' D4 I

5 F6 q8 A) @4 K, K% x: b4 [  “诶?”
' `7 X" `4 O  o4 Z4 _6 h9 V" \& e. L( H$ W/ A- p9 b; \3 ^5 ~$ F$ {' c, j
  “诶什么诶!我还B嘞!快上车!”
& R3 e! ?. S% D% A( L9 M
/ W$ Z& t; W0 V! i- n1 @4 J+ o  听到他这样说我只好默默的上车了……反正这个时间点应该没巴士了。
# {! b, F9 K3 ~: g, L8 d, v* f. ]/ d( E3 ~2 _( O$ u
  听着校长哼着80年代的旧曲,吹着车窗外的夜风,我的睡意渐起。
. b5 G; v+ v; D
: [0 f2 {( `& N5 M7 G: {! m  上眼皮和下眼皮终究还是团聚了,不过就团聚了大约十多分钟而已。
! \; t& T8 O9 F0 O# c3 D6 @4 W0 {: q8 W% _& X: Z
  “喂喂,同学!到家了哦!”! _1 x* v2 h6 S7 u8 c2 c% Z2 S; D

+ O  g  J9 u& f' S! E  我从校长的摇晃中醒来了,迷迷糊糊的下了车。; V  R1 S  x# f& ?# i# h" M5 c
1 h4 A% B& G* x' {
  “同学啊!快上去休息了啦,明天睡迟点没关系,店门我会开的啦!”* F* s5 y! z" @; W/ Q  c0 B

/ A9 J8 ^; e7 A. b: O  校长关切的说,还不忘赶我上去休息……
* \0 O+ L% k, W" @9 c+ K5 T; q
' U- [' H, \1 F$ b2 W  “知道了校长,谢谢校长了,明天见……”
$ C. S" @4 t3 @3 o' B  U/ H
1 p& H, Q" R' w8 b* l  “小事小事,明天见!”
  n2 b9 x, |5 i( z! U0 D
: o7 `# _2 w  x" L  挥了挥手,校长就掉头离开了。
& S0 l5 U5 c+ u+ {: ^; G5 M9 X9 G; ?  J2 L- p. m- }; j, Z
  看着驱车远去的校长,我再次觉得他是位不错的校长,除了他那老顽童的性格……
  _; f- J1 y! ]3 n9 C1 Y! }
' U* w4 h, J+ [  抬头望了一眼夜空,一颗流星划过天际,消失在天空的彼端。
& d! d" L' n2 i/ i  c) e. U- l7 z! _  M: F' m9 T
  虽然我并不太相信向流星许愿会成真这种事,不过既然遇上了,还是许了几个愿望。6 {! D4 R: X$ m5 \" x) D
5 V+ D# Z5 u( j4 X- Z( ]
  关上木制大门,我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间已经是深夜11点了。3 Y# T+ c1 {- Y/ X% e7 ~% k
. M) o$ k6 B: s9 @( T" Q
  冲了个冷水澡后,我泡了杯浓缩咖啡就坐在电脑旁了。这就是所谓的宅男生活吧?
% S' r) ^" V* m1 j, r$ a6 ~5 D" Q0 U- a9 V
  浓浓的咖啡香充斥着整个房间,我开启了未完成的文档,继续埋头书写未完的故事。
: T6 T! [' Y% K: t
+ W6 b% M1 Z' k- U  或许在你眼里,这样的一天非常无趣,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一种乐趣。) _# k1 \7 z5 ?2 S. s# N( L
  H' ^4 }# K! b1 F8 B
(同学的一天 #完)
' @  ^0 t: V: d+ ~/ b' p
+ Y4 w( a& Y) X- L- f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I' Q4 H% r9 j: j/ f5 C$ F" J( Q7 C2 @1 N
ps: 此文带着一些发牢骚的成分,偶尔非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和我一起写文,故事里角色没有名字并不是bug而是已代号或外号相称(非觉得想名字有一点麻烦就没放了),我不太擅长写奇幻类的,稍微会的就只有闲话家常类的文,故事节奏属于缓慢类的......(夜)
发表于 2016-6-25 19: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6-6-25 18:50' A  r; X7 R& V' ^# y; {# H
同学的一天 by 夜& n# ^8 z; ^6 i4 x5 ~  i' M
# ~) V  j2 M7 l3 h4 c) I+ R. j
寒冷的夜风轻轻拂过我的 ...
' ?+ U4 f- P$ V/ C5 d5 M6 S
来留个脚印...(顺便找茬)
# d9 t" D$ ^* J- [6 h  A& B在白天,下雨后...(如果去掉下会比较通顺)
* ]$ B, r- V% ^8 E. u1 e7 T吹得摆在阳台-->去掉摆在
% W# M# l* \6 s有些地方还是不太通顺,我已经懒惰去找了。' K0 A* v, |7 m# B, l
早上,我的被人找错字,现在来找人家的。: P0 I$ }4 G- p: h3 [, v
希望你不会介意。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19: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16-6-25 19:37
0 S  i# }9 h8 z. E0 _; T- y来留个脚印...(顺便找茬)
3 [) K: @) r: G  [; n' @6 S. U在白天,下雨后...(如果去掉下会比较通顺)
- `/ ]0 |$ c3 [+ L吹得摆在阳台-->去掉摆在
6 c% }, j9 l+ O( T
谢谢你的意见,可能是非比较喜欢写灌水文的关系所以会拖得比较长,我们也需要一些意见才能继续提升实力,不过在个帖子发的大多数是他的心情写照所以有时候可能会没太注意,导致会有语法和错字出现,所以读者的建议和指正是非常重要的。(夜)
发表于 2016-6-27 14: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标题我就忍俊不禁,难道只有我一人发现四人心情的心字隐形了3 q( y' G( I& t- W7 B& O
% S; C" \, s4 v3 J( g1 S
四人心情,四种文体,四种体验,还真叫人期待呢
发表于 2016-6-27 14: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6-6-25 18:50+ ?& Z, R8 a* K! H  B' ^$ t
同学的一天 by 夜
5 e9 G- h' ?0 e1 j9 e3 O2 e. u! p3 d) I: R
寒冷的夜风轻轻拂过我的 ...

1 u% {8 b' @4 k* L天啊,这作品很有趣!看到是非的作品,还以为类似无界怪谈的幻想搞笑故事,结果我完全笑不出,甚至有些emoooo
" g7 K9 ]1 Z5 E+ L  y6 S" I3 k+ V( F, k1 Z0 d: Q1 H' F
有时真幻想过若读不好书会怎样,非描写得太丝丝入扣,让我忍不住有些担心你,希望不过是你的虚构(默默拍肩)
5 j3 `8 R6 D. t1 t0 F0 a+ Q* E, [. ?5 m1 ]6 {0 ?
这世界还是有好人,这世界还是没那么糟糕( k* [$ t6 |+ t# H7 h
$ h* R: r4 a, X+ b& ~
忍不住想看下一章节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6-27 14: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6-6-27 14:02
7 ~& l0 ^  K5 J, B* J看到标题我就忍俊不禁,难道只有我一人发现四人心情的心字隐形了
  ?- X8 P' G7 \; Q) d  ?6 k* l( T& ~. C+ K% x. Z) |
四人心情,四种文体,四种体 ...
) r" G, K. B0 ]+ [) x8 P
飘~~~谢谢支持!心字放白色,字体背景色放奶色会有点不清楚啦XD
 楼主| 发表于 2016-6-27 14: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6-6-27 14:116 U8 c1 T0 Y  b  U3 }; m7 ^6 h( ~
天啊,这作品很有趣!看到是非的作品,还以为类似无界怪谈的幻想搞笑故事,结果我完全笑不出,甚至有些em ...

8 d" `( `0 d; K飘~~~心情有点emo的时候写的文,写写发泄的,不过到后期因为心情好了点就变回普通了~~~$ M& z& V6 ^0 ^1 s$ U  P9 ^
2 B* `* k. @3 P/ M) ]$ b
无界怪谈有点卡文了......卡在战斗画面,然后前阵子心情有点emo就跑去写这类型的咯~~~不过写短篇的原因是因为写长篇的话,绝对会不了了之,然后被封存在电脑深渊......
, d) c' g; k, y4 L9 G! P) ^$ Y2 z9 |& c9 I' J( D  i* [6 d
飘~~~现实的话其实还好,人生总有不如意的时候嘛~~~
, {6 c% y) G& Z( `% i, T) _+ m6 s
  o1 m6 N, r9 q5 E6 x这边发的故事以后大概都是一章完结的短篇哦,故事偶尔会有连接,偶尔会没有~~~看心情吧~~~- J: L* D& d9 k. x5 \& X' X

) J5 t7 _1 l! R$ ~+ i3 H: p谢谢收看啦~~~
发表于 2016-7-6 10: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表示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6-7-24 12: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昼恒非 于 2018-1-25 21:38 编辑 5 R( X' X# U7 V9 ~
  i* Y. S  \( o& N" w
小Tips

4 o, }2 I& ~! q  `+ M2 \$ I
不同的字体代表不同的人格,

$ h4 L. t/ @* F) G3 R! e% g3 q7 i
我=Hawk

8 K% |; g: `- b8 q3 G
我=黑

  u: v. R8 h4 S2 `' R
我=白

9 W5 K$ z2 p0 f4 h+ X
三羽鹰的世界(上篇一)

' p) a, U/ Y. c- P$ u
空虚......何谓空虚?无聊?寂寞?还是不知道干什么?
! F* Q0 l% o; _+ G
“咯咯咯咯!思考这种问题真不像你!”
% _  x& g& f# t, u. p' v# t
( y! ~! {% @- y% @无论听了多少遍,还是会觉得无奈的声音,在身旁响起。4 ^0 l9 t. |5 f5 g' X6 R2 j  _
  y' O% \4 w; r, P
“为什么?”
( g! J' g9 ~7 _9 t! x% Z5 H
9 T% W; L/ V+ g/ {: X8 h睡意渐无,我轻轻睁开眼。一位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正坐在沙发上看书,柔和的月光穿透了玻璃窗,照在了她的脸上。
) Z8 f- D: Y& b' P' Y5 }
+ m4 t0 J: H5 Y2 w明明长得和我一样,此刻却比我漂亮。
" a4 j* W" `, B# Q. l5 e
! C2 J3 I3 q; O7 `“因为思考这类问题会让妳心痛吧?咯咯咯咯!”
6 [$ j% N* J( t. o$ J( {4 I2 j8 i% c+ ^4 [- p/ s2 ^
原来是这样。的确,胸口的确很疼很难受。

3 b8 J% a3 Q$ |) @% X8 ^. n“那请妳告诉我……空虚到底是什么意思?”* B3 i0 c2 @- q9 d# u

' h$ P/ H9 |1 m4 e艰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手臂还有脚上的伤隐隐作痛。% ?0 `3 k+ b4 w, m
: i2 w' m8 {$ d4 c9 C. w$ h' Z
“明明知道会让妳觉得难受,却还想知道答案吗?无论多少次,我还是觉得创造出我的妳是个怪人。”2 X4 k1 {1 J7 h6 f: n1 m" Q5 {
/ C$ ?% ]. [6 g" T+ b
“是吗?”
3 c* F" J. O$ A) @& [; Q6 y6 P2 k3 r* U& v# ]
可是还会难受证明我还活着吧?
+ U' ^" x% Q' D# c& u
1 S2 e3 k: ~; Z( r. r/ B) _“没错,彻彻底底的一个怪人!咯咯咯咯!”
5 Z: R: ]: o0 t+ n+ m8 B1 a" ~: Q, t) C3 D/ o3 |& N! d2 T. m
“黑,告诉我空虚是什么意思。”
6 z5 U$ c9 x, [% h
) i" i+ Y) {) S5 U! z“空虚的意思就是......”8 D9 `; P  y) |6 o4 z

, S. E0 S. [$ @她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是看着玩具一样,从以前开始她就喜欢这样开我的玩笑。
: |( I, d% l* b- A; a1 ]# `' H, U* U! E* [9 e% V: v* J! J
“就是什么?”
; ~3 K& d: ~  _0 v( p9 E
2 Y4 M. g& U( F% g" h“就是不告诉妳!咯咯咯咯!”" ?+ q! p; U& w' h2 V
0 C3 v0 A( X9 f4 `6 ~9 F1 e+ u* w
“为什么?”1 f. N7 M1 {" g1 l( [
5 d. A: V+ ^2 R/ C7 e/ c. h% B+ B9 H
明知道越问,就会越难受,可是还是想知道。
( P% T; [" s- C
# u7 F1 w2 c0 q9 ?4 K“因为,会告诉妳我就不是黑了!咯咯咯咯!”
+ D* x9 n/ m6 o/ ~* o7 h% W  w/ b& N5 c) p0 G) f. U5 n/ V
去问问白好了,黑不可靠。0 t6 x$ M0 E( K9 d" V2 C
4 U2 P# A5 g6 k0 \) h- l8 b2 V6 M
自言自语了那么久,你应该想要知道我是谁了吧?; ]. z& L" E2 w: J0 w

/ ?3 ]) {6 l* w$ d1 c+ G0 y我是Hawk。
1 b3 M: t$ ~4 b- S+ G6 c/ P0 |/ q+ e" X* [
你问我本名?我不知道。
已经很久没人叫我的本名了,在那个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叫过我的本名。但正确来说,是有关爱情的话语都会。
$ ]+ y, p  O+ k6 U$ X, r8 |4 D% o/ Y$ T
你问我为什么?
2 b/ s5 Q! U6 W/ N; L: F3 q9 T, R5 A7 Y1 a, ~$ X5 ^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会出现攻击倾向。
/ b: a# r& ?/ M; X6 y& V# t+ ^
' q$ @& W: K, H- P) h" I- q# ^. x如果你尝试叫我的本名,就会像我在他婚礼上把他揍得肋骨断了两三根,肩膀脱臼,还有肿得他母亲也认不出来的脸。
/ Y6 H: ]) y( F* y4 _) R1 V  T3 O4 i2 g  m' [
虽然我也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
% Q0 A+ A- D7 L) r4 x; v- K. T1 h( Z$ y+ Y0 {' B: j
一个欺骗了你三年感情的人记得那么多干什么?
9 |* b0 J1 M* x2 l7 B
- N9 b* N# ]+ r: I1 R还不如花多点时间在写故事养活自己来得实惠!( V2 m& `9 y/ }
# b0 Y9 C+ U! S$ _
没男朋友不见得世界就会末日,被甩后落下那么个病根的我真的是个笨蛋。0 l6 ^( z8 k- x* {

7 z3 }7 ~$ B3 R- o这个病症就算我去了不同的国家,换了不懂多少个心理医生都不见好转,家人都很替我担心。! F4 n8 A) K$ C" L$ ^5 I6 \) {

1 U  I8 P: D6 h( O2 T我自从得了种“病”之后,不看电视,不看电脑,不听收音机,不看报纸。
) H6 N# l1 }4 B) M$ u: U9 q- @: s5 ?. u" H; L2 K& `6 u
因为以上这些一旦出现有关爱情的话语或句子都会报废殆尽。
5 I5 D0 J& h% i. j: q+ r# N$ A
/ F5 {& h7 F% [% U: u+ D为了节省不必要的开销,我就这样变回了几千万年前的原始人祖先。
$ z* x) k; I* Q7 S" ^* w
' C6 Z9 ^0 a3 n. Y$ l( ^6 ]  W* A为什么我自称Hawk呢?原因是,这是我的笔名。
  `0 K& [6 J* Z! Q
& x9 `3 ^& ~7 m展翅高飞的鹰,飞向无人的天空,不必理会世间的喜怒哀乐,自己一个人多么自由。9 U7 i/ B$ b7 B

4 p. X: P& L$ j可是这份自由被两个人给破坏了。! M- P7 B& g: N5 v

% m# S% {6 w0 T* ^. Q两个由我创造的人格,两个不同的我。9 Z5 N( v6 k+ [  z: Q% X

; a1 Y( v9 k. V前面出现笑得很诡异的是黑。除了皮肤,眼白,舌头,嘴唇,牙齿和指甲以外全部都是黑色的......诡异的黑。
0 j: n. T( S2 ^
" `: B/ l+ h& v黑色的眼瞳,黑色的发,黑色衣服,连名字都是黑。4 Q- Q; [* C3 M/ H! q! z
+ V( R# I( v. o9 s5 x" l$ M8 a
她说她是我负面情绪所产生的人格,听见自己的本名和特定话语就会出现攻击倾向就是她所为。
0 l; Y) h& _3 a- A, C  [. ?% \/ _3 G" |+ Y0 F7 @7 r
现实往往不像动漫里一样,动漫里的主角透过修炼或和他们沟通就可以收服他们或者让他们消失。4 m( H6 k2 j2 w9 S
9 O) G, r$ s7 w( L2 V8 K
可是我完全办不到。
, |0 P* z' Q% M" y, v5 M2 R/ W  [! s% ^9 U/ @- T, ~
我曾经找过她谈判,要她别再这样了可是谈判破裂了。5 @$ u' D. x2 r4 ^( G7 m1 s* p

# Z8 Y7 y6 x* L“Hawk!别以为妳是主人格就了不起!我们是独立的!不要想命令我!”4 `0 M5 E$ v6 m  Y, [  }

4 E& W) A- ?  `! [" _# i: ?' p说完,直接让我陷入听见或看见有关爱情和本名的同音词都会失控的状态整整一个月。
* P& Y4 U: _* b- j. v
% {1 B: M$ h$ q! c最后差点被送进精神病院。
% \( p8 m" R' O+ U" A: J/ X5 v9 _1 e; u' a/ O$ l2 y6 d- p5 {5 x
那一个月,我的手脚差不多都快废了。失控状态下的我,跑去“踢馆”。6 v3 o1 C% M7 v4 q9 c" q& i
8 P  I5 \  _( `7 j+ \
跆拳道,空手道,柔道,截拳道,还有一堆不懂什么门派的武功。总之整个马来西亚的道馆差不多都都打遍了,全身都是伤。
) _* X& [+ Y$ m7 B; X
* Q* k: i3 }  T9 x* WHawk的名字直接在武术界流传开来。明明失控状态下是黑在揍人!完全不是我啊!
  {3 [: O$ P! D' Q  S" F. ?4 U, V0 z- ?' c% n4 b5 x6 e& |7 U
黑完全不理会我的抗议,直到最后我的身体包得像木乃伊一样完全动弹不得了才让我能“休息”一下。
' J, d; E8 \+ }/ Q" j2 z, n4 t% E! Y+ ]  r
完全不能动弹的时候,黑整天咯咯咯咯的笑,然后说着她的辉煌战绩。
2 X# R8 a4 v, ?9 c
/ M" F6 A7 z4 g2 ], o30比8; ^% w+ |" _" n4 v2 R1 S; q
' n. }2 q  e0 m! N/ v
她一个月就跑去踢了48场馆。不曾骂过脏话的我飙了几十句“三字经”而且还是上网查询了资料才骂的。
, {& b, V8 M9 n  X$ Z
1 y, ^4 K6 d! T# m0 H; ]看到这里想必你一定非常非常疑惑,疑惑到想要拽着作者的衣领问,一位写小说的弱女子为什么可以揍到那些武功高强的馆主七荤八素,胜率过半。
* u3 t& Q9 i: B4 J! V
6 C& x8 D' B$ G" M/ I这不是主角光环,是因为我的记忆力很好。* E' |2 I* X( V' t2 \* I, `, e

# j# v- f1 r; e% e- m看过一次的招式,文字,图像......全部都可以分别储存在大脑里,所以当我在看武打片,防卫术教学的时候,就被记下来了而且之前还去学过柔道(特地学了去揍那个人的)
$ p& m+ t) C3 Y" V+ f7 J7 p
2 P  [" N( O$ V2 T! o1 N  s/ V不过个人认为平常不会用到就把这类知识丢到一旁不管了,但是这个算是个性张扬,脾气不好的黑就认为是宝藏,全部应用到踢馆上去了。. ^' l( D0 l+ b* r) i& |

6 H9 u# K( c; D当弱爆的硬件support不到强悍的软件的时候就是完蛋之时。
$ X) d/ Q7 b  \1 h, c6 E! O1 d6 |7 c9 z" U  `9 p
一个月到处踢馆,没全身骨折致死就算好了虽然后遗症很多。& f. Y- O  J5 ^
$ N8 t9 U) R4 \# G
只是手臂会时不时脱臼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看到这里请别认为我是什么超能力者,我只是个被精神病困扰的平常市井小民而已,每月还要靠微薄的稿费生活的可悲青年。0 k% U( |4 K# V" ~4 i6 @1 \/ Z
9 X9 x' Z' s. _+ `. K' L, ~
我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正常的上班下班,正常的看电视,正常的与别人谈天。可是因为这个麻烦的记忆能力我就是无法成为正常人。
" H1 Z% v) A5 y, e1 t+ G& }: l+ |, X4 d" @) A2 W2 V
我不会说想要有个人来拯救自己什么的。因为那是很肤浅的,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就好了,何必麻烦别人担心你,为你到处奔波解决问题。
6 G5 k2 C! P5 Y; f6 B; d2 _
$ O, |- i9 l. i自给自足的世界才是正常的,依赖别人的人在我眼中才是不正常的。依赖别人帮助自己会变得软弱,无能,什么都办不到就只是个空虚的花瓶。
" G1 v, g" b* \1 `' I: e6 B, }7 g3 ?. ]0 R$ h& l
我还是个平凡的花瓶,装在花瓶里的是已经枯萎的花朵,还有墨汁一般的脏水。' L) Y: e: ^% I8 T* q, L
% f" D; ~& B! X9 H' k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8-11-20 20:26 , Processed in 0.08618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