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4839|回复: 215

世界的角落:12/9《莞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5 13: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墨咖回归那么久了,阿肠我都没有开到新连载。
; q1 r; m* B" {( a* \  u( W
2 r5 p- k$ ?! s12年年尾初次加入墨咖时,我懵懵懂懂地,很快就在什么鬼草稿都不写的情况下,开了奇怪的新连载《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个故事很奇怪,也很杂,我很快在写完第一篇后就停更了。
: H( I  b" X) d2 ^2 _8 ^. X- B0 S1 c
后来开了《曲终人散》的坑,也没能写完。之后的《片刻永恒》和《染血的花束》的新连载,反应我个人以及很满意了,至少有人看。之后的《送行者》似乎也能让别人记得,我很感恩
' o) t0 I  w' I9 n% j6 f; `5 y3 \3 f
; c, Z* g5 u2 H, `' f6 Z
9 v( x) i) B5 g* P6 b4 Y但现在回归到了墨咖,我却没打算重新连载这些故事。我想把他们给完成后投稿,所以可能无法在墨咖连载
4 N9 j( U7 f$ h
2 K, d! P, U1 k1 f目前除了投稿用的小说外,也有在策划长篇连载用的小说(还没开写就是了)不过不知道那是何时才能开启的新连载。& Y, W5 W6 o4 _' r
! I% G4 y7 m0 F9 R' _6 c
为此,心虚的阿肠我就先在小品楼开贴,贴一些短篇故事好了。6 \6 _) P2 B1 K1 S

- o# u, ?2 y, [+ ~; k& ~  ?' Z6 g0 u无论如何,请多多指教。
- H$ _6 }7 S/ v
! b2 u+ t" J! ^6 K8 h5 E7 Y( x- O
7 K5 i( Z6 z3 A( n; P" }
5 r7 E5 E1 s& L9 e- k目录5 I  T5 }2 s1 S% r. r6 q1 s" v5 ]( E
8 c7 Q) k. w4 e; K+ ~
短篇小说, H; Q5 S* K- Z; Y. X7 a7 u1 t
  K9 {8 r3 f" B, x4 I# H, X) m1 n
《女神》# r1 O# z# M6 A& G* R

) H# U# V; l$ V: s4 J& o( j《有谁在看着我们之阿志》
0 {! n3 m  p9 N
) L8 E$ V# W9 h7 U& P; v( l《灭国》! z# }" L$ U+ C' {) l; O

( F" W; B# i9 j' J3 k( n+ q7 ~《创可贴》5 F: Y. P/ K2 A# p5 E5 S% J7 F

" I' ]7 d3 u; G% T, U1 _《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 N+ ~! R* y  S: j) F* U% h& f$ a+ U# z3 p7 q. k! k* J
《晚安,爸爸》
0 w% {% N* h" y3 ^5 E5 I+ M& s( Q! }9 D
《秋山》
2 k" X' B: g; g4 ^4 v
0 L9 J( w- ?- x8 P; I8 ?8 k《雪·奔》( \; T' h* M0 N1 X, y& P& T) U! t! o
$ `7 d8 n- c3 p8 Q2 W; W
《拥抱情人节》/ w0 o# O4 V" w) r, g

8 `. x% f: Q3 A8 {
《蔚蓝》) ~5 l* D9 o2 P" B3 x

1 }+ R0 C5 N# @$ `: P* o8 c* |; j; w7 e
0 h* l' {" w7 e: X$ @( ?
鬼故事4 s- y/ [! W# i" k6 }
5 m) `2 x! V" p; e$ V7 B
《替死鬼》
0 Z- f+ P9 |- t
, M. m% ^" O. f& q7 x; |2 g+ @: P1 g《关门啊!!!》" @0 H/ g1 ^: w( D3 I  J0 M  G

+ u$ E6 s  [; ~, P% @6 s  y《谁来疼爱我?》
/ ]/ ~' y* X3 ^& |1 u$ f2 W- f! Y
  u- c1 s3 o+ F# ^3 X《隔壁房》. V0 J. A" z( h& q0 l0 B

. B! L8 @6 I9 J+ m2 ~# _! c; U+ y) L8 z  o# ], Y
! k# L* X# ~9 ^/ F! f7 F3 M
( @0 w8 Q" Z0 Z' ]- y, D
; Q1 [' h# X# {6 P1 Q; t
诗歌/歌曲/填词:
% P" O6 r7 v1 F8 J4 h0 L# i1 B
2 m& h( ?4 U* A9 E8 o$ v1 y8 K《伪爱》
) L- |! `/ ?5 J$ [6 l" j  |% @6 ]8 e4 n) P0 a% d8 [( J0 C
《熠舞》6 _' d- X; i5 y% X

  {8 R5 U, `0 b$ g《胜利者》
+ Y( b# _% |  E$ Q7 S- v( ^5 _9 i
! @5 R" ]9 X! E' `7 k% W$ {4 K
《比翼鸟》
7 h" m! a* g3 `+ t8 R) C
; h" X: C1 M4 `( I) `0 m: P6 @+ H) I3 H8 L- G- I2 I  Q' d! s1 B! _# O

7 W: G+ d2 ~1 ]2 ^7 d
* r/ S, o: B2 c+ Q- o" G; P2 S7 E7 W9 i, }
2 e. B" D# d- N
微小说
& a' Z$ y1 V( A' U0 Q) J+ N  r5 \9 u  g6 {6 e# p
《微小说》特辑01
* u# B6 O; }" b
$ }2 q- y/ o+ `1 |9 |9 d: x/ h
, G) \, C4 }6 Q( z6 i& W
2 p3 x4 r* O* d6 d( w9 o: t5 `奏歌系列
2 ?9 n7 P* k2 i4 g& X
% x) R) Q4 a0 f: D001-010
3 _' g' b! E9 }( R9 `$ P, F$ X" r2 C% [
011:罪孽& G( a+ @: ~1 M6 l) l# M! l
012:便当
( G, H) l$ \( a+ a6 ~7 M$ k' Y013:月饼
( A$ _3 b( u: M9 L/ g5 g1 F014:镜子
$ z. x4 N/ I9 ]015:大宅6 T+ N: t' K; X  \/ ]! x( l* {
2 }5 N: h3 o, X
016:手机8 ]: u: Z* J0 W, G5 }7 N
017:绑架. D" _, M6 u4 \  ?  R* ]2 i
018:自拍
& R& P, Y, d+ K# l019:衣柜. p/ V/ t% [7 W

  k% k7 _8 R/ W" g$ r" U  u0 X( X. i/ ]& q  O( P" U2 N
6 S6 X5 ^8 O% B0 }
无法归类(散文?):, z$ U+ O6 `  r) V5 b. k
* h+ q" s4 G% F/ a7 Y! A2 T/ e
《咖啡》
- u2 M; ?6 @1 `: q6 X& g8 S1 M
; F) b) t9 Q9 T. n. g. }; h1 |
# h4 _2 K( X) h% g3 o/ z
加肠小菜1 a8 H" G- P3 v$ G( S; b# X8 ]

, ?0 {) O" e/ e! A. }8 C, e第一道【汉堡包】
- g. m" O4 y& V0 I' i) E# E1.1; g5 ~! Q  ?" x5 y7 M

' W$ K$ s6 p  V# v' [. h& @: A, l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13: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玖戌 于 2016-6-27 15:51 编辑 " _" B! W! X, o, Y4 B2 G, S

  {7 z4 V! a, s

《女神》


) ]% c' x, F- E+ j2 d6 V* k
$ @6 z' r9 E6 R# o0 s
我拿起一叠华语作业,离开课室。
每天放学后不管有没有功课要交,我都习惯去办公室一趟。
因为那里有天使,有我的女神。
4 l5 b2 V6 o' n% ?: \5 _+ B

# ]/ t" d$ x* x
“老师!”我露出了自然的笑容,对着眼前的老师打招呼。
老师抬头,批改作业的右手停下,看了我一眼,扬起嘴角:“嗯。作业放旁边的箱子上。”
我把作业放下,同时在心里后悔,为什么,我又称她为老师了?
对,她是我的华语老师。但每次开口说出老师时,我仿佛在提醒自己:“她是老师,我是学生,我们之间不可能。”。
我讨厌这样,却无能为力。

' ^# `0 g/ ]0 f* b6 t! \7 t% S6 B" I# r- |, L. r8 p# }
“对了,老师,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笑问。
“又有什么事?”老师伸个懒腰,反问。
“老师究竟是几岁了?”我放低声量,问道。
老师哭笑不得,右手随即拍向我的手臂,笑骂:“每天问我这些有的没的,又不见得我教课时你会问多一点东西!”
“老师别打啊!痛!”我回避,两人的脸上都是自然的笑容。

" w1 y  v- V. z/ ~5 }+ H# O( f& t) c; l
每天放学后,我都习惯问老师一些问题:全都和学业无关的,老师的私事。当然,老师一次也没回答过我,而我每次也都可能会招来老师的一阵玩笑式的乱打。神奇的是,老师一次也没警告过我。今天我问了,她打我手臂了,第二天就好像忘记了似的,又重复了一样的流程。
老师主教华语,教了几年书了,到现在还是单身。虽然老师看起来还是很漂亮,但也看得出过了30了。但真实年龄究竟是个谜。
我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和老师相差多少岁。
我猜,肯定是相差15岁以上的吧。
# A! p) O+ Q* |' _; A4 h

$ F; c/ s; _; m& t. u) j/ T" O* Z* j
“女人的年龄是秘密来的。别指望我告诉你。”老师哼哼一声说道,别过头, “好了啦你,快点回家吧。都几点了。”
“好。老师再见!”我说道,走到办公室门口。正巧老师的位置就背对着办公室的门口,老师回过头要从背包里拿东西时又与我四目交接。我挥了挥手当做再见,老师羞答答地看了看左右两边偷笑的女同事,敷衍地挥了挥手,示意我快点回家。
慌张的老师很可爱。

+ _, @; l7 p: `  K) S
: l- q* i7 K; G' ?3 n9 {* n' N+ x
老师她有着一头略长过耳垂的短发,从额头分叉的发型很适合她。她的眉毛有些浓密,像蜡笔小新一样。教师的打扮受限制,老师一星期的衣着都是那几套。但或许是看惯了,也很少在校外遇到老师。教职员打扮的老师,对我来说会更熟悉吧。
我走下楼,到亭子下去取自行车。我推着自行车,回头望了办公室一眼。
16岁的我。或许,已经30多岁的老师。有时候自己也很难相信,自己喜欢上的女生,会是年长自己10来岁的老师。
2 O7 x8 w- T, [

# L) S" M+ [. W$ I- z
所有人都听过爱情不分年龄,但实际上赞成的又有多少?翻遍网上师生恋的案列,鲁迅与许广平是也是师生恋的,小龙女也是杨过的师傅啊。
师生恋成功的多,失败的更多。许多人逃不开所谓道德及伦理的枷锁,逃不开所谓社会的眼光。
许多人,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勇气。
( |+ r, @+ U3 P# W2 ~: }

. K4 g& Z- G: [; w9 p& o
我一直在告诉自己,我好喜欢老师。但有时候,我还是会怀疑自己。我对老师的情感是否只是爱慕、或是有些“扭曲”的尊敬,而不是爱情的喜欢?毕竟我所知道的老师,就是在学校教课的老师。老师不教课时是什么样子的?她私底下的生活、态度,又是否会影响我对她的情感?
有这样的想法时,我觉得好可怕。
我对老师的情感是否有着更遥远的远见?我喜欢老师,那么我想告白吗?说得更远点,难道我有娶老师的决定吗?我查过资料,对老师告白,即使两情相悦也未必会有好结果,更甭说是我这种单恋了。我根本不知道老师对我的想法,或许我只是她眼中众多学生中的其中一位罢了呢?假若我向老师告白,校方会不会给予我们处分?会不会给我们警告?老师会不会被调走?我不希望这样的局面。我不想伤害老师。
- V9 Z7 m4 q) Z2 J1 h

% N1 ?% ?* j, u( s
我最怕自己的情感是虚假的。明年就是中学生涯的最后一年,毕业后,能再见到老师的机会就减少了。届时,我是否还喜欢老师?那时候,我还能够确定,我的女神,我喜欢的女生,就是我的中学老师吗?我好害怕未来的自己会嘲讽现在的自己。
我好害怕自己,会不再喜欢老师。
每当有这些想法时,都会有股酸意冲上鼻腔内,泪如雨下。
很多时候,只有在与老师聊天时,我能够暂时忘记这烦恼。当我们都放下架子,不再像个师生时,那是我最愉快、最轻松的时光。
8 D+ c9 B, G; m  Y5 z5 _. Y5 j
. T7 }/ j3 f, M
第二天。每天早上,老师总是会来得比我还早。今天的华语课只有一节。她背对着我们,在黑板上写下名句的原诗。
老师的背影,举高的右手握着马克笔。
我回想起早上校园里遇到老师时,我本能似的说出:“老师早安!”。那时候,老师也回了声:“早”。但我,却愣在那里。
每次开口,都是老师。
一听到自己称呼她为老师,我就知道,我仍被限制着。

. Y0 I' Z3 U- e3 Z4 w
+ l" E; s# O5 d& u
我闭上眼,心里迅速涌现一股酸意明显的潮水,瞬间把我淹没。我想要挣脱潮水,想要呼吸空气,但却只能感受到寂寞的酸意。
她是我的老师。无论如何,都是我的老师。我身处于所有人们一同建立的社会,所有人都遵守着被默认的道德及伦理。我不知道是谁定义这一切,我不知道是谁在我出生前就限制一切。
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事情限制一切?
为什么,我们之间被迫隔着一片海?

$ X7 ~, X" J& U7 A( ]; b5 K5 g5 O) \4 P% M& N
假若我早生10年,亦或是老师迟生10年,甚至更多。那时候,究竟是什么光景?假若老师不是我的老师,我们只是同一间课室里的同学;亦或,我们都是办公室里的同事,那时候,究竟是什么光景?
我闭上眼,原本黑暗的视角突然涌现白色的强光。一段优美的旋律响起,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大厅,红色的地毯。四周的人们穿着礼服,鼓着掌,看着台上。而台上,则站着一位身穿白色西装的新郎与身穿白色婚纱的新娘。
在看见新娘的脸孔时,我不知觉地举起了手,鼓掌。

6 K! v: |/ y; b# T& x+ S! x
0 N8 b. ]" X" e( m; q. ^. q3 L
老师再次与我四目交接。
她笑了。微扬的嘴角,比什么都灿烂的笑容。让人熟悉的,美丽的脸孔。雪白的婚纱,宛如天使的翅膀。她就是我的天使,我的女神。
我兴奋地挥着手,叫嚷着我听不到祝福。
我祝福老师。
真的吗?
真的。我祝福老师,她终于结婚了。穿上了雪白的婚纱,终于,成了别人的新娘子。我替她高兴。喜欢的女生结婚了,我是最应该给予祝福的人,不是吗?

5 p9 M5 f7 |# z3 z' L8 c9 x
* O; k: b8 B' L# D# z4 n" {- u6 ?
我笑了。
但,笑容却僵持。
我祝福老师。
真的吗?
这三个字,瞬间化为无穷无尽地黑洞,把我卷入其中。真的吗?我真的,祝福她吗?
仿佛电影的定格,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我鼓掌的双手停顿了,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我睁开眼,看见老师的眼睛。
; e* O6 d) Y/ r) `1 m  q' K& k. w
0 g  K: P  W' ^) [) k
我起身,半秒后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趴在桌上睡着了,亦或是发了个半醒半睡的白日梦,亦或是发了个让自己受伤的幻想。全班人都在看着我,有些人掩嘴偷笑,有些人好奇地打量我。
“你干嘛哭?”老师伸出手,擦拭我的脸颊。
我一抹。泪水。
老师的眉头微皱,又问:“怎么了?”
“没事啦。”我耸肩,轻松一笑。
放学后。办公室里,老师收拾好了东西,坐在桌位上不离开。
我们似乎习惯注视彼此的眼睛了。

  W4 p2 B1 J9 u: q9 k4 d0 N0 H( `7 }4 {3 }" A& t4 a. W
“你真的没事吗?”老师的眉头微皱,显然很在意我上课时为什么哭。
“都说没事啦。”我微笑,说:“老师,我今天也问你一个问题哦。”
“嗯哼?”老师肩膀放松,像是很高兴我像过去一样似的。
“老师你有打算结婚吗?”
老师的脸迅速泛红,都红到耳根去了。这么明显的害羞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的是无与伦比的可爱。我掩嘴偷笑。
“还会问这种问题就没事啦!害我白担心!”老师用力地打我的手臂。所有的一切,就和以前一样。
我们仍是师生。
她仍是我坚持的那位,宛如女神般的老师。我仍是她眼中那位,放学后会问怪问题的怪学生。
如果现实的结局停留在这里,如果世界就在此刻毁灭,或许就是最完美的瞬间。
( _2 o$ N" z" q# U9 h. ?: v

; ~% d( s3 o4 I6 U0 f* O
我喜欢你,老师。
真的吗?
真的。
真的吗?
我深呼吸,睁开眼时,老师歪着头看着我,像小孩在打量怪叔叔似的。
我微笑。
真的。
) h0 [9 R; e, E" M

( T4 N7 p9 [' {3 _2 D5 U! V
我们之间差距着的东西很多,仿佛伸手却远远都无法触及的月光。但你却化为天使,宛如女神般从天而降。
“好了啦,没事就回家吧。”老师背起背包,拿起环保袋。
“老师,一起走吧?”我后退一步,让老师走出座位。
“怎么?要我送你回家啊?”老师笑道,眨了眨眼睛。
“没啦。至少,一起走到楼下啊。”我耸耸肩。

" w' F+ Y0 n9 J9 q# J+ V9 B6 F$ ?4 z
或许每天放学后与你的聊天,可以抵上那不存在的,与你在一起的甜蜜时光。

  C: c/ \3 z4 [- p2 ~: ]: g. \) s/ L" z  |
# q# z0 i# N2 u  W9 r8 k! ?
8 t2 x" {( y( k; J6 B- w) U0 t9 k
创造理念:青少年时期的我们,在面对某些热心教导及关怀我们,与我们相处如朋友般的老师时,我们可能会产生幻想、崇拜甚至是喜爱。师生恋并不新鲜,现今报章、新闻中时不时可见与性行为扯上关系的师生恋。事实上,拥有纯纯爱恋的师生恋也很多。把限制着关系的师生恋三字抛掉,站在那里的也不过是一位男生及女生。不过即便我们多成熟,我们仍太幼稚。最怕的不是无法在一起,而是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对方。并没有一定的赞成或反对,我们都有一双自由的翅膀。比翼齐飞也好,收翅齐行也好,好好享受自己的青春吧!

: `9 E6 _2 s) b& x
. n  v3 P& L% z# E- b3 O1 g" H' e: e. I

0 h- J/ m0 n# \: u7 e. F' f, _6 e
% i3 i" G" W' `6 T; B0 y" s8 S后记4 C, i: S2 c  f( R1 x$ Y
0 Q4 z$ C: C" f
' M, e( e' h- L: v# I+ K5 _8 A
这篇其实并不出色,故事中夹杂了太多主角的想法,或是说,自言自语。那部分让整篇故事看起来不像小说,反而更像是一个青涩的中学生所写的日记。( t8 G! e0 p3 J  e7 C4 w

: k, Q5 C( u2 M# f; i) ~3 T  }" z师生恋,我在墨咖连载的《片刻永恒》也是师生恋的故事。现在回想,那故事极度不成熟。
8 _) S* E/ V( c* R, j  p) \% t1 N  p: K# q3 J" d
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写得更好
. G( p1 Q$ E, m/ ]/ k3 p' p
0 J( M  O) t+ |* i/ o; S/ g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13: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玖戌 于 2016-6-27 15:48 编辑
! o, T% U* C, C6 l: w  V: d
+ R) ?, u" f# A
7 U0 O) h' @" p
《替死鬼》
( o8 H1 c% m' c, ]2 A' P0 V: _1 o
8 m, b8 H  m! _7 p9 m
深夜1点多,路灯拉长了地面的影子,长影无止境般地烙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
一个人影摇摇晃晃地从一家夜店里走出。他才走了几步路就忙双手撑着灯柱,开口就是一阵呕吐。
吴先生擦了擦嘴,身上仍沾染着臭死人的酒气。吴先生跌跌撞撞地走在街道上,他眨了眨眼,只觉眼前的一切都很模糊。吴先生哼气,没想过要回家。回家?回家的话,该怎么面对家里的人?
吴先生在公司拼命了好多年,但如今公司说裁员就裁员,吴先生失业了。在这种时候,他理应回到家里,找家人好好商量一下。但想起自己的妻女,吴先生却皱紧了眉头,继续走在长夜下。

& i5 n5 J+ e1 w: q

9 Z; o$ L2 p3 S1 y3 X7 u6 m, B# o
吴先生走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前,胃又是一阵翻腾,他蹲下,又是一阵乱吐。
吐完了,吴先生盯着便利店里的冰柜。他伸手进口袋摸索,刚才在夜店里乱喝一通,如今口袋里只有几张10令吉。这些钱本应用来打车回家。
但,吴先生却用来买了好几罐啤酒。
他走出便利店,抬头,看见一旁的租屋的楼顶似乎有人。
吴先生眯眼,那人好像在和自己招手?
“喝多了吧。”吴先生打嗝,“好,到那边去喝!看夜景,喝酒消愁!”
3 B9 C0 C4 \* t" f7 `2 a

' z2 w0 G0 J+ m* S0 |8 g
租屋的楼梯没锁,吴先生擅自走入楼梯内。吴先生来到了楼顶的门前。这门看似锁住了。吴先生不甘心地乱撞,竟然将门撞坏了。他笑笑,推开门。夜风吹来,城市的夜景尽收眼底。
吴先生摇摇晃晃地走到围栏边,搭着扶手,仰望深夜的城市。

9 F7 f9 C( j5 [  D" X6 O
. ?7 D' `7 t1 [; J3 G0 B
“先生,你喝得那么醉,站在那边会跌下去的!”
一把陌生的声音从吴先生身后传来。吴先生吓了一大跳,他呆愣愣地转过身,只见一名年轻的男生站在自己身后。
“大半夜要吓死人啊?”吴先生没好气地扭开拉环,灌了一大口啤酒。
“你还不是一样。大半夜的上来楼顶干什么?”男生走到吴先生的身旁,笑着问。
“……消愁。”吴先生回答,“啊你呢?年轻人大半夜上来又要干什么?”
“我?我算是这里的住户吧。”男生脸上仍保持微笑,“你可以叫我阿强。”
“哦。阿强。来,陪我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吴先生把一罐啤酒递给阿强,“喝!”
“好。”阿强笑道,接过。

% {' ]% n6 }. j+ f+ @
' h: c7 P  ^1 k: I
“我跟你说。我在我的公司工作很多年了,29还是30年?看!都多到我记不清了!可是呢!公司却说踢就踢,我就这样失业了!我的天!我都不知道几辛苦,公司却什么也看不见!”
“嗯。”阿强啜了口啤酒,脸上是诡异的笑容。
吴先生瞥了阿强一眼,接着说:“我失业了,回家要怎么和妻女交代?说到他们我也很不爽!我和妻子是相亲认识的,结婚这么多年来什么感情都没有!她又不会去做工,每天只知道在家里翘脚看戏!”
“她很爱乱花钱买东西!学会上网罢了就每天坐在电脑前面看购物网站,几乎每星期都会网购一大堆不实际的东西!赚钱又不会哦,只会花钱哦!她以为我是印钞票的是吗!”
阿强浅笑,好像很开心似的。

6 G7 k9 h+ T6 a$ [) b& N

$ u1 ?7 ~9 e# U$ x
“每天乱买东西,又只会待在家里。不出门还好哦,出门罢了就会找附近的三姑六婆乱聊天!她又只会找那些有钱人家聊天哦!结果咧?人家打肿脸皮充胖子啊!她原本就肥到像猪这样,可是又不会赚钱哦!每天拿我的钱去买名牌,和那些有钱人家混在一起,我都不知道几头大!”
“她啊!越讲越气!我跟你说,以后找老婆,不要找凶过你的!她每天都只会找我吵架!然后不管吵什么,最后错的都是你!每天吵架,乱都乱到半死,还会乱摔东西的哦!一下子不爽还会跑回娘家,爽不爽就讲要离婚,我都要给他气死了!”
阿强摇晃着啤酒,嘴角仍是上扬。
5 ?/ o( V/ `! Y
% V( ?7 V2 ^" C5 w5 b" d
“还有啊!我的那个女儿啊!她也是的哦,遗传到她妈妈啦!中学生罢了又不要读书,每天只会翘课跟朋友玩,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我跟她讲话,她又不会听,还骂回我!我都不知道我上辈子是干嘛的,这辈子这么衰!”
“你很辛苦啊。”阿强终于说话了。
“可不是?每天都不知道多辛苦!”吴先生像是遇见知音似的苦笑,说:“我以前为了家庭,一直拼命工作。结果呢?她们现在除了跟我讨钱之外,什么都不会!枉费我一直那么努力!好啊!现在失业了!我看她们之后怎样吃自己!”
“你觉得这样活着,辛苦吗?”阿强问,笑容仍是灿烂。
“当然辛苦啦!努力了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努力工作,结果被裁员!我想要有个美好的家庭,结果娶到一个只会花钱的女人!我想要有个乖女儿,结果她生出来却不会叫我爸爸!凭什么让我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又没做坏事,老天凭什么让我这么辛苦!”
1 @% P. y  P( o7 \+ x7 N) X. ~

6 L1 ?# t5 E) ?, u' ]
“你相信好心有好报?”阿强一笑,喝着啤酒。
“哼,我现在不相信了。我又没做坏事,好事久久也会做几次,结果呢?现在什么下场?”吴先生嗤之以鼻地说。
“嗯。没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笑话!就像你,只是个倒霉鬼,但却碰到我。”
“对啊!报应什么都是狗屁……嗯?”吴先生一愣,“你刚才说什么?”
“生活辛苦吧?压力吧?每天都在忙,却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比死还辛苦,不是吗?”阿强干了一大口啤酒,笑道。
“这倒是啊!说不定死还比我现在这样轻松!”仍是醉醺醺的吴先生也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啤酒。
“这样想就对了。”阿强大笑。

- ~; Y* V7 w! m( r1 e
2 }  E+ G" {) u% w
“喂,你又笑?我刚才说话,你干嘛一直笑?”吴先生不解地问。
“因为门锁了好久了。有个道士贴了好几张符在哪里,你竟然没看见!”阿强指着被吴先生撞坏的门,十分高兴地大笑:“好久都没人上来了!终于有人上来了!还是希望去死的人!哈哈哈!”
“喂喂喂,你什么意思?”吴先生酒醒了一半。
“来,不必惊讶。”阿强瞪着吴先生,笑容仍是即灿烂有阴森。吴先生只觉眼前一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先生起身后,发现自己倒在楼顶。他起身,抓抓头,突然听见阿强的声音。
“还真是感谢你啊!因为你来到这里,因为你想要放弃人生,所以,你的命,我拿走了。”
“什么?!”吴先生大惊,却无法发现声音的源头。
5 m! z- N- W% s% J0 x" J, H0 ?

5 g9 _7 M: ^/ r& N% [8 o) A# G1 u7 N
“知道吗?以前有人从这里跳下去,自杀了。后来他阴魂不散地困在这里,每天都要在一样的时间里重复跳楼!他最后找到了从这里离开的方法,哈哈哈,那就是找替死鬼!”
吴先生一愣,替死鬼?
“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狗屁!若真是如此,那原本该是前途光明的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被出现在这里的长发女子害死,成了她的替死鬼?哼,要不是因为道士把那扇门给封起来,我早就找到替死鬼了,更用不着在这里轮回死亡那么多次!哈!哈哈哈!现在可好了!我找到替死鬼了!哈哈哈!”
吴先生听得一呆一愣的,但手掌心却冒出了冷汗。他的身体自动动起来的瞬间,他的衣背瞬间被汗水浸湿!

$ _. r4 `* v* `9 q
9 b1 R) _( v- p; v* R, r
“我也在这里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轮回!谁会在乎我们做过好事或坏事?只要你来到这里,你就是替死鬼,你就必须死!哈哈哈!在找到替死鬼之前,你永远都无法离开这楼顶!经历痛苦的死亡后,你还是会在这里起身,再次经历死亡!哈哈哈哈!”
“不要……不要……”吴先生猛摇头,却无法阻止一步一步往前的身体。
嗒。嗒。嗒。
吴先生的身体一跃,流着泪水,吴先生从楼顶坠落,眼前所见的仿佛是阿强阴魂不散的笑容。
碰!吴先生摔倒在地,全身的骨头仿佛裂开,身体似乎被无形的压力压倒,口腔内满是鲜血,无法动弹的身体只感受到无比惨烈的剧痛感!好痛!好痛!好痛!让我死吧!我不要这么辛苦!
睁眼。
吴先生猛地起身,他还在楼顶!
吴先生深呼吸,左手抓住胸前的衣服,刚才的疼痛感历历在目!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
* S* \; t% }. Y/ c# ^/ I
6 [, K( X4 R9 h, ?+ V) L
小蔡哭着鼻子,一步一步爬向楼顶。他受够了,好痛,好累!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却会被学校的坏学生欺负?这世界不公平!
小蔡推开残旧的门,来到楼顶,却见一名穿着衬衫的大叔站在围栏边。他转过身,嘴里像是在咕哝:“终于有人来了……”
“你,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吴先生笑容灿烂地问道。
1 ]5 |" C( Q( b% |+ s9 a

4 D# E8 H/ d7 x/ ^" m3 A! v
+ m$ n. n) n! u8 F- ~; M1 s4 C

: t0 N' e# O7 |: @/ ^

7 k7 z, n+ k6 C9 _+ Q
0 S- l5 k; {7 a  W7 _' [! V4 f$ L. `) S

; Q, f0 q) z  V3 y% y: S8 G$ y3 `, P
后记:9 S% V' W! r: m  C; X1 [4 Z
3 e2 Y+ }7 K! n! @4 f: T# ?
中五的时候,有段时间写了不少鬼故事。! H  T- ~2 {* A; M& o( f
老实说,我很少写鬼故事,也不擅长。
5 i( `2 Z" ?$ c% x" l2 k; ]比起鬼故事,我果然比较喜欢黑暗惊悚类型的故事。不必鬼来吓人,人自己都可以吓死别人了
: L/ q& e' f: H- G4 b) q0 H7 d6 G) O  R, J7 u' g. h+ N

# G4 |& k, U* {; p/ K' h7 \0 G- _) n' F9 _3 D3 L. j8 ?' C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13: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玖戌 于 2016-6-27 15:48 编辑
- o7 w. A' }# r; H1 n, j/ O: ^. W
: g& }1 T4 l9 _  M! |3 y
" I% \8 Y9 m# f9 ?9 @# }《伪爱》  X4 O; S* f* O8 @3 d2 U

+ E2 {! ?& T2 X2 C1 L0 x, X9 {  n7 y' Z- G+ {
七月的风轻拂我的长发
我一直都记得,与你相遇的那天
你对我微笑
用笑容获得我的全部
, h/ I6 r4 K% N
曾有过那么甜蜜的一天
我们在欢笑,当你说你爱我之时
我对你微笑
天真地希望时间停止
& N! F: C- t  [2 _% L
爱情可以让一个人疯狂
爱情是我们人生的调味剂
当我不知道你是否也需要时,
# i1 w0 Y9 j/ t- s! E
我需要它
# [6 y/ N2 ]# c" D
我竖立在倾盆大雨之中
只为等你出现在我的面前
当你陪伴着另一个人的时候+ J) R& [+ `+ G0 l8 }
我苦等着
" e; `/ U4 D. \: ~3 P
世上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
但我不愿相信你已抛弃我
我知道你会回来
因为你一直都那么爱我

# O3 u$ R9 ~  O1 Y
承诺如同可有可无的存在
你忘记自己说过陪我到老
你嘲讽地对我说
对我的感情是虚假的

- l6 W$ m9 N7 x
这是伪爱吗?
你说过你爱我
但你说过的甜言蜜语
已随风化作虚无
4 q$ ]( ~! o3 t1 Z) v# ?3 k
我回忆过去
那些美好时光
我奋力地将椅子踢开
把一切都忘了吧
! e* K( ~& j6 Y9 m
双脚踩空
绳子勒紧我的颈项
我永远记得你对我的伪爱
我会记住一辈子

, X2 W. f7 X6 P/ }2 C' v+ F
" D7 G/ T% K% t2 m" a0 [: v# X! n

! {9 q; |, I7 Q8 G& f
' k* [% T. Y' h+ X# h0 X后记:
; q- g* k+ `! w$ [; a: d
- V1 r7 i8 L' H  J' n中学时华文老师曾跟我说过有个比赛,问我想不想参加。我忘记是什么比赛了,但有诗歌组,短篇小说之类的。( C! M3 A9 _  {0 ^) F
( M4 A# P! B1 Z! J0 M
我原本决定参加短篇小说的。但故事内容爆字,后来就决定写个诗歌。就是这个。(至于爆字的那个,我现在已经将其写成长篇小说了,投稿用)$ p: B  w& V, I
2 U# M+ L5 E4 \& g
老实说莫名其妙,我也写得很怪,印象中好像根本不必多想,随便就写出了,应该不像诗歌,结果当然也没获奖。毕竟我没什么写过诗歌。果然我还是不太懂诗歌这种东西。太过深奥。(不过我超爱《死神》单行本的卷首语就是了)
! {% @: `' j0 x* G' V- r0 p
' L+ U( G1 }8 c" L! g若要说诗意,对我而言比起诗歌,小说里的某一段描写会更有诗意。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的。# D5 w% B" p) n9 `0 Z1 _, h9 d
$ j4 a7 |1 x. K0 U3 I

2 u; M1 T! h: t# D8 p, ^& |* c4 [) c" m# n3 q% J0 u, i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14: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玖戌 于 2016-6-27 15:46 编辑 % M& p  H$ J) D- V/ L$ O; p
$ p& Q7 ?$ U( x7 `$ U" c
2 {0 ^! F7 a5 ~9 ~+ S* m+ h
《微小说》特辑01% J! j& i- Y$ j/ T  j" `5 d+ j; u( ]
- Y- @0 N* f3 L! \4 {+ g
* E) T. W& v2 U$ G0 p
% v9 M4 b0 D& @# O  r  m4 e
1)
从进入中学开始,他就喜欢上她。
仿佛每一天来学校为的就是见上她一面。
他知道自己很喜欢她,但他不能告白。
他害怕不仅会伤害到自己。他最怕的是伤害到对方。
因此他只能享受那种与她在一起时短暂的甜蜜时光。
毕业了。
她站在他面前说:“毕业了哦。有什么感想?”
他看着她,开口的瞬间,泪水夺眶而出。
“老师,再见了。”
& E% e6 O6 T8 V
【不是爱上不能爱的人,只是找不到爱的勇气。】
  c4 k$ ^: K% f; C# Y

- R% Y; Q6 l0 `& I, t& @
2)
女子到名牌大学,男子继承家业。
“你回来,我娶你。”男子不会说更漂亮的话了,但女子还是感动得落泪。
第二年,男子听说女子有了新男友。
两人约在以前常去的奶茶店里见面。
“我爱他。我们下半年会结婚。”女子心虚地说。她的右手紧紧握着另一只左手。新男友的左手。
男子只看着女子,随后举起握拳的右手,又摊开手掌。
男子微笑,说:“祝福你。”
4 V1 ]- d4 V5 ~5 j! Q) z! ~$ M1 e2 B" H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Q( B. _3 x( M7 {$ P

" O' }! P% V2 M5 r7 U
3)
他和她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到大,形影不离的。
他一直都很喜欢她。从小就如此。他总会一直寻找有她的风景。
他以为他们能够一直在一起,就像戏里演的一样。
那年,她和学长恋爱了。
他心急地追问她,
却只换来了她说:“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从小到现在,到未来,都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7 Z2 p) R0 D6 v! W& V6 @- g
【朋友两字听在耳里,是多么讽刺。】
& Z. l8 {5 C& v& |5 D6 P% J

7 y( Q7 a7 z6 g( O" Q
(4)
他们小学时形影不离。
比起别的同学,他们更喜欢跟对方在一起。
他们非常珍惜这似友情又似爱情的暧昧。
中学时,女孩的交友圈子更广了。她开始陪别的女生去食堂和图书馆。
男孩所能做的只有放学见面时说的再见。
后来,即使见面了,女孩也鲜少与男孩打招呼了。
中学毕业时,男孩看着那位最熟悉的陌生人和一群朋友拍照。
男孩强颜地看着她们,潸然泪下。

9 M: D- L/ B+ I7 R4 l
【我们都有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 |0 q, q- A4 K6 I4 O

7 b2 R# X! c8 f; u3 H' ~/ G) B
(5)
因为公司上级的陷害,他被告私吞公款,被判入狱。
出狱后,几年前的女友来迎接他。她一直在等着他出来。男子感动得落泪。
碍于他有着入狱的经历,女子的家长坚持不承认他们的关系,还臭骂了男子一顿。
男子过去的家人因为爱面子,所以已经搬到远方。男子除了女子外,已经一无所有了。
“我们走吧。”女子流泪微笑。
高楼上,两人相拥,跃下。

& T  j. T/ w) t& U0 t+ d
【最终,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 i3 s. Q: `( `- G# T

; y1 F5 m) g* A
(6)
小学时他和她曾进行过信件交流,他们会趁放学时把信交给对方。
那是一段十分暧昧的小时光。
后来被同学发现了并传出诡异的谣言,信件交流中止了。
中学时,彼此间连打招呼也没了。
他时不时会找出她给的信件,阅读后,总会痛哭。
那段时光就如梦境一般。
走廊上时不时会碰见她与朋友迎面走来。
他回眸时,心里总是酸溜溜地,欲哭无泪。
他们只是擦肩而过。

% X$ a& |  @9 a& T, T0 p# n! g
【藏在心里的回忆,甜蜜又酸涩。】
5 _) m; T4 B) b3 t& L- |. S5 P7 k
% A: C% q$ U5 ^' I) f6 n0 A
+ V- @8 f& F4 @. t5 Z* {. s4 X

$ D4 P9 M% W3 J6 {) h后记:  {' D$ U) p* P9 `- Y5 @! H3 o

6 y6 b+ s, R% N) l7 i! Q  X因为某些契机而写了不少微小说。  [! x5 N+ l* E4 R; R, j4 B
$ z) n; a: ~  x2 v$ e
微小说对我而言是新尝试,短短一段要表现出一个故事,不容易。! }  O; m+ u* g3 k! }/ f

, K' ]0 O* f2 _0 P- W3 m$ t: N蜘蛛在面子书上也时不时会写一些小故事,很像微小说。短短一段,却藏着惊悚的内容。1 l7 f: A9 a2 F0 W9 b, ~( U8 |  n

: r/ S) {6 f0 w! }0 F; S
# A8 O- [) s4 Y( f7 g" r% d- j  G' A) t5 n8 D$ z
发表于 2016-6-25 15: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3:42
. X3 D7 n5 Z4 U% ^7 l0 X4 w《女神》& N3 u! o% Z+ P
% |" ]; S" E8 o! U* [
我拿起一叠华语作业,离开课室。每天放学后不管有没有功课要交,我都习惯去办公室一趟。因为 ...

: Q* Z/ C8 n" B5 H我能感受到主角那种内心的痛苦
- k4 b4 _, R# G& @. W有首诗是这样写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 N' p7 w+ G6 O但从老师的角度来看,即使真的有那么万分之一趴对学生动了心,她需要的勇气其实比学生更多更多吧?
( _1 k; S) l9 l2 D& q) v* I( r) y毕竟师生相爱,大多人都会把矛头指向老师(她勾引学生/他诱惑学生),老师要承受的压力大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15: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珍妮可 发表于 2016-6-25 15:03- x: B- f! v* M0 o5 B$ L% R/ }7 {
我能感受到主角那种内心的痛苦
. `2 g# F: J2 u! I) s# T有首诗是这样写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 ...
; N' e$ X* K1 m  F8 H/ Q
这首诗我知道,搜索师生恋的资料时自然就找到了。刚才发布前犹豫着要不要加入这句诗歌,但决定保留原本的文字而作罢了。) b1 ^# k$ s' Q8 z6 C
' ^0 H! t+ _2 o6 }% b/ P& ^
你提出的老师的压力这点很好,我之所会说以前写过的师生恋小说不成熟,部分原因就在于这点:我忽略了最为残酷的现实面。) ^; ~/ L. n: Z# @& l) [' c: a2 ^
2 V7 P- C+ p) K* B" k
师生恋,艰难的恋情啊~
发表于 2016-6-25 17: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4:01
( K, ~* C9 f, r3 u《微小说》特辑01
+ a# z+ p0 }7 `2 P! _. A7 c
第一次看,好特别啊OWO/
% c- S8 b2 s7 l2 E$ y6 J: x+ |2 N. Y1 F- |8 Q
这种小说是不是,就是小说版的微电影?
# j3 m# `* k8 \) t+ c
发表于 2016-6-25 17: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3:50
0 U8 Z- h  v9 g; B/ u, o《替死鬼》% ]9 u% i; B. s8 ]# Z
+ h8 z* f. t9 O6 a0 u
深夜1点多,路灯拉长了地面的影子,长影无止境般地烙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一个人影摇摇 ...
6 B% F1 D, f+ U
惊悚类的......最近好像才买了一本......还没去看~~~吾辈几乎没看过惊悚小说,(《因与聿案簿录》那部就看过)黑暗系的就看了一些些~~~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18: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6-6-25 17:41
. F% P5 N* b$ v' Z6 s* ^5 O/ N第一次看,好特别啊OWO/( t% g+ y5 Y! z
3 T6 f4 t* T, J4 S
这种小说是不是,就是小说版的微电影?
: B" |2 O+ N( B8 {1 Y
高水准的微小说不好写,也很精彩,我还没达到那个水准9 B2 ]: W: u1 W" R9 u& _
! b) m7 I8 K" Q0 p
我想的确可以这么理解。同样都是用极短的篇幅就交代了一个精彩的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9-2-19 21:49 , Processed in 0.09369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