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830|回复: 103

佛系接龙故事制造工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8 21: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本帖最后由 六月 于 2018-10-6 13:40 编辑

嗨嗨,我是有些无聊的kiwi蛋君(。・∀・)ノ゙
开这个「佛系接龙故事制造工厂」帖子的目的,顾名思义,就是要玩接龙游戏啦……(擦汗
就平常会想到一些很有故事性的开头,但是写到一半就完全没有想法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过这样的情况?总之我是很常遇到(咳……)所以想看看,如果是大家,会怎么接下去这样的故事情节呢?
(就算知道这个帖子变成荒芜旷野的几率会很高,但我还是想要试一下。)


以上。




目录:2#23#






……后续。【6/10更新玩法】


由于种种原因(大家很忙没时间看之前的人写了什么、大家很忙没时间写其实不短的短文、还有……),所以决定改变一下故事接龙的玩法XD
这个玩法是我前阵子在推特发现的,看他们玩得好像很有趣~
是这样的,玩法很简单,那就是:每一次接龙,只可以回复一个句子。没错,就是一个句子。但句子里必须必须包含一个逗号(,)。


举个例子:
六月:有一天,小明走到了一个村子。
七月:小明猜想,这是不是无人村呢?
八月:于是,小明走进了这个村子里。


以上。




目录:点我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21: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六月 于 2018-9-8 21:23 编辑

他失去了最后的庇护所。不久前,他由于不够钱缴房租,被房东赶了出来。简单而粗暴地,把他仅有的行李——两套更换的衣物、一双破烂的皮鞋,还有一本已经被翻烂了字典一样厚的书。他提着不是那么重的行李箱,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天空下的大雨刚刚停止,以至于地上,甚至是空气中都泛着一种令人不那么爽快的黏腻感。此刻的他,再也没有可去的地方了。

他走进了附近的酒吧里。湿漉漉的鞋子踏在酒吧干净的地板上,留下了属于他潮湿的痕迹。这酒吧和平常的酒吧不一样,里头的人不多,屈指一算,加上他自己,大概也只有五六个。别于其他的酒吧,里头播放着让人欲醉的轻柔爵士乐。酒吧里一派慵懒的氛围立刻让他因为无处可归而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不自觉地,他的肩膀随着爵士乐的缓慢进行而一点一滴地垮了下来。

他走近吧台,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有个化着浓妆的酒吧女郎向他走了过来。女郎的视线在他的身上上下游移,然后眼神无意识地透出些许轻蔑之意。

「要什么酒?」

他本来就身无分文,所以更是没钱到酒吧花天酒地。酒吧对他来说,是陌生的。更不用说注意到了女郎在他身上的不屑和随意。

「啤……啤酒好了。」他的语气有些腼腆。

不久后,女郎拿着啤酒来,动作粗鲁以致啤酒掀了出来滴在吧台上。女郎甚至不再看他一眼。对她来说,这种穿着颜色黯淡的西服的男人,这种身上毫无属于男性的阳刚之气的男人,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

这时,一个人从酒吧里走了出去。再少了一人的酒吧,显得更冷清了一些。

不知道他是不够敏感还是对于女郎对他的轻蔑感到无所谓,他拿起酒杯,缓慢地让酒精流入他的食道里头。伴随着酒吧里柔软的爵士乐,他觉得他此刻已经微醺了。尽管他只喝了一口的啤酒。随着酒精逐渐麻痹了神经,他由于过于疲惫,而趴在吧台上睡了过去。沉睡中,他做了一个梦。






【请按回复以接龙】
发表于 2018-9-8 22: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8-9-8 23:28 编辑

迷蒙中,他有些沉重地坐起来。
白色的光有些刺眼,当他完全清醒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他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厚实的双手变得细嫩娇小,身上的蓝色汗衫与黑色长裤也不知何时变成了紫粉抹胸襦裙。他纳闷蹙眉前往房内摆着唯一的铜镜。
铜镜中反映着的容貌让他看后不禁倒退了几步。原先握在手中的铜镜也因此而摔个稀巴烂。

-_-----------------
用手机打字,不打太长了。
发表于 2018-9-8 23: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9-8 22:54
迷蒙中,他有些沉重地坐起来。
白色的光有些刺眼,当他完全清醒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

他惊恐地摸着脸,皮肤细腻的触感让他不得不接受这荒谬的转变。这时,一阵慌乱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小姐小姐!外面突然来了很多衙门的人声称要把小姐带走!小姐快从窗口逃出去!”一位看起来像身份比他卑微的女子催促道。

“哦……哦!”他来不及反应便跟着女子的指示跳出窗口。原来窗口是向着后廊,但这身装扮实在碍于走动。于是……

撕!

他把膝盖下半部的裙摆撕掉后,漫无目的地走出街道。走没几步,来来往往的人都有意无意地望向他的双腿,他不以为然继续大步走动。

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身一看后,立刻瞪大了双眼。

眼前的人,竟然是酒吧里见到的那位女郎。
发表于 2018-9-8 23: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萱悦 发表于 2018-9-8 23:25
他惊恐地摸着脸,皮肤细腻的触感让他不得不接受这荒谬的转变。这时,一阵慌乱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

哦不!严格来说,是酒吧那女郎的脸,但是男人的体格!

他正想开口问个究竟,那女郎(?)早已拉着他往后巷逃走。

眼前的女郎突然比自己高了一个头,一头长发高高地束在后脑,一身墨蓝的着装,那只强而有劲的手拉着他一路跑到一湖泊边才停下。他不住地喘着气。
 楼主| 发表于 2018-9-9 12: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六月 于 2018-9-9 13:02 编辑
繁荫 发表于 2018-9-8 23:29
哦不!严格来说,是酒吧那女郎的脸,但是男人的体格!

他正想开口问个究竟,那女郎(?)早已拉着他往 ...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梦?为什么他会穿着女人的服装,拥有女人的身材和肌肤,但他记得,他刚才望向铜镜的时候,这粉嫩的脸蛋上明明还存留着他的五官……而身前这位女郎,为什么会有男人的体格……他越想越不对劲,发现女郎那越看越熟悉的男人的体格,不就是属于他的身体吗?!

他吓了一跳,不小心踩到了裙摆,跌在了地上还滚了一圈。全身上下传来的疼痛感,让他觉得这似乎不是一场梦。

女郎奔到他的身边,对他投出关怀的眼神,「公主,你没事吧?」

女郎漂亮的眼睛眨巴着,透出一丝丝阳刚的意味。她向他伸出手,把他扶了起来。在这杳无人烟的后巷里,这一系列温柔的动作,直叫人的心不知不觉柔软了起来。她——难道是来拯救我的白马王子吗?

咬着下唇,殊不知他的理智早已被体内的少女化的情感和思绪所侵占,感动的泪珠几乎掉了下来。
发表于 2018-9-9 22: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intoki0169 于 2018-9-11 02:10 编辑
六月 发表于 2018-9-9 12:56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梦?为什么他会穿着女人的服装,拥有女人的身材和肌肤,但他记得,他刚才望向铜镜的时 ...

這時,一大批衙役到來並圍住他們倆。其中一人道:「小姐,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希望妳能跟我們回衙門一趟。」「休想!」只見那女郎拔出長劍。「那就沒方法啦了,我們上!」語畢,衙役們立刻拔出兵器。刀、劍、槍,樣樣俱全。他只能祈禱保佑自己不會被砍死。
突然,一道黑影出現,劍勢隨之散開,幾個衙役手臂被砍傷,不得不棄掉手中的兵器。

其中一個衙役大喊:「你是誰?!」

只見那黑影慢慢走向眾人前,黑影逐漸消失,然而開始散發的卻是無盡殺氣,左眼更是閃出紅光。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道聲音:「全員避開!那黑衣人你們是打不過的!」衙役們見狀撤退。在衙役們撤退的同時,另外五人到達現場,可見他們算是武功高手。

女郎見狀道:「雖然不知道那位俠客是誰,但是不能白白浪費機會,我們走。」他也跟著女郎離開現場。

這時,五人圍著黑衣人,其中一人更是道:「天下第一殺手 · 龍絕!」那黑衣人說是殺手,可手上什麼兵器也沒帶。

「人人都說楊天君要到此鎮娶李家大小姐,不過……看來楊天君不在這裡。你們衙門的人還幫……哦,所謂的『楊爺』強擄大小姐……嘛,這些都不管我事。」

「那你是為何而來?莫非是有人請你來暗殺楊爺?」

只見龍絕伸出左食指,道:「金錢乃身外之物。」

「那你是為何而來?!」

「兩個字:私事。」

「我去你大爺的私事!我們一起上!」

一聲令下,五人立即往龍絕猛攻,五人重重氣勢更直逼龍絕。龍絕反到冷靜,更是說道:「五行輪迴陣。」五人同時震驚,此人居然知道其陣法。五人隨即轉換陣法。

「八門金鎖陣」。不過龍絕並沒說出,僅是左閃右閃。

這時,右手突然一劃,其刀勢也憑空出現。五人都來不及反應而遭其重擊。五人都倒地,不死即傷。一個令牌也隨之掉落在地上。龍絕見狀撿起那令牌,「楊家令。」,便起步離開。
发表于 2018-9-10 23: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shintoki0169 发表于 2018-9-9 22:33
這時,一大批衙役到來並圍住他們倆。其中一人道:「小姐,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希望妳能跟我們回衙門 ...

“呐......小......兄弟,这里是哪?你是谁?他们又是谁?发生了什么?”

头一次被公主抱的他,正七嘴八舌的问着眼前俊秀的女......男子。

说话的语速完全不怕被口水呛到。

“公主......特么的请您闭嘴好吗,不然待会你就会看见红刀子进粉肠子出的惊悚场面了~”

在屋顶上飞檐走壁的男子咬牙切齿的回答她。

“呐呐......不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吗?”

“话痨可以闭嘴吗?”

“我觉得不行......现在的状况太诡异了。”

望着胸前晃动的两座火山岛,她感觉鼻腔快要喷出番茄酱了。

“特么的老娘也知道情况诡异啊!你这废柴咸鱼!眼睛不要往不该看的地方望去!该死!这破烂身体快被放血放光了!”

边跑鼻孔边喷着番茄酱的(女)男子恼怒的吼着。

“喂!这是不可抗力啊!喂喂喂!前面前面前面!”

“不可抗也要给我抗!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两人面对面拌嘴的时候,他们不可抗力的......撞进了张着大嘴等着他们的巨龙口里。

“卡噗!任务达成是也~”

巨龙没有张嘴,声音却自动响起。

那是一个孩童般的声音。

它张开巨大的双翼,轻轻一挥腾空而起径直飞向天空。

那日,人们目睹了早已淡出众生历史已旧的天空霸主......龙。
发表于 2018-9-11 00: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8-9-10 23:34
“呐......小......兄弟,这里是哪?你是谁?他们又是谁?发生了什么?”

头一次被公主抱的他,正七嘴 ...

“喂!喂!先生,你睡够了吗?现在已经天亮了,你还没付账呢!”女郎毫不手软狂拍醒他。

他皱眉,才从梦里回到现实。他睁开眼睛就看见女郎好看的脸都皱成一团了。哦?她变回女人了。所以刚刚那个梦到底是什么鬼啊?

“看什么看?啤酒一共68块!”女郎的语气超级不耐烦。

“哦……”他半醒地双手探进衣兜里,然后又继续挖裤兜。

女郎在旁翘起双手眯起了眼睛。
发表于 2018-9-11 01: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在褲兜挖出僅有的10塊錢放在桌上
“不好意識,我身上只剩下這10塊錢而已。” 他歉意的說
女郎保持著剛剛的姿勢看著他說到:“沒錢也不會喝酒,卻學別人來酒吧?”
“我只想試看是不是像別人說的那樣,喝醉了就可以暫時逃避這現實世界,顯然好像有些效用,我做了一個很詭異的夢。” 他說
“你該不是想說你的夢裡有我吧?別想用那麼落伍的方法逃過這筆賬!” 女郎生氣的說到
“我沒想要用那麼落伍的方法逃過這筆賬,我身上就真的只剩下10塊錢!我做的夢真的有你!"他無奈的說


——————————————————————————————
新人來試試,但好像毀了,我只能寫到這樣(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8-11-20 19:48 , Processed in 0.05507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