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楼主: 千和

更新28/9/19【耽美古风】《君临天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9 14: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和 发表于 2018-8-9 11:32) P; T, h. b. b8 i9 K6 {# {6 @
第二章                        子悠受命下凡调查
* z! b- f+ }/ w. c; {
- a# J/ s. H8 U: v同样是平静的山水之间,在突然凭空出现一抹光圈后,圈 ...
! D& L- h5 A& M
殿下,我要手信,攤手討一份。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5: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8-9 14:220 @0 Y. o4 b* t5 X/ N$ G- O/ ?
殿下,我要手信,攤手討一份。

3 c  I* t$ A. T1 {跟紫云讨啊,本殿下没去玩,是他去玩。{:6_335:}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15: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桃花林遇魔界烁姚
8 J, N# C7 x& T* o
6 A" f6 A/ b! g/ A( l. g9 y- `「你说什么?」
8 ]/ V% B0 C6 L- D' k5 L8 _& l
$ d8 u$ d. \! }/ J; j# B5 `高高在上的女子圆瞪杏眼,不敢置信地俯视跪地的魔族下属。7 j$ ?7 n# k9 H2 k; a+ @: u
! h) X/ T5 |# F- h& r* b
诡异大殿内,幂上一层焦虑,只因那发颤的魔族传来了一个噩讯。+ t  f& i1 G+ c& Z4 e: q" _
; K8 ], D3 U5 m" Y( Q
「陛下失踪了!」
& z, x- T/ ~5 B! o( y0 z
2 Z7 v1 B7 a* f女子震惊得直跌坐在宝座上,心中默默念道:「居然在这种时候失踪……」- i; l' Q  C3 X0 T2 p: C+ |
/ c* U  C3 I" m/ D0 v9 e* R: A8 B
两排幽紫火焰持续燃烧,这是代表魔界的颜色,此刻照在女子妖媚的脸,却只突显她的愠色。她恨恨地怒视失责的下属:「你们是废物吗?」
$ }* C% v. T2 {' p( l& O+ o; Q+ H2 Q
她语调依旧娇柔,惟在场所有人都明白,她的残忍比她艳丽外形更甚。1 g1 h* S" W5 e% ]" o
9 h  c8 B" ^& k+ V) t5 A
「烁姚大人饶命!」小小魔族已能感到一丝杀气。2 ?" K. a5 J- ^, w/ r+ F3 R6 z* S
8 a9 \  r4 k2 b3 G
「你的命能够找出陛下的行踪吗?」烁姚挑眉,冷冷反问。2 \& k% @7 i* _7 z

7 [" h8 h2 G4 ^( p9 g随即她轻敲雕着神秘图腾的墨绿扶手,在脑海大略分析一遍情况后才说:「陛下刚苏醒,无论意识或是力量尚未成熟,肯定走不了多远。」* n5 M7 o' C7 Q( ^% {- y
2 S2 j" g: X6 j; D$ y) E
下座一位青年始终面无表情地紧盯她每个表情。
# Q/ a; _, D9 P+ R+ U5 ^: f3 k2 P- o8 A8 I
那双涂得艳红的手指持续轻敲扶手,则说明她正不停思索。
0 `3 R2 y9 O5 h4 `: q
' ?5 C1 {  G5 ?不一会儿,她又再下令:「百目鬼、蛟,立刻带人搜索魔界附近。先别让太多族人知道陛下的事情,我们还不能公开陛下的身份。另外,给凌茂传话,让他即刻启程前往人界进行调查。行动切记隐秘,不能张扬。天界那里一直对我们严密盯梢,陛下的苏醒绝对不能让那几个人知道。」
! }2 Y: `4 c2 C0 C1 w% o6 J4 p- T* f( X, n/ q- H" @" j
百目鬼是魔界里眼力最好的一位,蛟则是水域里的最强魔族,由这两位上场就能同时监控大地与水域的情况了。至于原是人类将军的凌茂,撇开对人界了若指掌不说,更重要的是凌茂那一份狡诈,纵然遇上天界的人,也不怕出多大的差错。
! Y- p5 K( @# X0 [
* ^1 r& A# j( K5 g不愧是魔界的智慧锦囊。
- \7 T! z6 |2 _7 z8 G' X
/ n2 `1 R3 U! o那位青年适时移开视线,不让烁姚察觉自己的目光。& k/ l, Y2 G2 U: J! F" k8 c
+ S! W, E/ F7 w' B
「领命!」
: a7 @6 a/ H+ y& J7 Y2 b, n4 u! D; b8 o) F
语毕,百目鬼和蛟快步踏离大殿。
5 v- R6 a/ o2 C  m) j! J6 J  W/ r% x: k0 d7 q
「至于你……」烁姚眼透狠光:「我们的不死军人数似乎还不够,非常需要你的贡献。」2 V3 u; ]8 n* L% U' o& x4 H$ ]
6 \0 E  i% k7 K
她说到这里,嫣然一笑,可是听的人却倒抽一口冷气:「烁姚大人!请饶命!」
' Z0 Z- ?/ c& S6 ?# [" J" p3 E0 e% s( F# h5 m2 j5 h# ]
她挥挥手,来人默默地将他拖下,全场没有异议,只有肃静。: C7 n6 ~( Z: A2 [7 ^: D
6 I* M7 H" ~( ]. x; Q  n, ?2 ~
这时一个高壮男人站出来,自动请缨:「不如我也一同去。」% }0 e6 w  g; N/ O8 y7 z8 Y
8 j6 W3 C" o7 L5 p
只是他的好意未获烁姚的感激,反而得了个白眼。! L- X# c0 Z8 R# r( k. n

4 G# z! \% S) U7 s7 g「蚩尤,我刚说的话你没听还是不明白?你是嫌我们的阵容不够显眼吗?」烁姚没好气地反讽。
5 l. e) |2 [" C7 i4 z
' j( Y. b) V' f这句话果然令他语塞。
+ B4 v8 l/ D0 M3 e$ S+ j+ N% ?# }; g
「半途若是遇到那几个棘手的家伙你打得过吗?遇到其他仙人倒还有一丝生存的几率。但遇到玄子悠那小子,只怕所有秘密都会被你泄漏出去。」烁姚昂起下巴,视线顺势瞟向座下始终不发一语的青年。5 `2 ^( e9 V4 h& P% W# _

/ l8 |  x& S' T; H+ M4 T「我说的没错吧?玄瑾仙人?」她故意强调仙人二字,殿内所有人在她这句话一出后,便全将注意力转移到青年身上。
) w/ O. Z9 {% {  a! _! v6 ^
" B4 U  b6 j9 h+ n4 H" d( L瑾正面迎接她那明显的挑衅,不笑、不畏惧,更不说话。
3 `1 }* ]* M& k; k3 K5 @1 |1 w+ w/ N7 m. F
烁姚没有在意他这冷漠的反应,而是踏下宝座,缓步来到他面前,娇语说着:「蚩尤应该像我们的玄瑾仙人一样,这十年来都这么安静、这么安分。少了这份沉着,你以为我们会有今天的陛下吗?」% y7 |; _% m  o4 a
: e( f- k/ V% d/ J! D: B
「是。」蚩尤总算心服口服,尽管烁姚句句都是讽刺。
$ S- A& Q$ U1 _3 O# G0 W0 x6 C2 G: {
烁姚故意贴近瑾的脸,纤纤食指抬起他的下巴,妩媚一笑:「虽然这也静得太令人怀疑了。」
0 Z4 S, W9 i) }* f4 J- S/ G/ _# S7 E0 z
瑾沉默依然,平静地与她对视。那双深邃的黑眸,瞬也不瞬。即使聪慧如她,自十年前他突然带着混沌之灵来到魔界投降至今,亦不曾看透这双如深渊般的眼、这冷静近乎冷漠的人。0 k/ M& O) Y# M$ S9 ^: S. q
# N/ R- b1 t# s  N1 D
「希望陛下失踪事件不是某人所为才好。」烁姚移开手指,留下这句耐人寻味的话。她没回到宝座,而是轻步向大门。
; s5 Z; X; r  e; O& F& x6 Q- k4 {' D' C4 p  K
只听得她恢复严肃的口吻说:「算了,我也无法安静等待,多几天也出宫好了。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带玄瑾仙人去一个地方。」" B+ m4 X- b, C* V

) }$ M: ~$ Y* t  G# U: q! t她回头对蚩尤笑说:「我离开这段时期,蚩尤要好好看家哦,别让坏蛋趁机捣蛋。」
6 g' j; `/ F9 g3 f& h! \& P6 B" ^: k' Y5 p5 g/ t6 p
蚩尤下意识望向对面的瑾一眼,再毕恭毕敬地说:「是。」
; W- o+ B6 S9 t6 O
3 ^$ s* R  T0 D+ {! c瑾不再犹豫,迈开步伐尾随烁姚离去。9 M' [' T# l5 V: o: B& \
; E6 ]7 \: J; A! a- J3 Q0 i( w4 F: x+ |

2 |; |, s2 v7 w
8 f" E7 `3 [% Q+ b$ y. m
他和烁姚自大殿出来后,便一路无语。
* N1 X$ ]; i4 @  B+ a0 J, ^/ |5 q1 |' y+ t
烁姚表面静如魔界那死寂的空气,实则脑筋早已转动了好几百遍。她一方面猜测魔王失踪一事是否跟身边这人有关,一方面琢磨魔王失踪的原因,同时也在思考魔王究竟是如何在她视野之内悄悄离开这座森严的孤城。
7 L9 \( ~8 k! o; e: z! f) t" T8 Z7 o
不知不觉,两人已来到目的地。烁姚径自推开沉重大门,比瑾先踏进去,最后再由瑾把门关上。. A/ ?/ C( e: k0 c( w: q7 F

8 ^4 `7 ?# T9 Y6 _6 O) |6 b当他重新面向前方时,映入眼帘的正是几百个睁眼瞪着他的魔族——正确来说,是一群没有意识、没有灵魂的躯体。1 N; z% j9 z7 i0 K; k+ I
2 \# J6 Q4 X7 R9 @( L( U
「让你看看我们的宝贝们。」烁姚兴奋地在原地转了个圈,再摊开手、指向那群站立的躯体说:「这是我们花了半年、耗尽半数魔族将领的魔力而成的『不死军』。」
  y/ r( M( ?) q" M& Y* a, r  m
. T( {5 z5 v6 Y& m9 u  |6 e$ S烁姚顺势拍了其中一个不死军几下,对方没半点反应。' f* f  Z2 l  g* B# v9 K: W% b9 d
0 ~! d+ c1 t/ E2 ]+ i' i% G& G
「看见了吧?」烁姚收回手,朝瑾甜甜一笑:「他们跟活死人没分别,一心为我们魔族卖命。」
# t* R* |% o# a# r; c) v5 B7 d* @2 Z& L" Y( l# Q
相对于她的喜悦,瑾只是淡淡地扫不死军一眼,不做表示。" u- n: [) a+ B- l, g9 S% O
$ D1 P# J5 D4 b0 p4 m+ b+ G
见他不出声,烁姚只好继续自言自语:「当然,就这点数量不可能跟天界抗衡。我们需要更多的能量来源。」
7 @1 O2 q  o! T9 X4 b/ H
1 x! Y3 i  ^6 R8 M2 a说到这里,烁姚忽地轻笑一声说:「放心吧,你绝不会是能量来源之一。毕竟当年为了让陛下苏醒,玄瑾仙人可是出了不少仙力。」
. O$ C4 t2 o  t2 h* N0 c5 O$ I3 C( \  D
瑾不在意她话中话,亦很清楚烁姚要他走这一趟的用意:「看来你们已有全盘计划。」
. W5 i  o' ], Q0 |2 k0 M+ c( A$ I. N7 p
「玄瑾仙人还真是镇定。」面对他这个反应,烁姚一点也不意外,反正她已达到目的:「没错,魔王回归,还有不死军,大势趋向显而易见。」0 A  X) g3 q+ j: i. U- o
0 }) N; a. V5 L* p. ]. t# L; r
烁姚深递他冷静的黑眸,维持美丽笑容说:「虽然陛下显然是被人骗出去了,不过这件事并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 J6 M# H5 N1 t4 H% |+ f5 J% q
& b9 T/ H0 C2 ]$ R& v" c「正如十年前所说,我已经没有第二个选择。」瑾转身朝大门迈前几步说:「刑天会给这世间带来重生还是毁灭,我拭目以待。」
9 O; Q* T5 o* S* ?. [% t% k) b; N+ @6 }* b
「是魔王陛下!」烁姚激动地纠正他。「别以为陛下指明要你伴读而忘记自己的身份,在魔界里,你终究是个连低阶魔族都不如的存在!」5 j4 j% Y; Y* I9 K
* _0 E6 l; L+ [7 `$ d
这番话对瑾本来就不痛不痒。5 O5 @, p4 V7 c" c! u, ~- d

# [8 H5 D. W* [" Z0 n/ \他回到「贵留阁」这个专属住处,抬头看了那片紫灰色的天空。魔界跟天界本来就是天渊之别,天界的金光彩雾,魔界的灰云紫空,彼此又有另一番景色和意境。
( q- O; `9 @9 A$ v! h8 \& Y; g. x4 B; D7 v4 [
第一次踏入这个世界时,他花了好几天才能适应这里的天色、温度和气氛。有别于天界的圣洁气息,这里是个平静得仿佛所有事物都凝固不动了,倒也适合他喜静的性子。
5 ~. z1 t# t7 M  v& D9 `: ]% C, ?0 b& x+ ?% w2 t7 u' {2 g1 l- B
「不知道天儿此刻身在何处了?」
2 M4 S) b# B* }- C% B" P
/ l1 S" r; |8 I4 [0 B, a0 S可别一出人界即被悠儿那小子遇上。
1 [1 u1 E+ p) }+ w/ J7 r" O
/ w5 T7 \2 U& H9 @3 w5 X( Z想到这唯一的小师弟,他的嘴角终于上扬。1 o8 e$ r; h1 ]! @8 Z/ W

. z' s$ q6 n( S: G! t4 q; V% W已经出师了吧?
- z# m% a- W+ _' \4 k
8 |* |9 c1 t7 l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见面了。4 T7 {# N0 h& s

8 ?" b# t0 `2 M2 L5 f; U
4 T6 p. ?9 I2 N) U

" X7 o, U' S$ X* `) u: m
5 Y/ m8 [- h9 v% V% |; `" p& u$ i; d. G% a踏出边界后,一种令人不悦的气息扑鼻而来,烁姚拧眉轻声抱怨:「果然除了魔界,其它地方的气味都很恶心。」; n" Q( F! {5 Y- X0 T! F$ h3 G

# s, C- L4 R; {& s7 u「陛下啊陛下,你究竟跑到哪去了呢?」烁姚小跑在静谧的森林里,左顾右盼:「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好玩,我已经跟你说了好多遍。」
' h; x7 M  q5 q: A' N; c7 |, ^3 I* |$ O9 Z9 i1 S/ V) x
人界的阳光猛烈,会晒伤魔族的皮肤。不但如此,连空气也能影响他们的体质。除了魔道中高以上的魔族能不受影响,一般魔族根本不可能在魔界以外的空间活动太久。
. r1 o: E, r5 X  D3 Y% M! j
1 u3 o, L6 U& `6 x# U最重要的是,魔族向来单纯直率,烁姚可不想在刑天还没真正成长以前,就被天界发现。因此刑天的存在,只有将军级别以上的魔族才知道。* M# K+ @- j0 F7 d
0 {$ W2 J! a( z4 j% r4 d" r
这么一来,他们间接减少寻获刑天的几率,而天界发现他的几率也随之提高。; b7 y( I$ ]- c( |. u
% e! K) s  z5 y  b4 s
就在烁姚思索时,凌冽攻击猛地由后袭来。她一阵暗诧,马上利落地跳开几步,正好避开差点挥打在她身上的气波。连续三发的猛烈气波顺势扫向了烁姚身后的大树,几声唰声下树干断裂倒地,尘埃霎时四起。6 J9 S3 F  ~( z8 R

+ f+ n6 g( ?8 J6 w与此同时,一道轻浮的悦耳男声也跟着扬起:「那么有闲情来人界散步来散步啊,烁姚。」
7 @+ H1 A  q% R/ {  {+ m6 _& c% l/ ?" C4 I3 E, u: l# m

2 m1 e) Q9 E; ?. ^$ }3 m- K+ D5 s4 Q
【小剧场】

5 C+ d! ?3 H' |! {. p9 d. H% }
萌萌桃花土地神哼着小曲、半跳半走在小径上。两旁尽是盛开的桃花,看得他心情愉悦。

7 |& S5 t0 Y, H: `7 @突然,他撞上一个硬物,整个人跌坐在地,头顶上即可扬来一声道歉:「对不起!有没有撞伤你了?」

7 e6 G! X3 p; O8 k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先感到自己被人抱起。
6 {- @/ y2 X3 f: d9 Z! j0 ~: p2 H3 z
那个身着魔族服饰的大哥哥,一脸担忧地说:「你一个小孩子,怎么在树林里乱跑?我带你回家去。」
) ~+ M6 f0 \# P# ]1 k3 E
萌萌土地神点点头,指着前方:「好心的大哥哥,我的家就在那里。」

* \! V6 j: b# k其实整片桃花林,都是他的家。

; `6 B- ]4 `7 y7 \0 S' P于是,萌萌土地神就赖在这位大哥哥身上,一路走到桃花精王那里。

( ~% R% q0 H$ l$ W

% ^5 o5 ~4 ~( Z* r& H$ p
发表于 2018-8-13 17: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和 发表于 2018-8-13 15:56  x7 C: T1 I/ b, j% r
第三章                        桃花林遇魔界烁姚「你说什么?」
+ i6 P+ ^( {. n2 A7 l6 n1 p! U
$ N3 h7 T! G# Q$ f. {6 O高高在上的女子圆瞪杏眼,不敢置信地俯 ...

( @3 M, ^, E, R' }- O3 d9 o桃花土地公好逗趣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17:3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8-13 17:24* D1 Y) u  M" C1 E0 W
桃花土地公好逗趣

2 v# G7 U) ~, V1 F就是一个卖萌的存在{:6_335:}
 楼主| 发表于 2018-8-15 19:3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仙人偶遇人类刑天
1 S$ C4 J% n! g- w. m9 B* M" j- x+ B) H
烁姚才听见那个声音,立即面露嫌恶地看着渐渐走近的执竿青年。只见那双紫眸依旧含着轻蔑笑意,浑身依旧散发令她反感的傲气。5 M/ ^/ z$ p: t; u

- u5 Z# C" F0 `她怎么也料不到,她顺着魔王微弱气息来到这里,遇上的竟是这个最麻烦的家伙。
7 u; R8 T* b. T8 D/ Y8 K8 _4 [  j9 W# b+ a' F% _* w
烁姚赶紧打起十二分精神,妩媚一笑说:「您也很有闲情啊,十二玄仙人的玄子悠。」
7 l" I  k$ v1 ]3 e1 E# o9 N; B9 E& y; l' \8 ^; A; w
玄子悠施法将手中的半身长竹竿武器变成一柄三尺九寸长的利剑。剑身刻有紫纹、剑气寒锐、剑光透紫,正好与他那双紫眸相称。此剑一现,所散之气劲牵动了周围的气流,涌起一阵短暂小风。
+ Q% c; U( j5 D" ~* S
& u* Y$ {, n' E% z7 w' K接着他发出与眼前情况很不符的两声轻笑:「只要祸害不继续造事,我就能用手上的这根钓鱼竿钓鱼了。」
2 }, f3 |( o3 a% G  M  [
4 H4 s: S8 w! e烁姚瞄一眼那柄紫剑,装作气定神闲地道:「您还真爱开玩笑,谁不知道您手中宝贝是什么性质的玩意儿。」
1 o/ i! D$ k8 w; f' l" s( h5 _  W1 _( e. G
玄子悠手上的紫剑,正是天界之最——折仙剑。平时它以钓鱼竿形态挂在玄子悠腰间,只有在玄子悠准备战斗时才会恢复原形。它能瞬息间召唤强大雷击,即便是真人等级也不能避免受到重创。
3 L. E! v$ R! }; w- k" V1 o" P' x% g& G9 }8 u- b0 ~/ z0 V% I: o
「您若用来钓鱼,只怕溪中的鱼都被电死呢。」烁姚表面掩嘴而笑,暗地里则揣摩玄子悠出现在这里的动机。
1 O' K" w$ i) R' I* C' x2 C
( i' E( Q! Z7 O! o* t! h玄子悠对魔界严密盯梢,魔界自然也对他这种危险人物时刻戒备。所以他这十年来鲜少下凡一事,烁姚可是很清楚。
" Q. ?5 ^3 w. S) T3 Z: |  T
7 c# E3 g( @' c( i) |2 H「这柄折仙剑,只会对存有邪念的人发动攻击。」玄子悠挪前几步,斜觑她:「特别是永远不肯安分守己的人。」. A/ F8 W4 |1 g& o# {0 ?5 m1 V0 Q8 z

) `1 I' y0 k$ M; K; U烁姚凝视他锐利的紫眸,感受着他浑身的危险气息。十年前,她能与他不分高下。如今她却无法肯定十年后的他修为进步了多少。按目前局势而推,她实在没必要浪费时间和冒险。+ h% p/ D: R3 F( j) V3 P
. D) F! e$ n; K8 Y
见她莞尔,双手合十再福身说道:「出来太久了,我也该回家,否则妈妈知道后会禁我足。有缘再见,玄子悠大人。」
% O' s1 c7 F8 ~" F! h" G4 V# j+ o
& t( d: [0 Y8 s* A: T尾音刚落,她身旁便出现一抹暗红光圈,那是通往魔界的传送魔法。她挥挥手,融进光圈里后再凭空消失。玄子悠默然目送她离开,没有阻止。
! W4 x. a% ]- F  V: }' H2 o) U1 d5 r# `) G4 T- ~. E
然后他摸摸下巴,寻思:「究竟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这附近肯定有隐情。」1 M" u+ d6 z8 B+ p
2 [& T. q$ x# y+ Y# F
思至此,他决定到桃花林里逛一圈。
8 l( S& U% K- v8 L# Z5 \( B5 @/ a% }, A1 R9 y! s
这片桃花林离村镇有一段距离,即使正值桃花盛开的季节,也还是属于少人踏足的地方。  ]! f1 V, Z1 |" O

- X. v' m$ x4 }. i! d5 O所以,在玄子悠听闻小孩哭声于附近飘荡时,內心是疑惑的。
0 O. T* \6 b' s0 z- H
) d8 o4 \- x; L' y

9 d7 k: e$ d7 H  e- I万物皆能透过吸收日月精华或是思念与执念成精。成精以后,如有仙缘遇上真人,便有机会修炼成仙。只是,这样的几率比成精还低。因此对能成精的万物而言,能来到这个阶段已是最好的事了。
+ j7 G2 y% j9 p& N' B$ f, `7 L
4 V+ i( @7 S( f3 A/ s' z然而,就如人类有善恶之分,成精后的精灵,有的一样不懂安分,它们或戏弄或伤害周围的人事物,有的甚至会萌起杀害之心。比如此刻出现于桃花林的桃花精。( Y% [$ J9 \/ z0 y

# Q. e  S7 X. {1 C「快来啊~」妖艳的桃花精不停地诱拐一个人类男童。
8 X+ `+ A; u# B
- C+ _7 ^7 w- x+ i+ \她听奶奶说,从人类身上吸来的阳气不但可以增强自己的修行,还能延年益寿。0 F5 }2 a7 h0 X# T1 f6 u. g6 _9 D  U1 V
' B; f( ?2 V7 z, N0 d3 a3 Q' p
男童的神志被操控了,愣愣地随她跑去,越入越深。他全然未料到,不过是偶然捡起一片随风飘来的桃花瓣,就看见了这位美丽的姐姐,然后被她吸引而来到这里,最后再被吸尽阳气而死亡。
5 B# |" L) @: x2 [% J, _
% x0 T6 p$ }  n( B( H桃花精的笑容越发灿烂,男童越是靠近。
+ p9 Y3 b! G) G+ v( q2 ]" }$ o$ `; b/ K& c: \  Z
再差一步,这个人类就会掉进她的法术圈里。
6 \2 R* C# n! O5 e
( m  y. L2 F% k( h2 Q0 ^  U桃花奶奶就有救了——9 f0 D9 w7 n9 d# \
8 j& M8 K3 y# K4 K
「你在干什么?」
! K. h0 V0 v. V7 Z7 e
+ X' X* A1 s* U1 U9 T9 g6 \5 O, e; p突然从旁扬来这句温和的问话,中断了桃花精的迷幻术。男童脚下的法术圈也随之消失,他当下恢复自我,立刻茫然地四处张望,视线最终落在那位无意中让他清醒过来的青年。
, J/ i4 t+ d" n8 N- G- M1 j2 w! C* g6 J0 r7 D- j
青年刑天二话不说地朝男童招招手,示意他过来自己这里。望着他温柔的笑容,男童只觉有股亲切感,不作多想地朝他跑去。
! t* `" T6 w6 m$ t
  C( |$ h7 D% l6 w& _「这个人类是我的猎物!」桃花精在这个陌生青年出现阻扰她的计划时已经很生气,眼见猎物就要逃走,她更是怒不可遏。6 e- E  B7 X, U8 F( l4 X
7 w. R" S% }& b; ?7 a* Q
语毕,她的纤纤细指化成尖利的树枝,直飞奔向着刑天面门展开攻击。
% c. W! P& E: K* m; v- o  e7 ~& y- C
男童看见桃花精在刹那间变成凶狠模样,吓得跌坐在地并仰天而哭。面对攻势凛冽的桃花精,刑天先是微怔,却完全不采取任何回避或是反击举动。
4 H, A5 N# |3 p" M0 X
+ V0 P* L% a- l9 _3 h3 M倒是在利枝快刺穿他额上时,桃花精猛地停止动作,再跳开几步。她指着他耳朵旁的桃花,激动地问:「这朵桃花,你是从哪来得来?!」
+ Y( j. p1 z2 V; u, ~1 B) Y) Z' f6 L
这朵发出微弱光芒的桃花,正是桃花精王身上的桃花。桃花精王已有几百年修行,因此开出来的桃花,在凡人眼中特别大,在稍有灵力的人眼中,则带有微微灵光。
! R- Y( ~, ]* x& ^$ G  L; E3 q
% Y& O) n6 y9 M% f- c$ U「奶奶能开出的桃花已不多,你竟还摘下她的桃花!」桃花精浑身散发的怒气让她五官迅速变形:「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 z9 K' p/ U) P! a& d
1 f0 C% W1 ^# H8 M. E) V她若继续再被怒火吞噬,不止外形从此回不去,只怕连修行也毁于一旦——堕落成毫无意识的嗜血妖族。& ^& H: j7 N' j
- Q8 u3 E8 H/ d1 r  I; {+ M8 K
最重要的是,他佩戴的手环,那颗铃铛正隐隐震动中。
% s# g, w& _) c( A$ P+ d1 y: a6 k0 p! f6 T4 r1 T; b  ?
刑天依旧神色自若,不等桃花精有任何行动,温柔地说:「奶奶正在找你呢。」) ?* f; k2 l  \9 j, H( q4 g1 _3 j
7 A7 c* E% z; _, b, \
这句话并无半点杀伤力,却轻易浇息蒙蔽桃花精理智的怒火。
/ e0 x+ R; w8 E" O. n4 G+ x) O
2 M2 C5 K" U7 f" g「你……说什么?」桃花精的黑暗气息逐渐消退中,脸上流露出一丝面对亲人才有的纯真。
# _4 S1 H1 b1 Q' @& U) A" ^2 j) t1 V% Y4 K5 X: p
「嗯。」刑天颔首再道:「我跟桃花奶奶聊过天来,她说孙女儿失踪好几天,非常担心。我答应她老人家,一定会带她孙女回去。为此我可是在这一带寻了好几天,哈哈……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上你。」
* d) q( p3 B  b* J5 T; l5 Q7 _5 |
$ c7 E  s/ Z+ R5 f「奶奶……」桃花精双眼泪光闪动。: M" R. s3 k9 k0 h( G; Z
$ z  `1 w" ?4 z3 H
桃花精王活了几百年,渐渐枯萎了。她不想失去唯一的亲人,所以才想办法延长桃花奶奶的寿命。' Y6 ~4 x  e" D8 G' ~2 W4 ?# p
+ Z, I- C6 M2 z3 [$ T/ U  X7 ^0 G2 s+ C  F
可是她无法挽回奶奶加速老去的现象,反而还为她老人家徒增了不必要的担忧。& R! d9 f, H# H, P- @  o3 }

$ c5 e9 L( e6 s9 Q3 ^「你还是快回到奶奶身边吧,这小孩交由我带回去就好。」, N- w! F' }! d; U3 Q; ~* {6 W1 x% D* `
) M+ A9 [6 u% U: [
桃花精先是看一眼已停止哭泣的男童,再愧疚地望向眼前的清秀青年:「你为什么……」: n/ z9 N* Z2 g5 s  s0 [
$ T8 X, L6 i* b1 i  L3 [
对她这么好呢?2 v" p' }0 J. I& n( w. P* x7 i
" B) j' G6 Y3 c. j4 ^8 [
「兄长说过,世间万物皆有情。人类如此,精灵亦是如此。」刑天笑说:「你若有什么差池,桃花奶奶即使能不灭不死,也不会高兴。」$ t" E+ H) X8 g9 g

& r9 M3 R' K# V: Y桃花精低头拭去眼角泪水,再弱弱地点头。「公子的大恩大德,桃念将来定会相报。」
) f# N4 O% f# U* m9 I/ f
$ s- \- C7 K: E+ I, c7 }! i6 I说完,她慎重地福身谢礼。刑天见状也微微鞠躬回礼。待桃花精幻化成一缕桃花瓣离开后,刑天这才走去男童身边,蹲下慰问他。1 P2 e0 d" B4 z! D
6 K6 A' |% d3 i& ]6 {
「没受伤吧?」9 ?- ~( Q$ r) j0 q0 P+ i

& t8 e  @4 L" o  Y. G1 w9 R男童摇摇头,接着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泪水再次涌出来。刑天不禁慌张,紧张地安抚他:「怎么了?果然是哪里受伤了吧?」, ]4 j% a+ V; z: \, f, ~
0 L6 f6 G6 [- c/ V' d8 t
「我……我想回家见……奶奶……呜呜……」男童哽咽着解释。
4 k2 Q; E& y# Q. y$ \0 F7 N5 R8 ^1 T6 u! t2 q( x
就在这个时候,刑天手腕上的铃铛激烈地震动,发出清晰而清脆的铃音。他内心一片不安,赶紧抬头环顾周围,却没发现任何动静。& @3 f, Y% B( d# j& @' n4 X
6 K5 L2 B" A  c. }. Q3 x
这表示令「降神铃」如此躁动的大人物尚离他一段距离。1 ?2 t/ w0 S7 t/ s  J3 R

4 z- M& `' I8 V' r  j5 q那位兄长可是千叮万嘱过他,要是降神铃开始震动,说明附近来了非常强大的家伙,而他必须在被那人发现以前离开该区域。
3 x* t. o1 Y+ q! |; ]& x1 y& O$ R. q
: A) S- B! a2 A事不宜迟,他牵起一头雾水的男童,马上就跑。「来,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m2 j& L5 O: u. j# j! h5 t: P5 [5 C- A0 ^# G! w
「但是……大哥哥……我的家不在那里……」
$ e+ V) ~0 Q8 S* W6 U2 _/ _" z7 @0 Y
现在管不了这么多,至少得先去到一处安全的地方。这番话他没办法对男童说,索性抱起男童,加快脚程。
7 X) U5 |+ _. F$ |  ^2 E3 T$ X/ x% O, w, ?) T* D. ^
「区区魔族,能逃多远呢?」, s+ t2 i% n5 i& Q1 j4 x
) }" I: n" E. V/ O
在他们移动不久,身后传来一声轻佻男声,还伴着冷笑。紧接着便是一道比桃花精攻势还迅猛的气波直袭他背部。$ X' Z( B" U/ M, Z" G& ?8 m
: R" m9 |9 J/ n9 m# N
眼见气波即将打在刑天身上,他于情急之下侧身举起戴有降神铃的右手,气波正好击中手环,一层足以跟那股气波抗衡的结界瞬时张开,抵挡了所有攻势。
) K& D2 G" V$ K" F8 t2 k# O' V( S5 w6 v9 T+ l$ A' i% R7 f6 Y  J: n
刑天双手护着男童的头部,两股力量产生的冲撞力令他整个人连同男童扑向地面。
8 Z% B! A: a1 {% R/ e6 Z" m3 B& }- i4 ]* n% H
脸颊划过一条火辣的疼痛,那是被小石子划过的痕迹。耳畔的桃花也切去一角,飘落在地。- C1 j! n! \3 Z9 y% k* Q
7 O$ {1 _/ a/ P6 U9 p- i
刑天蹙起眉头,回头看去攻击者的方向。
& g4 v' Y) j; `: t2 ~
7 J6 L: A/ Z9 t) T" s9 h; G6 F立于他面前的人因浸在阳光中,而看不清模样。
7 x3 _' T" P. c6 K3 `* o7 V2 ~+ t1 }  X) p4 B0 I3 B) i
只是——
+ }3 V- j0 a0 ^3 q5 y5 V" G* y4 N4 {1 l5 @7 f/ E+ |9 e+ E4 U8 F
阳光照得对方的黑色发丝很柔软。$ J& J  q) c7 `
' |* j) x6 ]6 P& E: g
" r# l, n( E$ d0 x6 R
【小剧场】

& x0 x6 Z* B+ P7 Q9 }! d
萌萌刑天抱着那个被他撞倒的小孩沿路走到一棵巨大的桃花树前,小孩突然自他怀中跳了出来。3 O- x, N6 }+ P8 j+ h) t
' n! w5 T) A. P5 u( U  _5 z" `8 A
「小心!」萌萌刑天深怕他这么一跳,把双腿给跌伤了。; N1 q8 u- ?- a! f& @  n
0 @* W% k. m6 z- n( e+ ~" E7 H
「大哥哥,没事的。」萌萌桃花土地神双手叉腰,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随即他转头面向那棵巨大桃花树,说:「老太婆,我来看你啦!」; M5 S, t- c6 L

5 c# j/ N* W6 m2 _; u( g" ~
「谁是老太婆!你这个矮冬瓜!」( F+ Z; ?( B, q- Z6 ?& a! S( l

# D6 Z# y7 L! S) x9 E
萌萌刑天不知道是谁在说话,他只知道突然有一大片桃花落下,差点把那小孩给淹没。
  Z! n: e1 m5 t) s
5 k4 [6 a% s4 Y. r" @
「老身还在为孙女桃念失踪的事情伤心,你却在这里说风凉话。」( o1 O- j4 Y0 Y6 E8 p' M7 m$ X: n
* |  {1 h8 B( L5 l7 Y7 u/ D, z. m
说话的人还是没现身,不过这回落花更多了。* X5 o* n2 b' O( J

4 s) T& A9 h- V0 w4 a% A+ d8 S
「小朋友,你在跟谁说话?」萌萌刑天忍不住问道,随手扫开身上的桃花。$ l) n, t' f( {! ]  I, y4 ~( V" v) Q

* \0 f" H% ^, b& R4 I
「小神是桃花土地神,正在对这个桃花老精说话。」小小手指指向那棵巨大桃花树。6 X! G8 V$ Q& H6 J! I' ~

' D' k- G; ]! ]/ ^; v/ k) P
「什么?!」萌萌刑天当下目瞪口呆。
$ P9 y- ?  A, z2 q  Z' u$ |0 h  n' q% r6 F  P' }4 w8 g; t
「话说回来,这小子是谁?长得眉清目秀的。」巨大桃花树放了一朵桃花在萌萌刑天的耳边:「老身很喜欢。」
+ R. p" d$ {$ I
/ t1 j. ^( D& G8 s0 J9 b5 x$ Q
「念儿失踪了嘛,他又看得见我,我顺便带他过来,看看能帮上什么。」萌萌桃花土地神理所当然地说。
/ l1 @. t8 b; y9 s, I- l' n( |4 {/ f7 ~% u# I# b7 z
所以,萌萌刑天就穿着一身魔族衣服,努力地在桃花林找了好几天。

6 X! h* L! D! ^) g3 E; T2 @& M7 @8 |% D* j: X6 ^- ~

9 h) a/ T" p- K( f  R$ J
发表于 2018-8-15 19: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和 发表于 2018-8-15 19:30* f) v2 u+ r. R
第四章                        仙人偶遇人类刑天
$ U; q9 |/ O8 q% _8 k* R8 o2 s" v% t( {$ m- x/ n( K
烁姚才听见那个声音,立即面露嫌恶地看着渐渐走近的执 ...
' R" L3 e. x, k8 P2 }
殿下,老身和老朽和老生要如何用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8-15 21: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8-15 19:55( p/ v* z+ \  \9 ?9 ^
殿下,老身和老朽和老生要如何用呢?
8 V' K& m: d7 I7 F( i% v. A
{:6_340:}不知道耶。或许谷歌大婶可以帮到我们。
 楼主| 发表于 2018-8-19 18: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刑天逃脱子悠追寻
0 q, x# o2 h( x- x' U
+ z& Z1 v$ i+ ]他曾问:「为什么铃铛响起的那一刻,我非逃不可?」
' z7 U7 p- C( g) f* D$ }) M8 i& X
2 O% S1 i$ U  W$ D8 W& S那位兄长答:「遇上魔界以外的人,你打不过——尤其是天界的人,更是与我们势不两立。」0 L/ o5 J# i/ M( ]$ R' a
8 u. s8 }0 D) R3 C: B: |3 n$ z
他又说:「可我无意伤害他们,也绝不会伤害任何人。」5 L2 L$ b  W5 O2 {" U2 `

, }- M: a: v: b# r兄长当时沉默许久,他以为身边这位沉默寡言的兄长不会回答他的时候,兄长意外地收回遥望远方的视线,转落在他身上。" r6 u! b7 E* ?9 W5 u2 \6 O

4 [; D- k7 ?7 K; e- K  k4 y那是一双清澈却隐透无奈的眼。
0 T5 j/ o, ?) U% V+ o7 w: ^* Q  t3 a% V9 J
「世间万物总是相称相对才能维持平衡,就好比光明和黑暗。就以天界而言,魔界是他们终生的敌对存在。因此,就算你不做任何事情,也难保对方不会伤害你。」
" }, ?1 Q; |) A
' B% @  C' J  \) F/ R+ S# b$ P) R这种时候,逃跑就能避开所有争斗了。
8 g- v2 \; X4 L# }
$ B) e# _2 J; s$ @; \# G5 s不过,依目前情况来看,他是失败了。
3 o, L, N- ?1 M9 ~/ X, L$ u5 R: d, J; g. |" [
攻击者缓步靠近,也让他看清对方的脸。那是一个拥有跟兄长一样清澈双眼的俊美青年。没了刺目光芒包围的青年,浑身散发拒人于千里的高傲,以及跟兄长很相似的圣洁气息。0 c3 W, {( E/ o
( \! L( X, G6 I( T  ]# `( a! E) o
此人是仙人无疑,而且是个仙阶非常高的仙人。% M! {5 Z$ q7 [2 v& R2 _! E
7 e! B+ X7 U& f& u9 t) Q
那双罕见的美丽紫眸此刻正瞬也不瞬地凝视他,深深地吸引着他,使他转移不了目光。' r& E5 {8 g# L1 V, K' _* v3 g
* @6 j7 P' |4 M5 j. a1 U1 D% b
来者玄子悠的视线一偏,落在魔族青年落怀中那早已昏死的男童,脸上闪过一丝迷惑。随后他再次端详发呆中的人。
  [1 w  `1 T. A# [: R& v7 r+ T, A7 k$ L- u9 V% e% T
他认为这个魔族正打算拐带人类小孩,因此才出手攻击对方。但刚才这人保护人类小孩的过程,他也看在眼里。看仔细一些,发现这人穿着的是魔族服饰没错,惟外表是个人类,也没有魔族应有的气息。2 D8 V& L: @' I9 W# d6 \/ J& D
( s& V  j4 b8 E
「你究竟是什么人?」玄子悠眼神变得冷冽,挺起钓鱼竿冷问:「手上的降神铃从何得来?」
: B# ]2 }9 m7 v+ T9 J3 N+ Y1 s! C* e8 j
身穿魔族服饰,竟还拥有降神铃这个神器,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类。
, w2 `4 f$ }4 s5 ]7 w
) }0 Q; \8 T* L8 ?* ]刑天自然感觉到对方的敌意,也深知自己毫无胜算。于是他抱着男童,默默站起来。站在对面的仙人,也默不作声地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0 c0 U; B' v( c0 F! ~
9 X, b; [' m8 y1 ^( t( t/ E- E
站定后,刑天抬头冲他一笑,接着在他始料未及之下将怀中的男童用力地抛向他。
5 }2 `" k$ a6 r0 d* N/ G
' Q5 [) V  W5 u玄子悠一怔,连忙伸出双手接稳迎面飞来的小小身躯。
4 r# \9 z& s& r$ E1 x2 r- [
9 ]. B) f+ G# B「送这小兄弟回去的任务,姑且交给你了!」刑天拔腿就跑,远远留下这句交代。$ X1 m  ^/ U  o& L0 s  R

0 x4 y1 Z$ V) \! h( B玄子悠正要提步追去,怀中男童因冲击而清醒过来,立刻仰天大哭:「呜哇!我要回家!!!」( y, a: k" `+ {- w4 A: f- I
9 d: f+ {% j* G/ P- a$ @5 g4 X
事已至此,玄子悠也只能先处理这凡人的事情了。
7 V4 Z) _4 C" e& h/ E" Z) K0 o2 \) o/ ~! _9 ]4 A' j  {& A- R5 V* |
「好一个狡猾的魔族。」他望着刑天离去的方向,嘴角弯起一抹不屑冷笑。1 e$ ?) M' w" h( r- u( W3 g
7 U4 M# l$ z' a- ^
男童凝视眼前这美丽的仙人,说不出话。他在想,今天自己怎么一直遇到各种美丽的人。
8 g) B, B7 C% F9 }  I, @. Y5 p. @8 P
玄子悠轻轻放下男童,眼梢余光正好瞄到地面那片微微发光的桃花瓣。他顺手捡起来后才回头对男童露出温暖笑脸:「我们这就回家去吧。」
4 y; T1 S3 q" f6 q  c& e' r; C* B% s! ?. [
男童抗拒不了那张笑脸,愣愣地点头。
+ |" ?1 c: D- c# ]5 |( {5 C3 L) f; A
: N. I9 T& x2 r
9 w3 V( W  z8 j6 N- V4 o/ ^1 W
. k& g/ V- l+ y  [
刑天匆匆忙忙地逃到小溪边,确定身后无人,这才瘫坐在石头上,不住喘气。
2 {  T" ~4 I4 R/ m' t% u% B
$ U1 q, R- o% g5 W3 i$ _「好热……」他动手脱下外衣。这一身魔族衣裳下竟是另一套衣物。
& e" f+ d# O) V; M4 d2 x; {* }
' r9 {  x9 g* N8 j- a3 [- u( O$ C这是兄长为他准备的人类衣服,好方便他在人界游历。原先计划是溜出魔界后再脱下这套用作掩饰的外衣。但他怎么也没料到兄长竟将他送到一处充满艳丽桃花的地方,害他看得入神,还在这里结识了桃花土地公,并从桃花奶奶口中得知桃花精一事。
# W$ R0 p3 Q  Z: e0 w2 w
. p8 [" h8 [$ A8 x7 a于是他完全把自己还着魔族打扮一事忘得一干二净,一心要赶去阻止桃花精犯错。结果遇上了玄子悠,最终以手上的人类小孩作为逃跑工具。
/ _" T: G: ]* f0 f
' a/ I5 x0 W, v思至此,刑天不禁皱眉,满满愧疚:「那个仙人会把小兄弟送回家吧?我竟然这样利用人类,不知道小兄弟会不会讨厌我呢?」
6 I' ?0 y* j3 I& Z0 r
* \9 }8 S, Y" I4 o他说着,又拉整衣服,透过水影整理头发,重新把发尾扎好,再以溪水清洗脸颊上的伤口。4 H1 y6 p9 ?5 o

7 y, A0 T) J: O' f( e8 _他端详水影中的人,一身深紫衣着,很适合他低调内敛的性子。微风扬起的同色薄纱发带,更突显了他的柔和气质。
5 ~: _$ X% k0 D; F: I+ z$ h: w% N1 Y. @& o* o- H
刑天还是第一次看见作人类打扮的自己,只觉有趣。「连我也快认不出自己了,那个仙人只见过我一次,应该也没那么容易就把我认出来。」
/ W3 E' A2 R3 p0 W) ~) k  W( h# i! i! X% x/ ?2 N, \! Q! G5 `
他偶然想起那双美丽的紫色眼眸,只觉似曾相似。不过现在倒没心思想这件事了。8 q/ x5 J/ U1 M/ B# b- m

$ e9 \% K5 Q7 o% y8 {; D顺手埋好之前的衣服后,他满怀期待的心情继续前行。
4 o1 U5 L+ h+ y0 _) U6 s% }2 g0 B% G" L0 i5 n; Y
在他离开不久,另一个人悄然而至——玄子悠循着桃花瓣的气息追踪至此,看见那一朵被削去一片花瓣的桃花就放在泥土上。那团泥土明显刚被人挖掘过。
  b: R1 G0 j( M7 @/ H9 c
/ M' a$ o; V0 m' t. `) |4 }- Y3 p; A! R可想而知,泥土下埋藏的正是那魔族的衣物。
1 G# @. R2 z" W+ A0 ?. g
6 U1 p) R; c9 r# }玄子悠抬头望向不远的景色,那里有一座人类城池。他随即流露出微微厌恶的神情:「又得涉足喧嚣的地方了。」% E) S* a5 K' U4 i: t# ?: y9 ]

+ g7 E5 m" U2 _3 C

6 @9 o- G6 n) U1 T3 X6 D' f刑天才踏入城门,立即感受到跟魔界完全不一样的热闹气氛,内心也随之雀跃起来。
2 b' I* z% w5 J. j  W1 g% J( x9 i' u; c. N
街道上人来人往,谁也没注意这位异常兴奋的外来人。他时不时凑到档口前瞧瞧、摸摸,俨然是个刚出城的土包子。只因他一身华贵打扮,街贩当他是哪家的皇亲国戚,第一次做民访,才没把他当乞丐般赶走。  D0 h0 @, n# x6 m( V) g; d! f( }2 a( l
( o$ ~: r  c( n% U
他停在一档子前,蒸笼上摆着几颗白白圆圆的食物,食物上还飘着热气。
5 Z8 l- @6 i# g4 L* n6 t
8 r; w2 X' v. L7 G这难道就是兄长所说的「包子」?/ t2 y7 u+ C0 M. u4 m& _" T7 Q

  v, Z1 n1 R" g5 u, s: G「公子这是第一次出城吗?」卖包子的街贩和蔼可亲地笑问。
5 B! }: n1 W2 \# n7 {. U
5 m2 X. _% j- k2 x「你怎么知道?」刑天惊讶不已。5 M  m0 L- W% j" U* V1 b7 m

3 F  ~& o" a2 ^9 p「看公子一身打扮就知是外地人,加上……」街贩笑了几声:「公子对这里的一切似乎显得很感兴趣,小人就自行猜测了。」
6 w/ M/ T3 `6 c2 X6 L
: e- `3 Q7 A) P9 y* K6 L6 z3 Z刑天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很失礼的举动,赧然地摸摸后颈。  H. @! @. O: \) @; @
1 F+ T# \$ Q/ W
「让你见笑了,我确实是第一次出城。」更是第一次看见包子。  
- d- X. r( B: d  m
2 R9 }' e! O5 ?" O6 d1 r街贩见他紧盯蒸笼上的包子,已然明白,包起两颗包子递给他。「小的没什么好欢迎公子来到福熙城,就送公子两颗包子吧!」
" l; I/ Y6 Y# S0 h% k/ w
5 p4 M2 E  `! Q* h5 ~* c! X街贩以为只要讨好眼前这「皇亲国戚」,以后就会有好日子过。可惜他打错如意算盘,刑天非但不是皇亲国戚,还是个身无分文的假公子。+ U2 f+ _8 x- a, ^9 x/ |9 L( c# m

) X7 h8 d6 z5 N: f刑天只当人类都是那么善良,高兴地接过街贩的好意,连声道谢。
" c0 i) N8 i$ Q9 q1 z* \$ i  V7 G( O3 w* P( n' l1 S. N1 Q" o/ U
小心翼翼地收好包子,刑天再次闲逛,浑然不觉身后有道视线,一直在注视他的一举一动。
2 v" X1 L: A5 F% D: t4 Z8 m$ W( a) t

4 p* Q4 I) O, q/ d: r/ a+ A# q6 ]5 z! h% ^$ w$ g2 K2 U+ f
* y4 @/ D2 n  w
福熙城分两个城门,刑天用了半天时间从东门逛至西门,把这条市集都走遍,手上的赠品也随着他每次停下的脚步而增多。
! A/ `4 d9 P& ?: l" ?* X: n7 g& E7 D
「这里的人非常和善。」刑天顺手把街贩们的赠品放到一个遗弃在路旁的推车上。他环顾周围,发现自己无意间来到人烟稀少的后巷。" D" V$ T. o0 b  q- `9 }$ X
+ y. z+ Z% N4 T! s8 H! {
他取下贴在脸颊伤口的药贴,那是一家药铺硬要他敷上的家传秘药,说什么百试百灵。然而他只觉伤口隐隐发痛,还不如让伤口暴露更好。' j2 v/ m) x! s6 C

$ D" y9 |8 P' h这时,手边的降神铃忽地发出令他不安的清脆铃声。
' q9 P, F: i3 A, N, d' ~5 {1 A' e8 \0 l! o) F
他一怔,身后果然传来靠近中的脚步声。
1 e! x2 u0 g$ b" r, n/ T- L* t- L7 C4 Z9 N
「找到你了。」来人发出不怀好意的阴阴笑声。" r0 o- F: h+ ~, w, T3 ?: ]2 t2 z

4 i9 l& k" a% j! @  T8 |刑天闻言面向来人,惊见四个蒙面人站在那里。他们那身打扮显然是人类,可是为何降神铃却在响不停?4 H: O1 c8 D9 f% v" \

2 j; \; s( p! ]0 c) I「你们是什么人?」刑天提高警惕,紧拧双眉。- v3 W. u5 i3 |6 q
+ e+ z/ W; O0 w' V1 a& O
「很明显是打抢的啊!」带头蒙面人似是听到最可笑的问题,大笑几声,再指着他凶狠表示:「公子爷一身华贵衣着,还如此大手笔,应该不会吝啬于我们几兄弟。」) q% C- F) k) o8 w
  z2 q$ O; l! j& t( O/ ~
说着,他朝那堆赠品努了努下巴。
3 G4 A( _  o/ o$ H. }. e' _' ^9 Q7 _+ ]$ J- C& S0 W# [
「你们误会了!这些都不是——」刑天还未来得及为自己解释,四个盗贼已按耐不住冲向他。* E( u& v+ }, d( A9 S

# J5 ^4 Q* N1 B/ |  V降神铃的震动越来越大,响声也越来越明亮。不过那几个蒙面人似乎听不见铃声,对着刑天就是拳打脚踢。
9 ?# [  g5 T8 l
  _  h. ]; b) r/ l( R$ X3 F刑天闪避得相当狼狈,盗贼不住叫嚣,他也不断回避,偶尔丢一些赠品过去,希望能借此延缓对方的举动。; m1 }1 d; y" L

' r- l3 J* `; ~- }「呜哇!哥哥你怎么没教我在这种时候该怎么做啊?!」刑天边手忙脚乱地乱窜,边欲哭无泪地叫嚷。
9 V; [' Q# o9 ?( b
. C+ Z) t2 a* v「快点把钱交出来!」盗贼已经失去耐性,急躁地恐吓:「否则,我们定打断你的腿!」
2 U- ?8 S- V5 l1 u% Y! |/ K
* n) q" U  J: n& s' v2 [- x  ?1 j「什么是钱啊?!」刑天不满地吼回去:「你们找错人了!我这里没钱!」
) L! A2 B! ?( ~+ Z1 B9 `& ?) y% F- T" l3 X
「你还敢戏弄我们?!找死!」盗贼彻底被激怒了,动作越发激烈。
) X& M" r6 k9 w& s* T' {4 I% l
+ o2 P: c% t  C9 U# N刑天感到这群人的杀意,顺手拉过路旁搁置的废弃木桶抛向他们后,转身准备逃走。偏偏从木桶里流出来的液体洒满地面,他这么一动整个人即不由自主地往前扑。, [  y% f3 _  E# o

, t3 p4 x9 [+ w) f- F# J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拉起他的右手——严格来说是握着降神铃,让他不至于摔跤。
* Y: b7 n8 C! l0 f" B; ]/ U; W8 V  m. Z$ s9 g
「谢……谢谢!」刑天慌乱地抬头道谢,表情马上一转惊恐——玄子悠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 R" b! n6 G  s6 f0 K, _6 {4 L$ e0 ?8 y
, _8 L  ~6 a( `& T4 z; Z( l降神铃此刻变得沉默,皆因导致它作响的仙人已来到面前。
9 c0 r4 h4 t5 q5 B6 ]3 ?, d& P0 C) U5 P7 q; e. i3 h
「喂!臭小子!这个人是我们先看上的,识趣的话就把他交过来!」盗贼见玄子悠单身一人,身形清瘦显得弱不禁风,自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C1 Q2 j0 N: }

, H! X, A2 w: ]玄子悠听罢,轻蔑一笑了。「你说这个人是你们先看上的?」3 e" J5 L. L" W% N# b
' K+ i1 R! h: h, w9 F
他一手抓紧刑天右手上的降神铃,一手取下腰间的钓鱼竿。
' a$ x5 x8 a- `/ h  E+ d( ~+ f1 H# [0 U6 k
「你想干什么?」刑天见他亮出武器,即浮起不好预感:「他们只是凡人,承受不了你的攻击……还有请你先放开我!」& X, I2 s2 W9 G& h( t  Z% X

- [1 D+ G. t7 ]7 g刑天试图掰开玄子悠的手,却在快触及他手背时,手指猛地被一股细弱的力量弹开。
. r5 w2 C2 i# u& v
0 r& ^# t- q& g' x, B  P「谁允许你碰本仙了?」玄子悠的语气异常冷漠,不悦地瞪了刑天一眼。8 p0 p1 [/ B/ a  T+ O- B' d

0 A5 m  P4 t8 y刑天为此一怔。/ N1 X8 x8 l9 E9 s8 o* a3 N
1 Y* n0 t+ _( E' u* e
此仙人跟兄长是截然不同的类型。
2 g1 d- m; R- c
6 a' L7 P, E2 O( q, x思绪尚未结束,已觉另有一道气劲迎面吹来,逼得刑天半觑双眼,举起另一只手护脸。只见玄子悠举竿轻挥,紫影闪动,舞起一阵劲风之余也卷走挂在五步远一棵老树上的蜂窝。接下来,痛苦的叫声和慌忙的求救声传遍后巷。, Q2 B! @' Y1 ^& C* d4 k
( x# R4 S) {8 t
玄子悠满意一笑,再于身旁画出光圈,二话不说地拉着刑天的降神铃离开。5 z( R4 p* @# @
/ ?$ G0 J& q' [) ^
- ~" t# U: U/ l# o% m
【小剧场】
萌萌子悠拉着萌萌刑天的降神铃正要踏入光圈时,萌萌刑天一直在抵抗。
% s8 d- t7 d( m) |; ^7 C
「呜哇!我的包子还在那里!」萌萌刑天哭着说,人不断往包子跌落的方向移去。当然他不可能移得了半步。因为身后的萌萌子悠,可是紧紧地抓着他……的降神铃。
  r' R2 H% i+ t8 [; z! \% [1 v
萌萌子悠不想多说,只是更加用力地拖着他走。
7 \. z; U: {! X9 @0 F# k
「呜哇!人家还没吃过包子!」萌萌刑天哭得泪眼汪汪、可怜兮兮,无奈终究打动不了萌萌仙人。
7 t' G" s8 Z2 F" F. f0 v) z
萌萌子悠压抑想要揍晕他的冲动,继续默默地拖他进光圈。

4 N( Q$ X% x: f4 }6 V
「呜哇!包子!」眼见萌萌刑天整个人没入光圈时,他突然伸出头来,一手抵在光圈边缘:「还我包子!」
$ P5 [, b. j3 D
终于萌萌子悠的忍耐已达极限,冷淡语气明显透着怒意:「你再吵,信不信本仙丢你喂胡峰!」
3 W) r+ @8 U4 e! O( n" L
萌萌刑天果然立刻闭嘴收声,依依不舍地望了包子最后一眼,随萌萌子悠走了。

. i, I7 z* d8 Q& M- s7 K5 k% L
  r4 Z) B+ f3 L5 ?% _7 z; B) X& V
% h" I; a- Z9 g( l
: K- v) N9 |$ c* X. @7 B
* U" X/ c( V0 _/ U7 O: D$ m$ o8 b# ]4 n

1 V3 D" j3 i# a0 m8 X
发表于 2018-8-23 23: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和 发表于 2018-8-19 18:40/ d/ r+ Y9 b6 S1 s' V1 O
第五章                        刑天逃脱子悠追寻
3 G9 x9 {; o* `  \! K, z+ ~+ C9 W
他曾问:「为什么铃铛响起的那一刻,我非逃不可?」
% {2 Q4 J0 Y4 V# d
我忘不了刑天可怜兮兮想吃包子的样子~~{:4_21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info  

GMT+8, 2020-2-24 18:23 , Processed in 0.03518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