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楼主: 千和

更新28/9/19【耽美古风】《君临天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 14: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和 发表于 2018-8-1 13:49( O2 u- D& l: ]
怎么,你现在很不满意你的场景设定吗?嗯?

/ D- ~; d4 W: {4 e我要出乃~~~{:4_109:}
 楼主| 发表于 2018-8-1 14: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萱悦 发表于 2018-8-1 14:03
5 v+ o; t4 M/ }2 k0 v7 o我要出乃~~~
7 o2 m- V2 W4 n3 i5 h
{:4_229:}拿美人交换啊。
发表于 2018-8-1 20: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顶帖了!噢耶~
发表于 2018-8-6 15:5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耽美文!!!!!!!{:4_104:}
% d7 n, f% I, c7 I( L/ C  o期待更文~~~~~
发表于 2018-8-8 11: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直男的牛來頂貼(順便繞路……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1: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繁荫 发表于 2018-8-1 20:14
$ L$ E# ~: [  E过来顶帖了!噢耶~

7 [7 H# m8 L3 Y, u3 i# {; Q; t0 p{:6_334:}这是什么留言啊!管理员,本殿下要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1: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莫里斯 发表于 2018-8-6 15:59* Y1 U1 G" q4 H9 x# o' n$ S' \; g
是耽美文!!!!!!!" r, _; m' ^( w7 ?
期待更文~~~~~

3 b4 _/ [; v) {9 X  ]/ _{:4_104:}哎哟~同好呢~7 y  q/ r6 {  c. \
感谢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1: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8-8-8 11:006 G! m; b% ?4 n% `: Q" m
直男的牛來頂貼(順便繞路……

9 q4 Q9 m: z/ P) U# a{:4_92:}本殿下送你一层吧!不用绕路!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1: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子悠受命下凡调查
; W* V( o- l8 x0 a: n8 A$ Q
: r0 u" k, J! f4 S/ x  q同样是平静的山水之间,在突然凭空出现一抹光圈后,圈内再次踏出一人。
8 j, g9 `! e+ ?. G! ^, n- g9 J) Q6 l+ H' J5 p/ p- I
这回来访者是个身形纤细的黑发青年。他虽着素雅道服,一双罕见紫眸却总是含着轻蔑笑意,眉宇间透着从不掩盖的傲气,浑身散发有悖于他修行之道的潇洒狂妄。
: U& v  a- G' Y  L; H5 B5 ~' T6 W
  E$ |  J# `8 d' k; Y( D) c此刻他正踏在被誉为最圣洁的灵月山上。高耸入云的山峰,尽是不规则的玄武石;山坡陡峭得将人拒于千里,苛刻环境容不得任何生物生存。
# n2 i5 m2 E. A" |# r$ ^0 f; [9 E4 j+ c7 m5 ~7 t
几百年前首次站在这座山峰时,他已觉得这处怪石嶙峋,根本是个让孤僻老头居住的地方;百年后的今天,这种想法依旧没变。" t- ~+ K" T4 W" |6 l

. u1 F) a+ f9 y$ y思至此,他那单薄的唇略向上扬,似笑非笑,更显轻佻。' G6 s. N' S6 d' v9 R
, O8 J& P  _& r& o$ t+ i% S
一道男声突地飘扬于空气中:「既然来了,那就快进来。」3 T, l5 q; e  v7 v6 O

" ?: }) u) b7 c" p+ T7 n+ ?随着尾音隐去,原是白茫茫的云层渐渐散开,一座道观就立于前方不远处。
7 P$ B" j5 p( r& e* F
1 [5 D  ]5 v8 A1 f/ X4 g0 e4 `既然师尊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不敢怠慢,提起脚步轻轻地朝道观走去。
1 _  A9 K2 y5 |) {0 f' I* |6 l" l5 N2 V! Z& C/ H
直到站在一扇铁红大门前,他抱拳俯身说:「子悠向师尊请安了。」4 u6 ~# F1 i6 V$ r9 b0 ~. K

; D( Y. o7 ]# r回应他的是自动开启的大门。
+ k; C* D4 X2 J7 k# q
1 u' S; F' N- f" ^$ D0 Z, F$ Y% F. H

. N0 F, r8 r5 n' M" G
/ z- H5 A! f) `# O/ s踏进大厅,他嗅得室内弥漫一股清幽仙气。那是从炼丹房里的丹炉所散发出来的清香,沁入心脾。比起这股香气,其实他更爱平日师尊没炼丹时所使用的檀香。
( _9 U5 D4 ]- i9 w6 V4 |& W, w, ^+ ^
视线移向大厅前端的坐席,只见有个身穿紫袍的青年正在沏茶。玄子悠维持轻盈的步伐走向他,脸带笑、话带敬语说:「还要劳烦师尊为子悠沏茶,子悠实在是受不起啊。」
3 \9 e+ C/ ~) k8 s# ^1 q# L$ A' B3 o, R" U
青年——紫云真人转过头来,清雅脸上满是嫌恶。「你若真懂得尊师重道,为师立刻谢天谢地!」4 v/ d% w* @8 T+ C& O

0 P! G, _; e. R2 _1 P「那么久没见,师尊说话怎么还是如此不饶人呢?一点也不顾念师徒之情。」话是这么说着,玄子悠的语气和态度也不见半点尊重。% M8 n$ ?* \7 H7 V. q
0 P" _8 d! i4 t2 N0 l0 B7 R
紫云早已习惯他这副德性,加上性情淡泊,自然不计较。两人虽以师徒相称,相处模式更像老朋友。3 u$ @: A. \6 d  m7 X) ?
0 E$ E0 r5 W# V  w8 |
此刻玄子悠也不等紫云的邀请,径自坐在坐席对面的空位上。
; d; o3 K- n1 w# S8 L, ~8 d$ q9 G+ d1 h- [6 `: K, W
「算你还有点良心,还知道我们『那么久没见』。你来说说,我们多久没见了?」低头沏茶的紫云稍微抬眼,一如既往的温和眼神。* x+ Z' t4 F7 {# {9 I" D
7 H& d' C% O& O& M# x2 \4 E5 Z
玄子悠盘着双腿,耸耸肩,说:「不过那十年。」
, J9 D, |1 R3 F* }3 k
# H9 z$ B+ j  T那副毫不在乎的口吻,让紫云的眉头一挑,随即他轻叹一声。
8 s4 {. [- O* c; U% T( ]! ?1 W0 U0 b/ t- |+ j& G* d0 H/ }% C" h
「还真是没良心……」他边说边将一杯茶放到玄子悠面前,自己也端起一杯,继续边摇头叹息边轻啄茶:「注定本道孤独一人了。」
& K  X6 f5 `! V5 Y2 v, D
" j# I, @# x. a( E6 m玄子悠单手支颐,好整以暇地欣赏师尊的演技,桌上的茶看也不看一眼。  r/ h: l3 z/ N6 ]% G4 @
; K0 d& C9 e" z$ d
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紫云头上那一撮白发。在一头乌黑长发中,那白色是如此醒目。" ~0 ]8 M, i3 T

" w( q! f) B- W$ Q' i' A「几百年前好心捡了个小娃娃回来,用心栽培,为的就是将来他能有所作为,孝顺师尊、造福人间。万万没想到,这孩子出师后一别就是十年。」他一连叹几声,还煞有介事地蹙起眉。
& w% M) }0 z+ C6 |1 a
5 \, h: ?, r. s3 T! ^+ i玄子悠嘴角一曳,继续默不作声。' U* L. U5 Z! P( N

7 [$ k3 i/ ~9 y3 e& n) E他确实是在几百年前被师尊捡回来的孤儿。但是作为一个放下天庭高职而跑来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隐居的淡漠隐士,如何教出一个「造福人间」的徒弟呢?7 _* f6 c* D! w* ]. _

$ f1 Q6 }; n. w+ s「茶应该凉了。」他上一刻还在抱怨,这一刻突转话锋,提醒不爱热茶的徒弟茶可以喝了。
) Y7 q) c  l, N- d* ~
2 |" {5 a# w: P. a) Y' q眼前这位师尊就是一个抓摸不定的人,就如同那张温文尔雅的外貌下,没人知道的实际年龄。5 P& {) l& P! _7 A" B0 X0 _& w

" n; @& L  R$ y& t2 \「徒儿遵命。」玄子悠故意拉个长音,再捧起茶杯喝一口。茶刚入口,他便好奇一问:「这哪来的大红袍?」
( B6 d% a$ H/ q' q2 u
: j: \; Y4 j: X1 A! v虽说大红袍长在岩峭壁上,也绝对无法在这座灵山的任何一处生长。
0 j( X' P: b( s5 ?# Q" C) }9 Q" O8 Y  X+ d  L# J* @0 j
紫云闻言,马上翻个白眼。
# s% ~+ q& k5 Y
6 {2 C8 M' F. ]. d/ n! @「你该不会真的认为你师尊我终日待在这里,半步也没踏过出去吧?」+ `  x8 M& o+ \( Y, G* ]
- J" I, N& v# w* X+ @7 W
「那么师尊这次特招子悠过来,就为了让子悠瞧瞧您在外游历时所收集的人间物品?」玄子悠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揶揄师尊的机会。说着这句话的同时,他唇边的笑意更是清楚表明他的促狭。
. Z) F9 }4 w- O4 a7 J
, ^+ D' @3 p$ m( L) p果然有什么样的师尊就有什么样的徒弟。5 q* v+ E5 X" u7 R% T

+ n. h- _, S) M8 [紫云扶额,他非常后悔当初把眼前这家伙捡回来,更感叹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竟然养出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徒弟。+ }  M0 n, w$ [0 y# U
% R/ J6 F. e# N' N1 {; a& _* }
「好徒儿,青出于蓝了。」
8 o  v  _0 H) v9 }+ n
% \6 J; U2 E0 ?2 `) n* S# {玄子悠自然听出他那句赞美底下的讽刺,也回敬说:「不敢不敢,子悠能有今天的成就,全是师尊一手培育的。」
5 M& _) {  _+ Z5 d+ T; W3 ?* n6 q" {7 H! k, T& k
「罢了罢了。」紫云轻挥手,表示这话题就此作罢,是时候进入正题。「还记得十年前无极山一事?」5 Y, M. J' H* m. d

  C/ L- K. C+ n一切就如玄子悠所料,紫云师尊绝不会无缘无故游历人间,而令他踏出灵观的原因,就只有一个——
1 h# t3 k6 L# U
1 U' `. v4 x( E十年前,他的瑾师兄闯入无极塔,带走混沌之灵,从此销声匿迹。
2 N, J8 k# {% n' H
& D# ^. Z- t" Z0 C5 q原本就不受天界欢迎的紫云师尊自那起更是神憎鬼厌,但师尊反而更高兴,他认为不必再回到那群自以为是的家伙那里,倒也落得逍遥自在。6 e' q7 m) i7 M+ M+ x
, m6 G; y/ O2 A  Y; m
在玄子悠思考的当儿,双眼一直未从紫云那撮白发离开。
1 E! l* y9 o# [; x( H" x2 d. p8 M9 d9 |4 n
也自那时候起,这小撮白色便永远地刻在紫云的发上,时刻提醒着所有人,天界曾出现叛徒,而这个叛徒正是他的爱徒。% n8 m# @$ H& E1 ?) Y; p( ^# M
$ V. ?5 U; V. N
但是没人知道,那撮白色,同样象征着紫云不曾表露的痛心。
8 Z1 R+ Z3 Y* ]  p3 M4 c: \
6 m; K! U  p8 y4 s, L- g「当年你师兄……就是那个该死的混小子带走混沌之灵后,我们以日继夜地观察人界和魔界,始终没任何发现。当时为师还很纳闷,混沌之灵一直是魔界最想取回的东西,只是碍于无极山的重重防御而无法下手。」; K) ^* L- D5 B- Q7 N' n

+ E. a! v+ C5 M: d虽说作为十二玄仙人之一的瑾,其能力在天界属于极上等,但单枪匹马地面对整个魔界的攻击终究会筋疲力尽,这对魔界而言是最佳也是唯一一次可以夺回混沌之灵的机会。& |9 X5 }$ |9 w3 L4 O# c
7 K; K. q; \- X6 {9 E
然而魔界没有半点动静,人界亦平静得不寻常。
+ K. O; Y/ t$ z: O5 j
. [% e( c" k( O& ~' m/ K. K! r* e「意思是现在有动静了?」玄子悠代紫云说出未完话。8 U) h+ B/ W. I7 N) Z; d& B  C

$ I3 Q$ N, J8 }, k) o2 W3 J紫云也学他单手支撑下颌,一脸困扰:「在为师游历人界的期间,发现有小数魔族在外游荡。从他们的举动看来,似乎是有计划地在寻找什么。」
$ ^) F4 U3 R! E( C5 J) v$ \8 V) N" S  d/ {2 c9 g8 t# f
玄子悠想也不想即问:「师尊认为这跟混沌之灵有关?」5 d4 {! n: v2 B. ~) L
+ N' p# \4 O6 Z0 z* F0 @0 t
紫云内心的困惑更甚,要说这跟十年前的事有关,似乎又发作得有点迟;要说跟混沌之灵无关,又无法解释现在的情况。+ {7 u. d- v) q) ], Y" q" k) B0 L8 |
3 ]. k7 b) p$ A
「那么就由子悠去查探吧。」不等紫云下令,玄子悠已双手抱拳,主动请缨。
7 S1 F5 K2 G5 b. O; m: t" Z$ @8 C' ]9 @
「你……!」紫云硬将一口气吞进肚里,再没好气地道:「至少也给为师一点面子,让为师亲口交代你去吧!」
, X, A8 i, P# P+ K% P( M4 }" j; y4 h. T
玄子悠轻笑出声,站起身来到他面前再跪下,慎重地说:, w" A9 H$ Q5 v% n

* y7 t. S6 [4 y1 C( p& B/ t「还请师尊下令。」
. v# z% ]/ ~9 Y
: Y" j& i) c7 J  J  b% P( i2 y紫云不再玩闹,他同样站起来,双手轻握玄子悠的手,忧忧一道:「为师始终不相信瑾这家伙会背叛我们,所以悠儿你务必查出真相。然后……带你师兄回来。」" |! j! j8 j& u3 _! p! [

- m4 v- `  s/ v7 _7 E玄子悠认真回应:「徒儿遵命!」1 z! K3 g7 v# y7 v/ P" N
% W4 }+ B/ f! u( K1 z; T; B
临走前,玄子悠不忘回头,露出促狭十足但不失温暖的笑容说:
- s9 I& H# h2 ?. v3 v0 p
/ E( b1 J9 H# X" t" {( A$ V# p「师尊,我相信以师兄那冷漠和呆头呆脑的性格,是绝对想不出这番复杂的背叛举动;就如师尊您那说好听是淡薄,说难听是懒散的性格,也绝对教不出城府很深的徒弟。」0 X; y$ n1 ]4 Y$ g( }/ v; M
: Y, ?% h5 C: N& _
紫云望着他踏入光圈消失,再深吸一口气。2 Q# a& ^( _$ H% m. n1 \2 Q& T
/ I5 |3 w' O( }( u( @
「我紫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捡了这个气死自己的东西回来。」/ k: {* s, f5 M
' J( [" j* j3 v5 i
' d6 ]/ f' ~  t. D( I- Y
人界对玄子悠来说,是个遥远且完全不会想主动接触的世界。他曾是凡人,却也只是那几年。随师尊到灵月山修炼后,他便不再下凡过。
6 o" a# p0 T$ i5 v: W& h* ?& [' p; o
出师之后,正好碰上师兄做出那令人费解的举动,这让原本居无定所的他,决定迁移至天界与魔界之间的交界,以便监视那里的情况。这一待,便十年。
: a' W/ t) ?+ Q) K) [: s( A( p9 e( @) G+ z4 _
正如师尊所言,师兄连同混沌之灵不知所踪,魔界在他日夜盯梢下亦毫无动静。
9 g' V; R) B7 ~0 ~3 _
0 M! a2 O. P" V, a: `2 H而今,终于有了一些消息,玄子悠不作多想,马上出发前往人界。6 w5 r4 c" O& m5 V4 M
3 }: y+ q( e: [9 f4 V
他选择落在人界的桃花镇。没有多余的心思欣赏周围桃花景色、呼吸久违的花香空气,只见他蹲下身,轻轻地敲了地面几下。未几,地面沙石迅速幻化成一个人类男童。! ?0 A8 z4 Y+ ~8 {$ ]  J

) x) b: o2 M2 }他头上别了一朵鲜桃花,一身桃红色打扮,倒跟他可爱外形相称。他先是眨了眨明亮大眼,看清召唤他的青年后,立刻兴奋地抱着青年的腿说:「子悠哥哥!好久不见!」
+ D# I& z( O; z; V8 I! _. @
- n, L3 D) I2 C+ z% v1 Y玄子悠难得露出温柔笑意,揉揉男童的头,说:「好久不见,土地神。」1 @6 @7 f- Q; U& c9 X( I' H
1 x6 k  Y. x4 I% Q3 _
「你也知道很久没找我玩了!」桃花土地神扁起嘴,双手抱胸,不再搭理玄子悠,后者只有哭笑不得。
* g( `5 f) g: R  h% D# F
( P. u* I4 ~4 P, h6 @在玄子悠还没定居于交界前,他最常联系的就是这位小小土地神,一个仙阶最低但为数最多的神祇。正因为是仙阶最低,所以土地神们一般不会有阶级观念,总能与所有生物和平共处。
. E- ]) C9 x" m6 Z7 K  J/ m( _/ ^) M% t* ]  {
最重要的是,土地神们分布最广,所获消息最快最准了。
: v7 a: K1 e- s7 a; b5 o/ P
3 T- L7 g4 h. D7 v# v8 T玄子悠开门见山:「这次本仙下来是有要紧事,想要借土地神之力。」) d9 `" F+ ^6 A. z; N4 P

  i( T% c6 }( a2 ~$ G5 B; `- z$ o) X桃花土地神听罢,也收起玩闹之心,稚气的脸摆着严肃的神色:「子悠哥哥请说。」
( x. d, i; w$ |4 H  I( B# M; Y9 a+ M0 a. ^2 q
「本仙想知道最近魔族活动最频密的地方。」) `6 a' G% g6 u* X; v; b

; I- L: h$ r0 z% N$ Q. n# `那双细幼的眉隐隐皱着,像是有预感会听到这句话。桃花土地神仰头看着比自己高了半个身体的青年,再点点头。6 Q' p+ u( v4 i  I, ]/ @
" j( V/ D- E# |& u2 X
「多年前你托小神要时刻注意人界的动静,这段时间里,小神不曾怠慢。」桃花土地神下意识地摸了摸头顶上的桃花儿,一脸思考的样子:6 y" b7 z, s, a$ N

* O* E4 F( b5 M+ l" ~「最近确实开始有异样的波动入侵人界。根据小神的观察以及各地土地神的情报,发现他们并不集中,加上对方故意低调行动,因此小神多次探测都一无所获。」% b' h, S1 W  O( w9 z. B

$ h2 e# [9 `5 U& u2 k1 m玄子悠听后,沉吟半晌才缓缓说出这句话:「原来如此。」9 v5 |# Y4 Z# B5 W" v
; R6 y5 n( p3 q4 u. ]5 r8 o+ A! T
看来真是有计划地行动,所以才分散集中点,不让他们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 Z7 f1 ~6 K& v7 H
6 r# U# @' Y- p1 e「那么你看他们的行动,像是在做什么?」玄子悠又问。- l6 ?+ R4 L+ _* F6 p
4 H, x3 B! h+ q5 h
桃花土地神摸摸下巴,仔细回想一番后再答:「像在寻找什么。」; G6 k+ [$ j/ e( q; a

9 f8 @) ~5 B+ a/ k; l这跟师尊说的一样。0 o& K5 L! {) ~9 U4 \
# m" A3 h4 @7 t# b& V0 }
「另外——」
2 y1 k) ]0 z6 P
; ^! X% X. I7 G桃花土地神还想说些什么时,玄子悠猛地感到不远有股令人生厌的熟悉气息悄然来临。
9 L' `5 t! {! T: z, P& m! b
  R* _" I# s! ^5 k玄子悠冷笑一声,转身背对土地神说:「本仙要去打坏人了,感谢土地神的情报。」   
, E9 j1 t$ Q1 S1 J: y/ e! }) _$ q; }  K* x2 l% y/ c0 m
「子悠哥哥再见。」桃花土地神挥一挥手,目送玄子悠踏入传送光圈。1 i; D6 Q$ q4 L1 ^6 S& R# _: P
+ Y' M6 j2 `# X
「对了。」玄子悠临时回头,莞尔一笑:「桃花很漂亮。」$ ~3 F3 b, e: A! ^  I6 Y- S

( G& u- n/ F, I桃花土地公果然高兴得在原地转一圈。. a) `1 a9 ^, T' Q

# f) @. j6 G& P) ^/ ?' b然后他两只小手放在背后,来回踱步。「还想对子悠哥哥说,刚才遇到一个身穿魔族衣服的人类大哥哥,或许那位大哥哥知道一些事情呢。」
# g. P' `0 z2 L' l! T3 e% ~" E" K
. |  m# q" d2 u# Y5 I1 Q! V

! ~: c3 F( h$ K; q1 L) p. H
【小剧场】

% M- D& U+ H9 {7 A9 d「唔……难得下凡,总要带点手信回去给我徒儿。」萌萌紫云站在人来人往的市集街道,单手抵着下巴喃喃自语。
; k7 u5 K/ P5 F2 h# |
& s% p7 m; N3 K/ u# Y+ V

& X. T% H% [2 c" g1 K, ]$ c' ~; K6 b5 t2 `! i3 w* G! @1 H
2 G1 C4 n+ w( r, w7 `# Q

1 c4 h% _2 X5 A6 Y, k) W; Q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1: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4_104:}{:4_103:}封面变大了,果然美美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info  

GMT+8, 2020-2-24 18:38 , Processed in 0.04441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