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308|回复: 11

【小故事,沒道理】第一更(May201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8 00:3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本帖最后由 子不語 于 2018-5-20 11:16 编辑 : ^1 W9 g; n, J: @- X

2 G9 I& Q0 h8 c* ]捧場的朋友請放心看,這裡的所有故事都會等寫完了才放上來,絕對不吊胃口的。( D8 D( U8 G' n9 i8 S' C
這裡的故事都是短篇,因為是想到哪裡就寫哪裡,所以看起來會覺得沒頭沒尾的。9 Q9 W' n* n/ r, r% s* t% r$ y$ m
大概一個月會更一個故事,之所以會開這帖,主要是因為想寫故事卻不想寫長篇。/ x. w" q; q( I) t8 G, F8 d
謝謝大家。
" Y) G2 a' n% ^" J( m
, o' O5 E- P& X**忠告:夢裡虐他(她)千百遍,驀然回首,那人早已死在燈火闌珊處。**
- d' F+ `. }  D4 [, p1 A+ L# n" G5 o* n( c% w( V, `9 r
目錄:
. d0 X2 c1 Q  ?( M! H6 ~  i! x1 t0 X4 h) }2 [5 C
1. 【May2018】償還(楔子、一)  償還(二、三)  償還(四、End)
! }6 e3 g8 p) s3 h8 p! |% b# n) _) l# [2 s) q

* k, _* v  m3 }4 `1 w# M% ^
5 J5 s0 X$ V/ a& P5 Z# i
" ?$ B- z: c, D1 j  K8 x+ M
0 A  Q/ i. o8 {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0: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子不語 于 2018-5-18 21:28 编辑
( k2 ?' z& J+ k; l+ P6 O8 D; w  v7 c+ |4 ]1 f, K
【償還】
文/子不語
楔子

, i1 p+ m3 v& p5 @; e3 ~2 E
林遠一身是血的蹲在打開的落地窗前,他疲乏地埋首於雙膝之間,一雙手緊緊的環抱著自己。高處的風吹得他渾身發冷,他無助的顫抖著,頭腦卻很清醒。他想了一些從小到大的事情,想著關於自己和張澈的事。

7 k: k" F5 I- ]/ s: N0 v
然後,他維持著這個姿勢哭了很久。悶悶的哭聲幾乎被風聲掩過,等到他把臉抬起來的時候,只覺得渾身的力氣都沒了。他扶著窗框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顫抖著看著窗下的世界,世界卻在眼底漸漸變得迷濛。

; T+ E- u1 Q% z4 E9 u! F: ?
忽然他閉上眼不再去看了,任由身體往窗外一歪,然後失重的掉落。這一刻,他沒有害怕,卻覺得如釋重負。
7 q! x8 {& f7 D+ Y# X9 }
“張澈,我還想再看看你。”耳邊風聲獵獵,他用著自己也聽不清的聲音喃喃著。
) Z5 O9 p! ~. Q9 N  v1 W8 s
一、林遠死了
) A+ X) q! z/ u' F6 }% [; K$ E5 i
“大哥,被林遠逃了。”手下戰戰兢兢的報告著。

8 b5 \0 |5 \( H5 y; ]. ]
誰都知道這段日子,他們老大為了林遠的事變得喜怒無常。原本行事作風就心狠手辣的張澈,最近更是到了接近變態的程度,弄得他們這些小的個個人心惶惶,沒人想成為第二個林遠。
& C; E3 r: C+ y/ }6 w- D7 W; k
全部人都以為林遠和老大那樣的關係,就算事情被捅了出來,以老大的手段最狠也就是把人直接打死了。誰知道老大卻把他關起來慢慢折磨,想到林遠那個慘樣,所有人都心有餘悸。

/ O2 p$ s) O" V" N9 c2 ]. ^( w
“沒人幫他,他是怎麼逃的?”張澈放下手中的筆,抬頭看著那個手下,臉上沒有一點表情,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

6 S/ \) f6 y8 `6 I. l
手下依舊低頭不語,心裡卻是一陣苦悶。誰知道林遠是怎麼逃的啊?他們誰都沒有那個膽子放了林遠。
1 H8 A. v8 `  S; x" R7 v, {
“把他給我找出來,就是死了也要找出來。”張澈淡淡的下了命令,之後再次埋首於一堆文件中。

0 ^4 @& M5 @* \
手下應了聲“是”,然後急急忙忙的走了。

: d$ r9 g- j3 F* P+ T9 b: @
聽到關門聲後,張澈立刻暴怒的扔了手中的筆,站了起來一抬腳就把辦公桌給踢翻了。他不斷地破壞著房裡的一切,然而心口裡的怒火卻是越燒越盛。

5 d# o/ I& ?: D2 H  w! Q
“林遠!林遠!”張澈發了狂似的看到什麼就砸什麼,“你居然敢逃!你這個背叛者!”一直到所有的東西都被他打壞,他彷彿力氣被掏空了似的跌坐在地,一手掩面的哭喊道:“我到底有什麼對不起你?!你說啊!”
) z  `# ~' m7 X( U& D
*** *** ***

4 A4 k7 [4 E% X, O! r. X. _
林遠被找到了。
/ }+ l  D- ~/ m3 [
手下帶著消息回來的時候,打開門就被房裡的景象嚇了一跳,原本到嘴裡的話更加不知要如何說出口。張澈還坐在地上,聽到有人開門的聲音,他默默的站了起來,伸手抹了把臉把剛才所有的情緒都收起來。

3 A7 l6 P7 \& V; g
“找到了?”張澈的聲音沙啞。
+ l% H  M, s6 p: ^& }9 n+ B. s- A2 ?
“是、是的。”那人禁不住結巴起來,原本就不知如何開口,看到房間裡一片狼藉他懷疑自己一定會被遷怒殺掉。

8 N) k' n5 K. E7 Q( {. N
“很好。”張澈咬牙切齒,說完就往外走,他要去讓林遠知道逃跑的後果是什麼。
7 X3 @* C$ o$ T7 ]3 _+ r: G
“大哥!”手下連忙把他喊住,喊完後又怕了。
, U2 v/ y. ]; J- A( A: g
張澈停下了腳步,看著一臉惶恐的手下,他覺得不對勁。

8 j$ ~$ \1 q7 V. A+ D" E4 Y
手下也只能硬著頭皮,支支吾吾的告訴張澈:“林、林遠死了。”
【未完】
  p0 T4 b8 s. X$ T
1 G' L$ S7 L/ L  t' j# C
& e- M2 o; d* ]" f9 b. Z
发表于 2018-5-18 13: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子不語 发表于 2018-5-18 00:34
& N9 _+ k0 u* d, U5 I【償還】文/子不語楔子
0 c  S  m2 n$ W5 d2 c林遠一身是血的蹲在打開的落地窗前,他疲乏地埋首於雙膝之間,一雙手緊緊的環抱著 ...
4 ?" c; {3 Q# }2 S- s9 E
好像很不错的样子,留了个悬念给大家看。恭喜开帖。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21: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5-18 13:45
/ v! H0 A( d8 [& K0 W" [好像很不错的样子,留了个悬念给大家看。恭喜开帖。

4 P: i' N, V% g/ l# }  G) H) [謝謝你~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21: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子不語 于 2018-5-18 21:29 编辑 - K  m# ]6 D$ Z$ f) b+ A9 e
/ p. q+ |$ L* Y+ O1 s% T
【償還】
文/子不語

8 a: w9 i' u% n" |- z+ }
二、張澈和林遠

9 Y8 ?3 l( h! \6 v4 `  _0 @3 ~
林遠是個孤兒,還在襁褓的時候就被送到了孤兒院,而那年張澈十歲。張澈在孤兒院裡是出了名的小霸王,性格頑劣也很霸道,孤兒院裡的男孩子幾乎都嚐過張澈的拳頭,但張澈唯獨不欺負女孩子和林遠。不知出於什麼緣由,林遠很得張澈的緣。
3 a+ w1 r/ ~8 a3 @6 \
張澈十八歲的時候要離開孤兒院,八歲的林遠抱著張澈的腿不讓他走,還哭鬧著非要張澈也把他帶走。張澈哄著哭得眼睛鼻子都紅彤彤的林遠,答應他等自己穩定了就來帶他走,林遠還拉著張澈的手非要和他打勾勾,張澈照做了林遠才依依不捨地放手。

2 j: \: \7 _% b' f
張澈踏出孤兒院門口的時候,又回過頭望了一眼這個自己待了許多年的地方,看到八歲的林遠還站在原地,看到了那張忍住哭泣而皺成一團的小臉,心裡忍不住狠狠地抽了一下。雖然很不捨,但自己還是得離開,張澈再看了林遠一眼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2 _; S( d& I, i
之後又過了十幾年,張澈離開孤兒院以後的這十幾年在外頭吃了很多苦。因緣際遇還加入了幫派,從一個無名小卒一路打殺上位,到最後自己也成了一個幫會的老大。

  e! B" q. i. C* @* c- G- M% p  ~
十多年的時間,江湖裡的腥風血雨,層層疊疊地早已把童年的回憶覆蓋。記憶裡那個和自己相處了八年的小男孩,樣貌也早已變得模糊不已。
1 P- R+ S2 T) @( v0 \/ H+ \# @" ?
這樣也好,早已是不同世界的人。
8 z' ]. _$ u2 T+ c7 Z
*** *** ***
# G2 }5 O3 H5 |3 Q, C8 v( o2 P
張澈永遠記得那一年,那個站在街角看著自己的少年,還有他看著自己時那帶著膽怯和不確定的眼神,張澈竟有一刻的錯覺把那少年看成了少女。往後幾年每每回想起來,張澈才曉得小時候自己怎麼就總是對林遠手下留情。

! M& J: ]+ X& l9 e: y, C" C8 L
“跟著我後悔嗎?怕嗎?”張澈記得自己不止一次問過林遠這兩個問題。而第一次問的時候,是因為林遠為了救他而被人狠狠地砍了一刀。那一刀從鎖骨直落到腰腹,鮮血如潑墨般地渲染了街道的牆。
: f3 {" K6 h6 y# C7 H- L1 C% L" O
那一次也是張澈上位以後,第一次失去理智的殺人,發狂地只想把眼前的人都砍成肉碎,因為那時候他以為林遠被砍死了。

8 P  ^. q3 G. Y- |2 D
林遠卻活了下來,那一刀傷口雖然長也流了很多血卻沒砍到要害,只是傷口癒合後在林遠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肉疤。
1 i* T8 }6 Q+ [6 a6 j0 B6 \
記得林遠醒來時,張澈就問了他那個問題,聲音顫抖且沙啞。

% U: o5 V: B1 ?
林遠用著非常堅定的眼神看著他道:“我不後悔,因為能和你在一起。”頓了一下,又虛弱的微笑道:“我不怕,因為有你在。”

- \, B- o, `& D3 M, o2 H0 H8 [
那一次,張澈抱著林遠哭了很久。
9 R1 f$ t5 G$ U9 }1 A
三、獨木橋
9 h& i2 R5 H9 U7 }- V9 g* p& H
當獨自一個人的時候,林遠喜歡靜靜地畫畫。林遠在畫畫方面很有天分,小學的時候學過一些基本的技巧,後來他靠著自學還畫到拿了獎。他常想好不好將來乾脆當個畫家算了,但只畫張澈。
  X( X5 m4 g$ S& k" x9 @
但天意無由,林遠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走著走著,就走到了和張澈截然不同的路上。想到張澈,他就會心痛,有時候甚至會害怕得哭了。幾年下來,他不只一次想要放棄了,但他若放棄了還是會有別人來。
0 k& P0 G; z) P% \4 y# Z
“怎麼總是在畫我?”張澈每次走進林遠的工作室,每一次總看到林遠在畫著自己,每一幅都是不同的姿態不同的神色。
9 ~6 B$ f1 w+ }4 a5 ~0 w. l" O# ^2 F
“因為你最容易畫啊,省去了我不少時間,又滿足了我想畫畫的慾望。”林遠一手拿著調色盤,一手拿著畫筆在畫布上遊走,半開玩笑的回答張澈的問題。
: g  Y0 w2 C- d' H
為什麼你最容易畫呢?因為你早已刻在我的心底,我不用刻意去描摹,你就已經躍然於紙上。
/ z4 W& M2 _/ K* o
*** *** ***

8 ?* d0 m' M4 c  Y  Y( a
張澈慢慢的走進林遠的工作室,裡面早已被破壞得不復往日的寧靜。林遠的畫散落了一地,被一堆顏料染得一塌糊塗。他隨手從地上撿起一張,紙上是林遠給他畫的素描。他知道林遠喜歡畫他,把他畫得比照相還好看。
5 w4 u  W+ q. [0 p3 Y, i
張澈忽然想起林遠此生第一次拿起畫筆,還是自己抓著他的手一筆一筆畫的。那時候林遠才幾歲,胖白的小手拿著蠟筆在空白的畫紙上亂塗亂畫,那時候自己看不過眼走了過去,抓著林遠的小手畫了一隻小魚,邊畫邊教他。

' D5 g) a7 |8 ]
從那之後到現在,已經過去多少年了?很多事情張澈以為自己已經忘了,但這幾日又忽然想起了很多。想起林遠剛學說話的時候自己總愛抱著他,總是在他耳邊重複唸著自己的名字,就為了想听到林遠第一個喊的人是自己。

0 K. F* T. J% B  W
林遠有錯嗎?錯在哪裡?他只是走了和自己不一樣的路而已。張澈彎下腰,默默地把散落在地的畫紙撿起來。每撿一張,眼前的事物就變得更模糊些,喉嚨哽咽得越發難受,到最後他乾脆坐在地上大哭起來。

$ G4 a' h& L1 L  }' C6 B3 U6 }
【未完】

/ u" c0 C. V. u. z6 o, x

* T  D8 v4 P3 ?' _( I6 a
发表于 2018-5-19 13: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子不語 发表于 2018-5-18 21:26& E7 I( y) C4 U, e
謝謝你~
! l" i& _  L2 C2 O) {. `' ^1 w( B
不客气
发表于 2018-5-19 13: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子不語 发表于 2018-5-18 21:26
9 H9 v. h3 T, w0 d【償還】文/子不語# d- M* x1 Q& I" H2 y
二、張澈和林遠  O) e" p& s4 {) Q4 R4 b* M
林遠是個孤兒,還在襁褓的時候就被送到了孤兒院,而那年張澈十歲。張 ...

$ }0 S& r9 ~% N* H写得真棒。感觉后期的故事会姗姗到处张澈背后的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11: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子不語 于 2018-5-20 11:22 编辑 ; O3 C0 h$ o+ n- r
9 n6 u( b/ E5 `+ Z7 E% y: w: q
【償還】
文、子不語

$ H! ~: F- p# w9 L' L) F
四、回來了
: g! i5 F- M, B: y4 b- F
几天后,手下的人終於把林遠帶了回來。張澈見到林遠時,林遠的身體還冒著冰冷的白煙,身體還是凍著的。原先他身上的傷口,也因為屍體經過冷凍的關係變得更加猙獰。
; r$ D. E. k& m( D( w
張澈邁著踉蹌的腳步朝林遠走去,已經幾天沒睡的張澈,掛著一雙深淵似的黑眼圈以及一臉的鬍渣子,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非常憔悴。手下全部站在一旁默默地看著,即便每個人都憎恨林遠背叛了張澈,但此刻卻沒人再忍心去譴責。

1 y% U! N7 L  o1 F5 r
張澈跪在林遠屍體邊,痛苦的哽咽著,他哆嗦著伸手去碰了碰林遠慘白的臉頰。那冰冷僵硬的觸感刺痛了他,讓他的心臟狠狠地痛著,讓他幾乎窒息。

% a$ K! `& V# }0 _" G9 ?) c
“遠,醒來了好不好?”張澈抱著林遠冰冷僵硬的屍體,臉貼在他耳邊哭求著。

2 L' Y# R* t( L, w, ?+ Z
“我保證不會傷害你了,你別生我的氣了......”

5 t4 ?' W8 v. L" |2 p4 q
“醒來好不好?睜開眼,看著我,看看我......”
: m/ j% _6 {& u/ b- B$ \& N* v
“你是不是後悔跟著我了......”
- C+ P4 a; y" v' n
林遠是再也聽不見了,也無法給予張澈任何回應。
2 W* \) T  m) l# m) B: O0 `
不知過了多久,張澈終於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4 v: U0 }# I$ Z+ ?. g6 D) {
*** *** ***

/ b0 G! a- g$ U) j4 t) t
他們說林遠從很高的地方跳下去的,全身骨折內臟都破裂了,醫生說林遠是當場就死了。手下有幾個去過現場看的,都說林遠最後躺的那個地方紅的白的染得到處都是。

7 ]6 E' |6 F3 Q7 v
想到林遠,張澈就痛得無法入睡。他行屍走肉般地走到林遠的工作室,躺在冰冷的地上,腦海裡全是那日他領著人不斷破壞這裡的畫面。
( g; W$ s- R7 W% x; l  ]" j" n
那天,林遠還在畫畫。
) x; n+ m9 F% u# x1 t
當他看到張澈帶著一大班人來勢洶洶的樣子,他就知道一直以來最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原本還懸在嘴角的笑容,慢慢地變淡直到沒有。

- |, M: ~: L0 r1 v
淚水幾乎在瞬間就蓄滿了眼眶,那一刻林遠就知道自己和張澈徹底完了。他僵直著身體告訴自己要鎮定,但是那控制不住顫抖的手出賣了他最真實的情緒。原本還想狡辯些什麼,起碼在正常的情況下,得要利用張澈對自己的感情再垂死掙扎一下。

' u! d6 o2 K1 D' R2 v9 _5 C
但,林遠卻什麼都沒做也不掙扎,任由張澈發了狂地對自己拳打腳踢,全程死咬著牙再痛也不吭聲。他想,就當是還給他吧。
; U4 \, c( C  y& N$ N' U
五、無家可歸

' }7 f6 [: I" \# f' [0 Q8 W
張澈抱著林遠的骨灰盒,他不知道要把林遠葬在哪裡。國內有許多的殯葬場地,但是挑來挑去卻沒有合張澈心意的。

! n- w0 X7 m4 m- o
他們都是孤兒,一樣都沒有家。林遠說過,所謂的家就是一個讓他安心棲息的地方,而那裡有個能讓自己感到心安的人,他曾自嘲自己對著張澈其實就是一種雛鳥情節。
1 L# k6 U% K8 X( \
張澈始終找不到一個能夠讓林遠永遠安息的地方。他唯有把林遠的骨灰帶著,一直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身邊,這樣就彷佛那個人還在自己身邊一樣,不管做什麼總要看一眼才安心。
3 [: G9 g; b. z
很多次都聽見次手下的人在竊竊私語,說自己這樣有點不正常,也有不怕死的手下來勸自己道如果一直這樣放不下,林遠肯定也得不到安息。
" |6 e0 x% X1 t
“遠,你真的不能安息嗎?”張澈抱著懷裡的骨灰盒,低下頭用臉頰蹭了蹭,就像在蹭著自己最心愛的那個人。
$ _. k8 `7 v7 J1 \2 G9 x
其實張澈是知道的,有林遠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失去林遠他早已無家可歸。一想到這裡,他突然覺得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了。從少年時到現在,花了十數年幾乎豁出性命才得來的這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了。

: P1 k9 f9 G4 C+ B' D
*** *** ***

% B7 f# `4 t: w- I1 E
在林遠跳下來的那個地方,張澈也同樣的一躍而下。那一刻,在他心裡沒有什麼能比得過,終於可以踏上回家的路。
* X! E2 C* X" x0 N% D
張澈被人發現的時候,警員在他的跳下來的地方發現了一個已經空了的骨灰盒。

/ D5 i, X' Q0 f& N# R0 V
法醫解剖的時候,在他的胃裡發現了大量的、未被消化的白色粉末。

% P9 Q: \. q6 W+ E1 p
                                                                                                                          【End】
3 V  z* g# D) \5 ^3 b- P( @! w" K

3 [8 p1 I* _  f
5 ]( q7 T- e! {6 D' x: m9 H% [7 [- u1 H
 楼主| 发表于 2018-5-20 11: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5-19 13:36
2 a7 b+ \1 v7 u" [9 |3 M( h2 Z1 n写得真棒。感觉后期的故事会姗姗到处张澈背后的故事。

$ L. J( i+ V1 \! S. D) g- a& a其實沒有誒,這就是個很小的短篇,不會介紹太多。$ d& W  E" j0 K1 X; Z5 F# l
故事雖然分了5個章節,但其實字數加起來就等於平時寫的一個章節的字數而已
发表于 2018-5-20 11: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子不語 发表于 2018-5-20 11:256 `' J5 W5 ?4 h( }: F, g& R
其實沒有誒,這就是個很小的短篇,不會介紹太多。* M! Q2 q. O( a$ f/ g5 S7 ?5 P
故事雖然分了5個章節,但其實字數加起來就等 ...
/ M  r2 p: k$ Z8 G0 P1 D: b
不要紧,以你自己喜欢的方式呈现就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8-12-14 04:11 , Processed in 0.04884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