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483|回复: 7

《Always》(练习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 01: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本帖最后由 夜昼恒非 于 2018-4-7 11:58 编辑 + o" r6 d: e. b" j  g, _  P

9 M8 t% D" ]3 l9 e0 S
Always
7 J$ a' w" ?* H5 ^6 y6 X! @
简介:厌世男主逃家日记,遇上各色怪咖,踏上构筑人际网络之路。死鱼眼厌世18岁少年的‘无聊’日常,他的日常生活就是接触形形色色的人。

) w* x( ^3 P1 |5 l0 _9 X
# n0 u6 ~0 D% ~4 J" ]; e
1 Q7 \* X' `. j9 G  P- j
作者君的良心发言:这篇大概会很Free,带着很Free却很想Flee的心情写。最近挑战写惊悚系的,不过由于脑袋一直出现中年大叔抽烟的景象(望天)于是就一个手滑出现这篇文了。(求阴影面积)

; Q* k) R4 A' y

$ T$ E' c3 N! `: _! @/ V9 a

# t5 Z8 J+ Q* G9 D3 w' _
目录ing:

" q6 ^3 {- @% s4 @; F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01: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 [7 w! e+ I( \( K' a$ S+ u

! _+ ]7 p! d: w: B5 v& w

( H) b( T( d/ S8 Z( R$ `# b% @
细长的烟丝缓缓的从他眼前飘向天空。
3 g' \, v$ Q4 M+ G0 U" r
嘴里都是火辣和苦涩的感觉。

8 @$ [, g! l: M1 j8 }1 i/ j# D
坐在堤坝旁嘴里叼着烟,穿着一件黑背心配花色沙滩裤,再披上一件黑夹克。
( s5 O4 B9 e! x- t1 ]
潮与土往往只在一线之间,而那间沙滩裤就这样把潮给毁了。

& t1 G6 {8 k5 V6 H  x1 _
刚睡醒的发型大概也就他这样吧,路人甲的脸庞上唯一有特点的大概就是那双厌世的死鱼眼吧。

1 M+ H1 h6 l/ u/ \. \
这是他第一次抽烟,被烟呛到的瞬间他咳嗽得眼泪都出来了。

, g5 y2 S; s  T
根据前人的说法,抽烟其实就是在抽空虚,这些都是狗屁。
. j4 s  H9 t' s( B7 L7 A5 d" ^1 l
抽的是钞票才对!

. ^- i* i2 }5 }, R
不会抽烟学别人抽还真的是......浪费钱。

8 Z, I0 ?4 g' E# a* O
半阖的眼睛望着咸蛋黄般的夕阳,耳畔不断回响着海水冲刷堤坝的声音。

+ }) d  n2 f0 ~* g( ^
“人生放荡不羁清单,在堤坝旁睡午觉还有......抽最呛人的香烟达成。”
3 s6 k" V: n3 y; b( E
拿出一本小册子,他拿出原子笔往册子上一划。

4 i  Z' @6 p: n% B
“才达成三项而已啊。”

2 ?. c0 U5 L+ v$ y! c# D
看着写着满满目标的小册子,他对着册子呼出了一口烟,不过这个造型吐烟比较像是搞笑漫画里因为吞了炸弹爆炸而吐烟的倒霉主角。

* e+ d  r' s# O7 `+ Y3 C
瞥了一眼第一行的目标......逃家。
! \9 g8 D2 O! y7 j+ q
他还真的没想过自己真的会这样做,毕竟自己几天前还是亲戚朋友眼中的乖宝宝好儿子。

& p/ s  b! n  O
把抽到一半的香烟给踩息,他跨上机车把安全帽给戴上。

# u; @4 Q% M: K. T
发动机车,催动油门,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声他就这样驰骋在高速公路上。

! ]1 G. o& L$ x5 b+ J8 o3 |
看着沿路的景色飞快的向后溜去,他才惊觉自己飙太快了。

2 W, o2 `7 v7 {: Y
时速一百八在高速公路上狂飙警察大概待会就来了吧。

0 z+ D) ]4 T) C- X. C1 c! S9 G
为了不被警察叔叔请到警局喝咖啡他只好把速度降了下来。
9 c" v) v) Y  C+ @( n9 |7 h
轰鸣的机车声从后方发出,排气管发出的是低沉硬派风的嗓音。

$ r6 E3 }& }+ T1 [) p
是哈雷吧......
2 f3 W, ]; Z) q& K8 {# ]
从引擎声他判断出了是什么类型的机车,这是常年跟机车狂亲戚打交道耳濡目染上的。
/ U+ ^, e& X* S. @/ u* O
由远至近,后座绑着三个菜筐的哈雷从他身旁超车长扬而去。
9 E# E/ J0 X! i5 _! h" T8 a* W
绑着马尾的女孩嘴里叼着烟以时速两百二十从他身旁超了过去,响着警笛声的交警摩托也紧跟着从他身旁超了过去。
, d% C6 p9 N; g# n4 r( B
吓得他的死鱼眼都张了开来。
" N6 d2 s7 u! S, `" r) K% ?
但真正惊吓到他的原因是......

" z# G# N1 }5 Y& H) H0 g; Z4 ]; J
“靠,穿婚纱飙哈雷!”
/ ^& q( _+ L; m( b5 i
# P& c5 S! C2 q* e9 H2 y* g+ s
发表于 2018-4-2 10: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趣的样子。
发表于 2018-4-27 15: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真的,这个文风跟我的真的好像啊!
发表于 2018-5-1 23:4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描寫的情景都很有畫面感。
. v# p. t" u5 ^% m: Y0 Y% J) n是逃婚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6 23: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昼恒非 于 2018-10-26 23:17 编辑 7 p( k0 A& j( R( \  G# }
7 ~+ _- x( g) e( Q6 r) m: }& s
《第一章:当你发现这是个坑时已经来不及了,就像是没了刹车的爆冲机车一样》

4 N8 b& D2 o( [. K8 W: c

; r# @- h- L2 ?% V" `
来到台南这座城市已经两个星期了,人事物与我长大地都市是截然不同的。
5 {1 Q2 q1 \  X$ q

9 U; c- j$ V% U8 r0 x+ H
空气,泥土,水,人,文化,一切的一切都是全新的。

3 M4 L# C: _1 m* f
不是有句话说,“篱笆外的草总是比较绿,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吗?
7 j  b2 R# Q4 B% i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会有这种感觉吧。
3 ?6 ]: }/ k* \% V
不自觉地比较起家乡的事物。

7 N6 i  G1 a) c, N" A
住了几天旅馆的我也开始比较起自家房间和旅馆的房间。

" ~& A4 |0 z+ i$ a5 [+ C5 N* _; `
一个是安安静静的房间,另一个则是隔音查到几点的空间,就连对面的动静都听得一清二楚。
+ w' V+ E: w/ Q' I, `& r$ m
睡眠质量不保的我煮了三天后果断逃离那睡梦地狱。
' V6 j# S% V. S
我缓速骑行在高速公路上,被三辆车连超的我只能默默的感受冷风吹袭还有那吸不完的汽车废气。

4 O4 V8 s4 X$ k
单手骑着机车,另一只手则是扮演起了清道夫的角色。

! V% X2 l) z1 i# e* e0 }
尾指努力的在鼻腔内挖掘着那颗折磨着我的鼻屎。

+ C- e3 s' ^, I* L) o! E
随手弹飞鼻屎,我不知它将飞往何处,或许会落在某个倒霉蛋的挡风玻璃上吧。

" {; ~/ {+ b$ D
我和那颗鼻屎也差不多,不知道将飘向何方。
% K* f. o2 ?) ]* m, X2 _
我哼七了飘向北方,行驶的方向却是东方。
& b- \8 O0 w# `2 _
我曾经思考过一个问题,为什么这首歌是飘向北方而不是南方。
' [8 `% n( t, h1 |7 o
南极有可爱的企鹅,北极则是有北极熊,一直飘向北方最后不就会被北极熊吃掉吗?

7 j( w% R- M) \# g3 l$ h2 Q
引擎的轰鸣声把我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一辆重机车从我身旁驶过。
2 D1 ]* |9 p1 i& D% Q( c
只不过这次坐在上头的人不是女生,更不是穿着婚纱的女生,而是穿着朋克装买菜的阿嬷。
8 j% X8 c$ G9 ^$ y. T
强忍住拿出手机拍照的冲动,毕竟我还是要命的。
* v' j! W# @) |  Y& \* J3 F
旅行途中偶尔也会许多有趣的事,只可惜我不是在旅行,而是游荡。

- p. r( u& Z! {, \+ R
旅行是有目的地的,而游荡则没有。

# z! `4 h  p) M) E2 b& x+ k
: l4 t! K1 o: A
带着淡淡的失落感,我催动油门往不知身在何处的目的地前进。
, M5 F" j9 y* n# m. c
双脚再次在陆地上行走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我拖着疲惫的步伐走进大排档。

# [" R, V' `) W
迎面而来的是汹涌的嘈杂声,时起时落的炉火,还有那无论如何也遮挡不住的食物香味。
7 U! Y9 ^/ j9 J
琳琅满目的菜色看得我眼花缭乱,最终我在一个卖粥的档口停了下来。

5 i4 v. O' G$ Y# w6 a
老板娘亲切的用台语询问我要吃什么,我轻轻的回了句我先看看。

! ~( Y# T  C$ o( }
她礼貌地笑了笑,要知道在我以前居住的城市,别人问你吃什么你回应一句我先看看可是会直接被别人放生的。(放生意指无视你)
3 R+ v# R; Z; H4 R5 ?
我的目光落在了某样套餐上,小米粥配酿苦瓜。
# J5 c4 I- u/ F
坐在角落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餐点,我谢绝了服务生饮料询问,毕竟节省一点总是好事。
) d: I. U, L; t2 u" Z2 D
餐点上桌后我从钱包掏出纸钞付钱,老板娘笑笑的表示吃完再付也不迟啦,不过我还是把钱塞到她手里了。

7 x( |1 t4 ]) @. \
这是我的个人习惯,因为我怕忘了付钱,毕竟不是任何时候都会记得的。
) e9 H5 V& E0 H
接过老板娘的找零,我开始享用起这顿迟来的午餐或者也可以说是迟来的晚餐。
/ a2 {0 @- P$ {. Y9 G/ r
我细嚼慢咽的吃着,手指不安分的滑着手机。
4 d5 E! C2 B  G) J* u9 }
所谓的社会病态早已在我身上扎根多年。

- ~& j, h2 Z  E$ Q: H* h
要是我现在在家,母亲大概会立刻拿出鸡毛扫请我吃麻辣粿条吧。

( S2 x6 t, x, A; p2 ^2 y2 _
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冷颤,下次见面应该会被揍到进医院吧。

8 W% [1 T% w6 V2 @* h' ?0 c: X
“那个,大叔......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1 _5 n& `/ ^, S; R9 }
稚嫩的童音在我对面响起,抬头看见的是个背着双肩背包的小男孩。
2 v! Q6 i/ H4 L( A1 c; ]+ o' h8 K6 Y
长得挺白净的,婴儿肥还没完全褪去,只不过更吸引人的是......他那双死鱼眼。
8 o& b- l% }# V! \7 i2 o0 S/ l0 W
托盘上端着的是一碗卤肉饭和一盘咸菜。
0 D- s7 Y: X" Q' e- {9 t
“请坐。”

2 N7 ]$ g5 b4 r8 g6 z. H! h
我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 b8 x5 e) J! X, P( q
“谢谢。”

. R, Z0 j: Z6 a
他很有礼貌的向我道谢,随后就开始安静的吃了起来。

  U8 w/ W+ l. X& D6 J
就连咀嚼都没发出任何噪音,这让我属实有点汗颜。
0 W, w) R" f) F. U- t- M" r
就在我刷着满世界都是我的寻人启事的时候,他已经收拾好碗筷准备离开了。

, e; c/ p7 \3 j6 q4 Q
对我点了点头,后他就径直走出了大排档。
% f6 O3 O. z# o2 b. ]6 ~/ M
我瞥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8点57分。

+ j5 l' Q- q4 {8 |! ?
8 g( E# Y0 ^6 u0 h' R3 I$ b2 P
我吃了快一个小时……在家里早该被老妈喷了吧。
; q* k6 I' N8 m6 _! y% o: W
就在我为今晚落脚处发愁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衣角被拉了。

( C" {  u* e( t3 w8 V" \, B
“那个......您......好......呜呜呜呜呜......”

4 `: ^4 Z$ R" ]; ^  X$ y8 c3 N1 s
此刻我心中有百万条羊驼奔腾而过,四周的人们的目光纷纷聚焦到我身上。

/ l, K$ y: Y# W7 G; n
如果目光是太阳,拉着我衣角的小男孩是放大镜,那我一定是那被烧出窟窿的白纸。

  Y6 l4 ~* Z( A* e+ X  S
刚刚的小男孩抓着我的衣角一只手擦着眼泪,我顿时慌了。

% t+ k2 G: Q: |; `6 u7 p2 \7 C
“啊......那个,小弟弟!有什么事吗?你先别哭啊!有事我们好好说啊!”

1 N; v. Q: N0 u; v3 u0 ]+ d6 K
“姐姐......带我找姐姐......呜啊!”

4 t( q* X  H4 T7 g" z
“好好好好!立刻!马上!现在!我们出发!”

- F- X8 @) G, O, Y4 Q; j
在七八个大汉围过来之前,我赶快拉着他的手上了机车,怒催油门飞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0 {1 e+ j' V# k# Q" _+ o1 `7 F
这突如其来的事件瞬间让我脑袋超负荷运转,以至于脑抽答应了他的这看起来就是个坑的事情。

( V2 X- x8 Q$ z8 z5 E
十分钟后我大概会想狠狠的给现在的我一巴掌吧。

5 B: `# A2 E: b( s& p& J/ I. ^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8 15: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萌萌正太的眼泪有时候是击溃咸鱼大叔的最佳利器,光明正大坑路人,我坑我自豪》

, J3 e4 y$ B& X8 d
# R' A9 N. P5 H: J0 a+ p
3 K( l/ _# g8 S
4 H8 A7 v' b# {. \: ]
“那个,小弟弟,你姐姐在哪里啊?”
3 r# W0 y3 H* h: G+ U
高速公路上的路灯不断从我们脑袋上闪过,刚刚的小男孩搂着我的腰。
% B2 T" o# P" d" \- q7 r! f5 n
“在花莲县警察局。”

8 O7 l2 t! t2 ^
貌似上车后这孩子就没哭了,这倒是让我安心了一下。
2 E3 j/ _! |- K& }
要是被交警看到我载着一个哭闹的小学生,我估计会被带去警局吧,要是我没外交豁免权不久完蛋了。
9 m; e4 i. w9 ]8 n* U  M; B
点开了gps导航,我才发现跑上去花莲县最少也要两个小时。

" o& V" o# z- v0 I( C
“欸,大叔......你其实是不是个笨蛋啊?”
; {% B: T7 ~# s/ V
就在我思考为什么她姐姐会在警察局那种地方的时候,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吓得差点闯红灯。
9 {; F; W6 b' c4 I7 K
“啊?”

' ~9 @1 D$ e4 B; o, r% ~6 j
停下来后我一脸懵逼的望向后座男孩。
- w8 m( v& |1 j5 b" G
“我说,大叔你是不是笨蛋。”

7 p0 o9 j0 v; j: x! L) A
“呃......”

4 z% h7 M* t& _0 `
我实在不知道要怎样回答他的问题,毕竟忽然被一个陌生的小正太问是不是笨蛋总会脑袋空白的嘛。

3 a/ @% d8 Y2 J; K3 K
“看来的确是笨蛋呢,一个小学生说的话你也相信。”
5 ]  b& r/ v3 d( O. ~$ E" N
“所以小弟弟你骗了我?”
) p& f6 a1 Z, g& W/ U- X( b* n
如果他说是我大概会把他丢下车让他自己回家。
1 }" g# |' Z4 b4 i: t
“说是骗你也不算骗,准确的说是有技术性的搭便车。”

7 @6 O% [  ~2 N3 P* X/ @  ]$ O
他抬起小脸微微一笑,看到那笑容我能预想到他长大后应该会是个花美男吧。
( V% e! Y$ T; b4 t8 _
“所以刚刚拉着我衣角哭都是演戏?”

4 M( S4 S8 @; x$ ^  c! o
我催动油门继续往那陌生的目的地前进。
/ F+ b, g$ h' X
“对啊,这个时代眼泪都要收费了。”
4 y0 H  H' H9 b: y+ R
他从后头伸手递过来个小指大小的小塑料袋,上面破了几个小孔。

4 p% V/ H9 g* y7 Q' d
“几毛钱的自来水就可以省下几十块的车费,现在的小孩都那么精明了吗?”

! b2 L, A" {( K5 g; h5 P+ J
“应该说聪明哟。”

: F4 S" L' z/ s% y
“是是是......”
5 E! I$ ]+ P1 a" a
人小鬼大的孩子真伤脑筋。
# e/ S7 f' B( t
冒着冷冽的寒风,我们两人就这样跟着gps跑了大半个台湾。

. T3 w% ?4 `& }0 e# A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骑车技术那么好,那位小朋友就这样趴在我背上睡着了。
  s, S- ^: t' F( j" S7 i
骑到了警察局已经是深夜了,简洁得一丝不苟得警局外头停着一排摩托,一辆重机被铁链锁在一旁格外显眼。

7 @. q* h- L( L! s: H" _! A( I
停下机车得瞬间,背上得小男孩也适时的醒了过来。
" z( D2 w/ R0 s7 d$ R
“没留口水吧,小朋友。”
$ n; b. I- q. z2 h: G4 ?- s
“流口水这种事不是痴汉大叔才做的吗?”
, y, V) {( J7 z
“是是是......不说这个了,你姐是警察?”
2 P: Q$ z2 c' p; A# y" D
“不是啊。”
% q. i+ q7 q* P1 w) {1 r: D5 q
“那我们来警局干嘛?”
/ \- J, l- t0 V. Q- U! }
“来保释她啊。”
$ w! m! ~+ a9 z& T  z+ K
“蛤!”

: H+ w  Y; T1 u$ y" ?, b# }
啧啧,这小子何止聪明......简直是天才。

8 P% [2 n8 c2 [

$ q' K& [) Q" D
“别蛤啦,我还蛤蜊呢!走了。”
' n0 Q: o$ i) ^

9 m% n$ Z* B% k) p1 G
“流年不利......”
7 s. B1 T/ I+ e$ n; O
“来年大吉。”
( X2 ]6 L2 I6 N
很不情愿的跟了进去,一走进警察局就听见了吵杂到让人以为犯人暴动的声音。
0 E* b/ e- y! R4 P3 Y6 T9 L* p
“大叔你好,我是来保释人的。”

" P3 n1 u8 n1 B1 @% z! A
啤酒肚的中年警察瞥了我一眼就拿出了表格递给我。
: ~) x7 a6 b$ }* R" d- g2 r
“要保谁啊?年轻人。”
* m  Y2 ^7 o* e
“花暮兰。”
! i, M0 a4 x" \0 y
站在我身旁的小朋友把头探上柜台。
+ o1 r* h! I- V! N
“蛤?”

" P$ @) d0 P! {
我跟警察叔叔的反应几乎是一样的,只差在他差点被卤肉噎到罢了。
$ c% b3 Z. l* X9 w+ b: D
“蛤蜊不念哈利,花暮兰也不是那个花木兰,不是木头的木而是暮光之城的暮。”

* D# l* c6 h* @4 \: T
“早说嘛,小弟弟我还以为你跟我开玩笑呢。你们先把表格填了,我去领人,”

2 S4 M  b. e0 j4 z7 l
让我们填表后他就摸着啤酒肚往办公室走去了。

( r* D2 f6 f7 X3 z
“欸,你该不会有个哥哥叫花无缺的吧?”

/ k! T- C5 {, j0 \6 b
填着表格,我打趣地说道。

, s; x: `& t- ^& j
“我爸就叫花梧阙。”

8 {! p# i2 `8 z- I) ^, _$ I
“啊?”
/ a6 j# ~$ o0 [" Y5 ?* G
“啊什么啊,快填表,不然等下告诉姐姐让她揍你。”

, S& i% J% h$ b6 u. n- i' Q4 K
用谐音起名字应该是他家地传统吧。
1 P' L7 c1 p% A( m* W+ K
填好了表格,人也被警察叔叔领出来了。
) s3 j9 X* H$ `  m: M
只是看到人的瞬间我差点就把我下巴惊碎了。

! c6 V, {0 H' T2 y% P* D0 |
5 M: ^% a! b! H3 R5 Y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14: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然呆耍起流氓让你防不胜防》
" H# K1 r1 ~+ h' V
. T2 T6 m1 x. {$ J

$ L6 a! B7 P& q6 [  k% K" E! r
“好了,交了保释金就可以走了,新娘子以后就别那么刚烈了,床头吵架床尾和嘛,何必穿婚纱飙机车,不是我说你们啊!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我见多了,都是等到失去了才后悔......”

/ t& K+ x9 M+ @2 s$ Q' y8 [: ?- r% h
警察叔叔抓着我们俩训话训了半小时。
7 G1 g" ]: i" t
顶着啤酒肚训话训了半小时居然连气都不喘一下,肺活量真是惊人。

, |/ M8 b/ y8 J6 ]# u) F8 ?
我连个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 f+ v9 }! M9 G! h; C7 R7 R0 }8 c( i
......你也猜到了吧,小朋友的姐姐就是前几天遇到的重机新娘。

( t& u2 i, s" q+ g4 A& F9 f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小两口要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知道吗!”

4 [- z& K4 O  J! I
本来还想反驳一下的,但是想到反驳耳朵会长茧,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被我咽了回去。

# o: L" x% ~$ d; {/ S, e! E
因为那位新娘子盯着我看,眼神像是看死物一样。

) t; Z& Q& l: d; W9 I" X: G- s
“啊哈哈......”

" ^. J0 k* e4 z6 i3 k
除了苦笑我还能怎么回应呢,人家一不高兴搞不好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6 U8 ^/ ^3 e0 H1 H3 T5 v) D
谁让我那么倒霉呢。

/ |) d/ u" C' ~: l& Q# Q  B
警察叔叔帮她的机车开锁后,她跨上了机车发动引擎,拧了两下油门差点把警察叔叔的肥肉吓掉了。
- _. Y3 d1 p2 K3 k% U, r, C
掏出手帕抹了抹汗,告诫她不要超速后,警察叔叔才走进警局里。
1 i; G# @0 Y6 v
“欸,大叔你手机号多少啊?”
. u" ~& J8 W6 l% Q9 K) ?7 w9 ]
坐在新娘子后边的小朋友对我喊道。
" m, j" Z. d) S4 f/ N" z) P' f
“啊?”

) n- k7 l: O8 A$ C) @
“啊什么啦,手机号码,手机号码!”
8 V& W0 {/ ]. W, G0 A7 o4 b
他指了指手机,示意我告诉他手机号。

/ e& c" b0 w6 Y
“哦哦,......这个就是我的手机号。”(吾辈不懂台湾电话号码是多少desu,所以放点点点)
3 }1 \7 x2 E4 S; J* |  w9 h8 ~
ok,那明天我约你出来还你。”

: K6 O8 w6 v3 n& Z
“我可以拒绝吗?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跑路啊”

& H1 S6 }, M0 Z4 |
这回我可不会再上当了。

3 R2 K. L+ b; U
“欸,大叔,人与人之间多一点信任好吗?你看我这么清纯可爱的小正太像是会骗人的吗?”
% n- g9 h. I* }& `
他举起食指戳了戳脸颊歪头卖了一波萌,但很可惜我不是我家那正太控的妹妹。

6 _; P  V' C+ R4 y# s
“你刚刚才骗了我,要我怎么信任,而且我不是正太控。”

% i! {7 ^3 Z6 \+ {, h* G
“啧......姐,听我说哦!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 Q- a) Z, r' ]' @
两姐弟交头接耳了好一会后,新娘子下了机车就朝我走来。
" f3 G+ L! s' k: n
我被她吓得往后退,直到撞到了墙上。
2 H2 {9 G. z7 y( Z3 V5 d& ^, C
她一手拍在墙壁上,脸越来越靠近我。
9 T. i. W% g9 Y. ?# o
面无表情的盯着我,盯得我浑身发毛,仿佛下一秒就要客死异乡。

% l5 z  \$ d0 x: W3 _4 @6 e
“盯......”

/ ~2 t" |8 Q" S% R& K! t
她就这样盯了我好一会,什么话也不说。

6 |, N0 m  G8 q
就在我以为她会这样壁咚我到我答应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意外直接让我脑袋当机。

7 k4 ^& q( z5 m! E% x8 `& D
“啾......”

" c/ h, N/ U- }5 e* @* y! V2 Z0 [
我的嘴唇忽然接触到柔软的感觉,凉凉软软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吃果冻的感觉。
/ f. m7 j- g: t
我能感觉到我的脑袋快充血充到炸了,她被地上的石头绊倒了,嘴唇直接贴在我的嘴上。
7 U# L# X3 `2 h' y9 L: ^; x8 w

0 D5 h! b" ?. ^- X2 j, s" t
我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她整个人摔倒我怀里,柔软的触感就这样压在我的胸膛上,如果将我比作一种动物,那一定是炸毛的猫。

1 j, i' G5 X. ^( m+ O
没错,你没看错,她就这样夺走了我的初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8 d% d8 g3 _; s( T' w1 K% S# J
我的脑袋也跟墙壁来了此亲密接吻,去他的壁咚接吻!谁这样做的一定是个笨蛋!被吻的那一个脑袋敲到墙超痛的啊!
+ F: l4 Z* b) g% [; l
吻了大概十多秒后她才把嘴唇从我嘴唇移开。

( O5 N6 g' Q8 U6 x4 w5 N  ?, E
我整个人直接跌坐在地上,眼泪得都快流出来了,脸颊还是发烫发烫的,心跳快飙到120了。
3 L, K/ j% J7 D
脑袋几乎乱成一团浆糊,她本人却面无表情的蹲了下来望着我,像是刚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 T, w) ]4 t5 U. q
我飞快的用手捂着嘴唇,以免再次遭到她的辣手摧草。
5 j0 W7 W0 n3 c2 [) }, v5 N+ u6 `2 z
她回头望了一眼笑得快要从机车掉下去的弟弟,又回头望了望我,一脸问号的望着我。

( O: j) q- `7 c
我去!别给我变天然呆啊!混蛋!
6 R' b+ ~8 s  j+ {
“好啦好啦,我我我答应,我答应你们就是了!”
! S4 e4 K" a$ y
听到我的答复,她才缓缓起身走向机车。
% o" W1 M  Q. Y% S- u
“你不答应也不行了啦,刚刚我已经拍照存证了,如果你不答应照片就会传到报社,然后明天头条就是《险恶少年诱拐无知少女在警局前接吻!究竟是社会的冷漠还是道德的沦丧!》。”

* v( \+ H8 E. x
史上最险恶的小朋友晃了晃手机,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 K. [0 W0 X" h
新娘子向我点了头后,跨上机车一扭油门就长扬而去。

# m5 V3 L3 p2 l7 _, Y
当我从脑袋当机的情况恢复过来后才发现我被坑了,还是被诈骗集团坑了。

& q: v: C8 n; u+ i5 F7 A" w
抱着前途一片黑暗,会被骗得一毛钱都没有的心情,我骑着机车继续游荡在这异国他乡。
" s( D( C" O2 g% g( N
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几乎快成为我人生中的座右铭了。
( }/ O( v' [6 C
但是感觉这次船会搁浅啊。
9 r( o& C6 m, ^, j# p- R+ _( b. a

  P" Q' u  B! i' l7 R' 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9-3-26 14:55 , Processed in 0.06099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