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3194|回复: 146

《讓我陪著你走》4/9更新(大结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4 11: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本帖最后由 白色森主 于 2018-9-4 21:25 编辑 ' d6 a& N( O" H6 Q

4 E4 c# J+ T  e5 o這是一部由兩人合作抒寫的愛情小說,部分的搞笑,部分的花痴,部分的悲傷,種種部分的情緒都出自於不同的兩人。5 X9 X! R  e3 f- w* `
& r1 @  W8 L3 b  \
小說內容選用男主與女主視角去詮釋整部劇情的經過,希望讀者看後會喜歡,作品於每週六定期更新。
; [3 C$ Q+ G& u+ J  c/ h) y3 h* x5 r. i: u5 V$ o
: V8 `& o% y) H' F* D8 ?
目錄
0 m, |7 H# Q" L5 I
第一章
# u) d* |# `9 _6 K0 F第二章5 M$ R2 k: a3 |  a. v7 b2 I
第三章
0 t$ w) t6 N* T2 r9 o第四章
' z" k8 Q  g: F" K' s2 V8 S, R& B第五章
2 F+ U" n7 F6 a! l* L+ M第六章7 t' G# m8 n9 O, ~- ^
第七章
: E6 x+ O, o, q2 E4 n第八章) y8 ]. z$ T" {/ U
第九章& g% c2 o1 p( z( W" A: g9 M
第十章
" q$ R: g! p5 c6 E第十一章
% o$ S' B( s' c, X+ I6 F第十二章+ m, g, b( ]. V9 [9 M3 X  {
第十三章
3 [, J( H" T  \3 s9 w. c) |0 M+ I) \' d第十四章% C& I2 k9 }3 K- O
第十五章
; l  O- m" p+ R' N4 U第十六章1 v# ~+ U1 [" \/ A% C, h- I4 |
第十七章
% d3 M  [: f) V6 @$ ?  ]第十八章7 O! _  p7 K: q6 n
第十九章5 s9 i% x/ h4 e: |
第二十章" \4 f4 r- n+ u" s7 G  N
第二十一章0 c$ Q$ d( d* R
第二十二章" s% t8 T* }* P5 p) Z1 X' c; u8 j; b
第二十三章7 \1 J# k0 S* H9 g% [8 N+ w0 L! z! W
9 O% y  m9 `9 _
第二十四章
  r& ]5 O. D3 \: H3 O. B* E第二十五章8 f/ }6 x8 v% y- L, q" r
第二十六章3 |& _3 E3 X, U8 l' w
第二十七章* Z5 q* {: @  M% J  I/ N2 k9 C

% S5 w5 l# `& Q. E9 M
$ g, Z( m- |$ j! w5 V) B, E: Q
( s5 z, n. I8 T) k. n5 v5 Y* }7 X

" j& ^1 s9 n- X) g+ P5 F  e" w+ M

+ t4 q# T2 |2 \& u1 e' g# H0 C6 ?/ l% H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1: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色森主 于 2018-3-24 11:13 编辑
/ _: G- s! ~+ S& i, X5 m2 Y& r. ^( F! p
(一)
, D7 f6 V& D9 d& m1 z: \3 m
  飞机即将降落的时候,空服人员的声音,温柔地打破了寂静的氛围。
- }. \$ f" y* ]8 J! M, }/ b, P2 v' ^( c8 a$ ?0 `
  这让我想起第一次坐飞机时,内心雀跃地望着窗外的风景,忽然听见机长的广播,先是说了飞机的型号,又自我介绍。
当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蛋了,机长是不是在做最后的广播。
1 z9 t  E( ]8 O( z
  后来才知道机长的广播是正常程序,而不是坠机时刻才有的场景。

- k1 g1 n" Q" o
  空服人员用英语说了一连串的话,我其实没听进去几句,直到他的语速忽然放慢,并且转换成温柔的声音时,才成功地引起我的专注。

6 z6 p1 ]/ d; x
【Andto all Malaysian, welcome back home.】
1 Y* X# {+ b4 Q. H7 h- t. u
  下意识地发出惊叹的声响,沉睡的脑袋还来不及苏醒过来,便早已沉浸在震撼的漩涡之中。
: k9 |* v) j3 H! k: S* t# l
  窗外其实下着大雨,指尖已经开始发凉,但那句看起来极为普通的话,却得以温暖心窝,有一种浓浓的归属感。
本来以为近期内都不会再回到这个国家。

$ K8 l1 A8 ^# L( U
  老实说,如果不是忽然收到那封匿名邮件,我是不可能那么早回来。

0 G' B, r1 s* G# H2 w* v% V
  如果,没有那封神秘邮件。
$ J1 w" x" r" H) u0 y
  但无论如何,我回来了。

+ {9 D1 d+ s0 X0 W2 E
  我不知道这里的一切是否依旧,也不知道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会不会有个人在等我。
9 D7 I9 W9 Q1 G9 ?' e: d- R! d7 f( E
  这座城市变化很大,很多人、事、物都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模样。

; N( e: W& c+ H! f
  时间的齿轮一直在转动,然而有些人不论失去联络多久,依旧神奇地保留着那份熟悉的情感。
8 r8 }# Z1 Y% A; t; Y
  “喂,我到机场了,赶快来迎接我。”

. V- P8 d* h4 ^0 C
  “唔使担心,我已经准备jor好big嘅surprise俾(bei)你”

& {- t7 O, D9 h9 h
  说粤语的这人是我儿时的玩伴卓贤,美其名叫青梅竹马,实际上就是臭味相投的好朋友。

3 b5 p. v, Q; I& Q" o2 M; ^
  他这个人,只有在过于兴奋的时候才会说粤语,而他的兴奋,通常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中。

( r9 N# c/ T' H
  不知道为什么,接了那通电话以后,心里就是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 v* h6 L; G; j. V3 l; B9 d0 l
  果然不出所料,一踏进接机厅时,便看见两个穿着全黑衣服的男生。明明大厅灯火通明,他们两个还戴着墨镜,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黑社会的样子。
7 U) i4 h4 {1 T* z! y& ]
  多亏他们这么另类的打扮,才能让我一眼就认出他们。

/ M5 b# |% O1 Q+ C5 m: {
  稍微有点胖的那个男生叫做阿福,呆头呆脑、皮肤黝黑的叫阿财。

) T- s# L4 A) D% q0 m3 ]+ l
  他们手上还拿着一大块的板子,上面贴满了我的照片,还有一行显眼的字:【欢迎大嫂归来】。

6 L) h. U4 G8 O  G3 {* h' w
  大嫂……

! G9 f4 G! M* d6 S& x
  看到这个字眼就更头疼了,索性戴起墨镜,一来可以装作什么都看不见,二来可以顺便乔装一下自己。

6 y/ Z9 s9 |8 B/ h9 ]
  “大嫂!大嫂!雪婷大嫂!”
  i# D0 S( e0 r% O3 M9 x: _' p7 ^
  我才刚将墨镜戴上,阿福独特的沙哑声瞬间回荡大厅,成功引来大家的视线。阿财见我没有停下脚步的样子,以为我没听见阿福的声音,特意走上前来紧捉着我的手臂。

+ c& d' @8 ~) L& u9 N8 ^/ F
  “大嫂大嫂,我是阿财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5 g$ p4 S1 S+ l- h5 `5 M7 `+ z8 j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顺道压抑着某种一触即发的情绪,最后只是顺势地打了他们两个的脑袋。
. b4 G  V0 D) U
  “不要叫大嫂,叫大姐!”
! e7 m0 [$ I& H9 d' {' B# @
  这两个人其实是卓贤的小跟班。
  
  如果说韩国有太阳的后裔,那卓贤应该就是黑帮的后裔。
  他老爸以前黑白两道大小通吃,后来不幸逝世以后,那些黑帮以及他们的孩子全都转认卓贤为老大。

4 ^$ F& o% C8 T9 m4 G# g1 s
  即便卓贤从来都不想要老大这个称号,也没有兴趣继承老爸的黑帮事业,并且拒绝插手江湖事。许多道上的老前辈倒没有过多的强迫,另外在帮内选了个老大。

/ |6 u# @' I) `/ @! j: ^
  只有他们两个人一直跟到了现在。

3 V6 F1 b1 V7 M$ P
  至于大嫂这个称号,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 ?0 x- v# K; c5 I
  卓贤虽然是黑帮的后裔,但却是最优柔寡断的黑帮之子,而且身边就只有我一个女性朋友,所以他们才会叫我大嫂。

7 q; c9 H, z7 W8 W; b$ U. _
  
7 K5 y, `' @" ~' K2 q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1: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大姐!”

  f7 e0 Z" Z, v5 ?
  他们两个被我打了后脑勺后,居然正经八百地朝我立正鞠躬,完全将我塑造成黑帮老大的角色。
$ b2 J" s! G6 l: N: y  D, v0 j
  频频侧目的视线不断地在增加,而我只能无力地用手遮着脸,只觉得丢脸。

; Z! k4 ~6 _# S- v1 y* d; y% ?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从人群的细缝中看见不远处的熟悉身影。
3 l5 u, r- [8 b7 M! v3 _
  他双手插着口袋,就像是这场闹剧的观众,安静地躲在角落看我陷入窘境,却丝毫没有帮我解围的意思。
: P  U0 O1 F( |" f2 c' `3 F: l
  那人嘴角的那抹微笑,成功点燃愤怒的情绪。

6 T" O  m# E9 w/ ~) {. I
  我三步并着两步冲向他的方向,随即用手臂紧紧勾着他的脖子,他却没心没肺地笑着,仿佛捉弄我便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乐趣。

3 t. o" y) N" K1 W! `: a
  “怎样?够surprise吗?”

  y3 G6 W, b+ e" \+ Y4 T
  他依旧保持那个姿势,没有闪躲。

5 K7 J# ?9 G5 d8 I- d5 f$ Z) y
  “求你下一次不要再给我surprise。”

7 Z4 U! F2 ~: c0 `# _
  说这话的时候,他刚好从口袋掏出钱包,又从钱包的暗格拿出一张电话sim卡。
' K, u  o+ q' C3 P) F$ D
  “哦?那你应该是不想要这张卡了,枉费我为你缴了这么多电话费。”
# [2 i# c2 Z- V* c% l) ~6 k. @
  那是上一次回去读书之前,留下来的电话卡。

+ C6 X0 m6 n; N8 M
  当时只想要离开这里,关于这里的一切,什么都不想要带走,所以拜托他帮我暂停电讯服务。

- P* g- W* h# ?2 r" v0 i% _
  但我没想到他从那个时候开始,便一直帮我缴电话费。
! o% ^9 B( W6 W% D
  “既然你那么不想要,我就让阿福阿财拿去丢咯?”
* ~& r7 b! g" w: v' ]
  “是!大哥!”

1 T. C% e5 P+ E7 T2 }, g
  他们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我们的身后,并且在听到卓贤的话后,居然异口同声地答应着他的话,洪亮的声音再次惹来路人的异样眼光。

& c8 J- Q, i" b5 `9 g
  卓贤作势将电话卡拿给他们的瞬间,被我抢了回来。
+ R' n2 y8 q( b( O$ K. T" t# P
  “反正电话费都缴了,别浪费。”
% I3 f3 ^3 Q% X/ [( z' G! ^
  换上那张电话卡不过2分钟的时间,来自电讯公司的信息涌了进来。

7 {9 m6 L# H( b) M. J% i# }
  然而众多的信息当中,只有一封信息成功让我的视线逗留许久。

# b8 A9 g8 Y! I; u, H/ Y
  那是两天前的信息。
$ B* S0 n5 \  @8 L7 }2 ]
【生日快乐】

7 l0 m& A( ]3 n1 B/ ^/ ^
  很简短的一封短信,没有称呼,没有嘘寒问暖,也没有多余的句子。

4 H# T6 Q2 w3 B
  仅仅四个字的信息,却犹如狂风暴雨吹动着心弦。

5 e+ r$ A8 M+ p. F: |3 @0 g
  现在网络发达,即使隔了十万八千里,只要有网络一定联系得上。可他从来没有联系我,就连祝福语都是发到马来西亚的电话号码上。
1 D) X5 N5 e& A
  或许那封信息,本来就不希望被我看见,但又矛盾地无法承担不发信心息的重量吧。

. A+ O" q- H  w0 H( e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湿了眼眶。

4 e+ E: `( C9 J8 w
  忽然有点想念,好久不见的那个他。
% n8 {$ z* e+ B2 r% Q
) e1 ^# f1 P/ p7 N+ ?; z
# a# `+ ~4 _6 [" m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1: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色森主 于 2018-3-24 11:19 编辑
7 K: r- w& n, x5 q( f5 g0 P" @$ V
$ F$ L; b$ Z4 x7 D1 Y
(二)
  e% J6 N6 z4 G; Y
“六月十三號,我國首相納吉今早位於美國白宮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展開會議……”) k. K  a( H8 p$ m
% }) R8 T& F( r( ~$ R- J

$ X/ z* s5 [  I- s6 U# O& E9 W4 L% a  一陣吵雜的新聞廣播響起,空蕩的房間顯得格外響亮,我被窗外吹來的夜風給冷醒。手腳犯冷,實在受不了只好起身。
* q3 u2 @1 x4 q! e* o" l1 i6 |$ n: G9 e0 i" A6 T
  不知道睡了多久,頸項有點抽痛,看見小胖賴著身軀在沙發上滑動着我的手機。他特別愛搞這一套,總愛用我的面子書賬號到處與不同的女孩聊天。反正人頭照片是我的,愛怎麼聊就怎麼聊,弄得我在外人看來好像是一個愛耍嘴皮子的花花公子。1 B( g& C& q2 m* A

/ h( c8 x* s7 o1 E/ w7 F( Z  “這都幾點了?小胖你怎麼沒叫醒我。”我戳了戳頸項發疼的地方,看來是落枕了。* _0 m  a! x6 I$ W( r' q: k- }
2 w, L/ |2 |  k: W, v+ P; W3 f8 G
  “哪有不叫你了?都喊了上百回了,好像死屍一樣怎麼喊都不會動。” 小胖依舊百無聊賴地滑著手機熒幕繼續道,“工作累就繼續睡吧,反正等會兒我就要出門做工了,一點都不礙事。”& ?% l7 B; H- i0 R

8 s" \0 \" G: ?/ \  “就你這大爺生活特瀟灑!晚上都不用睡!”我走過去一把手將小胖手中的電話搶過來,一看,“我的天!都凌晨十二點十分了!”/ v/ W' M+ C8 Q# T) F
  G' y- M; v. g- v' a3 l+ o/ S
9 R& K; |* U* G5 |6 _2 r
  “我也該出門去搖我的酒了,等下你出門把鑰匙壓在毯子下就行了。” 小胖丟下一句,便匆匆拿起車鑰匙奪門而出。門外響起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不久後聲音便揚長而去。- i  V; f5 Q5 `0 m. f4 Y2 j
# o$ G8 R: g: M4 ?! I/ u/ Q" \0 G
  小胖離開後我也緊跟著出門,把鑰匙壓在毯子下便拿起擱在門邊的滑板,那是我常用的代步工具。雖然我的右腳曾經因為意外而導致不能隨意扭動腳的方向,但對於我滑動滑板沒有多大的阻礙。

9 b) @: G/ B+ Y3 }
  其實我反倒喜歡這樣靜靜地滑動,我想盡可能在外人眼裡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一個正常人,而不是一個瘸子。
* U# f$ u, |0 {
( G6 ^8 t8 Q  C$ Z( B7 S) Q, a7 Q  我自卑,非常自卑,還是一個不愛回家的自卑人。小胖的宿舍距離我家不遠,十分鐘路程就能到的地方。對於不愛回家的我而言,小胖的宿舍就是我常流浪的地方。  z6 S) Y3 b4 C7 [$ p/ D0 h& n

0 h' R. A% S+ ?8 P  推開家裡的大門,首先撲鼻而來的是一股濃重的酒臭味,而父親醉倒在家裡的玄門前,不省人事。我如常脫下鞋子後,輕手輕腳跨過父親的身子,盡可能不想吵醒他。
: F! n  x+ x- w* B" a# L1 W
  自從母親意外離世後,父親就再也重整不了生活,每天與酒為樂,不顧正業,到最後連工作都丟了。這些年來,都是靠我一人在外頭打工養活這間家。( c" r. c+ l2 s, \5 j

- i& C) F+ }0 G( O  一個二十四歲的人,瘸了一條腿,有家沒溫情,有父親卻是一個爛酒鬼,我想努力證明一切,但我依舊充分感到自卑。. h' B# z  {6 W- c
+ y/ u  J( H* p- `
  我進了自己的房間,掛在窗邊的許晴娘輕輕的飄動,許晴娘下方吊著一顆鈴鐺,鈴鐺上系了一張藍色卡片,藍色卡片上寫著的是她給我的祝福語。) n2 J+ k; }4 l/ O8 J  P
0 r; ~5 ?, |6 w3 G0 _. n  ?
  那個約定我沒忘記,不知道現在的她可好?時隔多年沒見面,是否她還記得呢?
6 `; _1 H* f- a: x2 O
0 h, Y5 D0 `1 M* d% @& _  我想起今天是她的生日,拿起手機寫下“生日快樂”就給她發送過去。1 z. e& ], k" \" |7 ?$ P

" w1 }" M  w% H4 s- ]9 B$ i3 C1 b2 l  我並不期望能得她的回信,畢竟這些年來我總是逃避她的問題。

5 P5 o' y: ~3 H4 p' L$ O/ ], u
  我這人算起來還是挺固執的,對於自己許下的承諾就一定會去執行。

$ [1 a& z$ Z. d0 }1 T
  或許對方已經忘了這個約定,但忘了或許更好,我這一身喪家犬的模樣也不需要被她看見,至少我在她的回憶中,依舊是那個健康的男孩。4 [; k6 |/ R8 Y8 X
* w$ H0 B* t7 b) s% e, u
  約定總是,明年很快,今日難熬。

! {4 h- q+ s- l  u1 {

. C' E3 o. @1 c) h( B$ C( _' O9 [
发表于 2018-3-24 11: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是跟谁合写?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3: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夕羽俐 发表于 2018-3-24 11:538 L& \7 c  J& p) c8 N9 R4 E
请问是跟谁合写?

  q8 i; \/ \6 \0 Q六月雪別名花癡姑娘
发表于 2018-3-26 23: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坐了!真的很喜欢这部故事,不知道故事有没有再修改呢?
9 ]2 ~8 D9 j1 D& Z6 `- G' ^/ KPS:刚开始还是有点看不出第一章是男视角或女视角 (毕竟之前是分开发布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3-26 23: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萱悦 发表于 2018-3-26 23:02
1 W/ y; g2 Z9 O% x- i5 n过来坐了!真的很喜欢这部故事,不知道故事有没有再修改呢?
9 o* k4 l! |! APS:刚开始还是有点看不出第一章是男视角或女 ...

  g( k4 F; Q0 N9 Q5 j- O7 e已經經過六月雪的大修改了,前面的第一章就是女主角視角出發哦
6 f7 `. e3 z  f" G6 x% Q9 E1 ]
2 V4 V: H/ D0 J9 B$ g1 J( M" _! e; G, m歡迎再次收看!讓我們在孽待主角一次,讓他斷腿斷手,家破人亡,還沒找到一個美好的結局
发表于 2018-3-27 12: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我没看到,现在终于有机会来追看啦!好有诚意的篇幅我的妈呀(话说既然写完了可以考虑投稿出版社啊4 y, G& v  {5 D: H4 ?% W! D* L% N

6 g) g8 h/ d# n4 {大概可以分辨简体字是女视角,繁体字是男视角~让我继续看下去,读的很舒服如沐春风~~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16: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Moo Moo 发表于 2018-3-27 12:13
' n0 j! S0 F$ z- v之前我没看到,现在终于有机会来追看啦!好有诚意的篇幅我的妈呀(话说既然写完了可以考虑投稿出版社啊{:6_ ...

  x2 w' ^$ S( {4 R5 G( w還是回饋給論壇最有誠意了" U% V6 ^3 @+ a+ p5 M3 o/ E* F

( d0 q& E5 s& u. R! d3 _! i# \7 V答對了!簡體是女視,繁體是男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9-6-26 09:42 , Processed in 0.12941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