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448|回复: 8

旋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 14: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本帖最后由 夜之星 于 2018-4-1 11:42 编辑
* O; s' F# X6 g; R常常会胡乱涂鸦,紧接着还会为涂鸦人物想些背景。然后一个故事就这么偶然地出来了。0 A$ B& ?7 W8 R/ i  S. d. x
这次尝试在“温馨情谊”区域发布作品,希望不要连载到一半就跑人好了。当然,我并不抱太大的期望。。。& i% T( p$ E0 h/ f2 Y0 j

8 \+ r; w# ~) q2 S+ t目录- L8 @6 }2 F7 F4 B/ M: ]
楔子5 Q; O/ `4 [2 L* _# N
第一章% l! Z, c% D1 {9 v5 V
第二章- d' V0 |" i/ X0 h+ W, l

4 p6 s7 B6 y2 X5 {0 D( ]9 ?% }: A0 s7 L. a
1 W7 g+ C; ?6 m: c) J5 K& _' n

# K* }$ T( y. v4 D) T' S1 |; ?4 v
9 X3 R# X' n- A. }
8 k% v+ y) {3 j6 l/ S2 [$ w" Q. o/ K7 b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14: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m5 b5 F3 B" C, Z
9 Y% N/ L: [- D3 r# e
$ z7 k( ]( D2 G% q0 j
咿——碰!一辆轿车和一辆装着满满汽油的大卡车相撞,传来了巨大的声响。卡车因严重损伤,后面的汽油开始燃烧,眼看就要爆炸了。, _1 E, u5 d, a. }/ C; e
$ A; l) S9 P, F7 d4 Q1 y
' ~( O! |. {) ]. k: ?: X% O
卡车里的司机已昏迷不醒。轿车司机当场身亡,车后的欧阳一家和刘管家各个都有轻伤。欧阳夫妻下半身已卡住,动弹不得。其余三人则只受轻伤。# C" D3 \" N7 V6 E

& |4 }5 |0 _3 r  F

' l1 Q( }  K2 _! i( J% T. ~9 r“老...老刘,你快带着两个孩子逃走,我们...看似出不去了。”欧阳文正有气无力地说着,他清楚知道时间不多了。" c: H) S9 Z. P: p* ^
2 i% q4 i( i4 K) p$ v8 Z+ D

" K0 ?* [& Z. P( S5 R' Z( E! K- H刘管家泪流满面地说道:“那您和您的妻子呢?怎么能丢下你们。”
6 o% W: y7 M) _: b* w: A$ S4 z% V5 I% b/ W/ w# ~- E

& G* g* K' N1 f“快!卡车要爆炸了。快...快带他们出去,照顾好他们。”
/ E4 }( }3 r  t6 k( g0 v* P" v3 L
- U. p7 \' h% L* @! L" e8 c$ C0 v2 O" \* G! y

& y' u4 S# h# P$ s刘管家用袖子擦干眼泪,微微点了点头。他立刻抱着昏迷不醒的两个孩子,逃出了轿车。
0 k1 D/ i% w- E6 U) S3 W; t! Q  d/ _) w  P+ L; S5 J- n- }  B* m

: C. X+ m  c% Z% @% u$ g: }就在他们逃出的几秒后,轿车和卡车双双爆炸。强大的冲击力让刘管家扑到在地上。附近的救护人员立刻冲上前,把三人推上救护车。+ [7 {3 o: u, y# L) Z7 D

! G9 C1 U+ n0 k6 `5 L& {1 }
( ?$ j  u8 D$ z5 _
事后,欧阳氏小女儿因车祸而双眼变瞎,大儿子则在背后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疤痕。刘管家倒没什么,只是脚稍微骨折。5 k- ^8 g+ L8 |9 \6 e2 p! w% h

+ x$ f; G- \5 L7 V7 h虽然,欧阳氏的两个孩子都还活着,但他们也因为这场车祸而留下深深的阴影。当时,大儿子欧阳瀚才十三岁,而小女儿欧阳千才仅仅八岁。
4 U) R  A, q* F/ X1 e9 N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15: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之星 于 2018-3-3 15:45 编辑
+ m' k! f3 O1 w2 w5 k+ M第一章
' D* w9 x1 i5 A2 l3 w! D) U; f, n6 e3 W& o) ~" u/ H3 h
1 L/ h, d; K9 U; [. n' e8 G
如今,欧阳瀚已二十一岁,正就读本地大学。而他的妹妹欧阳千,也已十六岁,正在中学努力读书,丝毫不输给她哥哥。
! e- B, [2 \9 o; H" i: e
) Q' o; M9 ?' r

( w) u5 e0 i7 R7 g' Q& w欧阳千她最喜欢听她哥哥拉小提琴,因为欧阳瀚的小提琴教自他父母,而那小提琴也是他父母生前所用的小提琴。每天听他拉小提琴时,就像回到了过去,也陶醉得忘了自己双眼已盲。
# q. g4 M9 }. D' f, n/ `# ?2 R) j. c( ]# d) e! G6 _( \

6 c' s0 O3 m) o7 l刘管家对于这两个孩子的表现,也感到非常欣慰。
& A. Y' C) o( v( E5 ]+ @! Z* p" ~; [6 I) t
* U0 A. d" v. @6 r2 j
风和日丽,又是新的一天。7 @2 I2 M2 F* Y2 I, F
! Q) V. ?* W# U; \3 ]: V4 n0 Y
' z" r, w5 a( p; V) R- r0 Y$ {
吃过早餐,欧阳瀚便跟着新的司机乘车去学校了。临走前,也不忘了向妹妹告知一声:“妹,我去上学了啦。”/ B, ?8 W& q# l+ ?7 v5 u

! Q6 y6 F* `3 a/ A- t
8 x6 B9 g' a1 f. p# P
与刘管家享用早餐的她也不忘了回应:“再见了,哥。嗯...刘管家,这面包烤得很好吃。”
2 d5 t$ d* V/ L' H5 e! L5 `# ?; Y, {9 t. C: P2 s3 s

- L3 D( L# ^4 S$ E; z之所以他们的生活环境还是和以往一样没变化,这都要多亏了刘管家。也因为他有点天赋,所以接手了欧阳文正的企业后也管理得有条有理。# j3 J5 T" d9 r+ H

+ F8 d+ A( }$ V/ q& n
- L$ k$ ?2 n- x3 O( B
看着窗外的车景快速往后退,欧阳瀚心里有点沉闷。6 Y' r4 |. F+ d: @

5 x) y! ~) F9 U4 [0 c
& j; P$ E6 G) W# h8 \  {+ H7 Q% G
“到学校了,少爷。”司机下车后,帮欧阳瀚打开车门。
# e# y1 X* q0 K0 U
9 L# T, v2 I0 n, F

! G" @% p0 X" X9 b( s4 i欧阳瀚无奈地说:“陈叔,都说了叫我名字就好。”; B6 C" Q; ~( z9 U4 e

4 a1 y) m8 ~( F$ O2 z& f( \4 O

- a* _, a7 H& V6 \7 C$ v0 p陈叔开朗地笑着说:“哈哈,好的少...不,小瀚。”
8 X8 e$ [! v$ q& N- d% @$ v# O+ z+ C

& P4 \# \( y# E; j6 q  N3 S“那陈叔,我走咯。”竟然叫小瀚,陈叔还真有幽默感。
4 P: x  K) X/ C& D) m; I
2 G6 C6 U6 _; ~3 T
& F8 `0 d! u) E
想着想着,欧阳瀚已走到课室前。
1 ^: v& p; Z" Y7 X  i" A9 Y8 m- P; A& U6 K5 K4 A, N4 d1 h) E2 ?1 h
% [- _8 b" ~) J% P( b' Q
踏进课室,他熟练地把书包挂在桌旁的挂钩上。
5 y1 @. z* Q% X8 [: m6 _2 f
5 ~3 O- j6 b5 `5 ]6 B! @

4 r% O  H6 F# |“欧阳瀚。”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冷冷的声音,“今天的小提琴练习班临时取消。”( @& X& }8 p* s# T: I7 l

" @9 v. d& Y6 d. M6 K5 l) u

8 f: L2 |3 E# s) I9 x( t) [这阵声音可确确实实地把他吓了一大跳:“嘎,郑秉?好心你说话不要酱冷啦!”虽然欧阳瀚是个生长在富裕家庭的孩子,但他举手投足却也没让人有什么摆架子的感觉。' C8 r& a9 j$ m* |9 x3 u
9 P) X# y* l$ B& f
* P  o: T. h* o, l$ w) R4 M
隔壁的邹氧松也跟着附和:“是嘛,郑秉我就说你声音太冷了啦,就像冰一样。现在大热天会把你给晒得融化了哦。”他这人说话就是有点无厘头。可以从声音这话题拉到融化去。+ b4 M% \1 Y$ o; L" X  |8 v3 q! S* ?

! m& p3 ~. y$ E1 i8 v
/ T, V( N  x1 |0 U9 R6 Y
总之,这俩人就是欧阳瀚身边的死党啦。一冷一热,他开始时也有点不适应呢。就因为他们俩,把他变成了一个半冷半热的怪家伙,唉。
9 u+ E& X% \2 v
发表于 2018-3-3 17: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叫旋律,感觉主题会围绕着音乐展开。或许是兄妹情?6 z: ?: d: J7 D. v* O6 y* P
期待更新。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20: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玖戌 发表于 2018-3-3 17:53
/ g  ^. W; j- M6 a7 E名字叫旋律,感觉主题会围绕着音乐展开。或许是兄妹情?# n# H7 `; N/ H6 L! s; |# M7 |
期待更新。

. |  f2 z0 V, M, U8 r1 L6 R4 U嗯。但那兄妹情...恐怕没有啦~7 Y: f' d; d' i0 l2 F0 G
感谢。
发表于 2018-3-6 14: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悲催的开头!好好连载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3-11 14: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 @* }% c' ^( J7 N: H$ Q; o
- y* ^$ Q) E. d- |" S' P

( ?/ R( y/ U5 I* k7 p3 N9 A5 v' W“喂,陈叔。”欧阳瀚拨了通手机,“今天我早回呀,在学校门口等你,再见。”( O1 U  s3 L: B* u: X4 a
* E5 p7 G6 l4 i

: V" ]% Y$ [( M欧阳瀚刚收起手机,邹氧松便从后面扑了过去:“哎哟,有钱人有名牌手机哟。”接着便从口袋里取出自己的手机,“看,我的手机只是老旧的款式而已哟。”开玩笑过后,便拨给妈妈。5 z) ^( q% O/ m
6 w& Y  I& L* w/ T; Y

. {9 r" Q( X! v7 h& Y1 w“喂,老妈呀,我是氧松。啊,对对对。今天我早回呀...噢,来着了,郑秉的妈妈载?噢,好好好。”说完便转向郑秉说,“秉,等下我跟你车回呀!”郑秉却只是微微点头。0 y% n! p6 L( _+ [* b
9 K& l. m* {  W# f% F' {2 R5 P

& W- L( m8 o! s5 w欧阳瀚心里有点羡慕他们的说话方式,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哪像他,在刘管家的严格管教下,举手投足一切事情都要办得斯斯文文的,不可误了任何一件。
  m- ~7 }9 E( X/ Q8 y- L9 p
' j5 a  S% ~5 E+ [
$ W: U( N5 }$ O
几分钟后,三人的车辆纷纷来到。
/ a) q0 u! [8 J; G
, r0 e, s. ~, h
* I6 o2 [5 m% J2 M9 O5 z
“再见啦,瀚。”“再见。”一个开朗的声音,一个斯文但感觉被逼得声音,世界就是这样,从来没有相同的命运。
6 D. [0 H! W% D5 g! M. s: p* w

7 o. l3 Q8 k; S& Q一来到车上,就传来陈叔的劝说声:“少爷,刘管家不是说了少接触这些平民百姓嘛。”话语里充满了满满的慈爱。: P+ g1 e4 d8 x3 X
% X$ c/ b, J3 x8 i. k( T% a
0 T# \0 Z) k  z! C9 t& _7 m8 P
“人不分贵贱。”欧阳瀚这么回答。看着窗外迅速向后非的景色,眼神有点空虚。
+ D, i0 Y0 K: G, ^- `$ _/ J

' A& p6 i/ t" U& B6 X9 J
9 S7 h# d9 v1 u. b+ O( s

7 }" h9 }$ Y; f' j; q  c% M1 A# [9 Q: r; P# U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2: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音乐8 E# b2 x3 F) r2 o0 J

1 h, k2 f3 I, B" q' r8 c“少爷,到了。”# N' D" ]1 m2 D0 p/ ^5 E* O  ?# Z
" Y' O6 m3 _; v
7 p. r* d/ o7 c4 ]
“嗯,都说了别叫少爷。”欧阳翰的语气,还是那么的冷若冰霜。
; [  e3 L+ {9 t; K
/ T5 n7 H; l3 ^: Q* M

3 c/ h2 \1 i# l, Z) X/ l* O陈叔看着欧阳翰孤独的身影,有点怜惜地苦笑。看来他还是无法脱离八年前的那场车祸的痛苦啊。7 V' Q* P8 E# B) z3 E9 b4 q# E

4 o: t" H/ k/ c$ B3 k- G( X

2 B: X  m% t6 Q" \' ^刘管家一早就和一些仆人在门旁等候着,一见到他的到来立刻走上前去:“阳翰,回来啦。”着刘管家什么都好,就是爱吧他的复姓拆开来读。
/ B2 |6 X! p) |7 I/ x$ X% _: p
# s( Y: c. n% {

& u: w3 W  {2 P  g. B: U9 C" O那些仆人也丝毫不慢,立刻接下欧阳翰的书包走了。8 N1 V) C$ T/ G" ?# _

  A/ M% P; V! B. ?6 Z# {8 l0 \
  E% E" \. R2 X) B
欧阳翰大致应付了刘管家,便跑上楼去了。谁都知道,他一定是去给妹妹啦小提琴了。& G: x- n, l% ]
- X% Q4 P% U1 ]" U, D- x- D
* L; n( }& z2 s0 y0 j+ |
“妹,我回来了。”
' h! L- L' i, b" x
/ c- b8 s! Q3 c( j5 p
, s- |6 d2 e0 d& s) D9 ]
当时,他的妹妹欧阳千正在音乐室里练习钢琴。在她双眼失明后,练琴的时间不减反增,大大进步了许多。练琴的歌谱自然是用盲文的,所以也会有许多不方便。8 r0 a" B3 b9 h2 Z7 X, P/ \3 y
1 K6 d9 r8 g2 G2 ~0 Y8 E3 h
刘管家因为欧阳千双眼失明而安排了特殊教师来到家里教学。这也是为什么欧阳千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练琴。
$ M+ W1 j- _% ?( U% L% J9 B+ R: n' `( x5 W7 u- F9 m
“哥,我最近学了首歌,要不要合奏?”+ F! k' g" L! B0 [! z# p# V/ ^

' W6 @$ j% P+ S5 w

# U; d$ `! U* r& Q! p. r' y5 o$ t+ J欧阳翰想了想,说:“你说说看什么歌,不知我会不会拉。哈哈。
, T+ s7 Q, \9 e/ h) Z  K/ Y. C" {: ?
- D6 w. t8 W- a8 m! k5 c# w
“哥你一定会啦,那首歌名叫Stiches。”说着,欧阳千开始弹起了前奏。* k! ~- m+ U; v# {: @+ c, I
二楼中庭,刘管家泡了杯咖啡,坐在松软的沙发上享受这音乐室里传来的美妙音乐。这些音乐,对于这栋大房子来说,已习以为常了吧。
# E  a# U- x5 t* r' D3 G9 T: i: V( q. t, k; b7 p7 X- r: e( H4 E& i7 W
1 y4 Y( W5 T: Y* r7 g0 I
$ M% X% w+ b$ M5 h: F3 d

; I6 o4 n, B7 j; j" V, {
4 V7 [7 z0 I! A" M( x% r- X2 G

: f3 b# W& ?  t6 c5 x! u  V
0 p+ e! h4 F; x% I$ Q0 r( n8 X

( A5 K7 d8 O: y, S# y) O) W8 W1 N( S, z0 V1 Q2 T9 y' n

# ?3 q/ ~9 g/ _# J6 t5 ^5 w7 s$ ^( r  c9 F" h" A3 Y, V
8 _9 A- p5 e; f1 B0 P* `. h( V  t
8 ]8 Y  f/ I( N: J- E! U
% L, c, b8 y7 P7 [/ r
. `6 [. F7 p' P# z: u% ^* J- ?
发表于 2018-5-1 23: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歡有音樂旋律圍繞的家庭。
2 c5 Y" u5 n7 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用戶指南|www.moshuikafei.com  

GMT+8, 2019-1-20 00:46 , Processed in 0.0836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