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3:35:38

曼陀罗 【完结篇】+【番外篇】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10-5 09:39 编辑

前言:


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开帖吧。虽然这个故事在新年期间有些不太合适,不过我还是来虐待大家的眼睛了。
这是一篇古代言情故事,是彼岸花的前传。彼岸花是我之前参加某比赛的故事,那篇暂时无法搬过来,所以先看着前传吧。故事还在写着,只是开了个头,希望能顺利完成。这是我第二篇长篇古风文。希望大家享受这个故事。



暂时说到这里。
(怎么没人问封面的?){:9_376:}


目录:



1楔子
2第一话:牢狱(上)
3第一话:牢狱(下)
4第二话:藏经阁(上)
5第二话:藏经阁(中)
6第三话:盲眼画师(上)
7第三话:盲眼画师(下)
8第四话:琉璃月宴(上)
9第四话:琉璃月宴(下)
10第五话:红竹亭(上)
11第五话:红竹亭(中)
12第五话:红竹亭(下)
13第六话:窥窳(上)
14第六话:窥窳(下)
15第七话:红玉(上)
16第七话:红玉(下)
17第八话:凡心(上)
18第八话:凡心(中)
19第八话:凡心(下)
20第九话:八脚仙(上)
21第九话:八脚仙(中)
22第九话:八脚仙(下)
23第十话:仙魔殊途(上)


24第十话:仙魔殊途(中)
25第十话:仙魔殊途(下)
26 第十一话:魔宫(上)
27第十一话:魔宫(中)
28第十一话:魔宫(下)
29第十二话:花神泪(上)
30第十二话:花神泪(下)
31第十三话:仙恋·孽缘(上)
32第十三话:仙恋·孽缘(下)
33第十四话:执迷(上)
34第十四话:执迷(中)
35第十四话:执迷(下)


36第十五话:昔言(上)
37第十五话:昔言(下)
38第十六话:相思引(上)
39第十六话:相思引(下)
40第十七话:杀意(上)
41第十七话:杀意(下)
42第十八话:梵音(上)
43第十八话:梵音(中)
44第十八话:梵音(下)
45尾声:故梦(上)
46尾声:故梦(下)
47番外篇-【太虚殿】
从第十一话起,故事将会需要按目录才可以看见内文哦。(需要阅读权限,只需加入会员就可以看见了。

萱悦 发表于 2017-2-19 14:54:42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2-6 11:07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2-6 11:10 编辑
第二话:藏经阁(下)



话说董子郎的人设是参考哪咤吗?(抑或是同一个角色,但不同故事呢?{:5_274:}

Moo Moo 发表于 2017-1-30 20:25:17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30 18:20
第一章:牢狱 (下)
***
那一天,曼陀罗为太虚神君送百花露珠到太极宫给太乙真人炼制丹药。来到太极宫, ...

发现小黎写古文更得心应手啊,比现代文更加精彩,目前看出文笔方面是小黎至今以来诠释最好的一次!说回故事,神仙世界是我一向少接触的题材,目前读得赏心悦目,感觉挺好的{:4_104:}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3:40:13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4-16 17:20 编辑

楔子红尘滚滚,我曾坐在天界神树下为你弹奏一曲。这一曲就一辈子了。曲终人散,最终依然没等到你的出现。

罢了,我放下上古古琴,手握着之前赠与你的血红圆玉,悄悄下界寻你。
      
在凡尘中,寻寻觅觅,依旧没看见你的倩影。

你到底去哪了?我纳闷轻叹。

若我们从没在那场盛宴中相遇,今朝我们是否还是当初的你我?若我们没有暗许情愫,你我或许不会陷入此番劫难;若我不是天界神将,你不是天界圣花,你我不曾相遇,那该多好。

我在红尘中流放自己多年。你依旧没有现身,似乎消失了,你就如凡尘中的一点雪花,融化无痕。

思念如同书不尽的诗,我无法放下最初的执念,只好继续在红尘中寻你。

多年后,凡尘中,你似乎出现了。而我们终于相逢了。天涯咫尺,你我却擦肩而过,我立马抓住你的手腕,轻声问道:“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何我寻不到你。”

而你眸中却如斯冷漠,仿佛你我不曾相识。

甩手,挣脱。

“公子,我们相识吗?”

心,碎了一地。

好痛!你已经忘了我们之间的情谊。

是我的执迷换来一世在凡尘辗转的痛吗?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3:53:23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4-16 17:21 编辑

第一话:牢狱 (上)

晦暗潮湿的空间里,仅见一屡白光照耀进来。

这里空间不大,残旧不堪的墙角边卷缩着一人。身穿泛黄囚衣,双手环抱着自己,低低抽泣。湿润在脏兮的脸蛋流淌而下,最终滴落在前襟上。

嘤嘤作响,锁在牢房外的枷锁转动了。须臾,牢房里的门槛打开了。

尔后,她听见脚步声。不重也不轻,进入牢房里。

微微抬头,从膝间细缝中窥见。那人止步,停在她面前。蹲下面对她,开口言道:“曼陀罗,你是否知罪?”

沉稳的男声在耳畔轻轻传开了。

她抬头对望,眼眸里尽是泪水。脏兮的脸蛋上挂着两行眼泪,看起来格外狼狈。她随意用自己的袖子揩掉泪珠,哽咽开口:“徒儿知罪了,请师傅务再责罚徒儿了。徒儿再也不敢了。”

男子拂袖,素白袖子一挥,捆绑在曼陀罗脚上的枷锁立即化作一缕细烟,飘散在空中。

脚腕上的重量消失后,她伸手抚摸,确认以后,才赫然露出久违的微笑。她立即笑言道:“多谢师傅,徒儿再也不敢了。徒儿保证不会再犯。”

“嗯。”男子轻声唔了一声,没多说什么。男子甩袖准备步出牢房,最后他停在门槛前,反手放到腰后,轻言道:“陀罗,待会梳洗后来太虚殿见为师,为师有话要问你。”

没等曼陀罗回应,男子已经消失在门槛外。牢房里剩下曼陀罗一人,呆呆地望着消失在门槛外。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挪动那被枷锁捆绑已久的双腿。捆绑时间有些长,她无法立即如平常般站立起来。紫色淤血凝滞在脚踝处,挪动的时候有些疼痛,脚踝根本使不出力。

曼陀罗尝试了好几下才勉强站立起来。等她站稳之际,她的脸上早已覆盖上一层薄汗,凌乱的发丝贴在混着汗水与泪水的脸上,看了叫人心疼。

咬紧牙关,白皙小手轻轻搭在淤紫脚踝上,倒吸了口气,忍着疼。白色单薄的仙气覆盖在紫黑的脚踝上,冰冰凉凉的感觉钻入皮肤下。眨眼间,黑紫的瘀伤逐渐变小,最后消失了。

没了那难看的瘀伤,看起来好多了。可疼痛依然没有全消,隐约间仍然可以感受到。不过,比起方才的那一刻,曼陀罗至少可以活动自己的双腿。

她举步离开牢房,返回自己的素芳居梳洗。

踏出牢房,她立即眯眼伸手阻挡阳光。在牢狱待上一些时日后,出来以后竟然无法适应外头的光明。轻叹一口气,“才区区几日而已,外面对我而言竟然变化……”

打起精神,收起手,眼睛稍微适应了外头的光亮。她屈指使出仙法,闭上眼睛。

须臾片刻,再次睁开双目时,她已经回到自个熟悉的素芳居。

素芳居外种满了白色的六月雪。六月雪没有因为素芳居主人的离开,而疏于照顾,更呈现出欣欣向荣的现象。环顾四周,素芳居似乎有人帮她打理过,一切仿佛不曾改变过。

推开木门,迈进木屋。

一进屋里,马上便能闻到淡淡的桂花香。

“是他吗?”露出欣喜的模样,直奔进屋里深处。很可惜的,屋里没有她想要见到的那位。空旷的屋里只有再为普通不过的家具,红木圆桌上摆放着紫砂壶,壶边有一碟透明的桂花糕。

曼陀罗脸上有些失落,走到圆桌旁,望着桌面上的桂花糕。伸手触摸白瓷碟子,碟子有些温热,看来送糕点来的人才刚离去不久。手指往紫砂茶壶移去。茶壶也是温热的。

收回手,“你怎么不多等我一会呢?”

落寞地垂下眼睑,盯着茶壶淡淡说道。随后,坐在圆凳上。干涩的喉咙示意她是时候喝点茶水了。

为自己倒了一盏茶,淡褐色的茶水顺着壶口流进茶杯里。茶香四溢,屋里顿时弥漫着淡淡的龙井茶香气。

喝下茶水后,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瞬间好多了。

算了,还是别净想那些事情,她提醒自己别忘了师傅的叮咛。身为徒儿不该让师傅久等。

于是,她起身转到房间的另一端,沐浴更衣,洗去身上的脏乱。

沐浴后,曼陀罗换了一身素白仙裙,坐在铜镜前,梳理自己的发髻。铜镜中反映着自己有些憔悴的容貌。水灵灵的大眼失去了神气,惨白的唇色,看起来不大精神,有些失礼。抓起胭脂,上了些红妆,整个人看起来好多了。

最后,她挑了一根檀木制成的发簪插入自己的云鬓里,打量了下身上的衣服,查看完毕后才出发前往太虚殿。

太虚殿。

白云飘邈,曼陀罗还没入殿便看见殿外有一只仙鹤停在那里歇息。

“看来有人来找师傅,是我耽误时辰太久了吗?”曼陀罗有些纳闷,心中还请求着师傅不要责备她。毕竟女子打扮起来所消耗的时间确实有点……长。

殿外的丹顶仙鹤是属于太乙真人的。据说太乙真人很少外出到别的神殿串门子,而今日曼陀罗竟然看见他的坐骑出现在太虚殿外,让她深感意外。心中充满疑惑,为了不继续耽搁,她提裙疾步上石级,转入殿内。

穿过流水鲤鱼池,绕过石亭子,来到她师傅常会在那里的大殿。

一入太虚殿便能看见两位仙人坐在殿中下棋。曼陀罗进入殿内的那刹那,本该下着棋局的二人立即投望她,二人四目落在她的身上,让她倍感压力,仿佛是她打扰了师傅与太乙真人的雅兴。

这下子糟糕了。曼陀罗有些害怕师傅会责罚自己。

“陀罗,你来了。来给太乙真人请安。”男子手握白色棋子,停在半空中,对着曼陀罗说道。

“是的。徒儿来迟了。徒儿向师傅和太乙仙君请安了。”曼陀罗战战兢兢地欠了欠身子,对着两位仙人请安。心中一直默念着,师傅不要责怪她的话语。

太虚神君知晓自己徒儿心中想法,不急忙拆穿,打趣道:“陀罗啊,茶水有些凉了,可以为为师沏壶新的茶来招待招待太乙真人吗?”

曼陀罗知道自己的师傅正要支开自己。看来他们两个有重要的事情正要谈论,而自己却到来这里了。来的不太是时候。她浅浅一笑,识趣地端起摆放着紫砂茶壶的盘子端走。

“师傅,徒儿给您去准备碧螺春和一些茶果,请两位稍候啊。”语毕,曼陀罗端走盘子往殿内走去。

看见曼陀罗走进殿内后,太虚神君才缓缓开口道:“望太乙真人毋见笑,我家徒儿有些愚昧。”

太乙真人撅着长长的白须,眯起眼睛笑言:“没事,曼陀罗尚年幼,犯错还是难免的。即使你我活到现在这把年纪,也难免会犯错,何况她只不过是个娃儿。”

“太虚代徒儿向真人赔罪,要不是那天我家愚昧的徒儿不小心打翻了你的丹药,也不至于让真人需要重新炼药。说来惭愧,是太虚教导无妨。”太虚神君抱歉道。

“没事。反正那个丹药本来就是要丢弃的东西,打翻了更好。”太乙真人抚须说道。手持的黑色棋子已经放在棋盘上。
《...待续》


注释:太乙真人为哪咤师傅,出自封神榜。


Moo Moo 发表于 2017-1-29 14:39:34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3:53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1-29 14:26 编辑
第一章:牢狱 (上)



看到这篇惊喜啊,惊的是小黎写作能量大爆发,喜的是小黎描写功力更上一层楼,读下去还以为是彼岸花,原来是前传,描写还蛮到位。古文描写不容易啊,我自己是看不出什么毛病,觉得挺好的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4:56:09

Moo Moo 发表于 2017-1-29 14:39
看到这篇惊喜啊,惊的是小黎写作能量大爆发,喜的是小黎描写功力更上一层楼,读下去还以为是彼岸花,原来 ...

谢谢来看文。古风文准备功夫比较多,我承认写一篇古风文比写一篇现代文还要烧脑。古文可以训练自己写得比较简洁,有意境。(当成是一种修炼)
敬请期待下星期的更文吧。

六月 发表于 2017-1-30 08:18:08

可能是师傅和徒儿的关系,莫名想起了花千骨XD

决定追下去了{:6_318:}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30 09:48:15

六月 发表于 2017-1-30 08:18
可能是师傅和徒儿的关系,莫名想起了花千骨XD

决定追下去了

谢谢来追文。师徒关系确实让人有一点像,不过后面应该没什么相似的,主要我没看花千骨。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30 18:20:30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4-16 17:27 编辑

第一话:牢狱 (下)
***
那一天,曼陀罗为太虚神君送百花露珠到太极宫给太乙真人炼制丹药。来到太极宫,曼陀罗没有见到太乙真人,于是便把百花露珠放到矮桌上,准备离去。就在她离开太极宫的时候,不知哪来的白兔忽然闯入太极宫,在那里到处乱窜。曼陀罗为了逮捕兔子,连忙追寻在后。
谁知这只兔子调皮顽劣的很,眨眼间便消失在曼陀罗的眼前,出现在炼丹炉后。白兔咧嘴对着曼陀罗露出诡异笑容,伸出白白胖胖的前肢搭在炼丹炉上。丹炉冒着白色炊烟,本该滚烫的模样,可白兔似乎不惧那丹炉的热度,赤手空拳的打算就此推倒丹炉。
曼陀罗见状,吓得立即冒出薄汗,赶紧上前阻止,可她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下一刻,丹炉已经倒在地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尔后,白兔便消失得无印无踪,仿佛不曾出现过。
曼陀罗看着撒落一地的丹药,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她蹲下立即拾起地面上的丹药,可谁到知道在丹炉高温炼着的丹药怎么可能不烫手。就在她伸手触碰到第一颗红褐色的丹药那一刻,太乙真人回来了。
看着撒落一地的丹药,太乙真人喝止道:“立即给我住手,那些丹药不能徒手接触!”
曼陀罗一听见太乙真人的声音,整个人吓得跌坐在地上,愣在那里被无法动弹。
太乙真人立即拂袖,施法。滚动在地面上的丹药立即全数漂浮在半空中,形成奇异的现象。
曼陀罗仍然僵持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丹药。
须臾,太乙真人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再次睁眼,方才滚落在地面上的丹药已经飘在半空中,一一收入巴掌大的褐色葫芦里。
全程不过是眨眼之间。
丹药收入葫芦后,曼陀罗还没回过神来,依然呆呆坐在地面上。
太乙真人收掉了葫芦。只见葫芦咻的一声往矮桌的方向飞去,下一刻,褐色的葫芦已经落在装着百花露水的琉璃瓶旁。丹炉也恢复原状,干净得就像方才打坏倒反的情景不曾发生过一样。他整顿了下自己的白色衣袍,走到曼陀罗前方停下,压低了身子,对着曼陀罗开口道:“小女娃,你可好吗?可否站起来呢?”
太乙真人温和地询问道,语毕伸出手扶起愣在那里的曼陀罗。
曼陀罗吓得直哆嗦,根本无法直视太乙真人。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缓缓恢复过来。那时候,太乙真人已经把她带到太师椅那歇息了。
太乙真人挥一挥袖子,黑褐色的茶几上便出现了一壶清茶。他给曼陀罗倒了一盏清茶交到她手上。
握着暖暖的茶杯,曼陀罗不再哆嗦了。淡淡的茶香飘散在空中,嗅了就让人神清气爽。呷饮一口,口腔里,喉咙里顿时被茶淡淡的甘甜味充斥着。
“好点了吗?”太乙真人握着茶杯问道。
曼陀罗放下茶杯,望向太乙真人,浅浅一笑道:“谢谢太乙真人,现在陀罗好多了。”
“小女娃,原来你叫曼陀罗啊。”太乙真人眯起眼睛看着曼陀罗道。
“啊!是啊!太乙真人,师傅叮咛我把百花露珠送来这里,不知百花露珠还好吗?!”
曼陀罗马上放下手上的茶杯,动作太急,差点把茶打翻在自己的身上。
太乙真人还没来得及按压曼陀罗,唤她别着急,她已经跑到矮案旁查看了。
“还好没事!”打量着琉璃瓶里的百花露珠,曼陀罗终于安下心来。可她没发觉到茶水已经撒落在她的衣裙上,湿了一小片。
太乙真人看着女娃可爱的举动有些哭笑不得,不禁摇头。可就在下一刻,悲剧发生了。
那只消失的白兔不知从哪钻出来,推翻了放置在矮桌上的百花露珠。
琉璃瓶发出乒乓一声,琉璃碎片散落一地。
“啊——”
百花露珠没了。收集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百花露珠就在那么一瞬间全数销毁了。曼陀罗看着一地碎片,欲哭无泪。
***
太虚神君没注意到,太乙真人早已在棋局上布下天罗地网,只需一步就能把他的棋局攻破。当他赫然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
“太乙真人,你的棋艺更胜一筹了,太虚自认棋艺不精。”太虚看着棋盘上变化万千的棋子,赞叹道。
太乙真人撩起长长的白须,眯眼笑道:“不、不、不,是太虚承让了,太乙才有机会险胜。”
叹了一口气,太虚神君抬头看着太乙真人,“看来太虚需要好好向真人学习了。不然棋艺倒退得厉害就惨了。”
太乙真人撩撩白须,笑而不言。
“其实打翻那瓶百花露珠也不是陀罗的错,为何要责罚于她呢?”
太虚神君放下手中的白色棋子,一挥袖子,方才布满妻子的透明棋盘立即消失。取而代之是新的一盘棋局。
“责罚她是因为她冒失闯祸,修为不足。”太虚神君冷言道。
撅起长胡,太乙真人不急不缓地要求道:“这次可否让在下做白棋用?”
太虚神君答曰:“当然。”语毕,便把装着白色棋子的白玉罐子交到太乙真人的手上。
“你对于那个孩子未免过于苛刻了些?”太乙真人抓起黑色棋子,沉思。
太虚神君脸上没多大变化,开口道:“现在不好好惩戒她,难不成到了铸成大错的时候才来后悔吗?曼陀罗现在尚年幼,多些磨练也不为过,要她习惯修炼之道并非易事也。”
“适可而止,要知道器满则倾啊。”太乙真人握着黑棋子在棋盘上。
“嗯。”太虚神君轻声回应道。
就在此刻,曼陀罗端着沏好的茶回来了。他们俩马上打住刚刚的话题,没继续谈论下去。
“师傅、太乙真人,请用茶。”曼陀罗把装着碧螺春的紫砂壶摆放在太虚神君身旁的矮几上。同时,她准备了一些精致的茶果给两位品茗果腹。透明的茶果里有着栩栩如生的梨花,如此精致看了就让人赏心悦目。虽说仙人们不食人间烟火,可一时都会以仙果来解解馋。
“陀罗,为师霎时间无法跟你谈论。你可否代为师到藏经阁找一部经书?”太虚神君摸着黑色棋子缓缓说道。
曼陀罗倒退一步,颔首轻声回应道:“不知师傅要徒儿找寻哪本经书呢?”
“《百花宝典》,为师突然想看这部经书。”
语毕,曼陀罗欠欠身子,倒退了两步才转身离开太虚殿,往藏经阁的方向移去。
看见白色身影离开太虚殿后,二人才敢继续刚刚的话题。不知为何,太虚神君似乎有意不让曼陀罗知道某些事情。
“你这样支开她,可好?”太乙真人端起茶杯问道。
太虚神君看着棋盘若有所思,片刻后才回应太乙真人的话语,“时机未到,她侯在此处有些碍眼,找点事打发打发她较为妥当。咱俩还是专心对弈呗。”
太乙真人轻轻摇头,叹了一口气。不知要如何接话,毕竟这是他们师徒二人的事,外人还是别多事。《待续》

Moo Moo 发表于 2017-1-30 20:20:14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1-29 13:53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1-29 14:26 编辑
第一章:牢狱 (上)



忘记说看到六月雪傻眼了,特地google发现原来是花名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曼陀罗 【完结篇】+【番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