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 发表于 2016-10-16 03:12:15

《我們不做男女朋友,好不好》27/7/17(直達完結篇)

前言



這部作品換過兩次名字,有過兩次修改,有過兩次的猶豫不決。

那我來先說名字好了。剛開始的名字是《我們不做男女朋友好不好》,一直以來,以舊的版本的前兩章放在論壇上都平安無事。後來在專頁宣傳的時候,我偶然地發現……這個名字好長……

然後我的版主寶寶(海洋娃娃),留言說換名唄。

再來我的管理員包包(包子)插嘴說了廢話,她居然說:“《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也是這樣長啊,名字要長才會紅。”

接著我的超版蜘蛛也參一腳,說:“哇,現在才註意到《我們不做男女朋友好不好》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相同字數,就差一個逗號了。”

我知道《那些年》很紅,我也知道這個名字很長,問題是兩者之間完全扯不上吧?

包包繼續起哄:“讓陛下改為《我們不做男女朋友,好不好》,念起來也沒那麽喘。 XD”

這是什麽鬼理由,又沒人讓你直接念完,還是念個不停。

蜘蛛本來就是她那一邊的,附和說:“噢噢,倒數第三個字,剛剛好和《那些年》相反,贊! XD”

這種胡掰,別讓九把刀看了吐血、被他的書迷哼死才好。我在旁流汗。

果然是一群怪咖,想法夠奇怪;果然是一群作家,能作就作。

最後,作品名字正式取名為《我們不做男女朋友,好不好》,加一個逗號。

內容修改方面,比書名做了更大的變動。

參考了朋友的意見,從原本的第三人稱寫法,換去第一人稱。

而所謂的猶豫不決部分……正是我一直以來堅持不用第一人稱、不寫爱情故事的原因啦!心虛的我不多解釋,雖然我知道你們的關愛眼神一直盯著我,期待我的答案……

好了,我第一部以第一人稱的爱情故事正式登場!

小聲補充:希望不會再面臨修改才好……
————————————


時隔四年後的前言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這部作品不好,所以想著讓它靜靜地在電腦里就好。
即使在多年以後重看,還是覺得非常不好。
可是,它終究是記載著論壇歷史的一部日記作品。
我想,大家會喜歡它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它有著大家的回憶。
那個回不去的曾經。
文筆沒做多大修飾,因為是日記式寫法,所以分段上有些生硬。在這方面我也沒去動,想保留最初的樣子。
小聲:其實是因為要改起來實在太大工程,所以還是算了吧,呵呵呵呵……


希望大家不會嫌棄這孩紙。(鞠躬)



试阅篇:
1
2
3

就是要坑你加入会员篇: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作者碎碎唸














千和 发表于 2017-5-29 11:37:15

萱悦 发表于 2017-5-29 00:22
坏情况会好起来的

{:4_98:}但願如此。

千和 发表于 2016-10-16 03:14:08

1

我獨自坐在一家餐廳裡。下午,懶洋洋的氣氛。配合播放的背景音樂,讓整個空間更平靜。

我看著微黃的燈光,若有所思。問我到底在想什麽,抱歉,連我自己也答不上。

唯一能說得出的便是在這個地方,在這個舒適的餐廳裡,我的回憶,總是不由自主地湧出。

很多人,很多事,很多時候。

所以我很喜歡這裡。

一會兒,侍應生親切地說著歡迎光臨,我不用轉頭也能知道來者是何人。

在店面最冷清的時段裡,除了我這個無所事事的傢伙會坐在這裡,便是被我叫來的人了。

一個身影走過來,我微抬頭,來人就在我前面坐下。

侍應生放好菜譜,自動退去櫃檯旁。

「吃點什麽吧,這裡的食物還不錯。」我微笑,說。

「我緊張得吃不下。」相對於我,眼前的奕苦笑。

「沒必要那麽緊張吧?」我有點不了解。

「絕對有必要,我要讓你知道,等著你的答覆,足以讓我坐立不安一整天。」奕說得絕不輕佻,盡管這句話比較像是花心傢伙說的花俏情話。

我知道他是很認真的。

我習慣性地歪頭甜笑,然後說:「在給你答覆之前,先聽我說個故事好嗎?」

奕點了一杯飲料后,納悶地看著我:「故事?」

「對,聽了這個故事,也許我的答覆已經不再那麽重要了。」

他皺眉,應允。

「似乎是個很重要的故事。」

「唔……」我假裝思考,再說:「還挺重要的。」

他調整坐姿,擺出一副準備聽故事的模樣。

我被他逗笑了,以略帶笑意的調子,將這個故事緩緩道來。


static/image/hrline/1.gif


二〇一一年,四月天,正是溫暖的季節。

身處在四季如夏的國家,雖是無法體會所謂的四季,然而春天和夏天,這裡還是有的。

微熱的午風揚高了門簾,陽光正好透過落地窗灑進屋內,照亮了整個客廳。

這是一個安寧的午後。

看似很浪漫的場景,更讓正在無聊假期中、等著發霉的我打了無數次的哈欠。

「呵啊——」那個“啊”音拉足了半分鐘,到尾段的時候已經嚴重走音。

如此悠哉遊哉、得過且過的。

不。這樣形容自己有點不公平,更正:我只是在放假,才不是遊手好閑。

我今年二十二歲,是一個學院生,不是大學生。

之所以特別強調大學生和學院生,因為兩者是有著截然不同意義的名詞。

首先大學生就讀本地學府,學院生就讀私人學院。

其二,提起大學生,大家總會這麼想的:“大學生呢!不錯!有前途!”然後對於學院生,大家原本滿是激賞的表情會立刻恢復平淡:“學院生呢,不錯,有錢途。”

這絕對不是偏見,看了我第三個理由後即明白。

通常要進入本地學府,首要條件便是成績好;而通常進入私人學院的,首要條件是什麽?不需要說得太明吧……

當然也有例外,比如說我就是那個例外……所以我才會說“通常”。

剛熬完大考,來個長假是必然的事。

以這個城市的風俗和文化來說,只要到了這種時候,因極大部分的學生回家鄉,所以居民人數也會少一半。

只有少部分的人會留下,我就是其中一個。

會留下來的原因有:
第一,他們原本就住這裡。
第二,他們需要打工。
第三,他們覺得留在這裡比回家更容易度過時間。

別說第三個不可能,因為我就是第三個。

我的老家沒得上網,呆在這裡雖然無聊但還不至於悶死。

既然我那麽空閑在喊無聊,又是之前提到“通常裡”的那個例外窮學生,為什麽不像其他學生一樣去找兼職?我說要有工做才行啊。

之前做得好好的100Yen便利店有了長工後,我這個兼職自然不被需要了。

所以,漫漫長的三個禮拜、二十一天、五百〇四個小時,扣除吃飯、睡覺和洗澡等閑事,我預了長時間呆在電腦前上網。

你們是不是認為我上網肯定只有遊蕩?才不是呢!我是上載自己的作品,雖然在這之前確實是在遊蕩。

多虧了那個長工,讓我那麽空閑,在遊蕩途中找到了某論壇,從此上網不再只有看動畫的用處。

不久前才向論壇申請合約作家的我,其實這是猶豫很多天後的決定。我向來有寫作的習慣,只是不曾發表過,亦不曾讓別人看過,除了那位被我強逼給讀後感的死黨。

然後在她慫恿和急於脫難的心態下,我獻醜了,幸好也被錄取。否則我會蹲在角落度過我的漫漫長假,一直畫圈圈就夠了。

其實這個論壇剛起立,我還記得自己是第三十九位加入的會員,現在也不過是四十多人。

以這樣的規模來說,論壇裡比較活躍的會員不出十個,我肯定是其中一個,因為我真的很閑。而所謂的活躍,不是指努力上傳作品,相反是指超會灌水。

相信我,如果你們有接觸過他們,肯定會被他們的灌水功力嚇得咋舌。

像我這種第一次使用論壇的人、連貼都會發錯地方的新手中的新手、一個不曾接觸網友世界的乖寶寶,便是在他們身上見識到何謂“灌水”。

只是,雖然有一群很會灌的網友每天準時出現,我還是覺得很無聊。

我單手支頤,看著聊天框一直冒出來的話語,什麽都沒做,只有唉聲嘆氣,順道幻想落葉被我的嘆氣聲嘆到飄落。

人生,就是那麽枯燥無味,這是在懂事以後就已知道的事實。

然而,在平淡過程裡,總會有一個打破平靜的傢伙出現。

我深信著這個定律,因此在我不甘無聊的世界裡,一直都在期待我的樂子出現。

無奈的是,這個從十七歲歲開始已有的念頭,至今為止都不曾實現過。

也因為這點,我更相信,好康的事情永遠都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趣臺北,一個會讓人思緒洶湧的地方。

千和 发表于 2016-10-16 03:16:47

2

奕瞪著眼睛,定定凝視我一會兒。

「我還真不知道你有寫作的習慣。」他淺笑。

店員剛好送來我們點的飲料,我輕啄了一口咖啡。

「因為我沒到處跟人說,你不知道是很正常的。」我聳肩。

「然後?這個論壇對你的寫作之路可有幫助?」

我搖頭。

這個論壇在我的寫作之路上,是沒起到什麽作用,卻讓我的平淡人生添加了一頁又一頁的精彩內容。他日回頭看,也不枉走過這條路。

因為在這裡,我遇到了很多人。

static/image/hrline/1.gif


我希望能清晰地分辨每件事,同時卻可以坦然地面對。不執著,不過於介懷。

但,我不似模擬人生裡的人物,想要什麼形象性格便能有什麼。

我只是“那瞬間意識到一些事,然後總是錯過細節”的人。

按照管理員的命令,把投稿成功的作品一口氣貼在指定的版塊裡。

接著我除了欣賞自己作品的整齊之處,順道查看有無錯字的同時,也在納悶那個版塊的名字——言情都市。

揉揉眼睛,確定自己是沒看錯,而以目前的中文程度來說,也應該不會誤解管理員短消息裡的意思:請把您的作品貼在原創作家區的言情都市版塊,謝謝。

是“言情都市”沒錯。

但問題不是出在那個“言情都市”身上,而是我的作品從頭到尾、前後左右、由裡到外、徹徹底底的是一部古代神幻小說啊!

我皺了皺眉,無奈地看著自己辛苦建好的樓層和貼好的作品,自我安慰、自欺欺人地想也許是我還弄不懂那些小說類型吧。

如果,我是說如果能夠更加冷靜地分析,就會明白這已經不是自我安慰、自欺欺人就可以說過去的扯事了。

關掉自己的帖子,我發個短訊叫陷害我的死黨加入論壇,支持自己也好。

短訊成功發送後,偶然一瞥論壇右上角,維持幾天沒變的“歡迎新會員”旁邊,換了新的名字——冰凍期。

首個念頭,這個人的名字很奇怪。

這絕對不是偏見,因為不止我一個人這麽想的。

【陛下陛下,來了一個叫冰凍期的傢伙!怕怕~】灌水黨首領包子在聊天框留言說。

【是嘍~感覺像是會把人的作品批得一文不值,再冷藏,冰死人不償命的傢伙。 】我如此回復。

這真的是我對這個叫冰凍期的新人第二個想法。

【贊成!看我都沒什麽敢出聲~XD】包子的這句話讓我笑開了。

包子,既然稱她為灌水黨首領,大概明白她是什麽角色了吧。她說著這句話的時候,我的提示信息倏地多了十幾條新提醒,都是她的。她又很勤力地回復每一個留言了。不,是很努力地把每一層樓灌滿水。

我瞄一瞄在線成員,幸好對方不在。否則看我們如此光明正大地討論著他的名字,不懂會作什麽感想。

陛下,是我在論壇裡的稱號。

灌水黨除了灌水一流,替人取花名更是一絕。

什麽雪公主、蜘蛛、包包、小白菜、風公公、月公公……連一級囚犯等都跑出來,每天喊著發射大炮、追蹤彈、分屍,若有人誤闖,絕對會以為自己遇到了一班變態的恐怖份子。

而王這個稱號的來源很簡單也很無厘頭,純因有一次我在論壇留言說要哭著回深山,結果灌水黨之一的小雪突發奇想地喊了一句:“陛下,別走!”

從此,每個人都對我恭恭敬敬了……

我心虛地按了按額際的汗。

通常,我不會特地留意論壇裡的會員,就連灌水黨的會員資料我也不曾跑去看。

我不會對感興趣以外的人事物多看一眼。

你可以說我驕傲,說我自視過高,但其實我更傾向孤僻。

因此對我來說,那個擁有怪名字的新會員,也只是如湖面的淺淺漣漪般,一消即散,完全不會引起什麽大風浪。

加上我始終對那個“言情都市”版塊有點在意,是有點很在意,直接分散了我的註意力。

於是,我無聊起來,在灌水區裡開貼詢問大家關於作品類型的分辨法。

然後,我關機,睡午覺去。

寬敞的客廳,恢復寧靜。




晚上,再次進入論壇,大家如常地閑聊著。

平時一起聊天的那幾個會員維持,這回多了一個人——冰凍期。

我的帖子成功起效,他們在討論奇幻和玄幻的分別。

冰凍期:【簡單來說,東方玄幻,西方奇幻。 】

包子:【唉~還是由寫武俠小說的人來分析比較準確,我只知道魔幻。 XD】

冰凍期:【也對,玄幻奇幻容易混雜。魔幻就是奇幻咯。 】

包子:【我比較笨,說魔幻我比較容易聽懂。 ^^】

冰凍期:【明白。 】

包子:【冰山,你這是在說我笨嗎? ! 】

冰凍期:【哪有?我不說人壞話的。 】

包子:【你明明就有,還假假……】

我適時插嘴:【包,別再讓自己丟皮了。 】

包子:【陛下,我連餡都快要掉光了。 XD】

但是,百多層的帖子,居然沒人解答我的問題——為什麽我的作品不是在奇幻區而是在言情都市,反而促成了我和論壇裡繼我後第二個放美少年頭像的人——冰凍期的說話機會。

不過,真正讓我“看見”他的存在,不是在這個灌水帖,而是一句話。

我離開灌水區,逛進了冷門的小品區,想起自己手頭上有些小品文,幹脆也放出來,增加論壇的作品數量。

然後,在小品區裡,我看見他的名字。

他開了一張貼,名為《冰詩樓》。

假設你是一個新人,若想在自己的新貼寫前言,你會說什麽?

“大家好,這是我第一次發帖,請多指教~^^”、“新人發帖,請多指教”、“我第一次寫作,請各位前輩給我意見改進”等……肯定離不開“請多指教”這四個字,或是虛心討教的詞語,對不對?

但是,這個人不是。

每天放一個,謝謝。

就是這句話,他的存在突然變得很明顯。

每天放一個,為什麽不直接放完啊?

連目錄都做好的說。

很拽,這是我對他第三個看法。

說不上為什麽,他就是給我這樣的感覺。雖然他這麽做是沒有不對。

我真的不是對他有偏見,也不是他有多特別,只是剛好。

真的只是剛好。

接下來,冰凍期如他所言開始貼作品了。

我憑著他那句話,姑且看看。

那是一首關於旅人的詩。

我看作品有個習慣,作品吸不吸引人,只看第一眼就知道。作者的文筆好不好,只需看作者在文字間的轉換次數,便能知曉。

我不認為自己的文筆很好,對於看別人的作品倒是很挑。

他的詩裡沒有花俏的字眼,沒有華麗的陳述,他幾乎把全球的古老遺跡都寫完出來,透過文字,他與每個地方的牽絆以及感想,實在地記錄著。

我真的很好奇,他的地方歷史是不是很好。

先別論他的歷史成績,比起論壇裡目前有的作品,他的確實比較吸引。

沒辦法,會員少作品自然也少了。

「這裡……這樣形容會更適合……」我細想詩中的不妥後,雙手馬上行動:
【命運之歌 為我詠唱】

八個字,也是命運的開始。

這是我首次修改別人的作品。也會想,這麽做對方會不會不高興。

但是言已經留了,改變不到的事情。

而他,也回復了,簡單的四個字:【改了,謝謝。】

人如其名,冰。

冰到極點。

我沒在意,反正也沒打算跟對方有太多交集。

static/image/hrline/1.gif

論壇裡的灌水黨早已換了好幾個話題,在小白每隔幾天便放貼說昨晚她又溜進皇宮幹了什麽偷了什麽的荒謬事跡、到每晚放話要炸了皇宮還和包子發展不可告人的關系期間,我是讀著他的作品過時間的。

也就是說,他真的每天放一首詩,而我便是每天等著他更新。

雖然他的名字很奇怪,雖然他像是冰死人不償命的傢伙,雖然他很拽,但是我說他有的是本事去怪去冰死人去拽,那是文字上的本事。

是的,我喜歡他的詩。

我喜歡他字行裡的憂郁,喜歡他用詞的深度,喜歡他詩裡的每一個意境。

也許是我不會寫詩,間接羨慕那些會寫詩的人;也許是論壇裡沒有人寫詩,直接地顯出他文筆的成熟。

所以,那三個稍微不好的看法保留之余,對他又有了新的想法。

當然,如我之前所說的,我不打算跟對方有太多交集,所以只會偶爾留個言。

而他很少會跟我們聊天,除了回復留言以外。

今晚小白又不懂會炸什麽地方,然後又跟包子上演分了再合的戲碼,每天重復好幾輪,他們都不累嗎?!

我的嘴角幾乎是在抽著筋,因為這班傢伙完全是有趁管理員不在的這期間,把整個論壇灌滿水的意圖,害我連回復都要看情況看帖子,否則只會落得被人轟炸提示箱的下場。

想回去,這裡的會員人數加得那麽慢,我們也許需要負點責任。

什麽責任?當然不是指宣傳部分,而是我們真的太奇怪了!

搞不好那些人都被我們嚇跑的。

思緒才轉到這裡,灌水黨又有了新話題,由於包包和小白有了愛的結晶品,所以大家在討論究竟是小白菜包好聽,還是菜包子好聽……

看吧!正常人根本不會興致勃勃地討論這種話題!

習慣性地看了在線會員名單,冰凍期是在線的。

在一群很會灌水的怪咖裡,他顯得很安靜,卻又實在的存在著不容忽視,仿佛全程都在默默地看著我們胡鬧。

不,不是“我”們,是他們才對。

也可能他已經是無言到極點外加很後悔加入這裡了。

那瞬間意識到一些事,然後總是錯過細節,這是我。

我在那瞬間意識到這個人,然後錯過了自己多次註意他的這點細節。

——女孩:為什麽你總寫些那麽悲傷的詩啦? (大哭)

黎子阙 发表于 2016-10-16 09:56:14

尉遲玄醉 发表于 2016-10-16 03:16
2

奕瞪著眼睛,定定凝視我一會兒。


以前论坛的灌水党跟现在的灌水党几乎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换了人而已。已经想看下一篇了,(这是真心的)
冰山看来蛮有趣的。

玖戌 发表于 2016-10-16 11:12:23

本帖最后由 玖戌 于 2016-10-16 11:13 编辑

黎子阙 发表于 2016-10-16 09:56
以前论坛的灌水党跟现在的灌水党几乎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换了人而已。已经想看下一篇了,(这是真心的)
冰 ...
或许小黎子以前没看过这篇。

或许我的坚持全都是因为过去有他们的坚持。

感恩。

欢迎«好不好»回到论坛。


黎子阙 发表于 2016-10-16 11:14:12

玖戌 发表于 2016-10-16 11:12
或许小黎子以前没看过这篇。

或许我的坚持全都是因为过去有他们的坚持。


我确实没看过啊。旧的论坛,我去那边不到一个月就倒了。所以我怎么可能看过啊?

玖戌 发表于 2016-10-16 11:15:35

黎子阙 发表于 2016-10-16 11:14
我确实没看过啊。旧的论坛,我去那边不到一个月就倒了。所以我怎么可能看过啊?

那就现在来看吧XD这是属于墨咖们的好故事。

黎子阙 发表于 2016-10-16 11:18:21

玖戌 发表于 2016-10-16 11:15
那就现在来看吧XD这是属于墨咖们的好故事。

嗯。会继续看的。

萱悦 发表于 2016-10-16 11:43:03

尉遲玄醉 发表于 2016-10-16 03:16
2

奕瞪著眼睛,定定凝視我一會兒。


读着时有些惭愧,目前我也只在灌水,没什么作品贡献给论坛,除了画作还是画作{:5_270:}
很好奇接下来的发展呢{:5_268:}

千和 发表于 2016-10-16 12:25:21

黎子阙 发表于 2016-10-16 09:56
以前论坛的灌水党跟现在的灌水党几乎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换了人而已。已经想看下一篇了,(这是真心的)
冰 ...

現在的灌水黨一點也不遜於當年的灌水黨。
看看那屹立不倒的水樓就知道了。
{:6_335:}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我們不做男女朋友,好不好》27/7/17(直達完結篇)